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日的對戰榜,狠狠的刺激着每一個人的心臟。

    封神組第一場,又是一場神子之戰,但和昨日不同,洛長生和君惜淚,這是東域四神子最強的兩神子之戰。

    雖然,無人認爲君惜淚能戰勝洛長生,但這一戰必將精彩絕倫。至少,君惜淚會毫無保留的向世人展示這一代劍君傳人的真姿。

    封神組第二場就比較糾結,水媚音和水映月,赫然是一場姐妹之戰。

    這種情形,在封神之戰歷史上,貌似也還是首次。

    敗者組第一場,夢斷昔對戰晁風,兩者勢均力敵,必有一場苦戰,誰勝誰敗,都不會讓人意外。

    而最後一場對戰,卻是讓吟雪界上下齊齊驚然。

    “……”沐冰雲收回目光,幽幽嘆息,偏偏,出現了最差的情況。

    雲澈明日的對手,竟是陸冷川。

    東域四神子之一!

    而東域四神子,可是東神域絕對無敵的超然存在。雖同爲年輕一輩,但他們相比他人,卻彷彿處在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而這場封神之戰,也無不在詮釋證明着這一點。

    沐冰雲看了雲澈一眼,見他面色凝重無比,目光稍傾……她注意到雲澈的雙手緊緊握起,隱隱顫動。

    很顯然,面對陸冷川,雲澈毫無信心。

    沐冰雲脣瓣輕動,數次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雲澈的真正目的,還有他實力的真正極限,唯有他自己知道。明日一戰,他能依仗的,也唯有他自己。

    “看來,這小子也到頭了。”星神帝道。

    “不,已經足夠了。”梵天神帝徐徐道:“雖然明日他註定落敗,但,至少在本王看來,他是我們在這場玄神大會的最大收穫。神劫境敗神靈境,而且還不是琉光之女那般藉助靈魂壓制,單單這等資質,若能保持天賦,宙天神境三千年後,這些封神之子,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梵天神帝之語,讓衆神帝都爲之動容。

    “這話倒是沒錯。”釋天神帝斜嘴道:“至少這小子讓本王覺得沒白來一趟。可惜還是嫩了點,要是同齡,那陸冷川怕是連給這小子提鞋都不配。”

    比賽結束,人羣散去。

    雲澈飛行的速度很慢,一言不發,沐冰雲寸步不離的陪在身側,也沒有說話。臨近庭院時,雲澈忽然停住:“冰雲宮主,我想去散散心。”

    “……去吧。”沐冰雲輕輕頷首。

    看着雲澈離去的背影,沐冰雲一聲幽嘆。

    從默默無聞,玄力墊底,到闖入八強者,名動整個東神域,這短短几日,雲澈已如夢幻般,站在了東神域一個極高的高度,換做任何其他人,哪怕是一個上位界王之子能立於封神八強,也是畢生榮耀。

    與“神子”交戰,任何人都會有必敗的覺悟,而敗給“神子”,絕對半點都不丟人,反而亦是一種榮耀。

    但云澈……他給自己設下了一個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目標,也給予自己大到任何人都不可能承受的重壓。面對陸冷川,他要的不是戰,而是勝!

    天色緩緩的暗下,時間已近黃昏。在浩大宙天界,每一縷氣息都帶着直滲心魂的威嚴,因而縱然聚集了東神域各界,依舊無比安靜,無人敢肆意喧譁。

    雲澈心事重重,不辨方向,這時,他的視線之中,忽然出現了兩個人影,其中之一,讓雲澈的身形停了下來。

    身材高大,雙目凝威,氣息渾厚如山。

    赫然是他明日的對手,也是他進入神界之後最強大的對手……

    陸冷川!

    陸冷川也看到了他,腳步也停了下來。

    “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吟雪界雲澈麼?”

    陸冷川的身側,卻是傳來一個極其不善的聲音。雲澈斜了他一眼,很快認出,這人是火破雲在封神之戰的第一個對手,與陸冷川同族的陸沉淵。

    他未和雲澈有過任何照面,卻是語中帶刺,目光還逐漸帶上了陰厲。這當然不是沒有原因。

    作爲出身覆天界的天之驕子,陸沉淵縱然在一衆上位星界面前,都有着極強的優越感,至於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和很大一部分出身上位星界的驕子一樣,在他眼中是徹頭徹底的低賤之地。

    但,他第一場比賽,就被來自中位星界,之前還大肆鄙夷的火破雲一頓血虐落入敗者組,然後直接一輪遊。而火破雲卻是一路直上,大放異彩,闖入了十二強……而他,卻是淪爲了很快被人遺忘的踏腳石。

    而同樣來自中位星界,還和火破雲明顯有着很深交情的雲澈更是闖入了八強!明日竟有資格對戰他一直深爲仰望的陸冷川,所以陸沉淵一見雲澈,便心中憋屈妒火齊燃,陰聲道:“中位星界的賤民,明天遇上冷川哥,你等死吧!!”

    雲澈:“……”

    雲澈還沒發作,陸冷川卻是眉頭一皺,右臂忽動,狠狠的甩在陸沉淵的臉上。

    陸沉淵一聲慘叫,身體橫翻出去,直撞在一顆蒼白的異木之上。

    這一記耳光極其之重,陸沉淵右臉血紅一片,額骨變形。他捂着臉顫顫起身,惶然無措的看着一臉冰冷的陸冷川:“冷川……哥……”

    “沉淵,”陸冷川看都不看他一眼,臉色微沉:“雲澈有絕對的資格做我的對手。在弱者面前,你可以盡情驕縱,但云澈,不是你配侮辱的,滾回去反省!”

    陸沉淵身體一晃,戰戰兢兢道:“冷川哥,我……我錯了……我……”

    “滾!”陸冷川聲音陡然加重。

    “是……是。”陸沉淵臉色一白,再不敢多說什麼,也不敢去看雲澈一眼,灰溜溜的離開。

    雲澈:“……”

    陸冷川向前幾步,嘆息一聲,歉意道:“雲兄弟,我這族弟平日裏疏於管教,囂張跋扈慣了,讓你看笑話了。不過相信你也不屑與之一般見識。”

    ωwш☢ ttKan☢ C〇

    雲澈近距離打量了陸冷川一番。他的眼神雖帶威凌,卻是一片真誠。

    “陸兄真是個奇人。”雲澈微笑道。

    “哈哈哈,”陸冷川笑了一笑:“在你面前,我可擔不起這兩個字。”

    “坦白說,最初之時,我曾對你甚爲鄙夷,更從未想過有一日,你竟會是我封神臺上的對手。”

    “我也一樣。”雲澈道。

    “雖然,我不認爲你能勝我,但,我也絕不會輕視你。”陸冷川目光似劍,灼灼生威:“這世上,或許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輕視你。”

    “所以明日,我會全力以赴,不會有半點留手,你要小心了。”

    “我亦如此。”雲澈無比凝重的回答。

    陸冷川淡淡一笑,緩步離開。縱然立於浩大宙天界,他的身姿依然透着不可撼動的巍然。

    雲澈立於原地,許久之後,他的目光終於緊凝。

    “看來,必須動用金烏炎了。”雲澈擡起手掌,掌心燃起一團跳動的火焰:“目前‘轟天’狀態最多隻能持續百息,一旦失去了極限狀態,便會立刻落敗,再無希望。”

    “所以,務必百息之內擊潰陸冷川,否則……”

    以陸冷川的強大,想要在短短百息之內擊敗這樣一個“神子”,這個難度,或者說可能性有多大可想而知……而更可怕的是,陸冷川最強之處,還是防禦。

    也因此,雲澈必須要完全捨棄防禦,全力爆攻,纔有一線生機……而擁有強大防禦和控制力的冰凰封神典在這種情形下發揮將極大受限,而必須動用焚滅之力最強的金烏炎!

    雲澈沒有馬上回去自己所居庭院,而是來到了炎神界所居之地,找到了火如烈。

    “火宗主,晚輩有件事求你幫忙……”

    ————————

    今日的觀戰席,早早的坐滿了人。遍佈東神域的星辰之碑,也已是聚滿了無數的玄者。

    因爲今日的第一場對決,便是讓人單單想想都血脈僨張的神子之戰。

    在東域四神子中,洛長生實力最強,陸冷川實力最弱,君惜淚和水映月因從未交過手,難辨上下。所以,這場洛長生與君惜淚之戰,的確算得上是東神域年輕一輩最強兩人之戰,基本等同於提前進行了最終之戰。

    雲澈亦是早早到來,目光牢牢凝視着封神臺。

    “封神組第三輪戰第一場,聖宇界洛長安對戰劍君傳人君惜淚!”

    君無名立於觀戰席外圍,白鬚飄飄,道骨仙風。

    “淚兒,去吧。”君無名緩緩的道:“你與他同出一輩,他或許會是你一生的最強對手,今日是你和他的第一戰,傾盡你畢生所學,至於成敗,無須在意!”

    “是,師尊。弟子定不會讓您失望。”面對洛長生,君惜淚卻是毫無懼色,月眉似凝劍,雙眸更是透着劍一般的凌然。

    另一邊,聖宇界王洛上塵拍了拍洛長生的肩膀:“長生,你的舞臺遠不止於一個封神之戰。擊敗君惜淚,你便已提前登頂封神之戰。”

    “長生,記得爲師的話,哪怕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可小視任何一個對手。”聖宇界王身側,是一個一身青衣。長髮披肩,風華照人的年輕女子,她聲音輕柔,目光亦滿是寵溺:“君無名是劍道之君,爲師要勝他也絕不容易,他擇選的傳人,必爲天選奇才,”

    女子看上去不過二三十歲,氣質似水如風,清雅中帶着幾分柔弱,但她的名字,卻足以驚顫神界任何一方天地。

    洛孤邪!

    她是聖宇界王洛上塵的妹妹,是洛長生的姑姑,亦是他的師父。

    同時……

    還是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她的存在,讓聖宇界的“最強星界”之名無可撼動。

    洛長生起身,深深一拜:“爹,師尊,孩兒謹遵教誨。”

    “去吧。”

    洛孤邪微微一笑,青袖微拂,一股輕風將洛長生帶起,輕飄飄的落在封神臺上,與君惜淚遙遙相對。

    洛長生無論何時,都是目光平和,波瀾不驚。明明才半個甲子之齡,卻像是已經看破了百世滄桑。

    而君惜淚卻是面若寒霜,尤其一雙明眸,鋒利的讓人不敢直視。

    “開戰!”

    祛穢尊者一聲令下,滿場肅然。

    “君姑娘,尊師之劍應該頗爲沉重,會成爲負累,還是取下爲好。”洛長生沒有馬上進入交戰狀態,而是善意的提醒道。

    無論何時見到君惜淚,她的後背,永遠負着不會出鞘的“無名劍”。此刻面對洛長生,竟是依然沒有取下。

    “關你何事!”君惜淚冷冷而對,忽然一聲輕鳴,“霧光”出鞘,剎那閃過的流光劍影讓天地都爲之一暗。

    “好!”洛長生微笑頷首:“請賜教!”

    洛長生雙手張開,聖雷劍與神風鉞同時現於手中,明明不見風雷,但所有人的心魂之中,卻是響過一瞬震魂的風嘯雷鳴。

    ————————————

    【晁——跟我讀,這個字,念chao!chao!chao!二聲!晃風是什麼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