🏡
PTT小說網
x
    「對,絕雲崖位於滄雲大陸東南的琅嬛山脈之中。琅嬛山脈則是在扶蘇國與滄雲另一國南天國的交界之處,北為扶蘇,南為南天。」

    關於滄雲大陸的記憶,雲澈依然很清晰。畢竟,他才離開了七年而已。

    「茉莉,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會忽然問起絕雲崖?」雲澈眉頭緊皺。這些年間,他曾零星的向茉莉講述過自己在滄雲大陸的事,告訴過她自己是在滄雲無數龐大宗門的追殺之下被逼到絕雲崖前,不甘被殺,強行吞下天毒珠后跳下絕雲崖而亡。

    他並不奇怪茉莉會說出「絕雲崖」的名字,因為他和茉莉提到過,絕雲崖是滄雲大陸最高,最險惡的斷崖,茉莉的神識定是發覺了那是滄雲大陸最高的一處斷崖,從他那裡得知的「絕雲崖」三個字也自然浮現。但他無法不在意的是茉莉睜開眼睛時的反應。

    「……那裡的氣息,有些異常。」茉莉低低的道。

    「異常?」

    茉莉轉過身來,緊鎖的雙眉自始至終沒有舒展:「和我詳細說一下關於絕雲崖的事。」

    雲澈微微一想,道:「絕雲崖是滄雲大陸的四大絕地之首,一旦墜入其中,十死無生,無論身具多麼強大的實力,墜入絕雲崖的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所以,絕雲崖又被稱作死神的墓地。它的險惡之名滄雲大陸人人盡知,所以極少有人會靠近那裡。當年,我被逼入絕境,也是抱著必死之心,才逃往絕雲崖邊。」

    「就是說,從來沒有人見過絕雲崖底的樣子?」茉莉微微沉吟。

    「從來沒有。」雲澈很是確定的點頭:「這也是為什麼絕雲崖被稱作死神的墓地。按照常理,到了王玄、霸玄這樣的境界,就算一處深淵真的有萬丈之深,也可順著崖壁而下,安然直達底部。而到了帝君層面,即使直接跳下,都不可能被摔死。但是,滄雲大陸歷史上有很多的強者曾嘗試探知絕雲崖底,其中不乏王座和霸皇,卻一旦潛下,沒有一個活著回來。後來,還曾有過三個帝君順崖而下,但之後也同樣再無音訊。」

    「自那之後,便再也沒有人敢嘗試探尋絕雲崖。」

    茉莉:「……」

    「到底怎麼了?」雲澈再次追問道。

    茉莉沒有回答,而是低聲問道:「你當年從絕雲崖跳下之後,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或者說,你有沒有那麼一剎那看到絕雲崖下的樣子?」

    「……」雖然毫無印象,但云澈還是努力的回想了一會兒,最終搖了搖頭:「完全沒有,我是在下落過程中失去意識的,就連失去意識之前,也都是閉著眼睛。之後再次醒過來,就已經回到天玄大陸了。」

    「…………」茉莉再一次陷入沉默,須臾,她的眸光變得凝實起來:「看來,我必須親自去一趟了。」

    「你要去……絕雲崖?」雲澈驚訝道。

    茉莉已是有了決定:「那邊的氣息絕不尋常,我必須去看一看。你現在不必多問,我一探究竟之後,回來自會告訴你。」

    雲澈還沒來得及回應,眼前便紅芒一閃,茉莉的身影已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冰極雪域的上空風雪肆虐,沐浴在風雪之中的茉莉滿臉凝重。她初來這個星球時,唯一的印象就是這是個層面極低的下等世界。若不是邪神不滅之血里的記憶碎片中記載著邪神種子散落在這個星球,她根本不會屑於到來這裡。

    但她到來后沒多久,便因身上魔毒劇烈發作而險些形魂俱滅……然後便遇到了雲澈。

    而後,隨著她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越來越長,她也越來越察覺到這個世界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邪神創造的星球……諸神的遺迹……天毒珠和輪迴鏡兩大至寶……弒月魔君……就連邪嬰萬劫輪都被封存在這個世界……

    拋開其他,七大玄天至寶,居然有其三都存在於這個世界,單憑這一點,都足以將整個神界都驚動到天翻地覆的地步。

    而這次,她臨時起意探知滄雲大陸,卻又發現了一個異常到極點的氣息……帶給她的震動,完全不下於天玄大陸隱藏著弒月魔君這個上古真魔。

    「距離太遠,看來要稍微費些力氣了。」

    茉莉低聲自語,一抹紅芒在她的指尖凝聚,然後點向前方。

    一聲輕響,空間在一閃而過的紅芒之下被切開一道平整的裂痕,茉莉走入裂痕,空間瞬間切換,她再次現身時,已在碧藍的汪洋之上……距離冰極雪域,足有百萬里之遙。

    茉莉的手指再次點出,紅芒乍現,第二道空間裂痕出現在她的身前,茉莉默然走入,現身之時,再次橫跨了百萬里空間。

    如此,接連七道空間裂痕,七次遠遠超出天玄玄者理解的空間穿梭后,茉莉的眼前已不再是一片碧海,而是一片連綿至天際的幽暗山脈。

    山脈龐大,卻是玄獸稀疏,生級沉悶。遙遙望去,不見一個人影。

    茉莉掃視四周,然後看向了下方,口中一聲低念:「絕…雲…崖……」

    滄雲大陸最高的兩座山嶽,都處在這琅嬛山脈之中。這兩座山嶽皆是高聳入雲,凌空覽世,在琅嬛山脈正中區域相鄰聳立,它們的高度近似,而最為奇異的是,它們相背的那一面皆陡峭險峻,而相對的那一面……

    卻是近乎直線而上,直接而下,宛若刀切!

    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座山嶽被從一把穹天之刃從正中豎直的切成了兩半,分成了兩座奇形山嶽。

    這兩座山嶽之間橫亘的深淵,便是滄雲大陸無數強者聞之心怵,一旦墜入,便十死無生,連帝君都有去無回的「死神的墓地」。

    兩座山嶽的峰頂,臨近深淵的斷裂之處,便是滄雲大陸公認的最險惡之地——絕雲崖!

    南側,便是當年雲澈在必死之境,縱身躍下的那一個。

    這道夾在兩座奇形山嶽之間的斷崖遠超預想的窄,不過百丈而已,卻長至視線盡頭。茉莉此時所在的位置,便是這斷崖的正上方,向下看去,茫茫深淵,明亮的光線只耀到不到兩百丈的深度,便如被什麼東西吞噬了一般,詭異的黑蒙蒙一片。

    「比弒月魔窟還要濃重……而且詭異的魔氣。」茉莉的目光凝視下方,低沉的自言自語:「我倒要看看,這裡面又隱藏著什麼不正常的東西。」

    說完,茉莉嬌小的軀體便從斷崖上空直線而落,墜向下方的深淵——在滄雲大陸歷史上墜入后從未有人能活著歸來的「死神的墓地」!

    茉莉的速度極快,轉眼間,她已是墜下千丈,周圍變得漆黑一片,包括本該能看到一線蒼穹的上空,都再無半點光芒。

    茉莉身上紅光一閃,頓時將周圍的世界映照的猩紅一片。身側,是快速上升的石壁,下方,依舊是一片無比空洞的漆黑色,彷彿根本沒有盡頭。而隨著快速的下墜,茉莉逐漸的察覺到,越是向下,石壁的顏色變得越是灰暗。

    兩千丈……

    三千丈……

    五千丈……

    七千丈……

    斷崖深淵,這樣的深度已是極為驚人。但,不要說茉莉,對於任何一個天玄以上的玄者而言,這樣的高度都算不上什麼。茉莉墜下的越來越深,但周圍的環境和氣息卻並無什麼顯眼的變化,若是換做其他試圖探尋深淵之底的玄者,到了這裡,也不會察覺到什麼和其他深淵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但茉莉的雙眉,卻在這時收緊了起來。因為距離那個詭異的氣息,已經越來越近。

    八千丈……

    一萬丈……

    一萬兩千丈……

    茉莉下墜的速度忽然放緩,然後猛的停滯。

    一萬兩千丈的深淵之下,完全黑暗的世界,茉莉的眼瞳中耀動著妖異似血的紅芒,定定的看著下方漆黑的世界。

    她感覺到下方距離她腳下不到三尺之距的空間,其法則構成陡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尺之距,卻彷彿有一堵看不見的牆,分割起了法則全然不同,卻毫不干涉的兩個世界。

    「難道是透明的結界?」

    茉莉的心中升起強烈的不解和疑惑,但她的疑慮只持續了短短几息,身體便繼續降下……只是,她沒有碰出到任何結界類的東西,甚至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阻隔,便已進入另外一個法則截然不同的世界。

    茉莉全身猛的一冷,濃郁、強烈到極點的陰寒氣息從周圍驟然襲來,一股重壓也瞬間襲向了她的玄脈……與此同時,她感覺到了一道道強烈的吸力從下方湧來,彷彿有無數只看不見的手在狠狠的拉扯她,想要將她拖入下方無底的可怕深淵。

    「魔氣!!」

    茉莉心中大吃一驚,她先前在冰極雪域便是探知到這裡存在著絕不尋常的魔氣,而且格外濃郁。而到了此刻,她驚覺這股魔氣之強烈,要遠遠勝過她此前的探知。

    雖然層面上不及弒月魔窟由邪嬰萬劫輪釋放的魔氣,但依然無比之高,就連她所出生的眾神之界,也從未見過層面高到這種程度的黑暗魔息。

    而其濃郁程度,更是要遠遠的勝過弒月魔窟!

    弒月魔窟的魔氣對如今的茉莉不會造成半點影響。但這裡的魔氣,卻是讓茉莉都隱隱有了一種玄力被壓制的感覺。

    怎麼回事?力量、法則層面如此之低的世界,怎麼會存在這麼可怕的魔氣……弒月魔窟的魔氣是因邪嬰萬劫輪,那這裡又是因為什麼!?

    難道這個深淵之底,也隱藏著一個遠古真魔!?

    到了此刻,茉莉已是明白為什麼落入其中,或者試圖探知崖底的玄者全部有來無回,十死無生。連她都能造成輕微壓制的黑暗魔氣,又豈是這個世界的玄者所能抗拒。就算是軒轅問天那個層面的帝君一旦落入此處,玄力都會瞬間被壓制到幾乎完全無法釋放,更不可能抵抗下方傳來的巨大撕扯力。

    也就意味著,任何人一旦碰觸到這個深淵底部的黑暗世界,就會被瞬間吸入其中,別說脫離,連一絲掙扎的機會都沒有,然後很快就會被其中的可怕魔息吞噬成黑暗的塵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