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竟然接了下來……還是正面接了下來!

    那是劍君之劍,是君惜淚拼着折損精血和天賦,甚至不惜性命釋放的無名劍芒……居然被雲澈接了下來!

    縱然是身在現場,親眼所見,他們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然……擋下來……了?”本已被驚得魂不守舍的火如烈用力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雖然劫天劍被轟飛,身受重創,氣息大亂,可謂狼狽不堪……但卻是抵下了無名劍芒,還在之後短短數息便站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啊……”水映痕嘴巴大張,喃喃道。

    “……”水千珩眉頭歪斜,久久不言,連他,都深感不可思議。

    水媚音小手放於胸脯,心跳依舊快得嚇人。過了好一會兒,她的臉色才終於恢復了些許紅潤,小聲輕語着:“我就知道,雲澈哥哥一定不會有事……太好了……”

    水映月深深的看了水媚音一眼,眸光頗爲複雜。她先前始終認爲水媚音忽然戀上雲澈是一時衝動,玩鬧的成分居多,也很可能是靈魂潰敗下的後遺症,很快便會好。

    但,看着她各種從未有過的擔心、激動、害怕……一雙明眸之中,甚至都隱含淚光。

    這些,都在告訴着水映月……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她或許是真的將雲澈刻在了心間,而不是簡單的好玩或暫時的傾慕。

    但,雲澈的危機遠遠沒有解除。

    盯視着站起的雲澈,君惜淚手中的無名劍再次舉起,無形劍威直擎蒼穹。

    “夠了,已經夠了……”君無名閉上眼睛,他的話語從未如此無力,他明白,到了這般地步,已更不可能阻止君惜淚。

    劍威再次凝聚,天空在隱隱變暗,不見絲縷雲彩,氣氛壓抑的讓人幾欲吐血,而被劍威直接鎖定的雲澈如被惡魔獠牙懸於頭顱,全身不受控制的戰慄。

    任何人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劍所凝聚的劍威……還要猶勝剛纔那一劍!

    “雲澈,馬上退離!”火如烈厲聲吼道:“命比什麼都重要!這一戰,你已經勝了!”

    雲澈剛纔已親身領教了無名劍的恐怖,而君惜淚即將揮出的一劍,比剛纔一劍更爲可怕,加之雲澈已被第一劍重創……火如烈相信雲澈必定自己知道絕無可能再接下這一劍。

    第一劍他沒有逃離而選擇硬抗,是他傲骨強硬,更因他不知無名劍之恐怖。而他既然已親身領教,就該明白應該做出何種選擇……火如烈眼中的雲澈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就算骨頭再傲,也斷然不至於像君惜淚一樣爲了尊嚴不顧性命。

    但,雲澈卻沒有後退半步,他直視無名劍,手臂伸出,劫天劍飛回他的手中,但並未橫起,而是直接收回,身上的炎光也完全熄滅。

    取而代之的,是淺藍色的冰凰之芒。

    一聲長鳴,玄罡幻神重新釋放,而這一次是冰凰神影。

    所有人再次驚住……雲澈的姿態,竟是還要硬撼君惜淚的第二劍。

    “這……這小子是真的不要命了嗎!”火如烈頭髮豎起,焦躁的吼道。

    咔咔咔咔咔……

    雲澈與冰凰幻神皆是藍光爆閃,寒冰快速凝結,在前方鑄起層層冰晶防禦,君惜淚凝聚劍威的數息之間,大半個封神臺已是冰山林立,寒如冰域。

    同樣的姿態,同樣最簡單基礎的劍芒,君惜淚的第二劍在這時轟下!

    那一瞬間,雲澈全身的血液都彷彿被太過恐怖的威壓給死死凝結,強烈到直穿心魂盡頭的死亡氣息告訴着雲澈,這一劍之威,要比第一劍強出近乎一倍!

    觀戰席上的驚呼聲也遠勝方纔,但云澈也一絲聲音都無法聽到。所有的一切,都被根本不該屬於這個層面的無匹劍威完全吞沒。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雲澈以最快的速度向後暴退,而他的前方,無名劍芒橫掃之處,雲澈竭力築起的冰晶防禦如朽木般被層層摧滅,但無名劍芒的威勢卻幾乎絲毫不見削弱。

    不過瞬息之間,所有冰晶防禦全部潰散成齏粉。一聲嘶空鳳鳴在這時響起,不知何時,冰凰幻神的神影已變成常態數倍大小,全身冰芒粼粼,如覆藍晶,冰翼高展,直撲無名劍芒。

    嚓!!!

    一道極地霞光在封神臺耀起,爲整個蒼穹覆上了一層夢幻般的藍光。

    霞光之中,無名劍芒橫掃而出,繼續直取雲澈。這一次,任何一個人,都清楚察覺到了其劍威的削弱……但縱然如此,依舊恐怖絕倫。

    雲澈停止了後退,身上的力量也在這一刻凝聚到了極致,轟天狀態下的赤色玄氣因爲凝聚的太過強烈而劇烈躁動,似乎隨時可能崩潰失控。

    目光和靈覺死死的鎖定着越來越近的無名劍芒,雙臂在這時猛然張開。

    “封——雲——鎖——日!!”

    全身玄氣瘋狂釋放,雲澈的身上,張開了有史以來最極致,最龐大的邪神屏障。

    幾乎是一瞬間,邪神屏障便直張開到了數裏之外,無名劍芒也在這時橫斬而至,轟擊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哧~~~~~~~~~~

    撞擊的聲音尖銳無比,落在耳中,如有千萬把鋼鋸在鋸剌着心臟,讓人難受無比。但觀戰席上卻無一人捂上自己的耳朵,全部瞪大眼睛死盯着封神臺的畫面……

    無名劍芒……停滯了!

    停在了那層若隱若現的屏障之前,唯有尖銳刺耳的能量撕裂聲在持續。

    但這種停滯只持續了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隨着能量嘶鳴聲的驟變,邪神屏障在無名劍芒的壓制下開始劇烈收縮。

    三裏……

    二里……

    一里……

    百丈……

    雲澈目光幽深,臉色輕微扭曲,用盡全身力量死死支撐,但邪神屏障依舊在快速收縮,轉眼間,已被壓制到堪堪幾十丈。

    無名劍芒的力量在逐漸的減弱着,但依舊持續給予着雲澈難以抗衡的重壓,邪神屏障收縮的速度越來越慢,但依舊被步步壓制。

    終於,在被壓制到只有不到十丈時,邪神屏障的收縮終於停止,似是堪堪抵住了無名劍芒。但,邪神屏障在這時已是完全變形,隨之,一道蒼白裂痕在無形屏障上映現,一瞬間便如雷電般極速蔓延,覆滿大半個屏障。

    雲澈全身汗如雨下,身上幾乎每一塊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顫抖。

    邪神屏障的持續,每一息都需要很大的消耗,何況如此極致的邪神屏障,到了此刻,他已知曉自己頻臨極限,邪神屏障,亦到了極限。

    不行……

    雲澈目光逐漸陰狠,他猛一咬牙,身上忽現炎光,一簇火焰在邪神屏障上燃燒,迅速蔓延,將原本無色的邪神屏障化作一個火焰屏障。

    火光之下,邪神屏障忽然崩裂,炸開一個無比巨大的金色火海,無名劍芒的力量也在同一個剎那完全爆發,封神臺大幅度崩裂,碎玉紛飛。

    火光之中,雲澈的身影如墜落的隕石般般極速倒飛出去,胸前的傷口完全崩裂,在空中再次灑下大片血雨。

    砰!!

    雲澈橫飛數十里,才狠狠砸在封神臺上,灑血的身體被高高彈起,繼續甩向後方。

    而後方,便是封神臺的邊沿!

    雲澈被重創掃飛,就算沒死,沒有昏迷,在這種狀態下也根本不可能再借力。結果,已是註定。

    就在所有人以爲雲澈下一個瞬間就會敗落封神臺時,雲澈的身上忽然藍光射出,化作一道冰凰神影。神影冰翼招展,一股冰風暴掃下,將雲澈高高捲起,遠遠甩回。

    玄罡的釋放不需動用身體,不需動用玄力,而只需意念……這亦是玄罡最爲強大的地方第一。

    砰!

    雲澈重重砸回封神臺上,全身筋骨欲裂,痛苦不堪,冰凰幻神也直接被他收回,因爲他所剩無幾的力量,已幾乎難以支撐。

    他手掌按在胸前,將全身所有傷口強行冰封,雖然遍體痛苦不堪,但他的嘴角卻微微咧起……因爲,君惜淚的第二劍,他終於擋了下來!

    雖然幾乎耗盡了所有力量,雖然再受重創,但他成功的擋了下來!

    “又……擋下來了……”

    這個念想,如只有在夢境纔會響起的虛緲之音,蕩動在所有人的心魂之間。

    “不可思議。”水千珩微吸一口氣,低聲自語道:“這小子,到底還有多少底牌。”

    水映月目光怔然,許久,她幽幽一嘆:“我……不是他的對手。”

    “呃?”水映痕驚疑道:“二妹你說什麼?”

    “我不是他的對手。”同樣的一句話,水映月再次出口時,已是平靜了許多:“至少,剛纔那一劍,我就算傾盡全力,也絕無可能接下。”

    水千珩側目,卻沒有說話。

    “啊……”水映痕愣了好一會兒。

    “也就是說,君惜淚就算一開始沒有中雲澈的‘暗算’,她也不會是雲澈的對手。雲澈如此做,一爲泄憤,二爲隱藏實力。”水映月微微擡首:“他的目標,不是君惜淚,不是我……而是洛長生!”

    雲澈消失三日後再次出現,陡然暴漲的實力可謂震驚了整個東神域。

    而這……雲澈居然還是有所隱藏!

    觀戰席上下,東神域各處,他們定定的看着遍體染血的雲澈,他雖全身重創,癱倒在地,似乎連站起都已頗爲艱難,但,沒有一個人暗笑他狼狽,沒有一道目光帶着哪怕一丁點的低視……就連一種星界界王,內心都無法控制的起伏不休。

    從封神之戰開始到現在,他從被質疑,被嗤笑,被視爲恥辱,再到一鳴驚人,驚豔全場,又撼動了整個東神域……他每次踏上封神臺,都會帶來不同的震撼,都會讓他們不得不重新估量……

    到了今天,已不是“震撼”二字所能詮釋。

    那些活了幾千年,幾萬年的絕世強者,他們一生見過何其之多的天縱奇才,或許有多個“君惜淚”,多個“洛長生”,但絕無第二個“雲澈”!

    雲澈手臂撐地,調整着呼吸,他剛要站起,忽然全身一僵,猛地擡頭。

    視線的遠處,她看到君惜淚黑髮飄揚,目光渙散,生命氣息變得如弱柳般嬌弱,但,手中無名劍卻是緩緩舉起,再次凝聚起讓風雲都爲之變色的劍威。

    雲澈臉色驟緊,瞳孔縮起……

    難道她……還能揮出第三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