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早有準備,但看到對戰榜上火破雲的對手,炎神界所有人都是心頭一沉。

    劍君傳人,東域四神子之一——君惜淚!!

    火破雲臉色未變,但雙手緩緩捏緊。

    炎絕海和火如烈對視一眼,他們都很清楚“劍君傳人”和“東域四神子”是何等概念。在到來宙天界之前,他們在吟雪界還近距離接觸過劍君師徒,君惜淚小小年紀,但內蘊的劍道氣息,卻讓他們這兩大神君都暗暗心驚。

    火破雲絕無可能是她的對手。

    短暫的凝重後,火如烈卻是眉頭一舒,重拍了一下火破雲的肩膀,笑着道:“雲兒,明日一戰,竭盡全力即可,勝敗已無關緊要。你能走到這一步,已是千百倍的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更爲我們炎神界贏來了亙古未有的榮光,所以,你無需再有任何壓力。”

    火破雲緩緩點頭,沒有說話。

    雲澈側目看了火破雲一眼,他很清楚,對火破雲來說,真正的壓力並不是來自炎神界,而是他自己。

    封神組第二場對戰,終於迎來了首場東域四神子之戰——洛長生對戰陸冷川。

    東域四神子之戰,無疑是東神域年輕一輩最巔峯的對決。

    而看到封神組第三場的對戰雙方時,雲澈愣了一下。

    水……媚……音!?

    她……居然沒被淘汰,而且還在封神組!?

    這是怎麼回事?

    依然留在封神組的八人,其實力都可想而知。八人之中,洛長生、君惜淚、水映月、陸冷川這“四神子”佔據了半壁,夢斷昔、晁風都是神靈境九級,在預選戰中穩居前十的絕對強者。

    相比之下,火破雲神靈境七級的玄力,在封神三十二子中都處於絕對的下游,卻依然還在封神組,已經可以說的上是異類。而在大部分人看來,最大的原因便是運氣,畢竟他之前的兩個對手,一個陸沉淵上來託大被敗的措手不及,連真正實力都來不及發揮,一個玄力墊底的洛長安是躺着進了封神組,打敗他實在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事。

    而水媚音……她爲什麼還在封神組?

    第一天的比賽,他棄戰後直接離場,昨日之戰,他更是未至賽場,所以完全不知道戰況。今日之戰,他在敗者組對戰榜上沒有看到水媚音的名字,理所當然的以爲她已被淘汰……畢竟,她雖然用了取巧的方法入封神三十二子,但她本身的玄力只有神靈境一級,會被第一時間淘汰可謂再正常不過。

    完全無法理解,她非但沒有被淘汰,居然還在明日封神組的對戰榜上。

    “冰雲宮主,水媚音……她之前的比賽是怎麼勝的?”雲澈向沐冰雲問道。

    封神組八人中,四個神靈境十級,兩個神靈境九級,火破雲已經算個異類,神靈境一級的水媚音……

    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的貓膩吧?

    沐冰雲道:“水媚音的確是憑自己的實力留在封神組,雖然她玄力只在神靈境初期,但實力卻不可以常理度之……和你一樣。”

    “……”雲澈的實力能遠超玄力階層,主因是他身上擁有獨一無二的創世神傳承,有着堪稱逆天的邪神玄脈。那水媚音又是憑藉什麼?

    “至於她是如何戰場對手……明日之戰,你便可以親眼看到。”

    雲澈再次一愣,沐冰雲這句話的意思,分明是在說,明日之戰,她說不定還會勝?

    勝過神靈境九級的夢斷昔?

    “你還是多注意一下自己明天的對手。”沐冰雲音調凝重道。

    敗者組第三輪戰的對戰榜上,雲澈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第一場:神武界【武歸克】(神靈境八級)——對戰——吟雪界【雲澈】(神劫境八級)

    武歸克!?

    雲澈擡頭,剛好對了上一道兇狠射來的目光。武歸克就坐在神武界王武三尊的身側,目光中有驚訝,但更多的是狠辣,畢竟,因幫助雲澈“作弊”,他險些身敗名裂。

    而驚訝與狠辣之餘,還有着些許的心悸……雲澈的手上,可是捏着兩個他的大把柄!

    雲澈撇開目光,低語道:“還真是有緣啊。”

    從雲澈的臉上,沐冰雲沒有尋到凝重的痕跡,低語道:“對手是武歸克的話,你有幾分勝的把握。”

    “十分。”沒有半點的猶豫,雲澈直接道。

    沐冰雲目光微訝,隨之提醒道:“千萬不要小看武歸克。神武界的玄功極其剛猛霸道,也因而難以駕馭。而武歸克年紀輕輕,不但駕輕就熟,還修煉到了很高境界,戰力之上,要大大超過同級。”

    “他之所以落入敗者組,還是被洛長生打下去的。”

    ——————————————

    隨着今日封神之戰的結束,已有十六人被淘汰,封神三十二子,便只剩下十六子。

    而誰也沒有想到,這場戰後,引發最大轟動和關注的名字,卻是雲澈。

    以神劫境八級的玄力,完勝神靈境六級的洛長安,還無視聖宇界的龐大神威,將洛長安的羞辱在封神臺之上百倍的反施其身,無論前者還是後者,都讓所有人爲之動容,甚至驚駭。

    就連觀戰席上的各大星界強者,包括各大王界在內,也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結果,雲澈自然料到,但他毫無理會,任由東神域玄界因他而掀起滔天巨浪和無數猜測,他回到住處,坐在那個他曾安靜一夜的水池旁,沉默精心。

    由於有着封神之戰期間,不經允許,不得打擾封神之子的規定,吟雪界和炎神界住處都格外安靜,否則,以雲澈今日之表現,定然會有大量的拜訪者。

    “雲澈。”沐冰雲雪步無聲的走了過來,在雲澈身前攤開掌心:“這是昨日賽後發給你的時輪珠。”

    每經過兩輪對戰,若未被淘汰,便會得到一顆用來修養狀態的時輪珠。昨日雲澈雖是輪空,但也算是經過了兩場而未被淘汰。

    雲澈拿過:“謝冰雲宮主。”

    沐冰雲收回雪手:“你不準備用這枚時輪珠調整狀態嗎?明日的對手,絕非洛長安可比。”

    “不用。”雲澈微笑道:“和洛長安交手,基本沒耗什麼力氣。”

    而且以他遠異常人的恢復能力,就算消耗大半,一夜之間也足以完全恢復。

    沐冰雲目光微訝,短暫猶豫後,還是問道:“你現在的實力,大致在什麼程度?”

    雲澈微微搖頭:“我不知道。明日目睹封神組的四場交戰後,我大概就會知道了。不過,戰勝武歸克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從雲澈身上,沐冰雲感受到的不是實力暴增,又完勝洛長安後的自大,而是一種內心毫無波瀾的篤定。而這種坦然與篤定,卻是讓沐冰雲的眼神變得格外複雜起來,她移開目光,忽然幽幽問道:“雲澈,看來,你並不清楚你現在的力量是誰給予你的。”

    雲澈一愣,不解的道:“這個……我在時輪結界中,煉化了乾坤五瓊丹的藥力,從而玄力大增。冰雲宮主的意思是?”

    “……那你身上,爲何會有你師尊的氣息?”沐冰雲美眸緩緩閉起,心潮難平。

    “乾坤五瓊丹的藥力太過猛烈,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煉化,所以一直都是師尊在側輔助。”雲澈回答道,心中更是疑惑……這一點,沐冰雲沒理由不知道。

    “……這麼說來,你煉化乾坤五瓊丹的過程,一直都是封閉外識?”

    雲澈點頭:“那枚乾坤五瓊丹藥力比我預想的還要猛烈數倍,我不敢有絲毫分心。而且即使如此,也依然險象環生。若不是師尊後來將力量引入我體內助我煉化,我很可能會有性命之危。”

    “將力量……引入你的體內?”

    沐冰雲的胸口重重起伏,她很輕的嘆息一聲,轉過身軀:“乾坤五瓊丹對神劫境之前的提升的確很大,而你已入神劫,你真的以爲,就憑一枚乾坤五瓊丹,可以讓你的修爲從神劫境初期提升到神劫境後期?何況……你的玄脈還遠異尋常。”

    “……”雲澈緩緩的站了起來,卻只看到沐冰雲的背影:“雖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但乾坤五瓊丹的藥力的話,的確有些不同尋常。冰雲宮主,你的意思……難道師尊在幫我煉化藥力的同時,還給我施加了什麼其他的祕法?”

    沐冰雲沒有回答,而是輕輕說道:“她沒有告訴你,說明她不想讓你知道……也不會想讓任何人知道,所以,你無需再問,包括你師尊,也不要再問。”

    雲澈:“……??”

    “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沐冰雲的聲音忽然變得幽冷:“你對我,有救命大恩,我給予你任何報答,都是應該。但……你師尊,她從不虧欠你什麼,她對你所有的好,都只是因爲她想對你好,你……永遠不可以……做對不起她的事。”

    沐冰雲一向心若靜水,她的聲音從來都是平和如雲,輕緩似霧,但,她此時說出的這番話,雲澈竟然從中,聽到了深深的冷意。

    “……”雲澈愣在那裏,滿臉茫然,而沐冰雲的背影已緩緩遠去,然後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安靜之中,雲澈一直怔了許久。沐冰雲的話,絕對隱着什麼深意……而他依稀記得,兩年前,自己被沐玄音從幻海島抓回吟雪界,醒來後見到沐冰雲時,她似乎……也是相似的語調。

    她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雲澈又坐回池邊,眉頭蹙起,很快,他閉上眼睛,開始努力回憶起在時輪結界中煉化乾坤五瓊丹的過程。

    煉化乾坤五瓊丹的時間頗爲漫長,煉化完成,他終於睜開眼睛時,時輪結界依然存在,但只剩薄薄的一層,顯然已是消散的邊緣。他不敢耽擱,又馬上凝心融合冰凰少女給予他的冰凰神魂。

    以他特殊的玄脈和靈魂,冰凰神魂的融合自然極快,不到三天便已完成。但他並不是自然醒來,而是被沐玄音喊醒……醒來之時,時輪結界已經消失,時間,已臨近今日封神之戰的開啓。

    他被沐玄音帶至傳送玄陣,火速奔赴封神臺,還險些遲到。

    整個過程,他要麼封閉六識,要麼聚神凝心,要麼心急火燎,又哪有時間去細想什麼。

    而此時,在疑惑之下回憶起煉化乾坤五瓊丹的過程,只是稍稍一想,他便察覺到了異樣。

    在每次藥力失控後便會涌現的氣息……

    明明是外來氣息,卻可以和自己的氣息完美融合……之後每一次出現,都會比上一次弱上一分……最重要的,那股第一時間就感覺到的熟悉感……

    熟悉感……

    雲澈的記憶,忽然間回到了當年在葬神火獄,太古玄舟之中,他爲了不讓重傷之下的沐玄音被虯龍之血所害,無奈逆道而行,將她姦污了十幾次……而每次自發逆流至他的身體,讓他玄力在一夜之間從神元境突破至神魂境的氣息……

    雲澈忽如觸電,一下子站了起來。雙目久久發直,大腦更是一片混亂。

    不可能……

    怎麼會……師尊她怎麼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