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離開前,特意沒有除去會對雲澈造成極大威脅的人……尤其是結下極大仇怨的軒轅問天和夜魅邪,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相信雲澈縱然不是他們的對手,也絕不會栽到他們手裡。??八?一中文?㈧??.㈠8?1?Z?

    她熟悉著雲澈的性格,熟悉著雲澈的所有底牌,所以她確信著這一點。

    雲澈只需要藉助太古玄舟先回幻妖界,避開四大聖地,以他的天資,要越四大聖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如果他連短短十幾年的時間都等不了,還可以直接和鳳雪児雙修,藉助鳳雪児的鳳凰元陰,他的實力能在短時間暴漲——至於會暴漲到什麼程度,連她都無法預測。

    同時,鳳雪児也會受他龍神血脈的影響,極大的促進鳳魂的覺醒。到時候兩人聯合,再加上小妖后,無論天玄大6還是幻妖界,都再無能威脅到他們的存在。

    所以,她留下了目前雲澈不能對抗的四大聖地,以留給他以後親手處置。且沒有絲毫的擔心。

    但是,事情的變化,完全偏離了她的預期。

    而造成這種偏離的,不是天玄大6的力量,而是獄蘿!

    最終的結果,竟是她才絕然離開不到半個時辰,雲澈便已墜入他兩生兩世以來最大的危局。

    猛然被軒轅問天的氣息鎖定,鳳雪児一直處在惶恐中的心一下子墮入了冰冷的深淵,她抱緊滿身是血的雲澈,全身鳳炎高燃,拚命催動自己所有的力量,以所能達到的最快度向北遁去。

    她的天資無人可及,她的力量尚未完整覺醒,便已立於天玄之巔。但追趕在她背後的,卻偏偏是軒轅問天!任憑她用盡全力,那個可怕的氣息卻是越來越近,鎖定在她身上的氣息也愈加冰冷沉重。

    她迴轉過身,渺茫的天際,她看到了一個模糊的黑點,並且在她的視線之中以相當快的度擴大著。

    她看了一眼懷中的雲澈,眸中的驚懼緩緩的化作一汪心碎和柔和……當年,在太古玄舟,是雲澈抱著她拚死逃亡。他本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可以主動將她交給夜星寒來保住自身,甚至能博得「好處」,但他沒有,抱緊她的手臂沒有半刻的鬆開……即使夜星寒已追至身後。

    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的靈魂最深處,深深刻印上了他的名字和影子。

    鳳雪児的度徐徐的慢了下來,因為她知道,後方是軒轅問天,她再怎麼逃,也是徒勞。

    「雲哥哥,雪児沒有能力保護好你,但是……雲哥哥放心,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永遠陪著你……」

    說完這句話,鳳雪児的心中忽然完全沒有了害怕,度也完全緩下……而就在她準備轉過身去,直接面對軒轅問天時,一個人影帶著陰冷無比的氣息,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她的前方。

    鳳雪児一聲輕呼,完全止住,怔然的看著前方忽然出現的人影:「你……」

    一身黑衣,半睜的眼睛隱有黑芒,幾乎看不到眼白,就連他的身體周圍,也隱約環繞著一層漆黑的霧氣,背後,斜著一把漆黑的大劍——天罪神劍!

    這個人,赫然是焚絕塵!

    他身上的魔血覺醒,力量在短短十幾天里有了爆式的增長。他今日來到神凰城,便是要依仗身上暴漲的力量,來殺掉他想殺的人……他最想殺的,自然是軒轅問天!

    因為他是千年前造成永夜王族滅族的罪魁禍!

    他相信今日雲澈和鳳雪児的訂婚大宴,他一定會到。

    他並不清楚軒轅問天的實力極致,但身上暴漲的力量所帶來的自信和靈魂深處囤積的太深的怨恨,讓他無法自控的想要馬上泄恨。他到來神凰城后遇到的第一個人卻是雲澈,兩人雖然言語不合,還讓他暴怒,但云澈的話,卻也著實在他躁動的大腦里潑了一盆冷水,讓他清醒了不少。

    舉辦訂婚大宴的鳳凰城群雄齊聚,焚絕塵站在鳳凰城門口很久,最終選擇了自控,轉身離開——雲澈的話著實點到了他,他的魔血才剛剛覺醒,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若是因一時衝動而栽了,那麼他所承受的一切都將成為泡影。

    之後,他離開了神凰城。

    卻沒想到,竟在這裡,遇到鳳雪児和雲澈……以及後方落單的軒轅問天!

    「他死了!?」焚絕塵盯著鳳雪児懷中遍體染血,毫無氣息的雲澈,冷冷的道。

    「你亂說!」如今「死」這個字,刺痛的是鳳雪児最脆弱的那根神經,她竭力搖頭道:「雲哥哥他不會死……雲哥哥才不會這麼容易死的!」

    「……」焚絕塵瞳眸中的黑光在微微顫動,腦中響起了蕭泠汐輕然而決絕的聲音……

    「……當年,我沒有隨他而去,是不能留下父親一個人孤苦伶仃。現在,父親有了蕭雲……如果小澈出事,我一定會馬上隨他而去,絕不讓他在另一個世界寂寞……」

    「嘶……」

    焚絕塵的嘴角微微抽搐,身上的黑氣如被亂風吹拂的煙霧,躁動的搖擺起來。

    「既然沒死……還不馬上帶他走!!」忽然的吼聲中,焚絕塵的眼睛完全睜開,盯向了鳳雪児身後那個快逼近的黑影,緊咬的齒間,透出冰寒刺骨的聲音:「軒……轅……問……天!!」

    轟!!

    陰冷澎湃的氣爆聲中,焚絕塵如一道黑色的雷光,從鳳雪児的身側掠過,帶著驚天的煞氣和殺氣沖向了軒轅問天,伴著一聲充斥著無盡怨恨的咆哮:「軒轅問天,拿命來!!」

    鳳雪児一時間怔在了那裡。

    忽然遇到焚絕塵,她本是心中下沉。相比於軒轅問天,焚絕塵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想殺了雲澈的人,而此刻,正是他最好的機會。

    但是,他非但沒有落井下石的動手,反而……沖向了在追趕他們的軒轅問天。

    她親眼見過,親身感受過焚絕塵在面對雲澈時那濃烈到可怕的恨意和殺機。但現在,他卻是在做著完全矛盾的事!?

    她沒有回頭,度重新提升到極致,沖向了未知的遠方,而轉眼之間,她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息鎖定消失了,軒轅問天的氣息也越來越遠。

    轟!!!!

    一道黑色的光幕在空中驟然鋪開,讓天地間的光芒都暗了幾分。與此同時,一道無形劍芒如同來自蒼穹之上,將黑暗光幕瞬間切成兩段,連同下方一座山嶽也被平整的切開。

    轟隆隆……

    漫天黑雲滾動,如同暴風雨將至。被切開黑暗光幕之下,軒轅問天和焚絕塵的目光對撞在了一起。軒轅問天起初驚然,但在看清是焚絕塵之時,他的眼眸忽然一眯,嘴角露出一抹詭異莫測的笑。

    「能使出這個層面的力量,整個天玄大6不過十個人。我還以為是這十個人中的哪個故意來壞我的事,沒想到居然會是……嘖嘖。」軒轅問天雙手抱在胸前,目光上下打量著焚絕塵,尤其是他背後的天罪神劍上久久停留,嘴角的笑意愈加詭異。

    看他好整以暇的樣子,顯然完全不急著追越來越遠的鳳雪児。

    「軒轅問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焚絕塵猶如一頭面對死敵的孤狼,他伸出手,緩緩的抓起後背的天罪神劍,一時間,十數道黑色的雷霆劈在了他周圍的虛空之上,漆黑的劍身黑光繚繞,一股恐怖無比的陰冷氣場向周圍輻射而去。

    好在下方是一片荒蕪之地,而非城鎮,否則,整個城鎮都將被籠罩在黑暗威壓之中。

    「哦?」軒轅問天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樣子,沒有做出任何對敵的姿態:「你就不準備解釋一下為什麼要殺了本劍主么?」

    「等你下了地獄,自己去問閻王吧!」

    焚絕塵瞳中黑光驟閃,手中天罪神劍掠起一道黑光,轟向了軒轅問天。

    這一劍,沒有任何前兆,也沒有任何蓄力,但卻帶著焚絕塵無盡的怨恨和殺意。而就是這看似無比隨意和平常的一劍,揮出的剎那,他身前的虛空瞬間擠壓到了一起,龐大的黑暗之力從四面八方瘋狂匯聚,一瞬間,天罪神劍的劍尖竟捲起了一個龐大的黑暗漩渦。

    軒轅問天原本輕鬆寫意的面孔猛的僵住,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如同一下子陷入了泥沼,並伴隨著一股越來越重的難受感,耳邊,隱約有無數的惡鬼、冤魂在嗚吟,眼前一片輕微恍惚,映現出了一副橫屍遍野、屍如山的修羅煉獄……他甚至嗅到了濃烈到刺鼻的鮮血。

    軒轅問天兩千年修為,見聞、經驗何其廣博豐厚。瞬間意識到,對方的黑暗氣場,竟然影響到了他的心魂!

    更準確的說,是對他的心魂造成了壓制!

    之前和焚絕塵的一個照面,他就吃驚於焚絕塵實力暴漲的程度。而這一劍,讓他更加震驚的意識到,剛才那竟還不是焚絕塵的全部實力……這一劍,竟能直接壓倒到他的心魂。

    而這分明意味著,焚絕塵如今的實力,已經臨近他所在的層面!!

    震驚之餘,軒轅問天瞬間收起所有的輕敵和大意,全身玄氣毫無保留的爆,凝化出無數道無形劍氣,匯成一個龐大劍陣。

    哧哧哧哧哧……

    空間被無情的撕碎,天威劍氣侵入到黑暗漩渦之中,撕裂的聲音卻並不刺耳,而是如鬼哭魔嚎一般陰沉恐怖。

    焚絕塵的眼睛瞪大,瞳孔中的眼白完全消失,全身的黑暗氣息頓時如驚濤駭浪般爆,一股恐怖到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傾瀉在了軒轅問天的身上。

    龐大的天威劍陣如被冰封,出現了剎那的定格。軒轅問天的面孔也居然一愕……這不是普通的天威劍陣,而是來自他軒轅問天!在天玄大6,能正面抵抗這劍陣人,唯有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三人。他做夢都沒想到,面對他幾乎用出全力的劍陣,焚絕塵非但沒有潰散,反而竟讓他有了被壓制的感覺。

    不過,他並沒有驚慌,在震驚之後,眼瞳深處射出的,赫然是灼熱的狂喜。

    「天威絕劍……斷穹!」

    叮!!!!

    一道數里之長的劍芒橫亘在了有些陰暗的空間之上,似是將蒼穹切裂,這道驚天劍芒之下,軒轅問天的劍陣和焚絕塵的黑暗漩渦都同時瓦解,潰散成散碎的玄力亂流。

    雖只是亂流,但對下方的脆弱土地而言卻猶如肆虐的颶風,轉眼間被摧殘的面目全非,數座矮山被直接夷為平地,大地被蒙上了一層厚重的灰塵。

    龐大無匹的劍意如一座山嶽般壓在焚絕塵的胸口,讓他倉皇倒退,但馬上又止住,一雙漆黑的眼瞳死死的盯著軒轅問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反觀軒轅問天,面對敵人遠預料的強大,他非但沒有失措,反而肆意的狂笑起來:「太妙了!真是太妙了!我本以為你衝到我面前,是狂莽無知,管不住自己的情緒。原來,你是有著足夠的自信啊。」

    「嘖……嘖嘖!十九天啊!」軒轅問天大笑著嘆道:「才短短的十九天,你的實力居然能暴漲到這種程度……哈哈哈哈!簡直太妙了!魔尊果然沒有欺騙我……哦不!是比魔尊描述的,還要讓我驚喜!我整整千年的心血,果然沒有白費。」

    焚絕塵:「???」

    「真不愧是……魔神層面的力量。」軒轅問天止住大笑,他盯著焚絕塵,眼瞳在放大,其中放射著有生以來最強烈的貪婪、喜悅和瘋狂:「不愧是……分離了千年的魔血和魔魂又一次融合的力量!」

    焚絕塵漆黑的眼瞳驟然放大,一聲低吼:「你說……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