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趴在地上的鳳熙銘連吐好幾口血,卻是忽然抬起頭來,嘶啞著道:「父皇,和雪児相比,什麼鳳凰宗主,什麼神凰帝王,我都可以不要,只要可以得到雪児,我可以身敗名裂,一無所有!!你把雪児許給別人,而軒轅劍主卻可以幫我得到雪児……這些,都是你逼的!都是你逼我的!」

    「你……你!!」鳳橫空身體一晃,口中「噗」的噴出一大口血,然後「咚」的跪倒在地,無盡悲哀……

    他鳳橫空有錯有過,但自問一生對得起鳳凰神宗,對得起體內的鳳凰血脈,做事極少為己,皆為宗門。八一中文=≠=.≤8=1≤Z≥=.≤COM這百年之中,他諸多大事都會帶著鳳熙銘,就是要以身作則,讓他耳濡目染,將來抗下他的重權和重任。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卻是教出了這樣一個兒子……

    「孽畜……真是孽畜啊!」鳳祖奎仰起頭,胸口劇烈的鼓脹著。他這一生,從未憤怒到如此地步。

    「讓我來……親手……清理門戶!!」鳳天威已再無法忍受,怒攥的手掌火焰爆,一把抓向鳳熙銘。

    轟!!!

    一聲重響,鳳天威的鳳炎轟在了一面看不見的氣牆上,向兩周散開。他的眼前,出現了軒轅問天笑眯眯的面孔:「鳳凰太宗主,你這是做什麼?他可是你們鳳凰神宗的下一任宗主,你的親孫兒。若是有錯,略施小懲也就罷了,出手這麼重可就不應該了。」

    鳳天威的瞳孔微縮,沉聲道:「這是我們的家事,還輪到你來插手!」

    「軒轅……劍主!」看到軒轅問天擋在他身前,鳳熙銘精神一震,瞳孔中露出強烈的希望和渴望的光彩,急聲道:「雲澈他沒有走,他現在就在這裡……」

    「你……閉嘴!!」鳳天威大怒,再度伸手抓向鳳熙銘。

    軒轅問天目光一閃,手掌輕描淡寫的一推,頓時,鳳天威的身體如同撞在了萬丈山嶽,被瞬間轟退到幾十丈之外。

    「說下去,」軒轅問道手臂放下,倒背身後,淡淡的道。

    「雲澈他沒有走……他現在應該被我皇妹雪児帶到了鳳凰琅嬛境之中。不過,雲澈他已經死了!」鳳熙銘喘著粗氣道。

    「死了?」軒轅問天猛的回身:「怎麼死的?」

    他心中雖然吃驚,但他確信鳳熙銘到了如此田地,已視他為最後的救命稻草,絕不會信口欺騙他。

    「我不知道。剛才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全身都是血,心臟都被毀了,完全沒有了氣息……是真的,我絕對沒有騙你!」鳳熙銘努力想要站起身來:「劍主大人不是一直想要他身上的輪迴鏡嗎……現在他的屍體就在鳳火琅嬛境,劍主大人只要找到屍體,就……就唾手可得。」

    不錯,現在的鳳熙銘已無半步退路,無論是為了保命,還是想要得到鳳雪児,都會拼盡一切的去討好軒轅問天。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眯了眯眼,然後大聲狂笑了起來。

    「數月之前,本劍主雖知曉了你們得到了巨大的紫晶礦,可提煉至少百斤神晶,且早已沒有鳳神守護,但那時本劍主一心籌備魔劍大會,不想節外生枝,想在魔劍大會之後,再來收你們這份大禮。」

    軒轅問天張開雙手,閉起眼睛,滿臉的愜意陶醉。而鳳凰神宗費盡周折得來的百斤神晶,竟成了他口中的「大禮」,似乎在他眼裡,那已註定是他的囊中之物。

    「沒想到竟憑空出現一個紅衣妖女,不但毀了本劍主籌劃的一切,還斷了我劍域的雙臂,將本劍主逼到了只能考慮如何求生保命的境地!」

    「但最終,天意還是站在本劍主這一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大笑著,他平時並非是個喜怒無常之人,但這段時間,茉莉的出現和離開,讓他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又從地獄到天堂的巨大波瀾。如今他精神鬆弛之下,無法控制的想要泄、狂笑。

    軒轅問天在大笑,而鳳祖奎三人卻是如同被架在油鍋之上。

    「少宗主,帶本劍主去鳳火琅嬛境。」軒轅問天忽然收斂笑聲,淡淡的道。

    「是……是。」鳳熙銘連忙掙扎著要起身。

    「等等!」鳳祖奎卻是一聲低喝。

    「哦?」軒轅問天微微而笑:「話已經說到了明面上,難不成祖奎兄認為這鳳凰神宗之中有人能攔得住本劍主?還是……你要繼續告訴本劍主你們的宗門依舊處在鳳神的庇護之下?」

    鳳祖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宗門不幸,出了一個孽障,我鳳凰神宗認栽。事到如今,我想和軒轅劍主做一筆交易。」

    「哦?」軒轅問天露出感興趣的神情:「交易?難不成,祖奎兄還能拿出什麼能讓本劍主感興趣的東西?」

    鳳祖奎面無表情的道:「那個東西,就是輪迴鏡。」

    軒轅問天一怔,然後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雲澈已死,輪迴鏡現在已是本劍主的囊中之物,祖奎兄居然要拿它來和本劍主做交易?簡直笑話。」

    「哼!」鳳祖奎冷哼一聲,道:「十九日前的魔劍大會,雲澈親口承認輪迴鏡就在他的身上。而軒轅劍主似乎知道輪迴鏡的奧秘,對輪迴鏡勢在必得,而且顯然是想要獨享之。如今雲澈已死,且屍體就在宗中,軒轅劍主想要得到輪迴鏡,的確唾手可得。但,軒轅劍主若不封住我們之口,想要獨享,怕是沒那麼容易!尤其是現在的天威劍域,可是已經經不得半點風浪!」

    「哦……」軒轅問天深深的看了鳳祖奎一眼,然後淡笑一聲:「不愧是祖奎兄,這交易,讓本劍主真是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那不知祖奎兄想要交換什麼?」

    「很簡單!」鳳祖奎冷冷的道:「為我鳳凰神宗保守秘密。另外,那百斤紫脈神晶,最多只可借予天威劍域一半!」

    「原來如此。」軒轅問天微微點頭,既無思索,也沒半點猶豫,悠然說道:「關於你們的宗門之秘,本劍主從未打算告訴別人,畢竟沒有好處,只有壞處的事,本劍主從來不做。至於借神晶一事,呵呵,拿到輪迴鏡之後,自然是萬事好商量。」

    「好!軒轅劍主快人快語。」鳳祖奎也冷然點頭,絲毫沒有質疑軒轅問天態度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就由我父子二人親自帶你去鳳火琅嬛境。就憑那個孽畜,還解不開鳳火琅嬛境的結界。只望軒轅劍主拿到雲澈的屍身後,能信守承諾!」

    「橫空,看住這個孽畜!」

    「很好,請吧。」軒轅問天欣然應允,臉上帶笑,一雙毫無動蕩的眼瞳深處,晃蕩著足以讓最毒的毒蛇都膽寒的陰光。

    鳳祖奎狠狠的盯了鳳熙銘一眼,背過身去,但並沒有飛起,而是抬步走向了鳳火琅嬛境的方向。他的腳步緩慢而沉重,一如他沉重如山的心魂。

    鳳天威緊隨其側。

    三人離開,只余鳳橫空和鳳熙銘。

    「你這個畜生!畜生!!」

    鳳橫空一步向前,將鳳熙銘從地上拎起,一張臉猙獰的如同嗜血的餓狼。

    「嘿……」鳳熙銘卻反而在笑:「你儘管打,儘管罵吧。在我把所有事告訴軒轅問天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這一刻……但那又怎麼樣!我幫軒轅問天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他也會馬上兌現他的承諾。我馬上……馬上就可以得到雪児……唔!」

    鳳橫空手臂一甩,將鳳熙銘狠狠的砸在地上。他赤紅著雙目,喘著粗氣道:「我鳳橫空一世英武,怎麼會……生了你這麼個禽獸不如又愚蠢至極的畜生!你犯下彌天大錯,卻非但沒有半點悔意,反而還在做著春秋大夢!!你以為……你以為軒轅問天去鳳火琅嬛境只是為了拿到雲澈屍身上的輪迴鏡嗎!他更主要的目的,是去殺了雪児!!」

    「什麼?」鳳熙銘眼神瞪大,然後慌忙搖頭:「不,不可能!絕不可能……軒轅劍主答應會把雪児賞給我,他不可能這麼做。他……他也沒有理由殺了雪児。」

    「沒有理由?」極度的憤怒和痛苦之下,鳳橫空的眼前不斷的出現眩暈感,他哆嗦著聲音道:「他沒有把鳳神已死的事告訴其他人,就是想要獨自掌控我們全宗!而我們鳳凰神宗,唯一會脫離他掌控的,就是雪児!!待雪児的鳳魂完全覺醒,就連他軒轅問天也一定不是雪児的對手!!」

    「你以為軒轅問天會讓那一天到來嗎!!」鳳橫空咆哮道。

    「玄功可以廢,但血脈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廢除的。要徹底根除這個隱患……你說軒轅問天會怎麼做!你這個死一萬次都不足以贖罪的畜生,蠢貨!!」

    「…………」鳳熙銘整個人懵在那裡,臉色變得一片煞白,然後瘋癲了一般的呢喃起來:「不……不可能……事情不會是這樣的……不會的……不會的……他明明答應我的……不會的……他不可能會殺了雪児的……」

    「你還有臉提雪児的名字!!」

    鳳橫空狠狠一腳踹在了鳳熙銘的胸口。今日之前,他最怨恨的人是雲澈,他永遠不可能想到,比雲澈更讓他怒恨的人,居然會是自己一直以來最為信任和器重,並傾盡全力培養的長子!

    「鳳熙銘。」鳳橫空念著他的名字,每一字都冰寒刺骨:「雪児若是出事,我鳳凰神宗若是因此遭遇滅頂之災……就算是到了九幽黃泉,我也不會饒過你!先祖鳳神,宗門上下,列祖列宗,也不會饒過你!!」

    鳳熙銘癱倒在地,雙目無神,口中不斷的呢喃著,不知有沒有聽清鳳橫空的話。

    「呼……」

    鳳橫空抬起頭,看向了鳳火琅嬛境的方向,輕輕的低喃道:「父皇,祖父,一定要盡量多爭取讓雪児逃走的時間,拜託你們了……」

    「雪児,逃的遠遠的……無論哪裡……一定要平安……千萬不要回頭……」

    ——————————

    【1、近期可能膽囊炎犯了,難受無比,沒碼動字。】

    【2、微信公眾號交給了一個妹紙幫我照看(嘿嘿),她會幫我收集大家的留言、意見、吐槽、建議等等,還會不定期一些可能很奇怪的東西,並(應該可以)接受各種調戲,你們要相信,本火星找的妹紙絕對是美女……。

    最重要一點:先前在微信公眾號開寫一本很灑(zhuang)脫(bi)的都市文,但之後生娃,導致斷更好多年,接下來會重新開始(龜)更新了。噢……我公眾號是huoxingyin1i99,或者直接在公眾號搜索『火星引力』。】

    【3、茉莉走了,以後就是紅兒的天下了。雖然紅兒對雲澈的幫助和茉莉沒法相比(不給倒忙就不錯了),但好歹能……賣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