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咯咯咯咯……」面對茉莉的冷言嘲諷,獄蘿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嬌笑起來,她媚眼眯了一下雲澈,水蛇般的腰肢一扭,如瞬移般出現在了茉莉的前方:「公主殿下,你不但樣貌沒變,就連脾氣也一點沒變。前些年以為你遭遇不測,吾王可是悲傷良久呢。」

    「悲傷?」茉莉的臉上露出冷淡和嘲諷,隨著眸光沉下:「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呀?」獄蘿修長的手指輕輕抹了抹唇瓣:「難道不是公主殿下自己告訴奴家的么?」

    「……」茉莉的胸脯微微起伏,心海深處一聲無奈的嘆息:「果然……」

    先前她探查絕雲崖底,在黑暗深淵中遭遇黑暗魔獸,被迫用出了神道之力。當時她就深感不妙……因為十二星神同氣連枝,繼承星神之力的人之間都有著獨特的感應。

    星神界與這裡相距極遠,這個距離幾乎不可能被感應到。但若萬一有哪個星神剛好就在相對較近的距離……以她那日在深淵之底所釋放星神之力的程度,的確會有被感應到的可能。

    而今,這個「萬一」的最壞結果,赫然已成現實。

    「姐夫,到底怎麼回事?」夏元霸小聲的問道:「這個穿的……很奇怪的女人是誰?她好像和你的師父認識。難道,是和你師父一樣厲害的人嗎?」

    「……」雲澈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心中一片糟亂……前所未有的糟亂。

    從獄蘿對茉莉的稱呼,和茉莉面對她時的神情,雲澈已可以確定,這個獄蘿定然是和茉莉來自同一世界的人,而且極有可能是來尋找茉莉的人。

    想到茉莉今晨的異樣……或許,是她那時候察覺到了這個獄蘿的臨近。也就是說,她並不想被找到。

    這個獄蘿口中稱呼茉莉為「公主殿下」,但言行之間根本沒有半點敬畏之態,似乎她的地位根本不低於茉莉!

    如雲澈所想,茉莉在今晨的確感應到了獄蘿的快速臨近。於是她和雲澈分開,然後完全封閉了氣息,試圖逃過獄蘿的靈覺,但沒想到,獄蘿竟然找上了雲澈……她的魂體依附雲澈而生整整七年,雲澈的身上,的確有著她的靈魂氣息,而且很重。

    她的身上,也同樣有著雲澈的氣息,無論生命還是靈魂。

    於是,她不得不現身。否則,以獄蘿的惡毒,雲澈一定會死。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星球附近?」茉莉冷冷的道。

    「當然是吾王的命令。」獄蘿的手指滑過嘴唇,順著光潔的脖頸向下,停在鎖骨部位,輕輕繞起一縷幽光閃閃的髮絲:「幾年前聽聞公主殿下依然在世,奴家還不相信,但吾王卻要奴家無論如何都要把公主殿下找回來。吾王的命令,奴家只好遵從。這些年,奴家四處遊山玩水,沒想到,居然真的找到公主殿下了呢。」

    「幾年前?你們是從哪裡知道我沒死?」茉莉的本就沉下的纖眉在這時再度一沉,聲音,也陡然帶上了冰冷的殺意:「我知道了……是食坤獸!!」

    當年太古玄舟穿梭空間之時,茉莉為了對雲澈進行極限修鍊,強行干涉太古玄舟的空間亂流,並有一次在空間的夾縫中,遭遇了兩隻食坤獸!一隻死,一隻逃!

    食坤獸是從上古時代存活至今的極少數異獸之一,數量極少,存活於空間夾縫,以空間為食,因而見識極其廣博,在她出手之時,一眼就識出了她的力量和身份。如果說星神界在幾年前就知道她沒死,那麼那隻逃走的食坤獸,是唯一的可能!

    「公主殿下真是聰明。」獄蘿笑嘻嘻的道:「難怪公主殿下中了弒神絕殤毒都沒死,原來是強行捨棄了浸染魔毒的身體,然後將魂體依附於其他人……如果奴家沒有猜錯,這個人,就是那位俊俏的小弟弟吧。」

    茉莉:「……」

    「那位小弟弟不但長的俊俏,生命力也是出奇的旺盛呢,難怪會被公主殿下選中,咯咯咯咯。」

    獄蘿笑的花枝亂顫。但她絕對想不到,茉莉當年所中的魔毒不但遍及軀體,還侵入了魂體。因為若只染軀體,還可以通過捨棄軀體而保存魂體,而如果侵入魂體,以弒神絕殤毒的可怕,就算是她們那個層面,也必死無疑,絕無幸虧之理。

    除非擁有玄天至寶中的天毒珠。

    茉莉當年本是必死無疑,但卻在最後的時刻,遇到了身具天毒珠的雲澈。她的命運因雲澈而改變,雲澈的命運,也同樣因她而天翻地覆。

    「不過看來,公主殿下似乎是不久前才重塑的身體嘛,神力才恢復了一成。不過這樣也好,不然奴家可要頭疼了,」獄蘿唇瓣斜翹,無論聲音還是神情都嬌嬌弱弱:「奴家早知道這樣,就不把發現公主殿下的事先告訴吾王了。」

    「……!」茉莉目光猛的一寒:「你告訴了……那個人!?」

    「當然咯。」獄蘿手指依然在把玩著髮絲:「公主殿下明明發現了奴家,卻非但沒有找奴家,反而隱下了氣息和奴家捉迷藏,顯然是不想跟奴家回去嘛。如果硬來的話,奴家又打不過公主殿下,真是頭疼呢。所以奴家只能先傳音告知吾王,哪知道公主殿下的神力下降了這麼多……唉哦,奴家如果一定要把公主殿下帶走,現在的殿下可完全抗拒不了哦。」

    「哼!」茉莉面無表情:「我雖然並不想回去,但總會有回去的一天,既然已經被你找到,那看來我不想回去也不能了。」

    茉莉很清楚,被獄蘿口中的「吾王」知道了自己的所在,她想繼續留在這裡已是不可能。否則,那個人說不定會親自到這裡來……若真是那樣,後果,將根本不堪設想。

    「不過,我需要十天的時間。」茉莉眼睛微眯,冷冷的道:「十天之後,我做完所有我想做的事,自會隨你回去!」

    「茉莉……」茉莉的話讓雲澈心中一突,失聲喊出。

    面對茉莉凌厲冰冷的目光,獄蘿卻是笑意盈盈的搖頭:「當然不可以唷。吾王可是對奴家下了很重的命令,若是見到公主殿下,要馬上帶公主殿下回去,半刻鐘都不許耽擱。吾王的命令,奴家可不敢違抗呢。而且,公主殿下先前都躲著奴家,若是公主殿下在這十天之中偷偷跑掉了,奴家可就要被吾王狠狠的懲罰了。」

    「我既然說過十天後會隨你回去,就不會食言。」茉莉的聲音愈加冰冷:「而且,雖然我現在的神力只有一成,但我若不願,你想把我強行帶回去也沒那麼容易。」

    「公主殿下不可以任性唷。」獄蘿一點都沒有因為茉莉的話猶豫或擔心,反而笑的更加嬌媚起來:「公主殿下先前和奴家捉迷藏,但卻因為那位俊俏的小弟弟,又主動找到奴家。看來,那位小弟弟對公主殿下很重要呢。」

    茉莉的眼神微微一變:「他是我這些天閑來無事的收的弟子!」

    「弟子?哦~~~~奴家真是好生驚訝,以公主殿下的性情,居然也會有興趣收弟子呢。」獄蘿的媚眼眯成一條細細的縫,唇角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長:「公主殿下如果執意不肯馬上回去的話,奴家也的確很頭疼呢,但是,如果萬一吾王知道了公主殿下竟因為這個低等星球的某些人而不願意回家,會怎麼樣呢?」

    「你!你敢威脅我!!」

    「還有哦,有一個好消息,一定要早早告訴公主殿下。」獄蘿笑眯眯的道:「天狼星神的新繼承者,已經出現了唷。」

    「天狼星神……」茉莉猛的抬頭:「是誰!?」

    天狼星神,是她哥哥當年所繼承的星神之力。所以對於天狼星之力,她有著特殊的感情。

    星神之力絕非隨便一個人就可以繼承,對繼承者有著極其之高的要求。天資、體質、契合度,無不有著苛刻到極致的要求。一代星神隕落之後,要找到合適的下一個繼承者,往往要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時間。

    而現在距離她哥哥隕落才過去了不到十年,居然這麼快就出現了新的繼承者。

    「那個人,就是……」獄蘿的臉上露出神秘莫測的笑意:「彩脂公主。」

    「……」茉莉的全身驟然一顫,如遭雷擊:「你說什麼!!?」

    「公主殿下沒有聽錯,就是彩脂公主哦。」似乎很滿意於茉莉的反應,獄蘿笑的愈加愜意:「而且,彩脂公主和天狼神力的契合達到了史上從未有過的完美度,真不愧是……」

    「閉嘴!!」

    茉莉雙手緊起,兩隻纖弱的手臂都輕微的顫抖,無法停止,就連氣息也變得混亂……遠處,目光一直注視著茉莉的雲澈心魂更是混亂到極點。因為他感覺到茉莉在憤怒、惶然……還有害怕……

    她們說的話,他無法聽懂,她們那個層面的事,他更是沒有半點干涉的力量。他只能怔怔的看著,聽著,心魂之中充斥著對茉莉的擔心,還有……

    可能要失去茉莉的恐懼。

    茉莉的呼吸變得急促,好一會兒,才終於平緩下來,身體的顫抖也緩緩停止。她微微抬起,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冰冷的道:「好,我現在就跟你回去。」

    「公主殿下這才乖嘛。」獄蘿笑顏如花:「看到公主殿下安然而歸,吾王一定歡喜直至唷。」

    「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哦?」獄蘿螓首微側。

    茉莉的目光微垂,看向了雲澈,兩人視線交接……但僅僅一個剎那,茉莉便將目光移開:「回去之後,你不許和那個人提到我收到的這個弟子,也不許說起關於這裡的任何事!」

    事到如今,她已別無選擇。

    獄蘿的威脅很明顯,如今她不順從,那麼,她會把這裡的事告訴「那個人」。

    天玄大陸被整個毀了,她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但云澈……

    「哦~~」獄蘿低眉淺笑,似乎對茉莉的這個要求絲毫不意外:「公主殿下的命令,奴家哪敢不遵從呢。奴家只是奉命把公主殿下帶回去,才懶得和吾王說那位俊俏小弟弟的事呢,咯咯咯咯。」

    獄蘿在嬌笑,但她滿是媚光的眼眸深處,卻是微閃著異樣的幽芒。

    「好。」茉莉緩緩點頭:「你最好說到做到,否則……」

    「啊呀,公主殿下不要露出這麼嚇人的表情嘛,奴家膽子那麼小。」獄蘿一副害怕的嬌嬌神情:「而且公主殿下明明知道奴家最討厭說謊的人了。」

    「哼!」茉莉轉過身去:「在回去之前……我和他終究師徒一場,有幾句話我要交代他,算作道別。」

    「不可以唷……」

    「獄蘿!!」獄蘿剛發出反對之音,茉莉的目光猛的轉回,一股猶如來自九幽煉獄的殺氣死死遏住了她的聲音:「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已經答應會馬上跟你回去,只是最後和我的弟子簡單道別而已,你再敢廢話半個字,待我恢復力量,有一萬種方法毀了你的臉,而且永遠不能恢復!讓你從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要不要試一試!!」

    獄蘿臉上的笑顏剎那僵硬,再笑起來時,已變得稍稍有些勉強,顯然是真的受到了驚嚇:「好嘛好嘛,奴家又沒說不答應。」

    「哼!」

    茉莉的殺氣收斂,不再看獄蘿一眼,從空中緩緩降下,落在了雲澈身前。

    「茉莉……」看著近在咫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孩,雲澈輕輕的低喚,聲音飄忽的連他自己都無法聽清。

    「雜人全部滾開!!」茉莉淡淡低吟,小手忽然一揮。

    一股暴風橫空捲起,漫天的驚叫聲中,周圍所有的人、桌、椅,以及整個鳳凰大殿都被暴風捲起,甩向了遠方。

    一瞬間,他們周圍五里區域出現了一片平整到可怕的真空,再無半點人影和雜物。只剩他們兩個人,留在這個世界的中心。

    瀏覽閱讀地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