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股陰煞的氣息是怎麼回事?」大長老雲外天咬牙道:「淮王府的墮炎魔功煞氣逼人,但和這股氣息……簡直是天塹之別。」

    「事到如今,多想無益,做好準備,全力守城,挺過今日,才有可能去想其他的事,守不住……我們就都沒有明天了!」雲輕鴻厲聲道。

    雲輕鴻極少會說悲觀的話,更是從未說出過如此悲觀之言。雲家二長老雲斷水搖搖頭,不願相信的道:「現在的軒轅問天,真的已經恐怖到如此程度了嗎?」

    雲輕鴻沒有回答,他目視前方,冷冷的道:「軒轅問天,現身吧,裝神弄鬼只會讓人恥笑!」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遠方暗雲捲動,一陣低沉的笑聲如悶雷般在上空響起,驀地,暗雲一瞬間從遠方蔓延而至,遮蔽了大半個妖皇城,讓光線猛然暗下,尤其雲家和天下家族所在的區域,陰暗的如同夜幕忽然降下,而上空傳來的笑聲也變成了肆意的狂笑。

    「雲輕鴻,竟然是你來迎接本尊。莫非那小妖后已經嚇的夾尾巴逃走了嗎?」

    暗雲之下,一個人影緩緩沉落。他周身黑氣環繞,一雙眼瞳釋放著詭異的黑光。隨著他的現身,一股無法言喻的幽冷氣息撲面而至,讓所有人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他雖現身於妖皇城北,但幽冷的氣息和聲音卻是覆蓋了整個妖皇城。

    妖皇城的人絕大多數懷疑著軒轅問天是否有雲輕鴻所想的那麼強大,同樣也懷疑著此舉簡直誇張到極點。但隨著這股氣息的降下,強至帝君,居然都無法控制的全身發抖,巨大的恐懼如瘟疫般在心底瘋狂的滋生與蔓延。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真正的明白即將面對的是何其可怕的敵人。

    被黑暗中現身的人影讓雲輕鴻瞳孔微收……因為這個人的外表並非是他所知道的軒轅問天,氣息更是全然不同。

    「居然……居然真的有附身這種事!?」天下雄圖不但見過軒轅問天,百年前還曾與他有過短暫交手。他識得軒轅問天的聲音,但呈現在他視線中的,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

    「想見小妖后?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雲輕鴻伸出手來,虛空按在前方的護城結界上,軒轅問天已在眼前,他依照天下第一和蕭雲的描述,在最大程度上預估軒轅問天的實力,斷然不敢有任何低估,最終做出了如今的選擇……而軒轅問天已在眼前,他才驚然發現,對方的可怕依然超出了他的預想。

    且是遠遠的超出。

    而蕭雲和天下第一剛才的話分明表示三個月前的軒轅問天只是稍稍勝出小妖后,絕非如今這壓倒性的強大。

    他無法想象軒轅問天如何在這百年之中竟有了超越小妖后的實力,更無法想象他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在短短三個月內又擁有了幅度大到簡直違逆天理的進境。

    「呵呵呵,」軒轅問天輕蔑的淡笑,站在他前方的不僅僅是雲輕鴻,還有數十萬的玄者,但他的眼神卻儘是憐憫:「雲輕鴻,看來你還是完全不清楚狀況啊。明王那個蠢豬一直對你讚不絕口,還曾將你視為最大的絆腳石,本尊還以為你有多聰明,原來也不過是個卑微愚蠢的可憐蟲,居然還夢想著做這無謂的掙扎,嘖嘖嘖嘖,難不成,是想讓本尊玩的稍稍盡興一點么。」

    雲輕鴻這一輩子都未曾聽過如此傲慢的聲音。而這種傲然並非刻意,而是在擁有絕對力量之下,對整個世界,對世間一切生靈的蔑視。

    「軒轅問天,你到底……意欲何為!!」天下雄圖咆哮道。

    「意欲何為?」軒轅問天眼睛微微的眯起:「當然是殺想殺的人,拿想要拿到的東西。本尊一直以來想要的都只是輪迴鏡,對你們幻妖界本是毫無興趣。可惜你們的小妖后非但不聽話,還傷了本尊的魔軀,讓本尊耗費了整整一個月才恢復過來,這是何等不可原諒的罪孽。」

    軒轅問天緩緩伸出手來,手心向下,目光陰森如鬼:「本尊今天不但要將她撕碎,還要將你們妖皇城永遠化成廢墟!讓那個愚蠢的女人知道觸怒本尊的下場!你們下了地獄之後,可千萬別忘了葬送你們的是那個愚蠢的女人!」

    「你……」

    「不用和他廢話!」雲輕鴻沉聲道,事到如今,他反而沒有了半點恐懼:「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瘋子……不,他自始至終都是個瘋子!堵上我們的性命,一定要死守妖皇城!」

    「就憑你們?就憑這可笑的結界?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狂笑起來:「嘖嘖,你們這些可憐之人,這輩子都只會是可憐蟲,以為區區帝君就已是巔峰,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力量。可惜啊可惜,無論你們這些幻妖界的所謂強者,還是你們自以為強大的結界,在本尊面前,都不過是一堆不堪一擊的垃圾!」

    「好好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力量!」

    軒轅問天身上黑光大盛,一道漆黑劍芒帶著撕裂虛空的尖鳴從天而落,直射雲輕鴻。

    嚓!!

    漆黑劍芒撞擊在護城大陣之上,瞬間,原本半透明的結界爆射出濃郁的黑芒,劍芒碰觸到的位置,千百道微小的裂痕開始快速蔓延,但並未破碎,而黑色劍芒在反震力下瞬間飛散,結界上細密裂痕也開始緩慢的恢復。

    「哦?」軒轅問天眼眸一斜,顯然頗為意外。

    而雲輕鴻等人卻是大吃一驚。

    這個由整個妖皇城不惜代價強行喚醒的護城大陣,軒轅問天只是隨手揮出一道劍芒,居然就擊出了裂痕!

    「家主……」雲輕鴻身後的幾個長老聲音開始哆嗦了起來。

    「做好準備。」雲輕鴻冷冷的道:「不要再抱有幻想,他就是這麼強大,要麼守住,要麼死!」

    「再說一次,護城大陣只可出,不可進,不要誤沖入結界之外!」

    「區區結界,也妄圖阻擋本尊?」軒轅問天的那道劍芒雖是隨手擊出,但卻是半步神玄之力,居然沒有將結界一擊而破,這顯然微微傷到了他的自尊,全身煞氣陡增,聲音也帶上了讓人窒息的低沉。

    「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你們的掙扎是多麼的可笑!」

    軒轅問天一聲低吼,全身黑霧升騰,一道暗影掠過,黑暗玄力灌注右手,抓向了護城結界。

    「防守結界!!!」

    雲輕鴻一聲大吼之下,早已蓄勢待發的雲家弟子如一群雄鷹般衝天而去,全身玄力毫無保留的釋放,化作漫天雷霆,在陣陣聲嘶力竭的大吼聲中轟在了結界之上。

    他們轟在結界上的力量,全部化作結界的剎那防禦,讓護城結界頓時變得如紫晶一般瑩紫一片。

    砰!!!

    軒轅問天的右手撞擊在了結界之上,一團黑芒轟然爆開,結界輕微凹陷,但沒有破碎,甚至沒有出現一道裂痕,而一股遠超軒轅問天預料的反震力猛然襲來,將他瞬間撞翻到百丈之外。

    「成……成功了!」蕭雲激動的喊道。

    「呵……」被彈開的軒轅問天猛的抬頭,一雙泛著黑光的眼眸死死的盯在了先前完全沒被他放在眼中的結界之上:「可以集中內部玄力的防禦結界,小小幻妖界,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哼!這是我幻妖先祖智慧與力量的結晶,如今,又凝聚了我們所有人的力量與意志。」雲輕鴻冷冷的道:「又豈是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瘋子所能攻破。」

    「呵,是么?」軒轅問天露出危險之極的冷笑:「本尊的力量,早已超出了這個世界的界限。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能阻擋本尊的東西,何況一個區區的結界!!」

    軒轅問天雙手一招,身後黑氣翻卷,然後猛然化作數十道黑暗觸手,集中轟向了雲輕鴻身前的結界。

    雲輕鴻的紫雲功已運轉到極致,兩隻手掌都變成了深紫色,然後直接迎著軒轅問天的黑暗之力轟向結界。眾雲家長老弟子也隨著雲輕鴻的動作高聲大喝,將力量轟在結界之上。

    妖皇城的這個護城大陣最精妙的地方,就是在於可以吸收集中陣內的玄力來轉化為自身的防禦之力。護城大陣共分八個陣域,陣中任何力量轟在其上,都會化作所在陣域的防禦玄力,而且轉化率極其之高。

    這個護城大陣已存在數千年,卻是第一次真正動用。它的強大,帶給了所有人驚喜與希望。

    砰砰砰砰砰……

    如隕石砸落,轟鳴震天,軒轅問天的力量可怕無比,但變成紫色的結界卻死死抵住,絲毫沒有被轟開的跡象,偶爾出現裂痕,也會馬上消失。

    雲家雖然強大,但面對實力已半隻腳踏入神道的軒轅問天,即使所有雲家長老弟子合圍,也只會是全部葬身的結局。

    但,將雲家所有人的玄力集中在一起所匯成的防禦之力,縱然是軒轅問天也別想輕易攻破!

    看著在自己的力量之下依然完好的結界,軒轅問天瞳孔里的黑光微微變得猙獰起來,他眼瞳瞪大,一聲低吼,數千道漆黑劍芒布滿天空。

    「無謂的掙扎……你們全部去死吧!!」

    數千道劍芒爆射而下,如末日陰雨。

    「全力守住!!」雲輕鴻本已運轉到極致的紫雲功竟硬生生的再度提升一分,同時一聲大吼:「天下兄!!」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漆黑劍芒如地獄利刃般狠狠的扎刺著紫色結界,雖然有著結界相隔,但所有雲家弟子依然承受著從未有過的死亡重壓。他們全都赤紅了眼,一個個如瘋了一般的轟出著紫雲功,竭力支撐著決定整個妖皇城命運的結界。

    咔咔……

    但在暴雨一般的黑暗劍芒下,結界的紫光開始層層潰散,發出陣陣刺耳的嘶鳴,一道道裂痕開始出現,並逐漸蔓延。

    而這時,隨著天下雄圖一聲咆哮,一直沒有出手的天下家族也全部騰空而起,數萬道淡綠色的玄光溫和的閃耀。

    錚!!

    紫色的護城結界陡然釋放出碧綠色的光芒,深紫與翠綠的交融之下,結界之上的裂痕快速消失,暗黑劍芒依然在瘋狂的落下,卻再也傷不到結界的一絲一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