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陸冷川的話,讓封神臺無數人劇烈動容。

    洛長生實力在陸冷川之上,這基本是東神域的共識。陸冷川的年齡幾乎倍於洛長安,論資質和成長速度,洛長生也毫無疑問遠勝陸冷川。因而,若說如今的洛長生能在五十息內擊敗陸冷川,並不會讓人太過驚訝。

    但,站在洛長生面前的,可是加持了三層“煌龍聖界”的陸冷川。

    擊潰三層“煌龍聖界”,絕對要比擊潰陸冷川本人要難得多。“煌龍聖界”在東神域一直有着“不敗聖界”之名,能被冠以“不敗”之名,其強大可想而知。

    洛長生卻是微微一笑:“好,長生自當竭力一試。”

    “好!”陸冷川微微頷首,目光驟閃:“接我裂穹槍!!”

    陸冷川高躍百丈,一槍凌空刺下,槍尖所指,一股強橫的玄力風暴當空卷下,狂暴如滄海怒濤,引得觀戰席一陣驚呼。

    陸冷川有着極強的護身之力,但絕不代表他的毀滅之力孱弱。這一槍之威,讓各大界王都爲之動容,讓無數年輕玄者臉色驚變。

    雲澈的瞳孔亦是明顯一縮。

    這是陸冷川的實力……還只是東域四神子最弱的一人!?

    洛長生微微擡首,全身白衣在迫近的玄氣渦流下高高鼓起,獵獵作響。

    直至裂穹槍臨近不到三十丈之距之時,他的玄氣才爆發——只一個瞬間,一股並不猛烈,卻異常霸道的氣息沖天而起,讓上空卷下的災難之力猛地一緩,隨之洛長生飛空而起,一劍橫揮。

    嘶啦!!

    雷光一閃,空間都彷彿被一劍斬裂,來自陸冷川的力量在那道只是一閃而過的雷光之下卻忽如被分開的水流,齊整整的一分爲二,從洛長生兩邊身側掠過,連他的衣角都沒碰到。

    而下一瞬間,洛長安的速度陡然暴增,如雷電般穿空而上,聖雷劍正面碰撞在力量大減的裂穹槍上。

    一聲巨響,如天雷震空,裂穹槍被重重震開,陸冷川亦是在空中一個翻轉,而洛長生的身影在這時忽然鬼魅般出現在他的左側,聖雷劍不緊不慢的刺在“煌龍聖界”之上,

    嚓!!

    分明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劍,卻在一剎那間爆發出遮天蔽日的雷光,“煌龍聖界”猛然凹下,飛舞的龍影剎那痙攣,發出一聲帶着痛苦的呻吟。陸冷川一聲悶哼,如被隕石轟落,飛墜而下,重重砸落在封神臺上。

    雲澈的身體猛地一動……身側的沐冰雲立刻察覺,側目看了他一眼,眉宇間帶上了一縷擔憂。

    她早就知道,陸冷川與洛長生之戰,定然會給雲澈造成很大的衝擊。而這纔是他們交手的第一個照面,雲澈便已明顯無法平靜。

    “東域四神子”和“封神三十二子”,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這四個被封“神子”之名的年輕人,他們代表的,可是東神域年輕一輩的四個神話。

    陸冷川那一槍之威如雷霆降世,洛長生那一劍則是輕輕緩緩,像是隨手揮出,但兩者正面碰撞之下,卻是陸冷川穩落下風。

    陸冷川快速翻身而起,有煌龍聖界在,他周身毫髮無傷,就連煌龍聖界亦是完好無損。他重新浮空而起,目視洛長生微笑道:“你還是用出全力吧,否則就算你是長生公子,也不可能短時間內破開我的煌龍聖……”

    陸冷川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猛地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腳下。

    一團深紫色的雷電光旋,正嵌在第三層結界之上,而且是深深的嵌入,直到現在都沒有潰散。陸冷川瞳孔如遭針扎,滿臉的難以置信,他重吸一口氣,隨着一聲輕微龍吟,那道紫芒才被勉強消弭,第三層結界亦快速癒合。

    只是,陸冷川笑意不再,臉色變得格外僵硬。

    “不愧是煌龍聖界,果然名不虛傳。”洛長生輕輕一嘆:“單以聖雷劍,想要短時間內破開冷川兄的防禦,的確有些艱難……那麼,冷川兄小心了。”

    在他如清風般平和的聲音中,洛長生雙手緩緩張開,左手聖雷劍雷光爆閃,而右手,閃現出了一把八尺長鉞。

    鉞身通體翠綠,它出現之時,封神臺上,忽然毫無預兆的狂風席捲,呼嘯之音,全然不下於來自陸冷川的震空龍吟。

    “神風鉞!”沐冰雲道。

    聖雷劍,神風鉞,左轟雷,右暴風,洛長生立於風雷之間,髮絲飄揚,如天之神子,顫動着所有人的眼球和神經。

    “他是……風雷雙修?”雲澈驚道。

    沐冰雲沒有說話。

    陸冷川的腳步下意識的後移半步,全身每一根青筋都高高鼓起。這種極度的緊繃持續了整整數息,才緩緩的鬆弛下來。

    “來吧。”陸冷川輕念一聲,一腳踏出,空間一瞬拉近,直逼洛長生身前,裂穹槍直接轟落,槍勢之下,空間被驟然壓縮。

    “裂穹”之名,意爲斷裂蒼穹。這一槍雖不至於破天,但絕對足以轟翻一座萬丈山嶽。

    砰!!

    神風鉞如從虛空中伸出,穩穩的招架住了裂穹槍。本是勢若天崩的裂穹槍就這麼一下子定格在了空中,所攜巨力隨着一陣呼嘯的狂風如泥牛入海,無影無蹤。

    陸冷川神色不變,仗着煌龍聖界全然不理會風暴餘波,瞬間翻身,裂穹槍再度當空砸下。

    砰!

    砰!!

    砰!!!

    陸冷川連出三槍,一槍比一槍兇狠,卻全部被洛長安單手平穩無比的接下,最後一次的槍鉞碰撞,陸冷川全身劇震,身體剎那失衡,洛長生一直負後的左手終於動了,聖雷劍帶着細密雷光刺向陸冷川胸口。

    哧!!!!

    像是有萬千張玻璃在耳邊同時碎裂,那些修爲較低者痛苦的捂上了耳朵。

    陸冷川前的煌龍聖界在聖雷劍之下深深下陷,隔着三層守護結界,陸冷川卻是分明感覺到了如被刺入身體般的痛苦。

    他心中大驚,裂穹槍猛烈一揮,遠遠退開,一低頭,卻看到胸口結界依舊呈現凹陷狀態,周圍裂起數十道細密的裂痕,無數道雷光在其中肆虐,而在這些看似細小的雷光之下,結界的裂痕非但沒有在他快速運轉的玄氣下癒合,反而在隱隱的擴大。

    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而他的身前,洛長生已是第一次主動出手,劍鉞交錯,封神臺瞬間風暴齊動。

    雲澈眉頭緊蹙,牙齒也不自覺的咬起——洛長生不但是風雷雙修,而且居然可以同時施展!

    還同持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兵刃。

    而無論是同時駕馭風雷還是劍鉞,都如行雲流水,宛若那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劍鉞交錯,風雷齊鳴間,還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

    而這在觀戰者眼中“賞心悅目”的劍鉞風雷,對陸冷川而言,卻是可怕的噩夢。

    陸冷川完全放棄攻勢,全力抵禦,但他才勉強抵禦數息,裂穹槍便再次被狠狠震開,神風鉞捲動狂風,橫掃在“煌龍聖界”之上。

    噗轟!!

    如天鍾震響,“煌龍聖界”瞬間大幅度變形,一道裂痕快速撕裂,瞬間蔓過大半個結界。守護龍影一聲痛苦長鳴,陸冷川亦是悶哼一聲,被遠遠掃飛出去,踉蹌着落地,還未站穩,一股滅世風暴夾雜着刺目雷光將他無情吞沒。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風雷融合,化作無數道雷光風刃,從“煌龍聖界”上橫切而過,碰觸到封神臺的邊緣結界後又無聲消失。

    洛長生卻是身留原地,似乎並無動過,劍鉞之上也沒有了風雷,平和的臉上微微帶笑。

    陸冷川臉色一陣陰暗不定,他大吸一口氣,便再次舉起裂穹槍……只是,手臂剛剛擡起一半,耳邊卻忽然傳來“乒”的一聲輕響。

    一聲龍吟沉悶而絕望,無數道裂痕在同一時間忽然炸開,守護龍影頓時如被撕爛的泡影,一瞬潰散,散成漫天的黃色玄光。

    “什……什麼?”覆天界坐席,一大半的人都猛的站了起來,面色激盪,如見鬼神,

    陸冷川擡起的手臂定格在那裏……他的最強防禦,在洛長生的雷電風刃之下,就這麼被輕易的撕成了碎片。

    雖然,他的身上還有兩層防禦結界,但第三層,纔是真正的“煌龍聖界”,其守護之力,還要勝過前兩層的疊加。

    陸冷川的一雙瞳孔在微微瑟縮,許久,他擡起了一半的手臂緩緩的垂落下去,裂穹槍的槍尖重重頓地,發出沉重的碰撞聲。

    “唉。”一聲重嘆,陸冷川身周的另外兩層結界被他忽然收起,他目視洛長生,感嘆道:“四年前,我與你第一次交手時,便深感你強大的可怕,我也自知與你的差距只會越來越遠,但沒想到,你居然……”

    裂穹槍消失在陸冷川的手中,他用一種極爲怪異的語調道:“你簡直是個怪物。”

    “哈哈哈,”洛長生笑了起來:“多謝冷川兄的誇獎。不過今日也要多謝冷川兄,讓我總算在這封神臺上酣暢一戰。只是時間短暫,而且看起來,冷川兄似乎已無戰意?”

    陸冷川笑了一笑,沒有說話,他很清楚,洛長生所謂的“酣暢”,不過是在爲他留面子,他無比確信,洛長生根本就未用全力。

    他轉過身,向祛穢尊者平靜道:“我認輸。”

    在封神臺上,認輸極少出現。就算出現,祛穢尊者也定會反覆確認,但面對陸冷川的坦然認輸,他沒有多言,微微點頭,直接宣佈:“陸冷川認輸,落入敗者組,入明日敗者組第四輪戰。”

    “洛長生勝!入後日封神組第三輪戰!”

    兩大神子離場,觀戰席一片喧然,久久不休。

    雲澈的目光在陸冷川和洛長生身上流轉,心中泛起驚濤駭浪。

    陸冷川之強,已是讓雲澈大吃一驚,他揮下的第一槍,便讓雲澈感覺到一種不可抵擋的巨大壓迫感,絕對無愧東域四神子之名。

    但,這樣的陸冷川,在洛長生面前,竟是敗的如此徹底、

    陸冷川離開封神臺時,呼吸粗重,氣息微亂,顯然,煌龍聖界雖然強大,但極耗玄力,他與洛長生的短暫交手,亦是消耗頗大。而反觀洛長生,臉色、呼吸毫無變化,氣息更是如一汪連波紋都未曾泛起過的靜水……

    “這就是洛長生……同爲東域四神子,爲什麼差距會如此之大?”雲澈有些失神的呢喃道。明明都是神靈境十級,又都是東域四神子,卻像是兩個截然不同境界的存在。

    沐冰雲轉眸,輕輕道:“如果我告訴你,你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洛長生的全力……君惜淚、水映月或許可以逼得洛長生用出全力,但陸冷川一定不能。”

    雲澈:“……”

    “洛長生並不是風雷雙修,而是風、雷、土三修。”沐冰雲輕柔的講述着一個在雲澈聽來無比可怕的事實:“同時,他還精於劍道,劍意、劍氣、劍罡、劍陣皆是登峯造極,單就劍道而言,甚至有很多人認爲不會輸於君惜淚。”

    “另外,他的領域、玄陣造詣在很多年前就引得無數上位界王驚歎,如今必定更爲強大。精神力,亦是高得出奇……”

    “這……這是真的?”雲澈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玄道修煉,專精爲正道,貪多爲大忌。哪怕天賦異稟,能同修多種玄力,一般也會只擇其一,縱然強行雙修、三修,每次也只能釋放其一,同時駕馭,很容易造成玄氣大亂,反傷自身。”

    “但……他是洛長生。”

    “一個不折不扣,哪怕再過十萬年都不一定出現第二個的怪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