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的小手再揮,在周圍布下了一層厚重的隔音結界。

    獄蘿並沒有靠近,更沒有試圖將神識穿過結界聽他們要說什麼,她眸光低垂,眼眸輕眯,悠然的把玩著自己的髮絲。她的頭髮本是漆黑,但在陽光照耀之下,隱約流動著一抹暗綠色的奇異光澤。

    「雲澈,」茉莉的聲音很從容和平靜,甚至有些漠然:「我原本想繼續留在這裡二十四年,然後再回到那個世界,但是……天不從人願,我不得不今天就走了。」

    她說的不是回「家」,而是回到「那個世界」,這句不經意的話,似乎表明在她潛意識裡,這裡才是屬於她的地方,而那裡,成了之外的世界。

    雲澈定定的看著她,相比於茉莉的平靜,他的眼神、聲音無比的苦澀:「一定……要走嗎?」

    茉莉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屬於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另一個層面。在她擺脫魔毒,重塑身體之後,他就有了會失去她的覺悟。只是,這一天來的太過突然。

    就在不久前,她才剛剛答應過他,會在他身邊繼續停留至少二十四年……

    「我如果強行留下,那個人說不定會親自來到這裡,並極有可能遷怒至這個世界,」茉莉淡淡的道:「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他想要完全毀滅,都是輕而易舉。」

    「那個人?」雲澈失神的低念。茉莉的言語和決定,都表明她口中的「那個人」,也就是獄蘿口中的「吾王」,必定是比她還要強大的人。茉莉才不到一成的狀態,便強大到無法理解,茉莉口中的「那個人」若想毀滅整個天玄大陸,或許真的只是彈指之間。

    茉莉的目光微側,須臾,她的瞳眸中凝起淡淡的冷意:「他是我的生父,也是我最恨的人。我不想回去的原因之一,就是不願意看到他那張讓我憎恨和厭惡的臉!」

    雲澈:「……」

    「呼……」雲澈無奈的嘆息,有些失魂落魄的道:「回去也好。畢竟,那裡才是你的家,你已經離開家七年,也的確該回去了。雖然我捨不得你走,但是……我不能用我的自私把你強行留在這個不屬於你的世界。我不知道你和你的父親之間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隔閡,但是,他終究是你的親人。從那個獄蘿的話中也可以聽出,他在知道你沒死之後,這些年也一直在讓人找你,說明他至少一直都在牽挂著你。」

    雲澈的話沒有讓茉莉瞳眸中的冷意有絲毫的減緩,只是冷冷的道:「你不會懂的。」

    沒有爭辯和解釋,茉莉忽然抬起右手,食指指尖微閃紅芒,然後被她輕輕點在了雲澈的眉心部位,直到看到那抹紅芒沒入了雲澈的眉心之中。

    「這個記憶碎片里,包含著一些我無法當面對你說的話。」茉莉的嫩顏依舊冷漠,但目光有些輕微的躲閃:「十二個時辰之後,這個記憶碎片的封印就會自動解開。到時,你就會知道我想告訴你的事。」

    「還有。」沒有給雲澈詢問的機會,茉莉緊接著道:「今晨,我在感知到獄蘿氣息時,就有了此刻的覺悟。所以,我將一件東西交給了紅兒,然後被紅兒帶到了天毒珠之中。在我走後,你將它從紅兒手中要過來……雖然它並不能增加你太多的修為,但至少可以延長你幾千年的壽元。」

    「你給我留的是……」

    「不用多問,到時候你就會知道。」茉莉微微抬頭,看向了遠方:「今天,有太多的外人在場……包括那所謂的四大聖地。我離開后,沒有了我的存在,他們一定會一改嘴臉來對付你。不僅僅是因為你身上的輪迴鏡,當日我對他們的制裁和羞辱,他們也都會報復在你的身上——尤其是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沒有了我的威懾之後,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你這個未來的威脅繼續留在世上。」

    「我知道。」雲澈輕輕的道。相比於茉莉的即將離開,這些對他而言,都根本不算什麼。

    「我想過直接出手,將他們全部殺了,讓這世上再沒有什麼人可以威脅到你。」茉莉微微搖頭:「但是,它們在天玄大陸畢竟有聖地之名,我如果將它們滅了,之後的罪孽,會全部壓到你的身上。而且以你的性格,也不會希望我這麼做。」

    「那天在至尊海殿,你饒恕了皇極無欲和曲封憶,他們但有廉恥之心,就不會再對我出手。」雲澈輕輕的說道:「至於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我已答應你,會憑自己的實力找他們報仇,而不是依賴於你的力量。就算沒有你的保護,他們也奈何不了我。」

    「而且,即使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再次像二十天前那樣針對我,我也不怕!大不了,我用太古玄舟帶著爺爺他們,帶著冰雲仙宮回到幻妖界,有朝一日,必讓他們後悔到死!所以,他們不配讓你出手,你也完全不需要擔心我。」

    「我並沒有擔心你。」茉莉淡淡的道:「雖然你現在實力遠遠不濟,但若是那麼容易就栽了,也不會活到現在。我只希望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不會再重複上一次的愚蠢!」

    「這些人,我不會殺。若他們識趣最好,若不識趣,就留給你親自製裁,也免得你懈怠和寂寞。不過,若是他們選擇不識抬舉……至少在我離開后的這幾年,你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要暫避鋒芒,不要莽撞找死。」

    「我知道。」雲澈重重的點頭。

    「相比於四大聖地的威脅……」茉莉微沉瞳眸:「我真正擔心的,是你體內的魔源珠。」

    「你如今力量恢復,以自己的玄力,也可以勉強將其封鎖,只是頻率要比用我來封鎖高的多。若它能一直保持現狀倒也還好,就怕它未來會有什麼變異……畢竟,那是魔神層面的東西,還已經與你的玄脈相連。」

    「不用擔心。」雲澈勉強的笑了笑:「我的運氣一向都很好。」

    「如果萬一有什麼異變的話,就去金烏雷炎谷找金烏魂靈吧。」這是茉莉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它畢竟承載著一部分金烏神靈的意志與記憶,見識廣博,或許,它會有什麼辦法。」

    「嗯,我知道。」雲澈再次點頭,眼眸控制不住的酸澀。茉莉的話,每一言,每一語,都是對他將來的擔心、叮囑和安排。

    兩人之間,很多東西都已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習慣。

    「還有兩件事,你要記住。」茉莉看了一眼獄蘿,發現她縴手撫肩,似乎在悠然自賞,根本沒有注意向這邊:「第一,要好好對待紅兒。她雖然有時會撒嬌、任性、叛逆,但心無城府,尤其對你一片赤心。我走了之後,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你一個人,千萬不可以欺負她。」

    「嗯,我會好好待她……而且,」雲澈努力的笑了一下:「我也不敢欺負她。」

    「第二件事……是你之前答應過我的,永遠不要試圖探查絕雲崖底。」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靠近那裡的。」雲澈輕輕的點頭:「你說過,太古玄舟里的力量,只足夠我往返一次滄雲大陸。我去了之後,會把苓兒帶回來,除了苓兒,滄雲大陸再也沒有任何讓我牽挂的東西。之後,或許永遠都不會再回那裡。」

    「嗯。」茉莉輕輕應聲,然後轉過身:「雲澈……再見了。」

    乒!!

    隔音結界破碎,茉莉緩緩騰空,飛向了獄蘿的所在。

    「茉莉!!」雲澈身體向前,但僅僅一步,他便又死死的止住,用傾注著無盡情感和堅決的聲音大喊道:「你安心的回去,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去找你!為了能再見過你,我一天都不會懈怠!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茉莉在空中停住,然後一動不動,過了好一會兒,她轉過身來面向雲澈,但她的神情卻不是激動,而是幾乎將雲澈靈魂凍結的冰冷。

    「雲澈,你我終究師徒一場。」茉莉的眼神透著讓雲澈窒息的冷漠:「若你還敬我是你的師父,就答應我最後一件事!」

    「……」茉莉的眼神讓雲澈深深的不解和不安,他只有輕輕的點頭:「無論是什麼,只要是你的話,我都答應。」

    「好!」茉莉微微點頭,聲音冷漠到絕情:「我要你馬上立誓,終生不會踏入眾神之界!」

    「哦唷?」獄蘿側目看來,手指依然在輕捋著肩上的長發,一副饒有興緻的樣子。

    「啊……」雲澈怔住,失聲道:「為什麼?」

    「因為那不是你該去的地方!」茉莉冷冷的道:「以你的天賦、悟性,和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用不了太久,你在這個世界必定無人可敵,讓你可以威凌一生,安然一世,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你和你想守護的人——這也是你當初追求玄道,選擇重劍的初衷。而你若是到了眾神之界,卻只會是個低等的弱者!隨便什麼人,都有可能輕易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想去那裡,是想要再見到你,不是為了到更高層次的世界修鍊,更不是為了犯險!」雲澈大聲道。

    「找我?為什麼要找我?」茉莉側過目光,聲音依舊冰冷無情:「我走了之後,你身邊還有紅兒時刻相伴,你還有親人,朋友,以及那麼多的女人!有沒有我,又有什麼大的不同?」

    「不一樣!茉莉你是……」

    「不必廢話!」茉莉再次轉過身去:「看來,你並不想答應,你我師徒分別之際,你卻是連我最後的話都不肯聽了,真是讓我失望之極。哼,算了,隨你便吧。以你的天資,或許幾百年或者幾千年之後,的確可能會有前往神界的能力。但你縱然能進入眾神之界,你也不可能找到我。」

    「退千萬步講,你縱然真的能找到我……我也絕對不會見你!」

    「說到底,我不過你是人生之中一個意外的過客,你對我也同樣如此。你我緣分,至此已盡!不要再自作多情!」

    無情的聲音落下,茉莉一個閃身,瞬移到了獄蘿的身側,冷冷的道:「獄蘿,走!」

    哧!!

    空間被撕裂,茉莉已徹底的消失。

    「唉呀。」看著獃滯在那裡,如同丟失了魂魄的雲澈,獄蘿的手終於從自己的長發上滑下。

    手指離開的同時,一根髮絲從她的指尖徐徐而落,輕飄飄的落在了下方的地面上。

    微風吹過,沙塵飄散,但那根落在地上的髮絲卻是紋絲未動,並隱約閃動著詭異的幽綠色光澤。

    「小弟弟,再見了唷。」獄蘿向雲澈拋去一個風情萬種的眼神,然後說了一句無比奇怪的話:「為了感謝你關照公主殿下這麼多年,奴家特意為你準備了一個小禮物,要好好享受哦。」

    「咯咯咯咯咯咯……」

    妖媚的嬌笑聲中,獄蘿的聲音如霧化一般消失在虛空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