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千多字的一掌,直接打完!省得你們又說我吊胃口!!!】

    九陽天怒,金烏焚實錄的極道之炎,甚至堪稱整個神界最強毀滅之炎。

    而要將其領悟,通曉極其之高的火焰法則和完美駕馭金烏炎只是基礎,還需要強大的悟性和機緣。

    強如火如烈,這個金烏宗第一人,都至今未能領悟。

    而云澈……

    神劫敗神靈……身兼冰凰金烏神血……玄罡幻神,還是冰火雙幻神……相稱之下,他可以釋放這極道之炎,居然都不那麼讓人覺得不可接受。

    所有人都在仰望天空的金色耀目,仰望着這傳說中的最強神炎。就連陸冷川亦是高高擡頭,久久失神。

    不過,他身上的煌龍聖界卻在快速修復,一點點的歸向於完整狀態。

    火如烈的話並無誇大,九陽天怒作爲金烏的最強炎力,又豈是那麼容易釋放。心神需要完全凝緊,炎力更是需要很長時間的全力凝聚……當初火破雲在吟雪界施展九陽天怒時,可是足足用了十五息之久。

    他當時之所以可以成功釋放,是因互攻三招的賭約,自然無論怎麼凝心聚力,都不會被打斷。

    但面對強敵,瞬間破綻都不可能被對手放過……又何況整整十五息!

    因而,九陽天怒雖然威力極其強大,但在這封神臺上,可以說是根本不可能成功釋放的。

    雲澈此舉,就像是走投無路下的失智之舉。

    雲澈身上所釋放的炎威越來越強烈,整個身影都已完全被包裹在金色的炎光之中。空中的金色烈日看似並無變化,但所釋放的氣息,每一個瞬間都在瘋狂暴漲,彷彿永無盡頭。

    “冷川,快打斷他!”

    覆天界王一聲大吼。

    祛穢尊者頭部猛轉,以警告的目光狠狠橫了覆天界王一眼。

    而根本無需覆天界王的警示,陸冷川已在這時飛身而起,直取雲澈。

    他距離雲澈最近,又無結界相隔,他最能感受到那股炎威是何等恐怖。

    在他動身的同時,一直安靜的冰凰炎影一聲尖鳴,向陸冷川飛墜而下,一道冰芒隨之覆下,華麗如北極霞光。

    咔咔咔咔咔……

    十幾道厚重冰牆拔地而起,封堵在陸冷川面前,與此同時,大片厚重的冰霧瀰漫,封死了陸冷川的視覺,隨之連靈覺也直接封堵,讓他在某一個瞬間,靈覺中直接失去了雲澈的存在。

    刺骨的冰寒直侵心魂,那股灼熱依然存在,而且在持續加劇……一冰一灼,本該是互相抵消,卻在這時詭異無比的同時施加在陸冷川身上,讓他身體彷彿一般置於岩漿,一直置於冰獄。

    不僅詭異,而且難受無比。

    陸冷川心中暗驚,卻是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裂穹槍橫掃,破碎聲中,數道冰牆崩散,但與此同時,新的冰障已繼續結起,層層疊疊,形成一個越來越龐大,越來越厚重的冰山壁壘,冰霧亦在這個過程中快速瀰漫,死死封鎖着陸冷川的進路和靈覺。

    “雲澈是在借冰凰之力阻住陸冷川。”沐冰雲道。

    “這是……冰凰封神典的力量!”沐渙之喃喃道:“金烏幻影可用金烏焚世錄,冰凰幻影可用冰凰封神典……我苟活萬年,居然完全無法理解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我再說一次,那不是幻影,是幻神!”火如烈第三次強調道。

    繼承最精純的金烏血脈,火如烈若是能成就神主,絕對可以修成金烏幻神術“金烏降臨”。而這自然是他夢寐以求之力……豈能容忍一次次被人說成“幻影”。

    沐冰雲說的沒錯,雲澈釋放冰凰幻神,爲的就是阻住陸冷川。

    十息就可以!

    論毀滅之力,冰凰之力自然比不上金烏之力。但,若論防禦和控制,冰凰之力絕對遠勝!

    雖然只是雲澈自身六成的力量,不可能持續阻住,但如果只是十息……絕對有可能!

    爲了在最短時間內完成,他直接破釜沉舟的關閉六識,完全聚心凝神,此時,哪怕陸冷川到了他身前三步之內,他都絕無察覺……這是他對自己玄罡幻神之力的信任,亦是唯一的選擇。

    玄罡幻神的意識並不是來自雲澈,而是對應的神魂。根本無需雲澈分心操控,同時,它的戰鬥意識也不是來自雲澈,亦是神魂!

    雲澈所擁有的神魂,是真神靈魂的碎片。刻印其中的戰鬥意識,不但不會弱於雲澈,只會遠遠勝過!

    連鎖的寒冰屏障,數息之間竟是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冰障之陣,冰霧瀰漫間,陸冷川一連串攻擊後,眼前依舊是層疊不休的寒冰屏障。

    但除此之外,卻並無寒冰之力襲來……顯然,所有的力量,都集中於防禦。

    陸冷川眉頭一動,短暫凝力,槍化龍影,一聲暴吼。

    “崩龍槍!!”

    一聲龍吟震空,黃芒剎那遮天,猛然爆發的巨力之下,近七成的冰霧和寒冰屏障全部炸散,冰障之陣終於崩潰,陸冷川衝出冰霧,視線前方,卻並無雲澈身影。

    他猛然回身,卻發現雲澈竟在自己後方的百里之外!

    方纔的冰霧冰障之中,他在幾次攻擊後,竟是混亂了方向!

    氣息重新將雲澈牢牢鎖定,陸冷川卻沒有再逼近,而是槍身一橫,一股氣息頓時將三百里封神臺完全籠罩。

    “不好!”火如烈等人心中一緊。

    “龍巖陣!”

    兩息蓄力,龍影閃現,龍巖之力轟然爆發。

    這是籠罩整個封神臺區域的力量爆發,雲澈根本避無可避。而以他如今完全凝心的狀態,一旦被觸及,九陽天怒必被瞬間打斷。

    高空之上,冰影閃動,隨着一雙夢幻冰翼的盤旋,雲澈的周圍瞬間疊起十幾層冰晶結界。

    力量若是選擇大範圍爆發,必定造成威力的分散而大減,沖天黃芒靠近雲澈之時,被冰晶結界死死阻住,脆響聲後,冰晶結界層層破碎,但在破碎到第十一層時,龍巖之力便已被完全抵消,冰晶之中的雲澈毫髮無傷,連衣角都未有蕩起。

    而下一瞬間,冰凰身影卻並未在雲澈身上再結冰晶結界,而是忽然方向一轉,一陣暴風雪趁着陸冷川短暫的力量虧空而席捲而下。

    陸冷川的上空,瞬間白芒一片。

    暴風雪中,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環以陸冷川的身體爲中心無聲浮現,隨之驟然聚攏,光環之內的空間瞬間化作冰寒地獄。

    “冰夷封天陣!!”吟雪弟子齊齊吼叫。

    陸冷川剛剛釋放範圍巨大,也消耗巨大的“巖龍陣”,正值玄力短暫虧空之時。被“冰夷封天陣”結結實實的罩入正中心,冰環之內捲起一陣末日來臨般的恐怖冰風暴,將陸冷川瞬間埋葬其中。

    咔咔咔咔咔咔……

    冰風暴中,寒冰瘋狂凝結,風暴停歇之時,一座千丈之寬,千丈之高的冰山屹立於封神臺上,反射着上空的金烏炎光,卻在灼氣之下寒氣凜然,絲毫不融。

    “封……封進去了!!”無論觀戰席上,還是星辰之碑前,所有吟雪弟子都失聲狂吼,激動不已。

    “這麼龐大的冰夷封神陣,冰凰幻影居然能瞬間發動……”沐渙之怔道。

    “是幻神!幻神!!”火如烈暴吼出聲,恨不能將沐渙之的腦袋給狠狠按到他屁股底下去。

    “被封入冰凰神宗的冰夷封天陣,陸冷川短時間內難以脫出。趁着陸冷川破綻大露,第一時間將他封鎖……這幻神不但有着獨立意識,而且明顯有着極高的智慧。”炎絕海嘆道。

    “不過,九陽天怒雖強,但最弱的一陽形態,其威力,真的能潰敗三層煌龍聖界在身的陸冷川嗎?”炎絕海有些憂心道。

    “不,你仔細看。”火如烈目視蒼穹。

    炎絕海再次擡頭,隨之瞳孔忽然一縮。

    蒼穹金黃一片,直蔓天際。那輪黃金烈日,幾乎成爲了整個世界的中心,釋放着無法直接的熾烈炎光。

    而在炎光的邊緣,炎絕海看到了一個在微微浮動的痕跡。

    “那是……雙陽!!”

    那不是一輪烈陽,而是兩輪烈陽重疊在一起!

    ————————————

    宙天界,另一個角落。

    這裏的天空同樣蒙着赤金色。一棵粗木之下,火破雲擡起頭來,看着遠方天空的兩輪烈日,感受着縱然傳到這裏都依舊濃烈無比的金烏氣息,怔了許久許久。

    ————————————

    一息……兩息……三息……四息……五息……

    咔!!

    冰山之上,一道長痕裂開,然後長痕的中心猛然炸裂,陸冷川的身影從中飛出,全身覆滿寒冰,已是凍傷多處。

    足足五息,他才脫離冰夷封天陣,一出現,一股讓他心臟驟緊的恐怖氣息當頭覆下。

    糟了……陸冷川心中大駭,一瞬間鎖定雲澈的位置,根本不去管冰凰神影身在何方,以最快速度將全身能調動的每一絲力量都凝聚於裂穹槍之上,槍身黃光驟閃,龍吟錚錚。

    “獵龍剎!!”

    哧啦!!

    空間彷彿被撕裂,隨着一聲刺耳無比的尖鳴,裂穹槍驟射而出,直取雲澈,快若流星劃空,伴着一聲震空龍吟。

    啾!!

    鳳鳴撕空,將龍吟完全覆下。冰凰神影飛舞間,冰障層疊,冰風暴席捲,直迎裂穹槍。

    砰砰砰砰砰……

    冰障被層層刺穿,威力亦被層層削弱,冰風暴席捲間,飛行方向也在不斷的扭曲着。但,只有雲澈六成力量的冰凰神影,終究不可能完全擋住陸冷川凝於一點的全力一擊,裂穹槍在刺過層層冰障之後,依舊直逼雲澈。

    啾————

    又是一聲鳳鳴,冰凰神影忽然一晃,剎那瞬身,閃現在了雲澈的前方。

    “斷……斷月拂影!?”沐渙之驚得下巴差點砸在地上。

    砰!!!!

    冰凰神影被一瞬貫穿,在一聲嘶鳴聲後當空潰散。

    裂穹槍的力量亦被重阻,力量和飛行速度大減,飛行方向亦大幅度偏移,從雲澈右方足足半里之距飛過。

    而在這時,雲澈緩緩睜開了眼睛。

    天空金耀,雙陽當空。

    陸冷川定在了那裏,沒有再攻擊。因爲他知道,九陽天怒已是完成……雲澈只需一個意念,便可轟下,已無從阻斷。

    整整十息,在冰凰神影的全力阻滯之下,他竟是連雲澈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封神臺鴉雀無聲,人人仰望蒼穹,尤其是那些金烏宗弟子,雙目顫動,如仰神明。

    遠古傳說中,金烏的火焰之源,便是太陽之火。九陽天怒,燃燒的是真真正正的太陽之炎。

    “成功了……居然成功了,雙陽……只用了……十息!?”火如烈喃喃道,如身在夢境。

    在這封神之戰的舞臺上,面對東域四神子之一,雲澈居然成功的完成了九陽天怒!

    “雲澈這小子……永遠不能以常理來判斷啊。”炎絕海嘆聲道。

    一個外界之人居然有着自家獨有的血脈和玄功,這本是驚動全宗的大事。但此時,炎絕海卻是在深深的羨慕着金烏宗。

    如果,此時在封神臺上呈現的是他們鳳凰宗的“燦世紅蓮”,那該是何等的驕傲與榮光。

    雲澈目光平靜,喘息卻是粗重無比,面孔亦帶着不斷抽動的痛苦。

    這個成功完成的“九陽天怒”,傾盡了他剩下的所有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

    如果,依然不能將陸冷川擊潰,他也唯有認命。

    雖然已在失控邊緣,但他沒有馬上將九陽天怒轟下,目光與陸冷川隔空碰觸,沒有言語,用目光告訴陸冷川,九陽天怒一旦轟下,他將無力掌控。

    “……”陸冷川伸手,裂穹槍飛回。他高高擎起裂穹槍,身上黃光浮蕩,撐起厚重的守護氣息:“來吧!”

    雲澈重喘一口氣,身上炎光炸裂,赤金色的天空忽然崩塌,兩輪重疊在一起的烈日在巨大的驚呼聲中墜下,又在墜下的過程中一分爲二。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封神臺有着強大的結界相隔,其中的力量斷然不會影響到觀戰席。但當蒼穹崩塌,炎陽墜落的一落呈現在瞳孔中時,一大半年輕的玄者發出失控的驚叫聲。

    陸冷川高高擡頭,恐怖絕倫的氣息在逐漸逼近,他聽到了耳邊父親的驚吼聲,但他卻沒有選擇遁出封神臺,而是一聲大吼:“喝!!!!”

    轟~~~~~~~~~~~~~~~~~~~~

    沉悶的爆裂聲中,炎陽炸裂,炎光遮天蔽日,直耀蒼穹,人們彷彿看到兩個真正的太陽在眼前炸開。

    陸冷川的身影被完全吞沒,封神臺空間,已徹底變成了一個金色的世界,其中唯有焚世金炎在狂暴的燃燒、肆虐。隔着結界,那恐怖到難以置信的氣息,讓一衆神王境強者都心中震駭。

    “宗主,少主他……他……他不會有事吧?”

    “……”覆天界王已是站了起來,雙手緊緊攥起,隱隱發顫。

    “這就是我們……金烏宗的力量啊!”金烏宗上下,從弟子到長老,每一個人都目光怔然中帶着虔誠,如睹神蹟。

    彌天的金色炎光中,雲澈從空跌落,全身再無一絲力氣,一時連戰都已無法站起。因釋放九陽天怒而再次加重的傷勢讓他痛苦無比,但好在,終於可以喘一口氣了。

    但……他在這時忽然擡起,直盯着一個方向,目光逐漸變得凝實。

    恐怖金炎燃燒了許久許久,如果這裏不是封神臺,任何人都不會懷疑,這一片區域必定早已被焚成完全的虛無。

    許久,爆燃的炎光開始緩了下來,隨着金色火焰逐漸變得淡薄,封神臺上,兩個人被吞沒已久的身影緩緩顯現出來。

    雲澈癱坐在地,臉色慘白,嘴角滲血,全身氣息已是無比孱弱。

    他目光所視的正前方,陸冷川頭部深垂,單膝跪下,雙手擎槍,一動不動……他身上的三層煌龍聖界已完全不見,所有外衣焦黑一片,裸露在外的皮膚也都是焦色,觸目可及,盡是嚴重的灼傷,有幾處深可見骨。

    他的氣息,也變得很是微弱。

    但,這個“微弱”,對於雲澈來說,卻是噩夢。

    火焰在逐漸的熄滅,而陸冷川在這時終於動了,他放下高擎裂穹槍的手臂,緩緩的站了起來。

    雖然一身灼傷,面目全非,但依舊站得筆直。

    身上的氣息已微弱的連一成的一成都不到,但相比於雲澈,卻好了太多太多倍。

    長久的沉寂,覆天界那邊頓時響起一片歡呼,覆天界王大喘一口氣,一屁股坐了下去,全身已被冷汗打溼。

    吟雪界、炎神界全部沉默,臉色變得一片黯然。那些在渴望着親眼目睹奇蹟的人也同樣沉默,雲澈終究……還是敗了。

    “唉,就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啊。”火如烈閉上眼睛,不甘心的長長嘆息。

    雲澈的九陽天怒,是在重傷加玄力大耗的狀態下釋放,若非如此,陸冷川絕不可能接下。

    “他本來可以勝的,如果他一開始就使用幻神。”炎絕海仰起頭,最初,他絕不認爲雲澈能贏陸冷川,而現在,他是如此強烈的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雲澈手臂撐地,一點一點,無比艱難的站了起來。

    現在的他,孱弱如孩童,只是簡單的站起,已是用盡全力。陸冷川雖然同樣氣息微弱,但此刻想要敗他,不過一瞬之間。

    結果已是註定,他已傾盡全部力量,連一絲都未有保留,這個結果,他也唯有接受……只是,他無法甘心。

    陸冷川在定定的看着他,卻沒有馬上出手將他擊下封神臺,目光不斷顫動,似乎,在掙扎猶豫着什麼。

    這時,陸冷川忽然目光轉和,看着雲澈,微笑了起來。

    裂穹槍在他手中消失,他轉過身,面向祛穢尊者:“我認輸。”

    平淡的兩個字,讓所有人猛的一愣,幾乎以爲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

    雲澈:“……??”

    “你說什麼……認輸?”祛穢尊者皺眉:“你現在明明佔據着絕對優勢,爲何要認輸?”

    陸冷川看了雲澈一眼,面色一片肅然:“我陸冷川身爲覆天之子,一生傲骨錚錚,從不會妄自菲薄。但這一戰……我已不配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