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又尋了許久,依然不見沐玄音的蹤跡。

    他開始想到了一個可能……對了!現在封神之戰正在進行,難道師尊正在某個星辰之碑觀戰?

    莫非冰雲宮主沒有傳音師尊我要回來的事?

    時間對雲澈而言太過緊迫,他只好不再管其他,向冥寒天池的方向飛去。

    冰霧繚繞的上空,一道絕美的目光默然看着雲澈的身影遠去。

    “唉,”她幽幽的一嘆,複雜的惆悵中又帶着深深的無奈,原本永恆靜寂的心魂因他而一次次蕩動漣漪。

    “要不要把他的腿打斷呢……”她輕輕自語着。

    ——————————————

    冥寒天池的結界無法限制雲澈,他直接穿過,來到了這個神界他最爲熟悉的地方,微緩一口氣,直接躍入天池之中,直衝而下。

    冥寒池水重到不可思議的寒氣,對他而言卻只有讓他從身到魂都舒爽之極的清涼,無數縷清涼的氣流爭相涌進他的身體,這些氣息不但可以逐漸轉化爲他的力量,還能讓他的玄力和傷勢極速恢復。這兩年,他的進境如此之快,冥寒天池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但此刻雲澈已根本無心享受這讓他全身舒爽的氣息,以最快的速度直線向下。

    一百尺……

    一千尺……

    一千丈……

    五千丈……

    本已全無明光的水下世界,忽然泛起了粼粼藍光。一道來自池底寒脈的藍色光弧映現在雲澈視線之中。

    雲澈速度緩下,很快,雙腳踏在了一層水晶般的碎沙之上。

    雖然日夜泡在冥寒天池,但這還是他第二次來到池底。

    循着藍色光弧的方向,雲澈緩步向前,很快,視線之中,一枚晶瑩剔透的菱狀寒冰安靜的鑲嵌在蔚藍的世界之中。

    寒冰之中,蜷縮着一個夢幻般的少女身影,玉臂環膝,螓首埋於膝間,全身**,雪腿白瑩修長,玉足小巧如蓮,一身雪肌更是如玉如脂,流轉着星月之輝。

    瑩白中透着淺藍的冰發輕灑而下,遮蔽着她的面容,也遮掩了少女最禁忌的春光。

    “雲澈……你爲何會來這裏?”

    雲澈靜立一會兒,正想着該如何開口,心海之中,已傳來少女嬌柔似夢的聲音。

    普天之下,唯有云澈知道,眼前冰晶中的少女,卻是一個來自上古時代,整個混沌空間唯一未完全湮滅的真神。

    雖然,她只能依附這最後的寒脈苟存,和徹底湮滅只有一線之隔。

    “若有一天,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自己的意志和覺悟已經可以承擔的起足夠的波瀾和重任,你再來找我,我會告訴你所有的真相……”

    “並把我所有的力量都賦予你。”

    “……這是我最後能做的事,也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歸宿。”

    這是當年,她親口告知他的話。

    雖然,他完全不知冰凰少女所指的“波瀾”和“重任”是什麼,也更不可能有相對的“意志”和“覺悟”,但現在的他急需力量……能讓他短時間內快速成長的力量。

    平靜思緒,雲澈終於說出口:“冰凰神靈,我來這裏……是有一個很自私的要求,我想請求你……賜予我一些力量。”

    “……爲何?”少女詢問,聲音依然柔軟如夢。

    “我……想要見到一個人,我有一些話,想要當面和她說,想要讓她看到我的決意,更想……能夠有一天可以守護她。”雲澈無比認真的道:“而想要見到她,我需要足夠強大的力量。如果我不能做到,我一定會後悔一生。所以,請求你幫助我。”

    蔚藍的世界一片靜寂。

    許久,少女發出一聲輕然的嘆息:“抱歉,我無法答應你。”

    雲澈:“……”

    “分離力量,會縮短我的存在,而我,必須存在到‘那一天’。‘那一天’的時候,若你提出同樣的要求,我會毫不猶豫的把我的所有都賦予給你……但現在,你爲的,只是自己的私心,我無法答應,請你不要怪我。”

    “……”雲澈的胸口微微起伏,但並沒有驚訝和失望,亦沒有再次出言強求,反而微笑起來:“我這個要求,的確是太自私了,你不答應也是應該。抱歉打擾你安眠了,我會去嘗試找其他的方法的。”

    冰凰少女會拒絕,雲澈一點都不意外。而他準備離開之時,輕柔的少女聲音卻喊住了他:“等等……我現在不能分離我的力量,但,我倒是可以給予你一些我的神魂。”

    雲澈回身,面露驚訝。

    “雖然,這同樣會縮短我的存在,但應該還足夠讓我支撐到那一天。”

    一抹冰藍色的光華在水晶上一閃,隨之,一枚水滴狀的光星緩緩凝聚,如被輕風所託,來到了雲澈的眼前。

    “這縷神魂中附着的神力,常人極難將之轉化爲自己的力量,唯有你,可以在短時間內輕易做到,若你能夠完全吸納,足夠讓現在的你修爲提升兩個小境界,而靈魂力的提升,則要遠大於玄力,會給予你長遠的幫助。”

    “這也是現在的我,所能爲你做到的極限。”

    雲澈的目光明澈,感激的道:“謝謝你,冰凰神靈,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你不必謝我,你該清楚,我亦不是單純的爲了你。”冰凰少女幽幽而語:“若……你真的心存感激,那,能否答應我一個請求。”

    她說的是“請求”……

    身爲唯一的存在神靈,竟向雲澈一個凡人,說出了“請求”。

    “好,你請說。”雲澈重重點頭:“只要可以做到,我一定答應。”

    “如果……有一天,世界忽然發生了劇變,所有的一切,都被籠罩入了緋紅色的絕望之中……請你,一定要來找我……”

    世界……劇變?

    緋紅色的絕望?

    雲澈剛要詢問,少女的聲音已再次傳來:“你無需問及,因爲還遠遠不到你可以知曉一切的時候。只希望,繼承着邪神所留下的希望種子的你。一定要答應這件事。”

    “好。”雲澈沒有多想,直接點頭:“如果真的會有那樣的一天,就算沒有這些話,我也一定會來尋求你的幫助。”

    “……嗯。”冰凰少女發出欣然的應聲,那枚漂浮雲澈身前的冰藍光星也在這時飛舞而起,觸碰在雲澈身上,緩緩沒入他的眉心之中。

    頓時,雲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靈魂之中,多了一枚璀璨的藍色光星。

    雲澈沒有馬上煉化,再次感激的道:“感謝你,冰凰神靈。雖然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更從不認爲自己能偉大到揹負什麼使命,但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

    “現在的你無需多想,雖然那一天一定會到來,但縱然是我,也無法預知究竟會是哪一天,你無需過早的揹負。雖然,你繼承了邪神留下的‘種子’,但你終究是獨立的存在,亦沒有人有資格逼迫你一定要揹負什麼。”

    聲音停頓,她忽然道:“你似乎……很少使用你體內的玄罡之力?”

    雲澈心中微愕,不明白她爲什麼會提及玄罡,點頭道:“玄罡對我的族人而言,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而我的力量主要在於元素和重劍,依賴於邪神玄脈的增幅爆發,而這些都無法作用於玄罡。尤其玄力到了神道之後,玄罡雖有幫助,但威力相對太小,而消耗卻是巨大,所以便很少在交戰中用到。”

    冰凰少女一陣沉默,然後徐徐的道:“玄罡是一種存在於你身體中的力量,它不僅相連於你的血脈,與你的玄脈、靈魂亦緊緊相連。邪神玄脈的玄力增幅,並非不能作用於玄罡之上,只是……或許你並未能夠將‘玄罡’與‘玄脈’足夠的契合。”

    “足夠的……契合?”

    “另外,你可以嘗試將玄罡與靈魂相融,以你擁有的特殊魂力和領悟能力,或許,你會在不知不覺中,碰觸到另外一種特殊的力量。”

    冰凰少女能夠給予的,只是提點,真正的頓悟,自然只能依靠雲澈自己。

    玄脈契合玄罡……

    將靈魂與玄罡融合……

    玄罡存在於血脈,但其力量,本就來自於玄脈。而控制玄罡,自然也離不開魂力……也就是說,它們本就是“相連”的。

    但冰凰少女所說的“契合”與“融合”,又明顯不是指單純的相連……究竟是什麼意思?

    “雖然有些不明白,但以後修煉的時候,我會嘗試着領悟你的話。”雲澈點頭道。

    “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定會有所收穫。”

    “另外,有一件事,或許該告訴你。關於你的師父沐玄音,她其實是……我……”

    冰凰少女的聲音忽然輕下,猶豫之後,後面的話,卻並沒有說出來。

    雲澈一愣,連忙道:“我師尊她怎麼了?”

    “……”靜默一會兒,冰凰少女輕語道:“你只需要知道,她的性情雖然有時會表現出讓人驚異的一面,但……她一定不會做害你的事,你可以在任何事情上,完全的信任她。”

    雲澈怔了怔,然後輕輕點頭:“師尊對我一直很好。哪怕我經常犯錯,還是很大的錯,她最終都會選擇原諒。”

    “……你去吧,她正在天池之上等你。你若想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爲,你師尊那裏,有着最適合你的方法。”

    師尊……天池之上?

    雲澈向冰凰少女告別,玄氣釋放,逆水而上。

    雲澈離開,冥寒池底再度恢復冷寂,過了許久,一聲少女的嘆息幽幽響起。

    “混沌之壁的裂痕已達百丈,緋紅的光芒即將耀世。人類或許已經發現它的存在,卻永遠不會想到那後方隱藏着多麼恐怖的災難。”

    “如今的世界,根本不可能承受的災難……”

    “雲澈……只能祈禱……你能讓一切,走向那個所能想到的最好結果……也唯有你,可以做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