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宙天界,封神臺。

    今日,是封神之戰敗者組第七輪戰,只有一場比賽:雲澈對決君惜淚。

    雖然,和上一場洛長生與水映月之戰相同,這一場對戰的結果在所有人眼中已是註定,毫無懸念,但關注度上卻絲毫未減,至少還要勝過上一場封神組的最終戰。

    因爲這一戰有云澈……而且會是雲澈的最後一戰。

    作爲這一屆封神之戰最矚目的黑馬,乃至將整個東神域徹底轟動的人物,他的表現自然被所有人所注目,尤其對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的玄者而言,已將雲澈視爲驕傲的他們,又豈會甘願錯過雲澈的這最後一戰。

    封神臺觀戰席上,所有刻着印記的坐席幾乎無一空缺,顯然,想目睹雲澈最後一戰的人絕不僅僅是那些年輕玄者,即使這些立於東神域之巔的絕頂人物面上不會承認,但潛意識裏,雲澈已成爲他們不得不關注的一個人。

    劍君師徒早早到來,但云澈卻是遲遲未至,直到開戰前的最後時刻,遠處天空一股熱浪迫近,火如烈抓着雲澈瞬息而至,在空中劃出一道久久不逝的炎影,直直落入坐席之中。

    “哇!!!!”

    一聲嬌脆、欣喜,又悅耳至極的呼聲幾乎傳到了所有人的耳際,水媚音雀躍而起:“是雲澈哥哥,雲澈哥哥終於來了。”

    無數玄者同時側目,眼神怪異,水千珩滿臉黑線,小聲斥道:“不許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雲澈的玄力……神劫境九級?”水映月微微動眉。

    “哼!你和洛長生那一戰,這小子沒有到場,這幾天也毫無他的動靜,顯然是爲了今日之戰而潛修,居然還真被他突破了。”

    水千珩沒好氣的道:“這才短短几天而已,他必然是使用了時輪珠。不過,一個小境界的提升而已,若他以爲這樣就有資格與君惜淚一戰,那他也太天真了。”

    “哼!纔不是爹爹說的那樣。”水媚音不滿意的一嘟脣,隨之美眸星光閃閃:“我感覺我的雲澈哥哥又厲害了好多呢……不愧是我的雲澈哥哥。”

    “你……你你!”看着自己如天上神女般的女兒居然是一臉的花癡相,水千珩一頓嘴歪眼抽,卻是打不得罵不得,只能眼一橫,直刺刺的盯着雲澈:“這個混小子……要不是馬上要入宙天神境,我非……哼!”

    “……爹爹,你剛剛在小聲說什麼呀?”水媚音側眸問道。

    “……沒有啊,你肯定聽錯了。”水千珩轉過臉,一臉茫然無辜。

    雲澈的到來引所有人側目,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玄力的進境。但,衆人也只是稍稍驚訝,並未因此引發什麼波瀾,

    若是實力相近,一個小境界的提升可以完全左右戰局。但,雲澈與君惜淚之間的差距,又豈是神劫境的一個小境界提升可以拉近的。

    “雲兄弟,恭喜你又有所突破!”火破雲欣然道。

    “這要感謝火宗主相助,還要多虧你送我的時輪珠。”雲澈笑着應道,目光掃過封神臺,從君惜淚的身影一掠而過。

    炎絕海、沐冰雲的目光都定格在雲澈身上,面色各異。他們距離雲澈最近,感知到的絕不僅僅是他玄力上的提升,還隱隱從他身上察覺到一股奇異的厚重感……而這種感覺,先前絕對未有。

    “封神之戰敗者組第七輪戰,吟雪界雲澈對戰劍君傳人君惜淚,速入封神臺!”

    雲澈當即起身,目光瞬間變得凝實。

    他剛要躍身而起,沐冰雲卻忽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臂:“雲澈,君惜淚對你有着很重的怨意,她很可能會對你故意下重手……千萬小心。”

    雲澈回眸,給了沐冰雲一個“放心”的眼神,反手輕握了一下她雪滑的手背,在沐冰雲愕然之時,他已飛身而起,落在封神臺上。

    沐冰雲:“……”

    君無名的目光在雲澈身上停留許久,一雙蒼白的劍眉微微皺起。

    “淚兒,和雲澈交手之前……答應爲師兩件事。”

    “師尊請吩咐。”君惜淚恭敬俯首。

    “其一,不可輕敵!”君無名肅然道:“雖只隔了短短數日,但此子卻給爲師一種與先前大不同的感覺,需要小心。”

    “是。”君惜淚應聲。

    “其二,”君無名微微一頓,道:“敗他即可,不可故意對他下重手!”

    這句話,說的遠比第一句要重。

    因爲,吟雪界一行,讓他無法不忌憚沐玄音。

    他壽元將盡,當然不是怕沐玄音會將他怎樣,而是怕君惜淚夭折在沐玄音手中。沐玄音讓他不得不顧忌的不是她強的不正常的玄力,而是她的脾性。

    先前在吟雪界,沐玄音對他行晚輩之禮,言行恭敬有加,卻只因君惜淚冒犯雲澈,她便直接翻臉,怒斥在先,扇君惜淚耳光在後,最後還將他們師徒直接趕出吟雪界,“劍君”二字足以讓衆上位星界都甘願俯首,但在她眼中卻仿若微塵般不堪一顧。

    這樣的性子,怕是整個神界都找不出第二個。

    若是君惜淚真把雲澈重創,哪怕毫不違反封神臺規則,以沐玄音對雲澈的極度袒護,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後果難料。

    以沐玄音那妖邪之極的脾性,絕對做得出來!

    “……”君惜淚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平淡的應聲:“是。”

    君無名嘴脣未動,還想說些什麼,但碰觸到君惜淚明顯比平時冰冷許多的眼神,他終是一擺手:“去吧。”

    白影一晃,劍氣洗空,君惜淚立於封神臺,目光平靜中透着陰寒,未動玄氣,一股無形劍意已在封神臺激盪,一時間,如果萬千看不見的利劍齊指雲澈。

    這是劍君傳人的無形劍意,又豈是尋常人所能承受,雲澈初始一臉平靜,毫不避讓的與君惜淚對視,但數息之後,他的目光開始遊離,臉色逐漸變得不自然起來,到了最後,他的呼吸變得時而停滯,時而急促,身體在不斷的晃盪,幾乎已難以站穩。

    兩人尚未交手,玄氣未動,僅是氣場碰撞,雲澈卻已是穩落下風,觀戰席不少人搖頭嘆息,卻無人覺得意外。

    “不愧是劍君傳人,小小年紀,劍意已達如此境界。”沐渙之感嘆一聲:“雲澈……實在難以和她相較。”

    “還沒開始交手就劍意壓制,她分明是故意給雲兄弟難堪!”火破雲憤憤道。

    “唉。”沐冰雲幽幽一嘆。她清楚雲澈和君惜淚的恩怨,更明白以雲澈的實力,能在君惜淚的無形劍意下支撐到如此地步已是十分不易,換做別人,怕是已被壓制的懼怯交加,未戰先降。

    祛穢尊者眉頭微皺,他何等閱歷,自然看出君惜淚對雲澈似乎有着怨恨……而且還是不小的怨恨。

    看來,這一戰必定很快結束……祛穢尊者心中暗念,掃了一眼雲澈,手臂一揮:“開戰!”

    祛穢尊者吼聲落下的剎那,一道明光閃過所有人的瞳孔,“霧光”出鞘,一道蒼白劍芒不知從何而至,瞬間橫亙在了君惜淚和雲澈之間。

    封神臺的空間,如忽然裂開了一道蒼白裂痕。

    “雲澈小心!”

    “啊!!”

    觀戰席頓時驚呼無數。

    但又一瞬間,這些驚呼聲像是被黑洞吞沒,完全消逝。

    蒼白劍芒閃現的同時,一道硃紅劍弧也橫掃而出,速度雖比蒼白劍芒滿上了半個剎那,但那一瞬間爆發的神威,讓所有人心臟爲之驟然痙攣。

    轟!!!!!

    一聲巨響,一個人影直直倒射出去,凌空狂噴數道血箭,狠狠砸落在百里之外。但那股恐怖的劍威卻依舊籠罩着大半個封神臺,久久沒有消逝。

    整個封神臺區域像是忽然被塞進了一個大缸,安靜的無比詭異,一雙雙瞳孔放大到近乎炸裂。

    這纔是祛穢尊者宣佈開展的第一個瞬間,是兩人第一個照面的交手,竟已是一方重傷。

    而那個被一瞬重創,灑血百里的人……

    竟是君惜淚!

    她斜癱在地,一身白衣染血大半,蒼白的脣瓣間血流如注,顯然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內傷。而她的一雙瞳眸再無先前的凌厲冷然,唯有一片渾濁的空洞……如忽墜虛幻的噩夢深淵。

    ωwш ✿ttκд n ✿¢ o

    雲澈上身大幅度後仰,一個血洞在他胸口炸開,卻並未貫穿,隨之,他緩緩的直起身來,胸口血流止住,雙腳似被釘死在了封神臺上,沒有半步的後退。

    他的身上,哪還有半點先前被無形劍意壓制的姿態,整個人如萬年古鬆,傲然冷視着被遠遠轟飛,重傷癱地的君惜淚,手中硃紅巨劍沒有灼目劍芒,卻一股可怕絕倫的威壓卻如完全覺醒的深淵巨獸,張開恐怖獠牙籠罩着整個封神臺。

    “啊啊啊啊”

    “啊……啊……這……這是……發生了……什麼?”火破雲雙目圓瞪,結結巴巴。

    “君惜淚……竟然……”

    “我不是……在……做夢吧?”

    ………………

    ………………

    死寂之後,觀戰席又忽如炸開,近乎一大半的各界強者都站起身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這封神臺上,雲澈創造的奇蹟已經太過,一次又一次的震驚世人,甚至打破認知,這也是爲什麼雲澈的比賽會受到如此的關注。

    就在所有人以爲自己已經看到了雲澈的極限,他與君惜淚之戰的第一瞬間,便又一次讓他們全部駭然失色。

    一劍重創君惜淚!

    耳邊驚聲四起,或許整個東神域都已因剛纔那一瞬間而掀起滔天巨浪,雲澈卻是一臉平靜。他沒有趁機追擊,手執劫天劍傲立原地,冷然看着依舊沒有起身,或者還未有回神的君惜淚,嘴角默然傾斜起一個微不可察的弧度。

    君惜淚對他有多怨恨,他心中肚明。尤其隨着他名震東神域,這種怨恨也會隨之放大。

    君惜淚與火破雲之戰,她讓火破雲一瞬間慘敗,便是爲了泄憤。

    對與他關係相近的火破雲都是如此,與他交手自然只會更甚。

    而君惜淚最能打擊他的方式,自然就是將他慘敗……讓他敗的越快越好,越慘越好,最好如火破雲那般一招而敗,讓他的光環從此覆上一層“被劍君傳人一瞬慘敗”的笑料。

    所以,他斷定君惜淚極有可能會在第一瞬間便全力出手……而且會比遠比擊潰火破雲時更加殘酷無情的一劍。

    但云澈畢竟是不是火破雲,即使是出其不意的全力一劍,也不一定能保證將他直接重創挫敗。所以,君惜淚上來便劍意釋放,讓雲澈未戰先怯……畢竟,劍意是一種劍道氣場,不涉及玄氣,並不違規。

    他在君惜淚的強大劍意之下表現出畏懼失神,而祛穢尊者宣佈開戰的第一剎那,君惜淚第一時間全力出手,霧光劍凝聚着她極致的玄力和劍意,直貫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