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祖奎和鳳天威帶著軒轅問天,穿過大半個鳳凰城,終於來到一處火焰繚繞的殿堂前方。

    「前面,就是鳳火琅嬛境的入口。」鳳祖奎停下腳步道:「這些火焰,是我宗先祖鳳神留下的特殊結界,若想要強行闖入,怕是以軒轅劍主的修為,都不是那麼容易做到。」

    聲音落下,鳳祖奎手一揚,一枚火焰玄陣當空出現,又隨之消散,眼前的鳳火結界頓時氣息減弱,飛舞中的火焰全部沉下,安靜的燃燒著。

    「軒轅劍主,請吧。還請不要忘了你的親口承諾。」鳳天威抬手道。

    軒轅問天微微點頭,徑自走向鳳火琅嬛境的入口,剛要踏入,腳步忽然停止,眉頭也沉了下來:「原來你們在拖延時間!!」

    鳳祖奎和鳳天威臉色同時微變,然後狠狠沉了下來。鳳祖奎低聲道:「拖延時間?那倒想聽軒轅劍主指教一番我們為什麼會拖延時間?」

    「哼!」軒轅問天轉過身來,事到如今,雙方都已心知肚明,已經毫無偽裝的必要,他冷笑道:「天真!本劍主想要殺的人,還沒有人能活著逃出本劍主的手心!何況你們這點伎倆!」

    軒轅問天忽熱騰空而起,直衝北方而去。

    「站住!!」

    一直蓄勢待發中的鳳祖奎和鳳天威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間同時飛射而出,兩道全力轟出的鳳凰炎橫在了軒轅問天的前方,當空爆裂,逼得軒轅問天身勢一緩。

    「軒轅問天!!」鳳祖奎頭髮和鬍鬚在火焰中全部倒豎而起,聲音前所未有的低沉:「你脅迫我鳳凰神宗,只要不觸及底線,我們可以忍辱就範。但你若敢傷害雪児……那就等著魚死網破!」

    「我鳳天威在此立誓,若是雪児因為你有什麼不測,我鳳凰神宗縱然焚盡一切,也要將你挫骨揚灰!!」鳳天威惡狠狠的道。

    「哼,就憑你們,還不配!」軒轅問天一揚手,前方空間頓時錯位,擋在他身前的火焰全部散開。

    「鳳火焚天!」

    鳳祖奎父子一左一右同時逼上,兩道衝天火幕熾熱的拉開,鳳凰城的上空瞬間火海翻騰。

    軒轅問天眉頭一沉,未見他有什麼動作,身上光影閃爍,並化作一道巨大的劍影,將他整個身軀都籠罩其中,然後隨著他的動作,橫切向了遮天的鳳凰火幕。

    轟轟轟……

    軒轅問天在茉莉的手下不堪一擊,但在天玄大陸,他是當之無愧的劍道第一人!他的劍意爆發之時,不需手中有劍,鳳祖奎和鳳天威便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忽然多出了千萬把寒光四射的神劍,萬劍刺空,讓他們寒芒在背。

    完整的火幕被數息之間切裂成了漫天毫無規則的火焰碎片,鳳祖奎尚可勉強支撐,但鳳天威周身玄氣已被無形劍氣衝擊的徹底大亂。

    「呵!!」

    鳳祖奎平心靜氣,大吼一聲,一團蘊含他極致力量的鳳凰炎在虛空中凝聚,化作一輪無比刺目的火焰日曜,吞噬向劍影中的軒轅問天。

    軒轅問天目光一側,身上劍影忽然離體飛出,輕而易舉的刺穿鳳祖奎全力凝聚的鳳炎,然後直刺在鳳祖奎的胸口之上。

    噗!!

    鳳祖奎胸口血花四濺,向後倒翻而去,軒轅問天冷笑一聲,卻不追擊,而是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向北方直衝而去。

    「父親……軒轅問天!!」

    鳳天威看了一眼鳳祖奎,又看了一眼快速飛離的軒轅問天,剎那的猶豫之後,一咬牙,便要追向軒轅問天。

    「不用追了。」

    鳳祖奎勉力停住身勢,喊住鳳天威,手按胸口,一邊療傷一邊道:「以你的速度,是不可能追上他的,就算追上了,也毫無用處。能將他拖到剛才,也已是我們的極限了。」

    鳳天威眉頭一陣收縮,然後重重嘆了一口氣。

    「剩下的,就只能看雪児的造化了。」鳳祖奎閉上眼睛,同樣嘆息了一聲。

    在軒轅問天出現在他們面前時,鳳祖奎就有所警覺,以鳳凰石暗中傳音鳳雪児,讓她馬上離開,越快越好,越遠越好。

    果不其然,他的預感應驗……不,如今的狀況,要比他的預感還要惡劣百倍。

    「奇怪?為什麼軒轅問天會發現我們的意圖?」鳳天威皺眉道:「而且,雪児已離開那麼久,根本不至於被察覺到氣息,連我們都不知道她會去哪裡。軒轅問天方才卻是很果斷的直奔北方而去,像是很確定她離開的方位……」

    鳳天威的話讓鳳祖奎一怔,他快速的掃了一眼四周,然後從空中降下,站到鳳火琅嬛境的入口前,不一會兒,他臉色猛的一變,失聲道:「血氣!這股血氣……」

    「難道……雪児離開時,帶著雲澈的屍體!?」

    「什……什麼!?」鳳天威大吃一驚,他迅速將靈覺釋放到極致,然後果然察覺到了一股還未散盡的腥血氣息。

    這股氣息,讓他瞬間想到了全身染血的雲澈!

    「糟了!」鳳天威頓時臉色蒼白,全身發抖,他狠狠一拳轟在地上,嘶聲道:「雪児怎麼這麼……這麼傻!她一個人想從軒轅問天的爪下逃走尚且千難萬難,為什麼還要帶上雲澈!就算她對雲澈情根深種……但那畢竟已經是一個死人!」

    「以軒轅問天的修為,跟著雲澈的屍身所釋放的血氣追蹤完全是輕而易舉……雪児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但她卻是……唉!」

    鳳祖奎手錘額頭,悲苦不堪。

    「事到如今,真的只能看造化了。」鳳祖奎嘆聲道:「望先祖鳳神在天有靈,能保佑雪児躲過此劫……如此,就算我這老骨頭馬上化歸黃土,也算是沒有大憾了。」

    鳳天威的鳳凰石上傳來玄氣波動,他將鳳凰石拿起,上面傳來鳳橫空的聲音:「父皇,祖父,南城那邊傳來消息,剛剛有三個氣勢非同尋常人掠過上空,根據衣著描述……極有可能是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三人!」

    「!!」鳳天威和鳳祖奎同時驚住。他們會和軒轅問天一樣去而復返,並不讓他們太過驚訝。但看樣子,他們三人明顯是結伴而回,倒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般。

    「知道了……先隨便想個辦法將他們打發走吧。說雲澈死了,他們應該不會信,就說他已經離開了,隨便他們怎麼追。」

    鳳天威心煩意亂的說完,然後抬頭看向了北方……看樣子,鳳雪児在接到他們的傳音后,是向北方離開,懷中還抱著雲澈的屍身。

    ————————

    軒轅問天追及的方向是北方,而鳳雪児離開的方向,也正是北方。

    大紅的鳳衣已被鮮血染紅了大片,赤紅的鳳凰火焰包裹著雲澈的身體,死死的封鎖著他最後一抹氣息……而這抹微弱,但倔強的沒有散盡的生命氣息,也成為了支撐鳳雪児心魂的最後稻草。她緊緊的抱著他,雙目噙淚,但緊咬玉齒,不再讓淚珠落下。

    「雲哥哥,不要死……你不會有事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你被太古玄舟帶走都可以平安的回來……這次,你也一定會好起來……」

    她不斷的低喃、呼喊,渴望著雲澈可以聽到她的聲音。

    此時,任何一個人只需看雲澈一眼,根本不需要探查他的氣息,都可以完全確定他就是個死人。就算是生機沒來得及完全散盡,還吊著半口氣,用不了多久也是必死無疑,絕沒有任何活過來的可能。

    出了鳳凰城,飛離神凰城,鳳雪児一路向北,心神恍惚間,她並不知道自己該帶著雲澈去哪裡,只是下意識的一直向北……因為那個方向,可以靠近蒼風國,靠近冰雲仙宮。

    恍然間,她也不知道自己飛行了多久,下方已是荒茫一片。她雖生在神凰國,還是神凰唯一的公主,但神凰城周邊有什麼,她全然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己和雲澈現在何方。

    而這時,一股危險的氣息,忽然從後方隱隱傳來,讓她全身一凜,隨之,她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無比可怕的氣息隔著很遠的距離牢牢鎖定。

    「啊……」

    鳳雪児的心神一下子清醒,這個氣息,她並不陌生。如此強大,又帶著一種無盡鋒芒的氣息,她曾經在至尊海殿的海神台上感受過……

    天威劍主——軒轅問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