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唯恨的異常狀態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只有短短數息,便強行恢復正常。

    雲澈的目光從他的身上移開,眉頭皺起,他已經可以預見,今天的封神臺,怕是要發生意外的大事了。

    祛穢尊者騰空而起,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無形結界憑空出現,籠罩於封神臺之上。這個結界可隔絕力量,防止封神臺的惡戰波及觀戰席,但不會隔絕生靈,人體可以自由出入。

    “第一場,炎神界火破雲,覆天界陸沉淵,速入封神臺!”

    祛穢尊者聲音一落,兩個人已同時從天而降,落於封神臺上。

    左側火破雲,中位星界出身,修爲神劫境七級。

    右側陸沉淵。上位星界出身……還是最強星界之一覆天界,修爲神劫境八級。

    兩者孰優孰劣,一目瞭然。覆天界那邊,衆人也都是一臉輕鬆之色。

    “封神之戰第一輪第一場……開戰!”

    隨着祛穢尊者一聲重吼,火破雲身上炎光一閃,一把短劍閃現手中。長約三尺,劍身略寬,通體赤紅如烙鐵,未注玄力,卻釋放着讓人心驚的灼熱。

    這是雲澈第一次看到火破雲的武器。

    “炎神破魔劍,本爲朱雀、鳳凰、金烏三宗所共有,給了火破雲,也是意料之中。”沐冰雲低聲道。

    但陸沉淵卻並未亮出兵刃,身上亦毫無玄氣動盪,臉上沒有大戰臨前的慎重,而是淡然微笑,很是隨意道:“你先出手吧。”

    上位星界面對中位星界的玄者,本就會有一種上人之態,或者說習慣性的俯視蔑視。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縱然同一修爲,中位星界的底蘊,也斷然不能和上位星界相比。

    更不要說他的玄力還有着一個小境界的優勢。

    若是主動出手,他都會覺得自己丟了面子。

    “那我就不客氣了!”

    火破雲毫無廢話,如飛箭般爆射而出,直取陸沉淵……也是在這一剎那,雲澈一聲低語:“破雲兄贏了。”

    砰轟!!!

    沒有任何的前兆,沒有該有的玄氣凝聚,熊熊的赤金烈焰忽然爆發,如一個太陽直接在封神臺上炸開,瞬間吞沒了大半個封神臺——若不是結界的阻隔,或許足以將整個北席都吞沒其中。

    “啊!?”

    “什……什麼!?”

    封神臺上一片驚呼,那瞬間爆發,沒有任何正常前奏的火焰讓他們無不是大吃一驚。

    而連這些星界大佬都是如此,何況陸沉淵。他上一瞬還面帶微笑,面對衝來的火破雲依舊一臉悠然,下一瞬便心臟一跳,還未反應過來,就已被捲入漫天火海。

    覆天一脈皆修煉土系玄功,有着極強的護身能力,這也是他如此從容不迫的依仗。只要火破雲玄氣一動,他就可瞬間護身,心中甚至還在盤算爲了贏得更加光彩些,是讓對方三招呢,還是五招呢……

    但隨着火破雲身上火光的第一次閃現,他的這些設想就全部成爲了可笑的泡影。

    他大駭之下,手忙腳亂的想要撐起覆土屏障,但尚未成型,便已被金烏炎瞬息焚滅,而火破雲也已欺至身前,雙目燃火,隨着炎神破魔劍的揮舞,金烏烈焰瘋狂炸裂。

    炎陽爆裂!

    煉獄紅蓮!

    災厄炎舞!

    燦火焚星……

    轟轟轟轟轟!!

    火焰玄力威力巨大,但玄氣燃火的時間也一般最長,而金烏炎作爲焚滅能力最強的神炎更是如此。但在火破雲手中,威力極大,卻也最難駕馭的金烏炎卻如狂風驟雨,瘋狂炸裂,讓人一時都不敢相信這竟是來自一個人,而更像是十幾個人在共同出手。

    “啊……嗚啊啊……”

    陸沉淵被快速轟退,從他落入被動的第一個瞬間,他便連防護自身都極爲勉強,更不要說反擊,烈焰灼身,火海中不斷傳來他的慘叫聲,而身體被灼燒的同時,意志和信念也在被快速瓦解。但,他一直在等待的喘息之機卻始終沒有出現,轟在他身上的火焰反而愈加暴烈。

    終於……

    轟隆!!

    陸沉淵的玄力防禦完全崩潰,化作一個完全的火人從火海中飛出。火破雲手臂擡起,烈焰凝劍,劍身直竄數百丈,向陸沉淵橫掃而去。

    陸沉淵終非弱者,在半空竟硬生生的回過氣來,黃光一閃,身上金烏炎滅掉大半,一把九尺長槍抓於手中……

    當……砰!!

    金烏炎的“黃金斷滅”威力極強,同級之下幾乎不可能硬撼。陸沉淵剛擎起長槍,便被金烏炎劍一劍橫掃,火焰爆裂中,槍身燃火飛出,陸沉淵更是一聲慘叫,如流星般橫飛出去,直穿過封神臺結界,遠遠砸落入觀戰席中。

    “陸沉淵脫離封神臺,落敗,入敗者組。火破雲勝,入封神組!”

    隨着祛穢尊者的裁決之音,封神臺上的火焰一瞬間全部熄滅,火破雲立於封神臺中心,呈碾壓之勢戰勝出身、玄力都在自己之上的對手,他卻毫無該有的雀躍狂喜之態,一如戰前般平靜,他向着陸沉淵被轟飛的方向微一擡手:“承讓。”

    封神臺上雅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火破雲身上……不僅是各大下位、中位星界的強者,縱然那些名震東神域的上位星界,目光中也都帶上了深深的驚色。

    “火破雲”這個名字,從這一刻開始,被他們真正牢記。

    雖然炎神界只是中位星界,但金烏炎之名,卻是無人不知。因爲那是諸神時代的三大火焰至尊之一,代表着最強之火,卻也是最難駕馭。

    而剛纔一戰,火破雲所表現出的,卻是完全超出他們認知,甚至可以說超出“人”之極限的火焰駕馭能力,一瞬爆炎……而且還是金烏炎!

    “好!幹得好!好!!!唔哈哈哈哈哈哈哈……”火如烈一躍百丈,如神經病般旁若無人的狂笑起來。

    觀戰席之外,陸沉淵狼狽無比的爬了起來,他全身焦黑,剛一站起,便又悶哼一聲,重重跪了下去,身上所有衣物也直接飛散。但他毫無所覺,雙目噴火,嘶聲怒吼道:“不公平……這不公平!我根本就沒用出全力……我要和他重戰!”

    陸沉淵若是一上來就毫不輕敵,嚴陣以待,以覆天界的強大玄功和他的玄力優勢,火破雲要勝他都絕不容易,更不說碾壓獲勝。

    但可惜……

    “夠了!”祛穢尊者還未說話,覆天界王已是一聲怒吼:“堂堂封神之戰,你卻一上來就妄自託大,將本王,將你師父的告誡拋諸腦後,你該輸!就算能贏也不配贏……還不滾下去反省!”

    丟人現眼,又被自己父王當衆狠斥,陸沉淵臉色泛白,他狠狠盯了火破雲一眼,再不敢多說什麼,狼狽而去。

    “此子,未來不可限量。”龍皇徐徐的道。

    龍皇的聲音很低,但任何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是神界第一人(龍)給予的評價。曾經默默無聞的火破雲,從今日開始,將成爲整個東神域不得不關注牢記的名字。

    由於第一天,第一輪的比賽是現場決定對手,來不及開設賭局。否則,火破雲的強勢獲勝,必定會讓一衆賭徒賠出血。

    但從下一輪開始,次日的對手,將會在前一日結束後決定,東神域各處必定會大興賭局。這也早就成了每一屆玄神大會必不可少的傳統。

    火破雲回炎神坐席,本是無人注目的炎神界,也開始被全場頻頻側視。炎神界衆人也各個都挺直了腰桿,他們這一生,從未如此刻般榮耀。

    “姐姐,我沒有說錯吧。”琉光界坐席,水媚音笑嘻嘻的道。

    水映月微點螓首:“的確是個值得注意的對手。”

    “不過他肯定不是姐姐的對手,但是……再過很多年就不一定了哦。所以,姐姐也要加油。”水媚音輕語道。

    水映月:“……”

    祛穢尊者的聲音,在這時響起:

    “封神大戰第一輪第二場,聖宇界洛長安,炎神界雲澈!”

    轟隆!!

    如驚雷劈下,洛長安帶着一陣巨大的氣爆聲落入封神臺,然後一個轉身,目光直射雲澈所在的位置,目光挑釁之餘,嘴角分明帶着一絲讓人不太舒服的淡笑……看得出來,對手是雲澈,他很滿意。

    “這洛長安,真特麼好運!第一場就碰到這個混進來的傢伙,等於白送!”一個封神之子撇嘴道。

    “洛長安的實力在我們之間基本墊底,但對上這個垃圾貨色,卻能直接入封神組第一輪,而老子的對手卻是他弟洛長生……真是嗶了狗!”另一個封神之子憤憤不平道。

    “我猜那小子不一定敢上臺啊。畢竟預選還能玩些不要臉的卑鄙手段,封神之戰……嘖嘖。”

    “那可不一定,連續作弊三輪,他怎麼可能還會要臉!上去丟個人,說不定還能更加名聲大噪呢。”

    “呸!如果是我碰上這傢伙,絕對不會慶幸,這可是封神之戰!贏了這樣的對手也只會是恥辱。”

    衆人皆是露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但洛長安入封禪臺半天,雲澈卻是端坐在原處,毫無動作。

    祛穢尊者眉頭微沉,厲聲道:“雲澈!速入封神臺。”

    雲澈卻是頭也不擡,直接道:“不用了,我棄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