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夢斷昔的世界裏,他不慎被困在了琉光界特有的癸水領域,但不驚不亂,以自己的絕對實力,將這大名鼎鼎癸水領域摧毀的千瘡百孔。

    但,其他人所看到的,卻是夢斷昔在第二次斷滅水媚音的水幕之後,忽然定在了那裏,隨之,手中之劍竟直接脫手,跌落在封神臺之上。

    然後,他忽如着了魔,開始在空中來回遊移飛舞,手臂亂揮,只是一雙瞳眸卻是癡癡懵懵,毫無焦距。很快,他就“舞”出了封神臺區域,這才停止。

    脫離封神臺區域,意味着落敗。

    夢斷昔從空中落下,黯然離開,無論身體還是靈魂,都是一陣飄忽。

    他敗了。

    敗給了只有神靈境一級的水媚音。

    卻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敗的。

    水媚音有着極其恐怖的精神力,可控人心魂。這一點,他自然知曉,也有着足夠的防備。但……自始至終,他根本都沒察覺到有精神力的侵入,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着了道。

    封神組第三場,就這麼以這樣一個結果完結。

    神靈境九級的夢斷昔,敗於神靈境一級的水媚音。

    單就玄力而言,水媚音絕對不可能是夢斷昔的對手。

    但,她堪稱恐怖絕倫的精神力,卻完全碾下了本不可跨越的巨大差距。

    “現在,你明白了嗎?”沐冰雲道:“十五歲神靈境,已是絕無僅有,同時還天生異魂,有着完全不符常理的精神力。雖然,她無法做到洛長生那般風雷土完美三修,但若她與洛長生同齡,在這封神臺之上,綜合能力,怕是足以將洛長生都碾壓。”

    雲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第四場,水映月對戰晁風,結果毫無懸念,水映月輕鬆勝出。

    今日封神組的四場對決完結,但它帶來的巨大震撼卻是久久不休。君惜淚瞬敗火破雲那一劍、洛長生輕描淡寫毀去陸冷川的煌龍聖界、水媚音橫跨八個小境界完敗夢斷昔……無不深深震顫着所有東神域的玄者。

    尤其對那些一直自信修爲斐然的年輕玄者,完全是不啻驚濤駭浪的衝擊。

    短暫修整,封神組之後,是更爲慘烈的敗者組之戰。

    四場敗者組之戰,將有四人敗出十六強,止步封神之戰。

    “敗者組第三輪第一場,吟雪界雲澈對戰神武界武歸克!”

    這一戰,依舊牢牢聚焦着東神域無數的目光。

    但焦點絕不是早有盛名的武歸克,而是雲澈!

    水媚音跨越八個小境界戰勝夢斷昔,無疑堪稱奇蹟。但,這場封神之戰最震撼人心,最讓人無法置信的一幕,卻毫無疑問是昨日雲澈完勝洛長安。

    完全無懼聖宇界的魄力,堪稱殘忍的報復手段,以及……橫跨大境界的天塹,完全不符認知的詭異實力。

    他們都急切的想要看看,那究竟只是基於某種原因的曇花一現,還是……能繼續昨日本不可能發生的神蹟。

    封神臺上,武歸克已立於其上,姿態傲然,但臉色稍微有些不好看。

    沒有人清楚他對雲澈是何等的怒恨……絕對要比君惜淚還要強烈千百倍。君惜淚是一跪之辱,而他武歸克……估計把雲澈親手剁個千八百塊都難泄心頭之恨。

    而偏偏,他生平最大的兩個把柄,依然被牢牢的捏在雲澈的手裏,每次想到這一點,他都憋辱到近乎心肝爆炸。

    “去吧……千萬小心!神武界的玄功極爲剛猛,儘量利用斷月拂影,避免正面交手。”沐冰雲提醒道。

    “嗯!”雲澈點頭,一躍落於封神臺。

    目視雲澈,武歸克的眉角明顯抽搐了一下……

    雲澈在他眼裏,一直都只是個小人物……哦不,連小人物都算不上,只是一個通過脅迫他而作弊的垃圾。而這樣的貨色,若不是有把柄在他手,他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而今,居然成爲了他封神之戰的對手!

    “開戰!”祛穢尊者冷聲號令。

    “武大公子,真是有緣啊。”雲澈不鹹不淡的道。

    “你……還不配當我的對手!”武歸克微微咬牙道。

    “呵!”雲澈低笑,目光閃過一道厲芒。

    砰!!!!

    一股狂暴的不可思議的氣浪從雲澈的身上猛烈炸開,雲澈直接開啓了“轟天”之境。他的氣息在一瞬間以誇張無比的速度暴漲,手臂一揮,劫天劍抓於手中,全身玄氣快速轉爲淡赤色,如染猩血。

    或許,是受了君惜淚、陸冷川、洛長生、水映月實力的刺激,他胸腔中有一股氣急於發泄,直接便是巔峯狀態。

    觀戰席上,所有人的臉色全部驚變,短短一剎那,卻是如翻天倒海的氣息變化,讓他們都幾乎都下意識的以爲自己的靈覺出現了問題。

    站在雲澈正前方的武歸克如被颶風轟身,身體被衝擊的明顯一晃,心中更是大駭。他竟然感覺到了窒息感……而且是相當之重的窒息感。

    這……這怎麼可能!?

    在他心驚之時,視線中的雲澈忽然身影一晃,一道硃紅色的劍芒猛然轟至。

    嚓!

    原根本沒打算動用兵刃的武歸克手中瞬現一把重戟,目光一陰,玄氣如火山般爆發,直砸硃紅劍芒。

    砰!!!!!!

    一聲巨響,如有一個龐大的氣囊炸開,周圍十幾裏空間所有的空氣都被一瞬排空。

    劍戟相接,僵持空中,全場驚住,武歸克的一雙眼瞳更是猛地瞪大。

    神武界歷來不屑元素之力,而是專精於最簡單,最精純的玄力,防禦固若金湯,攻擊更是霸道之極,每一次出手,都必是剛猛絕倫,因而和神武界的人交手,最忌正面硬撼。

    沐冰雲也是如此提醒雲澈。

    但,雲澈和武歸克的第一個照面,便是實打實的硬碰硬,還是雲澈主動。

    當所有人以爲雲澈這是自己找死之時,封神臺上卻是出現了讓他們瞠目結舌的結果。

    兩人在封神臺中心短暫僵持,竟是……不分高下!

    也就是說,雲澈竟是正面抵住了武歸克的剛猛之力。

    而武歸克心中的驚駭,更要遠勝他人。他在剛纔那“不可能”的窒息感下,直接全力出手……毫無留力,本以爲定會將雲澈一擊擊潰,卻怎麼都沒想到,竟被他完全擋下,連腳步都沒能擊退半步。

    甚至,那巨大無比的反震力,讓他五臟六腑一陣激盪。

    但,這才只是第一劍。雲澈臉色毫無變化,第二劍驟然轟至。

    轟!!!!

    武歸克全身劇震,手臂一瞬酥麻。

    這種極度剛猛的力量釋放,本該是節奏很慢。但云澈有沐玄音親賜的佛心神脈,玄氣運轉和流轉何其之快,武歸克一口氣還沒回過來,雲澈第三劍已劈空轟下,氣勢比之前兩劍沒有半點衰減。

    武歸克瞳孔驟縮。

    轟隆!!!

    武歸克手中足有數千萬斤的重戟被一劍砸成殘月狀,武歸克臉色一白,上身後仰,然後猛地貼地倒滑出去,一瞬滑出數百丈,剛定住身體,便是全身一晃,三道血流從他的嘴角和鼻孔翻滾而出。

    “什……”神武界王武三尊猛地起身,滿目震驚。

    觀戰席上,無數張嘴巴誇張的張開,許久無法合攏。

    而云澈的第四劍轉瞬而至,隔着能量結界,他們都清楚感受到了那磅礴如滄海翻覆的劍威——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相信這居然來自一個玄道修爲只有神劫境八級的年輕玄者!

    武歸克擡頭,猛一咬牙,身上氣浪翻騰,捲動起奇異的神武法則。

    “禁武天域!!”

    隨着武歸克的低吼,封神臺的氣場陡然扭曲。

    雲澈的動作在空中停滯,他感覺到自己彷彿忽然陷入了粘稠的泥沼之中,一股無比霸道的氣場兇猛的壓制着他的軀體和玄力,讓他氣息驟降,如陷囚籠。

    “糟了!”沐冰雲一聲低呼。

    武歸克大喘一口氣,露出一絲扭曲的陰笑,橫抓重戟,直刺雲澈。

    雲澈目光冷然,在禁武天域的壓制下,他的動作明顯緩了許多,而劫天劍之上,卻在這時陡然綻放出耀目的藍光。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在無比密集,卻又分外悅耳的凝結聲中,耀目的藍光快速蔓延,轉眼便充斥了禁武天域的每一個角落,將一個無色的壓制領域,直接變成了深邃的冰藍色。

    乒!!

    下一瞬間,如星辰炸裂,漫天碎光,也帶着禁武天域徹徹底底的碎爛。

    領域都是與自身氣機相連,崩潰的越徹底,反噬便會越大,正凝力衝向雲澈的武歸克如遭重擊,全身劇震,剛凝聚的玄氣直接崩散,一口逆血剛要噴出,一股風暴已無情轟至。

    砰!!

    這一劍砸的結結實實,武歸克的右肋塌陷,被狠狠轟飛出去,當空橫飛數十里,砸地之後,又生生擦地數裏。

    觀戰席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咳……咳咳……”

    武歸克翻過身體,逆血狂噴,而他的上空,那噩夢一般的氣勢已再次臨近,不給他哪怕剎那喘息之機。

    啪啪啪啪啪啪……

    武歸克全身骨骼爆響,硬生生的再涌玄氣,重戟迎上。

    轟!!

    劍戟再次對轟,武歸克目中血絲炸裂,堪堪抵住,但巨大的震盪力,卻是讓他七竅同時血柱狂涌。

    轟!!

    第二劍,武歸克雙臂瞬間失去知覺,青筋全部炸裂,重戟脫手飛出。

    砰!!

    第三劍,武歸克最後的護身玄力如蛋殼般破碎,整個人如爛肉一般橫飛出去,砸落在封神臺邊緣。

    “歸克!!”

    武歸克全身抽搐,雙臂掙扎着想要擡起,那不斷瑟縮的瞳孔,像是在經歷着一場這世上最荒誕的噩夢。但不過數息,他的手臂便垂落了下去,再無動靜。

    祛穢尊者的靈覺從武歸克身上掃過,胸口明顯重重起伏了一下,然後才宣佈道:“武歸克昏迷,止步封神之戰!”

    “雲澈勝!入明日敗者組第四輪戰!”

    祛穢尊者的聲音落下,但隨之而來的,卻沒有任何的歡呼或喧然,而是一片長久的死寂。

    吟雪界上下個個眼珠外凸,神武界衆人視線久久發直,各大界王無不目綻驚芒。

    君惜淚雙眉如劍傾斜,水映月略微失神,水媚音手捂嫩脣,美眸連閃,就連洛長生,他的目光也在雲澈身上定格了許久。

    武歸克,神靈境八級的天之驕子。

    而云澈,只有神劫境八級。

    相差整整一個大境界!!

    雲澈昨日碾壓洛長安的一戰,讓所有人都對雲澈充滿了異常的驚奇和期待。這一站,他們心底都期待着可以發生相似的奇蹟,但潛意識裏。卻根本沒有幾個人真的相信他能戰勝武歸克。

    因爲武歸克可不是洛長安。雲澈能勝過洛長安,已是驚動東神域,若能橫跨一個大境界……那是整個神界歷史都未曾有過,也不可能發生的逆道之舉。

    哪怕水媚音也不能做到……更何況她依仗的是魂力,而非玄力。

    但……

    雲澈不但勝了,而且……僅僅用了七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