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轟隆!

    不知不覺間,封神臺已被金烏炎完全覆沒,化作三百里金色火獄,雲澈和陸冷川的身影都被埋在爆燃的火焰之中,唯有高高的上空,金烏炎影神威凌然,不斷灑下金烏烈焰,將封神臺化作更可怕的炎獄。

    雲澈明明已是重傷,又多了一個金烏幻神,攻勢卻依舊狂暴無比。

    之前,陸冷川可以完全正面御住雲澈的攻勢,雲澈想要破他的煌龍聖界,必須以露出極大破綻爲代價。而即使被他全力轟中煌龍聖界,哪怕是第一層,也根本不可能直接破開,下一瞬間,陸冷川便可以趁着破綻重創雲澈,而受創的煌龍聖界,他之後便可以趁隙不緊不慢的恢復。

    但現在,他雖然還是能擋住雲澈的攻勢,卻根本不可能再有餘力去抵禦金烏神影的火焰,雲澈的攻勢又如狂風驟雨,而且由於不再像之前那樣強破煌龍聖界,不露破綻加斷月拂影,讓陸冷川連分力恢復煌龍聖界的時機都再也無法找到。

    也就是說,陸冷川此時的煌龍聖界,一直在被持續燒灼,只有損耗,沒有恢復!

    而且,金烏炎是何等存在,煌龍聖界持續發出的“滋滋”聲和巖龍痛苦的嘶鳴,讓陸冷川無法不膽顫心驚。他想要找機會恢復煌龍聖界,但云澈卻根本不給他任何喘息之機,若是強行恢復,讓雲澈的力量直轟煌龍聖界,只會更爲加劇其崩潰。

    陸冷川被完全壓制,煌龍聖界的氣息在持續減弱。眼下的局面,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如此持續下去,若陸冷川沒有什麼其他可以翻盤的奇招,被持續焚灼的煌龍聖界用不了多久便會崩潰。

    三層全崩,便是陸冷川落敗之時。

    但前提,是雲澈能堅持到那一刻……他之前的重創,還有明顯已經玄力大耗的狀態,衆人同樣也看得清清楚楚。

    吟雪界衆人早已全部站起,全身緊繃。而旁邊的炎神界長老、弟子亦是如此,他們全身都在泛動着有些失控的火焰氣息,竟似是比吟雪界的人還要激動。

    “雲澈,加油啊!”

    他們在心中一聲聲的吼叫着,雙目瞪大,許久不敢眨一下眼睛,尤其是金烏宗的弟子,全身青筋蠕動,毛髮亦是根根豎起,火光連閃。

    雖然,雲澈是吟雪界弟子。

    但他此時身上所燃燒的,是金烏炎!

    火破雲落敗的那一刻,他們本以爲金烏炎再不可能在封神臺上燃起,但它通過雲澈,重燃於封神之戰,而且……從未有過的耀眼灼目!

    東域四神子,東神域的不敗神話。

    他們無比渴望的想要看到,神話被金烏炎焚潰的那一刻!

    至於雲澈身爲吟雪界弟子爲什麼可以燃燒金烏炎,還是如此純粹的金烏炎,在這一刻已根本不再重要。

    “黃……泉……灰……燼!!”

    雲澈的暴吼與金烏的長鳴在這一刻重疊,雙重黃泉灰燼同時爆發,一道金色炎芒直竄數十里之高,隔着結界,觀戰席的人都清楚感覺到一股幾欲滅世的炎威。

    шшш ▲тTk Λn ▲¢o

    濃烈到極點的炎光之中,陸冷川的身影被遠遠轟飛出去,但隨之,封神臺上的聲息卻反而開始平靜了下去。

    金烏炎光緩緩降下,露出了雲澈和陸冷川的身影。

    兩人已相距很遠。陸冷川直立在那,臉色不斷動盪,他身上的煌龍聖界炎痕遍佈,剛纔的雙重黃泉灰燼,更是讓其上多了數道兩尺多長的細微裂痕。

    裂痕雖然微小,但其出現,意味着煌龍聖界將被更加快速的崩潰。但讓人不解的是,雲澈卻沒有再趁機猛攻,反而靜止在了那裏,就連金烏炎影亦浮在上空,不再攻擊。

    而陸冷川則趁這個喘息之機快速修復煌龍聖界,毫不容易纔出現的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着。

    “這……雲澈他……”吟雪炎神兩界的人全部心臟揪緊。

    雲澈緩緩的擡手,按在了嘴脣上,身體忽然劇烈一晃,指間頓時血流如注,許久不止。

    之前已受了不輕的內創,他非但沒有壓制,反而再度調動全部力量,還釋放了金烏幻神,毫無疑問的造成了傷勢加劇。

    比傷勢更嚴重的,是越來越重的身體負荷與玄力消耗。

    陸冷川維持煌龍聖界需要大量的消耗,不過,他是貨真價實的神靈境十級,雲澈雖然通過邪神訣的增幅達到可與他抗衡的程度,但就玄力雄厚程度而言,兩人卻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如果再給他三百息……不,哪怕兩百息,雲澈都會有足夠的信心破開他的煌龍聖界,而且是三層全破。

    但,他全盛狀態下,“轟天”狀態最多可維持百息,而重傷,加之玄罡幻神,這個時間又被極大縮短,身體的負荷告訴他,他再撐十息,便已是極限。

    而如此短的時間,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破開煌龍聖界。

    “雲澈!”吟雪界齊齊驚喊出聲。

    封神臺的氣氛也一下子沉寂了許多。他們最初絕不會相信雲澈有戰勝陸冷川的可能,但當奇蹟的畫面一幕幕上演,讓他們的心態也在根本變化,尤其隨着金烏神影的出現,陸冷川被全面壓制,他們內心的天平幾乎全部倒向了雲澈那邊。

    甚至就連覆天界的很多弟子,都在期待着雲澈能夠戰勝陸冷川那一刻。

    畢竟,誰都渴望親眼目睹神話被打破的歷史畫面。

    但神話畢竟是神話,又豈是那麼容易被顛覆。

    “唉,”炎絕海長長一嘆:“能到此刻,已是奇蹟。若是雲澈從一開始就使用幻神……或許,會是另一個結果。”

    說完,他忽然一怔。

    雲澈爲什麼不從一開始就使用幻神?

    對戰陸冷川時還刻意保留這一底牌,被逼入絕境時才用出……難道說,與陸冷川之戰,根本不是他的最終目標?

    雲澈捂着嘴脣的手緩緩放下,劫天劍在他手中消失,隨之,就連金烏神影也忽然虛化,然後消散無蹤。

    陸冷川:“……”

    “終於……雲澈終於放棄了,唉。”

    “他能堅持到現在,已是極其了不起了。現在,他雖然不如陸冷川,但頂多再過五年,甚至更短,他絕對會遠在陸冷川之上!”

    “封神之戰居然出現了幻神……看來我真的老了。年輕一輩的時代已經提前來臨。”

    觀戰席一片嘆息,雖然,是他們最初預料和堅信的結果,但心境卻是全然不同。不過,這一戰雲澈雖敗,但,他將毫無疑問,成爲這場封神之戰最耀眼的明光,哪怕洛長生、君惜淚也不可能壓下。

    就在所有人,包括陸冷川在內都以爲這場對決已經結束時,雲澈卻是重新舉起左手,藍色玄罡飛射而出。

    啾————

    長鳴蕩空,一道冰藍之影在空中凝化,遍燃着金烏炎的封神臺忽然寒氣驟降,一股完全不輸於先前金烏神影的冰冷威壓也籠罩而下。

    看着雲澈上空的冰藍之影,吟雪界的人全部驚聲站起:“冰……冰凰!”

    鳳凰之形,卻是一身冰羽,伴隨着夢幻般的冰霧與光星,赫然是遠古三大水系至尊之一的冰凰!

    和先前的金烏神影一樣的威凌,一樣完整的生命氣息,一樣完整的靈魂氣息!

    “冰……又一個幻神?這這這……”

    “兩個幻神?這……不可能是真的吧?”

    “既能召喚金烏幻神,又能召喚冰凰幻神。唔……幻神術還能這麼玩?”釋天神帝半眯着眼盯着雲澈,雙目赫然呈現發直的狀態。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梵天神帝用極慢的速度低語道。

    “‘幻神’是唯一的,且必須以神主之力催動,這是神主境界的常識。”龍皇徐徐道:“雲澈所用,不可能是幻神術。”

    “以我們這個層面的認知,都無法理解雲澈是如何做到。也就意味着,這很可能,是他自己領悟創造的異種力量……而這亦是最可怕的地方。”

    龍皇的話,讓所有神帝猛的一愣。

    “一個年齡不足半個甲子的年輕人,自創出堪比幻神術的力量……你們可知這是何等概念?”

    衆神帝齊齊沉默,許久無人言語。

    “雲澈是要做什麼?”沐渙之不解道。論毀滅能力,冰凰之力定然比不上金烏之力,雲澈明顯傷勢加劇,消耗極大,連劍都已經收起,已是一副準備放棄的姿態,爲何又召喚出冰凰神影?

    難道,是身爲冰凰神宗的弟子,而在最後時刻刻意向世人展示嗎?

    冰凰神影出現後,卻並未向陸冷川發動攻擊,而是靜靜的飛於雲澈的上空。

    雲澈的雙手,緩緩放到了胸口,雙目閉合,五指曲起,掌心相對,一團微小的金色火苗,在雙掌間燃燒。

    這團微小火苗出現之時,雲澈的身上忽然烈焰狂燃,一道金烏炎影在他的身上剎那顯現,傲首長鳴。

    一瞬間,封神臺上所有的氣息忽然完全停止,一股恐怖絕倫的灼熱向周圍輻射而去。與此同時,光線,竟出現了詭異的變化,世界無聲的染成了赤紅色,這種詭異的變化人們纔剛剛反應過來,世界已轉爲更加濃郁的赤紅,然後又轉爲夢幻般的赤金色。

    封神臺上,直面雲澈的陸冷川臉上劇烈動容。他感覺到空氣的溫度在以一個極其恐怖的幅度增幅着,而且還在繼續增幅。

    “看……看天上!!”

    觀戰席的人在這時全部下意識的擡頭看天,也是在這時,他們找到了世界變色的來源。

    原本蒼白的天空,已是變得赤紅一片。

    而赤色蒼穹的中心,印着一輪不知何時出現的金色耀日!

    “這……這是……”

    “九陽天怒!!”沐渙之、火如烈、炎絕海同時大吼出聲。

    “竟然……竟然是……雲澈竟然可以使用九陽天怒!”沐渙之已是震驚的幾乎無法正常言語。

    “……”火如烈的內心更如滄海怒濤般震盪。

    九陽天怒,金烏焚世錄第十重的神炎,是他這個金烏宗主都未能修成的極道之炎!火破雲領悟九陽天怒,是打破金烏宗歷史的盛事。

    而現在,他竟眼睜睜的看着雲澈在凝聚九陽天怒之炎!

    但,馬上,他的理智又讓他猛一咬牙:“不行!九陽天怒是金烏焚世錄的極道神炎,需要完全凝聚心神運轉法則,並需要很長時間的炎力凝聚,期間不能受任何干擾,陸冷川輕易便可打斷,他這樣強行發動……根本不可能成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