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極速向上,很快破水而出。他下意識的擡頭,一眼看到高空之上,沐玄音的身影靜靜的漂浮在那裡,一雙冰眸透射着冰冷的威煞。

    雖早有準備,但云澈還是心中一慌:“師……尊。”

    ωωω ⊙тт kдn ⊙c○

    “跪下!”

    一聲冷喝,帶着深深的怒意。雲澈全身一僵,瞬間就跪了下去,愧然道:“師尊,弟子……知錯。”

    “知錯?”沐玄音冷哼一聲,一股威壓帶着怒意,如冰海傾覆,讓整個天池世界陷入沉寂:“一次次知錯,又一次次犯錯,那你知錯又有何用!你何曾真的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師尊,我……”

    “你不必狡辯!”沐玄音明顯動了真怒:“你在宙天界的所作所爲,冰雲已全部傳音告知於我!你離開吟雪之時,我反覆告誡,絕不可擅做決定,盡最大可能壓低自己的存在。而你……非但不聽,還完全背道而馳,將自己徹底的暴露人前。現在怕是整個東神域,都無人不知你雲澈的大名……你可真是威風的很啊!”

    “早知如此,我還不如……將你強行囚於冰凰殿,也好過你去送死!”

    雲澈想要說話,但在沐玄音的憤怒和威壓之下,他無法呼吸,連頭也無法擡起。

    沐玄音的話語和目光如無數冰寒針刺,直穿雲澈的心魂:“一個當初離你而去的人,對你,真的就那麼重要麼!”

    “……”雲澈咬了咬嘴脣,輕聲說道:“她……曾是我的師父,她指引我的玄道,救我的性命,改變我的人生……我最痛苦、最孤獨、最迷茫、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都是她,一直陪伴着我……”

    “她對我的好……就如師尊對我的好……我永生永世……都不可辜負……”

    “……”沐玄音怔了一怔。

    世界,忽然安靜了下來。

    雲澈重跪在地,深深低頭,不敢擡起。沐玄音雖然威冷嚴苛,吟雪界無人不敬,無人不懼,但對於他……是有多麼的好,雲澈又豈會不自知。

    他犯下很多的錯,甚至是不可原諒的錯,她明明盛怒,但最終,卻都是原諒了他。尤其這兩年,她甚至完全不顧宗門之事,日夜在他耳邊指引他修煉……他無比確信,這在冰凰神宗的認知中,是絕對不可思議,無法理解的事。

    而他,從未能有半點報答,還一再引她動怒,讓她失望。

    此時面對沐玄音,他心中是無盡的愧意……他感覺自己都已不配爲她的弟子,不配她所有對他的好。

    池面之上,被封結很久的冰靈忽然開始輕輕的舞動起來。冰寒,似乎散開了些許。

    “可惜,她卻連見都不願見你!”沐玄音冷冷的道:“你既然回來了,那就老老實實留在聖殿,沒我的允許,不得踏出半步!待幾年後東神域淡忘了你的存在,再滾回你的藍極星!”

    “……師尊,”雲澈低着頭:“弟子這次回來,是想要找尋能短時間內變得強大的力量,然後,弟子還要回到……封神之戰。”

    雲澈說的很輕很慢,每一個字都帶着愧疚,但卻又格外堅決。

    “哦……是麼?”沐玄音冰眉稍沉:“你果然還是不死心的想要見她麼。”

    “不……”雲澈卻是搖頭:“我不僅僅要見到她,我還有些話,必須要當面告訴她。我想要讓她知道……她無論遇到什麼,我都會和她一起面對。”

    “就……憑……你!?”沐玄音聲音冷而不屑。

    “現在的我,當然不能,連資格都沒有,如果強行到她身邊,也只配成爲累贅。但是,我想讓她知道,我會爲了她變得強大。她想借封神之戰來將我趕走,而我……會借封神之戰,向她證明我的決意!”

    沐玄音:“……”

    “師尊……”雲澈繼續輕聲道:“我昨夜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錯了,從一開始就錯了。”

    “從到來吟雪界的第一天,我就一直告訴自己,我來到神界的目的,是爲了找到到她。我努力變得強大,也是爲了找到她。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又一直在告訴自己,找到她,是我來神界的唯一目的,我從來都不屬於這裡,藍極星纔是我唯一的歸處……或許,這是因爲,我在龐大的神界面前,始終存在着一種卑微感,只想着完成心願後,再不會踏足。”

    “也是在這種自我暗示之下,我從未真正想過要在神界立足,更不曾想過要和在藍極星一樣,達到讓衆生仰視的高度。”

    “但我卻一直忘了,她不得不離開我的原因,正是我的太過渺小。”

    “如果,我可以變得足夠強大,可以強大到有資格守護她,與她並肩而戰,爲她遮風擋雨……至少,可以讓她不爲我擔心,又怎麼會讓人生生把她從我身邊奪走,又怎麼會……連相見都是那麼艱難。”

    “阻礙我的,阻礙她的,從來都不是下界與王界的距離……而是我的渺小。”雲澈閉上眼睛,聲音如霧一般飄渺。

    沐玄音靜靜的聽着,這些話,字字都似是雲澈靈魂的自述,但她的眸光卻是毫無變動:“所以呢?你就準備借這場玄神大會證明給她看?讓她知道你對她是多麼的執着,讓她感激涕零嗎!?”

    “不……還有我自己。”雲澈道:“如果,到來神界才短短三年的我,就能在這封神之戰上傲視他人。那麼……我有什麼理由不繼續強大下去!”

    沐玄音:“……”

    “邪神玄脈、荒神之力、龍神之軀、天毒珠……這些,在神界,我一直都把它們當成埋在我身體裡,不能被他人察覺的隱患,但……它們更多的,其實是上天賜予我的巨大優勢!”

    沐玄音絲毫不爲所動,冷哼一聲:“那還真是‘偉大’的覺悟。可惜……我記得,你在停留神界的時候不會超過五年,如今已過去三年,還剩兩年的時間,你就算再有大上十倍的優勢,又能有什麼作爲!”

    “兩年之內,我一定會回去。”

    沐玄音:“……”

    “但是,不意味着,我不會回來。”雲澈在這時擡起頭,就這麼直視着沐玄音的冰眸:“因爲,藍極星已不再是我唯一的家鄉和歸處,因爲師尊,我已成爲了神界的人……至少,我已經屬於吟雪界。”

    沐玄音:“……”

    “師尊和她,都是我要留在神界的理由,從很久之前就已經是,只是我自己沒有察覺而已。所以……我會從神界回藍極星,也會從藍極星迴神界。我不夠強大的時候,我想常伴師尊左右,享受師尊羽翼的庇護。如果哪一天,我可以如願變得足夠強大,我想一生一世守護師尊,守護吟雪,誰敢傷害師尊,都會是我一生的敵人。”

    “…………”

    目光的碰觸,卻是沐玄音忽然側眸,然後直接轉過身去,冷聲道:“修爲才區區神劫,還蠢行不斷,就只知道大話連篇。”

    “你還是多想想怎麼護好自己的命,我還不至於淪落到需要你來守護!”

    雲澈:“……”

    沐玄音螓首仰起,忽然一聲輕嘆:“我沐玄音……爲何會有你這樣一個弟子。”

    話音剛落,她忽然玉臂擡起,雪袖後甩:“吃下這個!”

    雲澈的眼前,忽然耀起五道各不相同的異光。

    發出這些光華的,是一枚小巧的圓珠。圓珠晶瑩剔透,近似琉璃,卻又釋放着與琉璃全然不同的光彩與氣息。

    赤、青、白、藍、碧……五種光華時而重疊,時而離散,交相閃耀。氣息亦在不斷的變化着,時而渾濁,時而清新,時而灼熱,時而冰寒……但都並不強烈,卻又神奇的絲毫沒有被冥寒天池極重的寒氣所覆沒。

    雲澈眼睛緩緩睜開:“這,難道是……”

    “乾坤五瓊丹!”沐玄音在這時轉過身來,美若仙幻,寒如恆雪的臉上已是恢復一片冷漠:“你的天毒珠雖然有着強大的淬鍊之力,可輕易煉成無數丹藥,但乾坤五瓊丹需要強大的玄力引導五種力量所融成,非你的天毒珠可以做到!我亦是用了一年的時間,方纔將它融成。”

    雲澈此次回來,所尋求的東西之一,就是乾坤五瓊丹。

    當年他已經找齊了煉製乾坤五瓊丹的五種材料,但被沐玄音全部收走,要他以自己的修煉自然成就神劫境。此番他回來,就是想着從沐玄音手中將這些材料要回,再得到煉製方法,從而以天毒珠淬鍊出乾坤五瓊丹。

    也是此刻,他才知曉,乾坤五瓊丹,根本不能像常規丹藥那樣淬鍊而成,而是需要強大的玄力引導融合……

    而且強如沐玄音,居然也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方纔融成。

    或許,這纔是沐玄音當初將所有材料收走的真正原因。

    她消耗大量玄力精力將其融成,又在此刻直接拿出,分明意味着……這原本就是爲他而備。

    內心被一種柔軟的東西輕輕碰觸,雲澈眉宇間不由自主的凝聚起一抹酸澀感:“師尊……”

    “別說廢話,坐好!”沐玄音卻是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冷斥一聲,雪影一晃,已是來到雲澈的身前:“把你在宙天界得到的‘時輪珠’拿出來!”

    “啊……是。”

    雲澈連忙調整爲坐姿,平靜心緒和氣息,然後將那枚“時輪珠”取出,放在了沐玄音玉雪般的手心中。

    沐玄音掌心玄力微吐,時輪珠直接破碎,一個無形結界頓時張開,將兩人罩於其中,亦分割開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時輪結界將持續一個月。

    而這一個月,時輪結界之外,只會經過短短一個時辰。

    ————————————

    【這章寫了一整天,刪改了三十四次的樣子?一次次根據人物性格和環境模擬心態與言語,想寫出雲澈的明悟和心態變化……但依然相當不盡人意。唉,不知不覺就下午了,好難……湊合看吧!!】

    【要不……你們試試?o(* ̄︶ ̄*)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