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惜淚的舉動,不但驚到了雲澈,也無疑驚到了所有人。無論後輩還是長輩,或者滿面驚容,或者眉頭大皺,更多的是滿臉的無法理解。

    “君惜淚,你……當真要如此嗎?”

    說出這句話的人,赫然是祛穢尊者。從不會對封神之戰有丁點干涉的他,都無法控制的出言勸阻。

    “淚兒,”君無名嘆聲道:“你方纔兩劍折損的元氣和精血,爲師尚有辦法幫你補回,但……如果這一劍再揮下,將再無迴轉餘地。”

    君無名閉上眼睛,語態平靜,但衆人卻彷彿聽到了他每一個字都在滴淋着鮮血:“你殺了他,卻也葬送了自己的未來,亦葬送爲師所有的希望……只爲一時之憤,真的值得嗎?”

    君惜淚的手臂在劇烈發顫,臉色慘白的看不道一絲的血色,身上白衣被完完全全的染紅……但,凝聚中的劍威卻沒有剎那的停滯,死死的鎖定壓制着雲澈的每一縷氣息。

    生命元氣在持續減弱,她的眸光在趨近着完全渙散……但其中卻依舊蘊着深到極致的恨意。

    雲澈玄力極度消耗,已根本無力擺脫劍威壓制,癱跪在地上幾乎一動都不能動,此時他就算是想要退離封神臺,也已無法做到。

    他呼吸粗重,牙齒緊咬,目光直盯君惜淚……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絕不可能再接下一劍,君惜淚這一劍再揮下,除非自己動用“月挽星迴”或有人強行干涉,否則自己必死無疑。

    但這可是封神之戰,哪怕要眼睜睜的看着神子隕落,也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干涉。

    而月挽星迴……是不到生死絕境,絕不可動用的底牌!更絕不能在東神域衆目睽睽之下動用!

    反觀君惜淚的狀態,她在殺死自己的同時,也極有可能會當場橫死……就算僥倖不死,也必定身廢。

    到了此刻,雲澈忽然有那麼一點後悔折辱君惜淚。

    因爲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和自己一樣的瘋子!

    若他要保命,唯一的選擇似乎就是馬上認輸……那麼,沐冰雲、君惜淚等人就可以直接干涉。

    但……

    “雲兄弟,她已經瘋了,你快認輸,否則真的會沒命的!”火破雲急聲喊道。

    “……”雲澈呼吸越來越重,但緊凝的目光卻毫無變動。

    “雲澈!”沐冰雲起身飛起,凌空喊道:“這屆封神之戰,你已是最大的勝者。若強撐一時硬氣而沒了命,所有的東西都會煙消雲散……馬上認輸!”

    雲澈:“……”

    “我命令你……馬上認輸!”沐冰雲脣間說出着她所能發生的最嚴厲的聲音。

    “雲澈哥哥……”水媚音緊張的臉兒發白,全身都蜷縮在一起。這時,她忽然注意到了雲澈一直在直視着君惜淚的眼睛,短暫迷惑,隨之星眸猛的一亮。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雲澈的身上,在他們看來,認輸,是雲澈最正確,也是唯一的選擇。君惜淚看上去已完全失智,但他沒有,他若不認輸,很可能便是兩大神子同時隕落的命運,認輸,他可以保全自己,君惜淚也不至於身陷絕地,而且絕不會有人輕視他的落敗,甚至沒有人會認爲他是真的敗了。

    相反,他若強行死撐,葬身君惜淚劍下,纔會讓人恥笑。

    但是,在無數的規勸,以及沐冰雲的嚴命之下,雲澈卻依舊毫無動容。

    wωω.ttκд n.c○

    “劍君傳人瘋了,難道雲澈也瘋了嗎!”

    “這兩人之間到底什麼大仇,居然會到這種地步。”

    “宙天界真的不會勸阻嗎?雲澈和君惜淚……東神域的兩大神子啊,若是他們真的就此隕落,對我們東神域這一代而言是極其之大的損失啊。”

    “封神之戰的尊嚴高於一切。這一戰是在整個東神域的目睹之下,無論何種情形,宙天界都必會恪守規則……唉。”

    見雲澈竟是無動於衷,沐冰雲愈加焦急:“雲澈!”

    而就在這時,許久不動的雲澈忽然瞳光一閃,左臂擡起,玄罡帶着冰凰神魂驟射而出,卻並未化作冰凰神影,而是如流星直飛君惜淚,瞬間撞擊在了她的眉心之上。

    無名劍威壓制着雲澈的身體和力量,卻無法完全壓制他的靈魂。

    爲了最後的一劍,君惜淚所有的力量、元氣、精神,都集中於無名劍之上,幾乎將自身抽乾成了一個空蕩蕩的驅殼,又哪還會半點靈魂防禦,以玄罡爲載體的冰凰神魂幾乎是毫無阻隔的一轟而入。

    轟————

    君惜淚的腦中一片轟然,所有的意識都被夢一般的藍光所覆沒。無名劍威瘋狂潰散,無名劍脫手而落,君惜淚也如失卻了靈魂的人偶,直直向後倒去。

    “哇啊啊!!”

    “發……發生了什麼?”

    沒有了劍威壓制,雲澈身形暴起,以最快的速度直撲君惜淚。

    君惜淚的身影快速拉近,那張慘白的臉頰、失色的眼瞳映入他的視線之中,緊咬的脣角掛着猩紅的血絲……以及縱然失去意識也沒有化開的屈辱與怨恨。

    雲澈的心中,似有什麼東西被重重觸動。

    我與她之間的仇恨……真的大到不惜以命換命嗎……

    吟雪界,身爲劍君傳人的她,被逼衆目睽睽之下向他一箇中位星界的弟子跪地賠罪……

    封神之戰,整個東神域的目光之下,爲了給火破雲和自己泄憤,他將其暗算,讓她敗的無比難看,無比恥辱。又在之後,毫無憐憫的俯視嘲諷,將她劍君傳人的尊嚴完全踏碎。

    將一切催化到如今地步的,究竟是她……

    還是我……

    君惜淚是惡人嗎?不是,她只是太傲,至少,她絕不是洛長安那種心思醜惡的人,否則,又怎會成爲劍君的傳人。

    她因心中之怨,一劍挫敗火破雲,讓火破雲顏面盡失,幾乎連信念都崩潰。而我同樣因心中之怨,對她所爲……要超過她對於火破云何止十倍。

    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徹底毀了她……毀了這個原本有着璀璨未來的劍君傳人。

    真的要到這種地步嗎?

    如果我是君惜淚……

    …………

    雲澈眼神微恍,身上竭力凝聚的玄氣不知不覺間消散,原本欲將君惜淚震下封神臺的手臂在臨近之時卻是緩緩伸出,接住了正在倒下的君惜淚。

    失力的軟軀倒入雲澈的臂彎,鮮血很快將他的衣袖染紅。雲澈收回冰凰神魂,眼神一陣複雜的閃爍。

    君惜淚的眼瞳逐漸恢復焦距,察覺到自己竟躺在雲澈的懷中,她全身顫慄,一拳砸向雲澈的面孔。

    但她元氣巨損,玄氣潰散,這一拳根本綿軟無力,雲澈一伸手,便輕輕擋下,緩緩的道:“君惜淚,我們之間,只有小怨,而從無大仇。”

    “今日,是我過分了。我可以堂堂正正的擊敗你,而不該當衆折辱踐踏你的尊嚴……我向你道歉。”

    他直視着君惜淚的眼睛,字字真誠。而且,他的聲音雖然不重,卻深攜玄氣,觀戰席的每個人都在呆然之中,聽得清清楚楚。

    君無名眼波劇蕩,白鬚微顫……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雲澈的這句“道歉”,對君惜淚意味着什麼……

    在吟雪界,她觸犯了他……然後,她當着吟雪炎神兩界之面,向雲澈跪地賠罪。

    如今在封神臺,他重重摺辱了她的尊嚴……然後,他選擇當着整個東神域之面,向她真誠致歉。、

    就如一個微妙的輪迴。

    “……”君惜淚脣瓣張開,雙眸如蒙着一層迷霧,但迷霧之下,依舊是無法消散的恨意:“雲澈……你以爲……這樣……我就會……原諒……你嗎……”

    這時,她的身體一顫,臉上忽然出現驚恐之色……她的衣裙在和雲澈交戰之中,不僅遍染鮮血,且早已粉碎,完全依靠玄氣封結才依舊穿戴在身,此時玄氣完全潰散耗盡……後果,將是她的玉體完全**裸的呈現在衆目之下。

    雲澈眉頭一動,迅速察覺,手掌在她身上快速一拂,以所剩無幾的玄氣將她的碎衣重新封結,然後又不放心的從天毒珠中抓出一件自己的雪衣,披裹在她的身上。

    “……”君惜淚脣瓣嗡動,呼吸微弱,迷濛的眼瞳看不到感激,依舊是彷彿永遠不可能化開的刺骨怨恨:“我……一定……會……殺了……你……”

    “好,我隨時等着。”雲澈點頭,然後,他忽然微笑了起來:“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是先養好自己的身體。”

    他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起君惜淚的頭髮:“現在,先好好睡一覺吧,不要總是那麼逞強……聽話。”

    他目光溫和,聲音輕柔,如在安撫一隻任性的小貓。

    “你……”君惜淚脣瓣大張,迷濛的眸光一下子變得無比混亂,全身劇顫,似要掙扎。

    但她的掙扎持續了沒多久便軟了下來,螓首歪伏向雲澈的胸口,徹底昏睡了過去。

    不知是傷重至此,還是無法承受雲澈的所言所行。

    “呼……”雲澈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真是個可怕又麻煩的女人。

    希望多少可以化解和她的仇怨吧……否則,她從宙天神境出來之後,會是個極大的麻煩。

    觀戰席衆玄者面面相覷。數息之前,全場壓抑無比,盡皆駭然驚恐……君惜淚的第三劍沒能揮出,亦誰都沒有想到,這場一波三折的神子對決,竟又忽然以這種方式而完結。

    “君惜淚昏迷……雲澈勝!入三日後敗者組最終戰!”

    祛穢尊者一聲宣讀,頓時激起無數喧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