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小妖后挫敗軒轅問天,到軒轅問天反將小妖后罩入黑暗深淵,在他們陷入巨大的驚恐時,熄滅的金烏炎竟又衝天而起,將遮天的黑暗全部焚滅……

    天下第一等人的心臟承受著一次次無比劇烈的撞擊。

    黑暗玄氣與軒轅問天的氣息徹底消失了,視線之中也再沒有了半點冰雪的白色。他們剛要發出歡呼聲,便忽然發現瀰漫天際的金烏炎以快到不正常的速度熄滅著,而且在感覺不到軒轅問天氣息的同時,也絲毫察覺不到小妖后的氣息。

    「小妖后姐姐!」

    鳳雪児一聲焦急的呼喊,抬手解開鳳炎結界,然後帶著赤紅的炎光飛向了小妖后所在的位置。

    三百里距離快速拉近,鳳雪児來到小妖后和軒轅問天惡戰的地方,在散亂的火焰中很快找到了小妖后。她靜靜躺在焦黑乾枯的土地上,身上綵衣依舊無暇,嘴角血跡觸目驚心,氣息更是虛弱不堪。

    鳳雪児快速降下,來到小妖後身側。她感覺到了小妖后的無恙,內心稍稍的放鬆,看著她的眼神,也變得格外複雜。

    未見小妖后之時,因為她和雲澈的關係,以及她的「小妖后」之名,鳳雪児就對她有著深深的好奇和一種她不知道是什麼的複雜情緒。今天,她終於見到了小妖后……她遠超預料的強大、威凌、冰冷、果斷、冷靜。

    相比於她的稚嫩和未完全散去的懵懂,小妖后讓她有一種無法企及的感覺。

    現在,她倒在那裡,孱弱的如同一個凡人,但在她瞳孔之中映下的身影,卻遠比之前還要厚重。

    她以一人之力,救下了他們所有人。

    鳳雪児蹲下身來,小心翼翼的將小妖後上半身扶起,輕輕的呼喚道:「小妖后姐姐……」

    同樣繼承著神炎血脈,她一眼就看出,小妖後分明是燃燒了自己的金烏源血。她現在雖然虛弱不堪,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受到太重的創傷,只是接下來至少一個月,她的金烏血脈將完全沉寂,無法再燃起金烏炎。

    「我沒事。」小妖后臉色蒼白,但聲音依舊平靜中帶著幽冷。說完三個字,她已疲憊的閉上眼睛,許久沒有睜開。胸口緩慢的起伏。她不但金烏血脈沉寂,玄力也徹徹底底的枯竭。

    鳳雪児輕輕托著小妖后的身體,手上的重量輕盈若絮,無法想象如此纖薄的身軀竟然蘊藏著那麼恐怖的力量:「軒轅問天的氣息已經完全消失了,這個大惡人,總算得到了他該有的下場。」

    「他們……沒事吧?」小妖后輕聲問道。

    「嗯!」鳳雪児重重點頭:「我們所有人都沒事,多虧了小妖后姐姐。我們馬上去找一個可以暫時安頓的地方……雲哥哥也一定會很快醒過來的。」

    鳳雪児一邊說著,手掌按在了小妖后的胸口,將自己的鳳凰元氣毫不吝嗇的渡給她。

    小妖后沒有拒絕。很快,她的臉上恢復了些許血色,胸口的起伏也逐漸平穩下來。

    「小妖后!!」

    天下第一和蕭雲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了過來,他們落下之後,來不及喘口氣,氣喘吁吁的道:「小妖后她……她怎麼樣……」

    「放心好了。」鳳雪児把小手從小妖后胸口移開,微笑著道:「小妖后姐姐真的好厲害。她並沒有受到太重的傷,只是有些虛弱而已。而且……」她猶豫了一下,但想到天下第一和蕭雲的身份,又接著道:「而且接下來至少一個月都將無法使用金烏炎。」

    鳳雪児的這句話,讓天下第一立即明白小妖后是燃燒了金烏源血,微舒一口氣,馬上雙拳緊攥,狠狠咬牙道:「沒關係。回到幻妖界后,有我們守護家族在,誰都別想傷小妖后一根頭髮。」

    「哼!」小妖后忽然睜開眼睛,一聲冷哼:「若你們守護家族真的這麼出息,幻妖皇族也不會凋零到只剩本后一人,還差一點就被逼到絕境!」

    她扶著鳳雪児的手臂,緩緩的站了起來。她雖然依舊玄氣全無,只是依靠鳳雪児渡給她的元氣而恢復了站立的力量,但那股無上威凌依舊讓天下第一和蕭雲完全是不由自主的矮下了頭顱。

    「是……是第一無能。」天下第一滿臉慚愧。若不是雲澈,單單依靠守護家族,現在哪還有幻妖皇族……

    「小妖后沒事就好。」蕭雲也訕笑著不敢抬頭。

    這場巨大的危機以慘烈無比的方式消弭。代價,不僅僅是小妖后金烏血的沉寂和玄力枯竭,還有冰雲仙宮和冰極雪域的消失。

    金烏炎已完全熄滅,但它帶來的影響依舊在持續,原本冰寒徹骨的冰極雪域,空氣中卻充斥著讓人難以忍受的灼熱。

    鳳雪児帶起小妖后,四人很快和天下第七、蒼月、蕭烈、蕭泠汐以及冰雲仙宮眾女會合。

    慕容千雪來到小妖後面前,重重一禮:「此次若非前輩,我冰雲仙宮必將泯滅於此。前輩救命大恩,我宮上下兩千弟子必將銘記於心。」

    「不必!」小妖后冷冷出聲:「軒轅問天是本后必殺之人,你們是死是活,與本后毫無干係。」

    慕容千雪一愕,然後微微點頭,不再說話,轉身照看雲澈的狀況。

    小妖后擊潰軒轅問天,再加上鳳雪児的全力保護,小妖后之外,他們無一人受傷,雲澈也看上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這無疑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們先離開這裡,找個地方安頓一下吧。這裡這麼大的動靜,一定會驚動很多人的。」天下第七一邊說著,滿臉的心有餘悸。她伸手觸在小腹處,恨恨的道:「那個可惡的軒轅問天,沒想到會那麼厲害。而且居然是比明王還要陰險可惡的人!老爹他們知道的話,也一定會嚇一大跳的。讓他就這麼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對!」天下第一也咬牙切齒道:「就該讓他和明王一樣,廢掉玄力和四肢,每日承受極刑,並全力保住他不死。讓他永遠都活在痛苦和絕望之中!」

    「呵……很好的提議。」

    低沉的冷笑和沙啞的聲音,陰森的彷彿來自地獄。

    霎時,所有人的心臟驟然停止,空氣中的灼熱彷彿瞬間化作最極致的冰寒,無數道刺骨的寒氣從他們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灌入,直刺入他們靈魂的最深處。

    轟!!

    安靜的地面在一道衝天而起的黑光下炸裂,隨著黑光散去,裂開的地面邊緣,多了一個黑色的人影。他全身焦黑,滿臉是血,一層濃郁的黑氣在他身上暴躁的環繞,手中的漆黑大劍釋放著森然詭異的光芒。

    「啊……啊……啊……」蕭雲嘴巴大張,卻無法說出一個完整的字來。

    「軒轅……問天!!」天下第一瞳孔收縮到極致,全身如墜冰窟,肝膽欲裂。

    「你……」小妖後身體劇烈搖晃,連她,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才在得來不易的輕鬆中沉浸了不久,便又被捲入了更大的恐怖之中。軒轅問天沒有死,他像是從地獄中歸來,帶著無盡的陰冷和怨恨重新出現在他們面前。

    而他們之中唯一能與之抗衡的小妖后……已再無半點力量。

    「本尊明明已成就魔神……你們……你們卻讓本尊嘗到了恐懼和死亡的味道!不可饒恕……不可饒恕!!」

    軒轅問天拖著魔劍向前挪步,他的腳步緩慢而沉重,身體甚至有些搖晃,氣息也遠遠不及先前,但其中,卻飽含著比之前濃烈數十倍的怨恨、憤怒與殺意。

    「你們快走!!」

    鳳雪児一聲急呼,一股狂風捲起,將所有人推向了後方,她的身軀化做一道鳳凰炎影,以「鳳翼天穹」轟向了軒轅問天。

    軒轅問天染血的雙目死死瞪大,一聲野獸般的嘶吼,手中魔劍迎著鳳雪児的炎光猛烈轟上。

    蓬——

    炎光爆裂,大地瞬間裂開一道數里之長,數丈寬的裂痕。爆開的炎光之中,軒轅問天連退十幾步,而鳳雪児如一片落葉般倒飛了出去,她勉強落地,還未站穩,一口猩紅的鮮血已狂噴而出,將身前的地面染紅大片。

    縱然軒轅問天身體重傷,玄力大耗,但他畢竟是半隻腳踏入神玄境界的人,手中還抓著魔魂蘇醒的永夜魔劍,依然不是鳳雪児所能對付。

    「雪公主!!」眾人大驚失色,風寒月和風寒雪連忙上前扶住她。

    「我……我沒事。」鳳雪児眼前發暗,全身玄氣如沸騰的岩漿般混亂不堪。她剛才的鳳翼天穹全力轟出,所承受的反震力自然巨大無比,雖只是一個照面,卻已是遭受相當之重的內傷。

    但,小妖后玄力枯竭,所有人中,唯一有可能阻擋軒轅問天的就只剩下她。

    小妖後為了他們不惜燃燒金烏源血……她又怎麼能允許自己就這麼倒下。

    鳳雪児牢牢站穩,身上的鳳凰炎同時燃起。過於刺眼的火光讓喘息中軒轅問天一下子抬頭,他喘著粗氣,發狂的吼叫道:「就憑你……一隻沒長成的……小鳳凰……也配和本尊交手!」

    「黑暗……囚籠!!」

    光線猛的一暗,無數道黑光在虛空之中忽然閃現。所有人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便已被陰冷的黑芒所籠罩。

    鳳雪児剛剛燃起的鳳凰炎幾乎是瞬間便完全熄滅。籠罩在她身上的黑芒如一隻不可抗拒的大手死死壓制著她的玄力,鎖住著她的全身,讓她縱然傾盡全力,都無法掙脫一絲一毫。

    不要說進行攻擊,就連移動腳步,抬起手臂都無法做到。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部位,都像是被釘死在一個無法掙脫的絕望牢籠之中。

    連玄力最強的鳳雪児都是如此,其他人更是沒有掙脫的可能,甚至沒有一絲掙扎的力量。

    「嗄……呵……」釋放完黑暗囚籠的軒轅問天全身一虛,在搖晃中一下子跪到了地上。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扶著魔劍緩緩站起,口中發出猙獰的大笑聲:「哈哈……哈哈哈哈……本尊已為魔神……就憑你們這些凡人……怎麼可能……逃出本尊的手掌心……哈哈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