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身處時輪結界之中,卻並沒有什麼異樣感。

    “乾坤五瓊丹內蘊極強力量,可讓低境界的神道玄力暴增,但亦有着很高的風險。之所以要融合‘木靈珠’,便是爲了平和藥力。”

    沐玄音雙手拂動,雲澈的身邊頓起一層層薄薄的冰霧:“你所得到的木靈珠罕見之極的保留了所有靈氣,但,古龍之心是來自一隻神主虯龍,皇仙草氣息完整,麒麟角亦是內蘊奇重的寒氣,因而,雖有完美木靈珠的存在,藥力亦是猛烈到極點,你斷然無法自行煉化。”

    “即使有我在側相助,亦有可能失控,所以,你必須萬分謹慎,明白了麼!”

    “弟子知道。”雲澈點頭,捧起乾坤五瓊丹,在沐玄音的目光下,將其小心的服下。

    一股清涼的氣息進入身體,又緩緩消失,再無感覺。雲澈閉上眼睛,調動氣息,準備開始煉化藥力,但他的玄力尚未觸及乾坤五瓊丹,便忽然全身一震。

    那一瞬間,彷彿有無數座火山、無數個冰川在他體內同時爆發和炸裂,帶起無數狂暴洪流爆竄而起,這些洪流一半冰寒,一半灼熱,而其中哪怕最微小的一道,其所蘊力量之可怕,都遠超雲澈的預想。

    雲澈爲了強行提升玄力,曾很多次仗着自己的特殊體質而吞服藥力極烈的丹藥,如在下界時的金鱗化龍丹,初來吟雪時的玉落冰魂丹,但,如果說它們的藥力如怒江般猛烈……

    這枚乾坤五瓊丹所釋放的藥力,便如欲吞天覆地的無際滄海。

    雲澈根本來不及進行引導控制,整個人便已像是被捲入了沖天怒濤之中,無盡的痛苦將他全身完全淹沒,全身每一根骨頭,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戰慄,似乎隨時都會爆裂……

    雲澈心中涌起無盡驚駭之時,一股冰寒而又柔和的氣息忽然從他的身體表面涌來,頓時,在這股寒氣之下,原本暴躁無比的藥力洪流快速的緩和下來,最終,竟是變得格外溫順,在他全身、經脈中緩慢流淌。

    可怕的痛苦感快速消弭。雲澈重新感知到了身體和玄脈的存在,他瞬間明白這股壓下藥力的寒氣來自何方,連忙收斂心神,全力釋放玄氣,同時運轉大道浮屠訣。

    剛纔那股遠超預料無數倍的藥力,讓雲澈真切知道了這枚“乾坤五瓊丹”的可怕,又豈敢有半點懈怠。他完全封閉感知,緩慢引導玄氣和天地靈氣,小心無比的煉化着溫順下來的藥力。

    時輪結界之內,沐玄音的視線之中,雲澈先前劇烈戰慄的身體平緩了下來,全身上下汗珠遍佈。如果他此時睜開眼睛看向自己的身體,定會大吃一驚……因爲他的身體表面,赫然是五彩輝映,赤、藍、青、碧、白混亂流轉,光芒時而強烈,時而微弱。

    沐玄音正坐在雲澈身前,單指點出,一團冰霧始終籠罩着雲澈。修爲已位於神界之巔的她,眸光卻是一片凝重。

    強行提升玄力的丹藥,哪怕只是提升一個小境界,都是極其難得,並伴有很大風險。而乾坤五瓊丹……沐玄音當初親口說過,可以讓當時只有神元境修爲的雲澈直入神劫——這是何等概念!

    所對應的藥力和風險,亦是可想而知。

    而,由於“古龍之心”來自一隻數十萬年壽元,神主境界的虯龍,“麒麟之角”是來自一隻遠古麒麟,“木靈珠”是一顆幾乎不可能見到的完美木靈珠,“皇仙草”在天毒珠的特殊力量下,沒有一絲靈氣的流失。

    結果也是顯而易見,這枚“乾坤五瓊丹”,其藥力之強大,還要遠勝沐玄音已知的所有關於“乾坤五瓊丹”的記載。

    藥力和風險……就連沐玄音都無法預料。

    她必須助雲澈壓制乾坤五瓊丹的藥力,但她的力量對雲澈而言又太過龐大,稍有不慎,或者藥力失控,將雲澈重創,或者雲澈直接被她的力量所傷……比之此刻可以安心煉化藥力的雲澈,她更不輕鬆。

    如果沒有沐玄音在側相助,雲澈自行吃下的話,哪怕他有荒神之力和龍神之軀,也必死無疑……絕無第二個結果。

    所以當初雲澈從炎神界逃走,從黑琊界開始努力自行找尋煉製“乾坤五瓊丹”的材料,且不說他能不能煉成。就算真的成功,強行吞服……結果就是徹頭徹尾的找死。

    時輪結界之內,時間緩慢流轉着。

    一天……兩天……五天……七天……

    乾坤五瓊丹的藥力持續釋放,又被逐漸煉化,雲澈的身體表面,始終五色流轉。

    沐玄音所能做到的唯有幫他壓制藥力,而不能助他煉化。這些天,基本每隔幾個時辰,藥力便會暴走一次,雲澈會全身戰慄,痛苦不堪,但又很快被沐玄音的力量所壓下,也算無驚無險。

    雲澈雖然封閉外識,所有感知都集中於煉化藥力,但亦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玄力在快速的強大着,藥力的煉化也因玄力的強大而越發順利。

    他的心魂也徹底的安定下來,再無最初的駭然和擔心。

    但,隨着乾坤五瓊丹表層藥力被逐漸煉化,終於……開始碰觸到了核心。

    轟————

    平靜已久,只是偶爾泛起波瀾的海面,忽然毫無預兆的掀起了覆天巨浪。

    “啊!!!!”

    雲澈如被萬刃穿魂,一聲痛吟。那一瞬間,似有千萬只深淵巨獸在他體內咆哮,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道經脈,每一個細胞都被狂暴到極致的力量所充斥,雲澈死命的想要用玄氣去引導忽然爆竄的藥力,卻如蚍蜉撼樹。

    雲澈體內忽然爆發的藥力讓沐玄音眸中藍芒一閃,冰霧罩下……但,不過才堪堪壓制了數個瞬間,太過兇戾的藥力卻層層掙脫,瘋狂肆虐。

    “這是……”

    這枚乾坤五瓊丹核心的藥力必定極其之強,這一點沐玄音早有準備,但縱然是她,也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會強橫到如此地步。

    沐玄音眉頭沉下,玉腕翻轉,變指爲掌,一抹更加深邃的藍光籠罩而下……頓時,雲澈的臉色開始緩和,但這種緩和只持續了不到半刻鐘,便又開始轉爲越來越深的痛苦。

    很快,雲澈的臉色已是慘白如紙,全身汗如暴雨。

    “……”一雙冰眉越蹙越緊,沐玄音玉腕再翻,根根雪指在逐漸濃郁的藍光映照下如冰玉一般晶瑩,但,這抹凝聚在她指間的藍光卻停滯在半空,始終沒有罩下。

    乾坤五瓊丹核心藥力的猛烈,完全超乎了她的預期。早知如此,她定不會選擇讓雲澈這個時候將它服下。

    這樣的藥力,雲澈絕對不可能承受。

    雖然,哪怕再猛烈百倍,以她的力量,都可以瞬間壓下……但,她無比清楚,足以將這股藥力壓制的力量,亦同樣是雲澈所無法承受,在壓制藥力之前,便已將雲澈重創。

    但若不壓制……

    如無數擺脫牢籠的深淵惡獸在體內亂竄,雲澈的臉色越來越痛苦,身體在不斷的抽搐,全身上下,幾乎每一道肌膚紋理都在急劇的扭曲着。

    沐玄音的手掌停留在雲澈的胸口……時間快速流過,逐漸的,她的手指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但凝聚在手上的冰芒,卻依然無法罩下。

    “呃……啊……啊啊啊……”

    封閉知覺的雲澈口中依然在發出着痛苦的呻吟,這是來自靈魂的悲鳴。原本沿着他身體表面流動的五色異光已是濃郁到近乎刺眼,隨着這些光芒的混亂閃耀,雲澈的身體時而鼓脹,時而驟縮……並開始伴隨起陣陣骨節碰撞的“咔咔”聲。

    若非他有龍神之髓,他全身的骨骼,怕是已經被摧斷了至少一半。

    縱然如墜絕望深淵,但云澈那痛苦的臉色,亦在證明着他不甘崩潰的意志。

    沐玄音的呼吸逐漸急促,高聳的胸脯起伏的越來越劇烈,看着雲澈痛苦到極點的面容和隨時會被摧毀的軀體,她的眸光已是早已混亂……然後逐漸的,化爲掙扎。

    “呃……啊啊啊……”

    一道猩紅的血絲,從雲澈的脣角流下。

    這道猩紅血痕,如一根刺及沐玄音心魂的赤針,擊潰了她瞳眸中所有的掙扎。

    停留在他胸口很久的手掌終於緩緩的垂落。

    ——————————————

    此時的雲澈,像是被捲入滄海怒濤的一葉扁舟,掙扎越來越蒼白不堪。他拼盡一切意志死死支撐,等待着那股壓制藥力的氣息,卻是許久沒有等來。

    “師……尊……”他的靈魂在不斷的嘶喊着,他感覺自己離深淵越來越近,但他渴望的那股力量,卻始終沒有到來。

    就在他的力量、意志、軀體都瀕臨徹底崩潰之際,一股冰寒的氣息忽然涌至……

    這股寒氣和先前壓制藥力的寒氣完全不同,並非是來自身外,而是從他的身體內部忽然出現……他自封感知,無法準確察知是來自身體何處,但的確是從身體內部涌至無疑。

    這股寒氣並不強烈,但精純到了極致,並帶着一種層面極高的神祕氣息……朦朧之中,還帶給着雲澈一種模糊的熟悉感。

    這……是……

    精純的氣息很快蔓至雲澈全身,讓他本是搖搖欲墜的靈魂爲之一明,而那些如野獸般暴亂的氣息在寒氣之下,短短數息之間便緩和下來。

    不僅如此,這股寒氣竟自發的與雲澈的玄氣融合,開始一起煉化藥力。彷彿,那股冰寒氣息在涌入雲澈體內之時,便已開始化爲屬於他的力量。

    隨着冰寒氣息的不斷涌入,雲澈灌滿心魂的痛苦感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極致舒爽感,整個人像是泡在了清涼純粹的池水之中,被輕柔流動的池水撫觸着全身,讓他的靈魂,都在愜意舒爽的戰慄着。

    到了最後,所有的藥力如被冰封一般一動不動,任由雲澈一點點的煉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