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封神臺鴉雀無聲,呆滯的神情久久定格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雲……雲兒!!”

    安靜之中,一聲驚雷般的大吼響起,火如烈哪還顧得了其他,飛撲而出,衝到了火破雲身側,快速而小心的將他帶了起來。

    火破雲胸口後背染血,外傷雖小,內傷卻是極重,但好在並非不可逆的重創,他心神稍鬆,但忽然看到火破雲的眼神,剛剛松下的心絃忽然又數倍的緊起。

    火破雲沒有失去意識,重傷之下,他沒有痛吟,甚至沒有引導玄氣去壓制傷勢,而是無比安靜的躺在那裏,一雙眼睛睜開着,卻像是蒙了一層厚厚的煙霧,毫無色彩,毫無焦距。

    如身處幻夢。

    身爲師尊,看着火破雲長大的他又怎會不知道他的性情,他待人待事都是平和真誠,但卻有着極重的玄道尊嚴,尤其金烏傳承和金烏炎,是他畢生最大的驕傲和逆鱗。

    他的金烏炎力完全爆發之下,卻被對方一瞬而敗,打擊之大,可想而知。

    這個結果,連他,都絕未曾想過。

    “雲兒,沒事,沒事的。”火如烈用盡可能平緩的聲音安慰道:“她是劍君傳人,敗給她一點都不丟人,你已經做的很好,你是爲師的驕傲,是炎神界的驕傲。”

    火破雲依舊一片怔然,毫無反應,他的耳邊,在這時傳來君惜淚冰冷不屑的聲音:“哼,這就是所謂的最強神炎?原來也不過如此!”

    “你!”火如烈大怒回首,但心中怒意再盛,卻是無法發作。

    封神臺上依舊安靜一片,一眼望去,皆是瞠目結舌。火破雲所展現的力量何等的驚豔,讓一衆界王,讓宙天神帝以及龍皇都爲之誇讚。

    但,君惜淚僅僅只是一劍……

    火破雲的火焰,還有他的戰意與驕傲,皆如泡影般被一瞬粉碎。

    炎神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一個個瞳孔顫動,根本無法相信和接受這個結果。

    雲澈亦是瞳孔微縮,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就是……劍君傳人的實力……

    這就是東域四神子的實力!?

    那瞬敗火破雲的一劍,其威之巨,超出了……還是遠遠超出了雲澈的預想。也代表着君惜淚的實力遠遠超過了雲澈的估量。

    這樣的結果,顯然連祛穢尊者都始料未及,這才反應了過來,深深看了君惜淚一眼,高聲宣佈道:“火破雲脫離封神臺區域,落入敗者組,入明日敗者組第四輪戰。君惜淚勝,入後日封神組第三輪戰!”

    所有人都確信火破雲不可能是君惜淚的對手,但他們也同樣無比期待着火破雲在面對君惜淚時的表現,想要親眼目睹這個封神之戰的絕對黑馬實力全開後可以達到怎樣的程度,卻沒想到會是如此結局。

    絕非是火破雲太弱,他釋放炎力之時,着實讓所有人大爲驚豔,而是君惜淚實在太過強大。之前的比賽,她都是輕鬆獲勝,根本未曾發揮出真正實力,而剛纔瞬敗火破雲那一劍——那一道似乎定格世界的劍光,直到現在都還深印在他們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火破雲傷重,火如烈已顧不得其他,帶起火破雲,快速遠去。金烏宗各大長老也都紛紛起身而去。炎絕海站立半晌,沒有跟着離開,只是滿臉的焦躁不安。

    雲澈眉頭沉下,從火破雲異常的氣息上,他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猶豫一會兒後,正準備跟上去看看,卻被沐冰雲伸手拉住:“不要分心!”

    “……”雲澈緩緩坐了下去,但心情格外沉重。他想過君惜淚必定會在和火破雲的交手中發泄怒恨,卻沒想到會是這種方式。

    以絕對實力的方式。

    而這一劍,也讓君惜淚本就極盛的光環更加耀目。看着揹負古劍,如飛仙般緩緩飛離封神臺的君惜淚,那些年輕玄者都忽然有了一種在仰望神明的感覺……同爲年輕一輩,若君惜淚在天,他們便如污泥塵埃。

    從成爲劍君傳人的第一天開始,君惜淚之名就響徹東神域,同時卻也伴隨着無數的質疑——因爲她是女子。後來,她名列東域四神子之一,無疑證明了劍君的眼光和她的資質。而今日,整個東神域都重新目睹,重新認知了這一代的劍君傳人是何等的存在。

    而且,剛纔那只是一劍……顯然還遠遠不是君惜淚的真正實力。

    “君惜淚的劍道造詣,竟已達到如此境界。”沐冰雲一聲低嘆:“或許,如今的君惜淚,比之洛長生也相差不遠了。”

    雲澈眉頭一跳:“或許……相差不遠?難道這樣的君惜淚,依舊不可能是洛長生的對手。”

    “在東神域年輕一輩,除開王界,洛長生是絕對無敵的存在。”沐冰雲道:“關於他的傳說,很多都幾近於神話。接下來,就是洛長生的比賽,你還是用自己的眼睛,親眼看看何爲東神域年輕一輩第一人吧。”

    “封神組第二輪第二場,聖宇界洛長生對戰覆天界陸冷川!”

    洛長生和陸冷川,同爲“東域四神子”,這是封神之戰的第一場神子之戰,隨着祛穢尊者的宣讀,所有的目光牢牢的鎖定在封神臺之上。

    一爲四神子之首。

    一爲四神子之末。

    雖同爲“東域四神子”,同爲神靈境十級,但兩者之間亦有着實力差距——甚至,在很多人看來,是“根本不可逾越”的差距。

    封神臺之上,兩個人影同時閃現,相對而立。

    陸冷川極爲高大,身長近九尺,粗壯程度更是堪比少年時的夏元霸,還未釋放玄力,一股厚重的氣息便已鋪面而來,彷彿是有一座山嶽矗立身前。

    反觀洛長生,一襲白衣,黑髮輕束,身上氣息若有若無,面孔頸肌如少女般嫩白無暇,再加上不俗的相貌,給人的感覺分明是個柔柔弱弱,不諳玄道的讀書人。

    兩大神子都頗爲平靜,臉色和眼神都帶着坦然,毫無惡戰前的緊張氣氛。

    而他們的坦然,一爲絕對實力的坦然,一爲自知必敗的坦然。

    之前聽沐冰雲之言,雲澈心中已是驚訝不已,此時再看陸冷川的臉色,他更是心中震驚。同爲東域四神子,陸冷川的實力縱然最弱,比之君惜淚應該也不會相差太遠,而他面對洛長生,未戰,便是一副“自知必敗”的姿態。

    洛長生的實力,究竟強到什麼地步?

    爲什麼沐冰雲會說關於他的傳聞近乎“神話”!?

    先前,他對東域四神子實力有多強大毫無興趣。但,隨着他目標的變化,東域四神子便成爲橫亙在他身前的四座大山……必須翻越的四大大山!而直到現在,他都並未真正知道這“四神子”究竟多麼強大,

    “開戰!”

    祛穢尊者一聲冷下,封神臺頓時收起了所有聲音。

    嘶啦!!

    一聲雷電嘶鳴,洛長生已是兵刃在手,一把寬體長劍,劍身紫雷環繞。

    “聖雷劍!”沐冰雲低語。

    “洛長生居然是修煉的雷系玄功。”雲澈道。

    “是,也不是。”沐冰雲有些莫名的話,讓雲澈一愣。

    “冷川兄,請!”洛長生未執劍的手前伸。相比於洛長安的猖狂跋扈,洛長生卻是彬彬有禮,雖是讓陸冷川先出手,卻是毫無傲態,言語神態間,反而透着對兄長般的敬重。

    “好!!”

    陸冷川也不客氣,一聲低吼,身上一道黃光爆開,待黃光定格時,已是形成一道環繞周身的防禦屏障。

    “呵!!”

    陸冷川再吼,道道黃色玄氣如游龍般飛舞纏繞,數息之後,又結起了第二層防禦屏障。

    但這個過程,洛長安卻沒有攻擊打斷,而是就這麼平靜的看着,或者說等待着,脣角是若有若無的淡笑。

    “呵!!!!!”

    吼————

    隨着陸冷川最後一次大吼,一聲震撼的龍吟忽然響徹上空。

    陸冷川的身上,第三層防禦結界形成。但這一層,卻不是一個淡色屏障,而是一道亮黃色的真龍之影環繞他盤旋飛舞。

    厚重的氣息陡然增加數倍,所有人,甚至都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真龍氣息。

    “這是……”雲澈的臉上浮現驚容。

    “覆天界陸氏一族的‘煌龍聖界’。”沐冰雲低語道:“他們繼承的神血來自上古真龍,修煉土系玄功,有着極其強大的防禦能力,身軀強如玄鋼,而陸冷川此刻所加持的‘煌龍聖界’,更是有着無與倫比的守護之力,一旦被結成三層,哪怕面對兩個同級對手,也可立於不敗之地。”

    雲澈:“……”

    “敢讓陸冷川當面結成三層‘煌龍聖界’……所有封神之子中,也只有洛長生有這樣的實力和魄力!”

    “不錯。”東席之上,龍皇微微頷首,身爲龍皇,自然會對繼承者上古真龍血脈的陸冷川產生興致。

    三層“煌龍聖界”完成,陸冷川整個人的氣場完全變了,他周身上下都被耀得亮黃一片,尤其他的肌膚,赫然反射着青銅一般的金屬光澤。

    陸冷川雙手伸出,從虛空中抓起一把丈長的銀槍——此槍名爲“裂穹”,封囚着真龍之魂,爲覆天界久負盛名的玄器之一。

    “洛兄弟,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三層“煌龍聖界”在身,陸冷川卻依舊是先前那般必敗的坦然:“但我很想知道,如今的‘長生公子’是否真如傳說……五十息,若洛兄弟能在五十息之內擊潰我的三重‘煌龍聖界’,那我唯有心悅誠服的認輸。”

    ————————————

    【從今天開始到月底,應該不會斷更,應該……儘可能雙更,儘可能……】

    【另外,給大家推薦一本我的老書,也是我的第一本都市文——嗯,就是《暖月寒星》。沒錯,我又要作死撿起這個坑了!明天開始在微信公衆號上重發第一章,然後第二章,然後……有興趣的可以稍微期待一下,畢竟都催了我一個世紀了,我早已知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