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小子,這小子實在是……”火如烈大大咧着嘴,雙手不斷抓撓着頭皮,激動的不能自已、

    “雲澈的名望……這下又要大增數倍了。”炎絕海嘆道,目轉吟雪界衆人:“吟雪界得此驕子,何其之幸啊。”

    “哈哈哈哈哈。”沐渙之手撫長鬚,大笑不止。

    觀戰席上,下至下位星界,上至上位星界,已無人坐得住。繼陸冷川之後,又一個“神子”敗於雲澈手下。而君惜淚遠不同於陸冷川,在兩人交手之前,真的沒有任何人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他們臉上、眸中的驚色,許久都無法散去。

    “雲澈哥哥,你太厲害啦!我就知道,你是世上最最好,最最好的人!”

    水媚音嬌聲歡呼,完全不顧旁人異樣的目光,若不是水千珩手忙腳亂的制住她,估計早已衝到了封神臺上。

    “父王,”回想着水媚音先前的各種反應,水映月終於還是向水千珩道:“今日之後,雲澈的高度,必將在我和君惜淚之上,未來更是不可限量。媚音喜歡雲澈,也並不像是在胡鬧,你真的就不考慮……”

    “不許再提這件事!”水千珩手掌一揮,滿臉不悅:“雲澈這小子能耐的確驚人,若天賦不折損,未來絕對可成就神主。但……他的出身太過低微,只是區區下界!我琉光界王之女的身份何等尊貴,怎能嫁給一個下界之人!”

    “哼!就算他比現在還要強十倍,就算我要把媚音一輩子留在身邊,永遠不嫁出去,也絕不會將她許給這樣一個小子!”

    水千珩聲嚴色厲,毫無餘地。

    水映月沒有再說話,心中幽幽一嘆。雲澈的出身的確是個問題……哪怕他是出身中位星界也好,可偏偏是來自下界,基本稱得上是整個混沌最低等卑微的層面。

    “可嘆。可嘆啊。”這聲讚歎,赫然是來自龍皇:“宙天老弟,若是當初你真將此子驅逐,這場封神之戰,怕是要失色七分。”

    龍皇說的甚爲直白,宙天神帝卻也緩緩頷首,嘆道:“老朽一直自詡目納萬星,卻險些錯失了一顆千古難遇的明珠啊。”

    “龍皇殿下,以你之見,雲澈此子究竟異在何處?”梵天神帝出言道。

    龍皇微微一笑,笑的頗有些神祕莫測:“雲澈與洛長生之戰,龍某萬分期待。”

    龍皇未回答,梵天神帝也未再問,同樣笑了起來:“梵天亦是如此。”

    雲澈知道自己戰勝君惜淚會引發怎樣的轟動,絕對還要勝過自己戰勝陸冷川的那一戰。所以,他的反應很淡,內心鬆了一大口氣的同時,卻也沒有太強的波瀾。

    雲澈把昏迷的君惜淚抱起,浮空來到了君無名身前,輕輕一推,將君惜淚推給了君無名:“劍君前輩……晚輩得罪了。”

    君無名將君惜淚帶起,靈覺掃了一番她的狀況,臉色明顯的鬆弛了下來。

    看了一眼雲澈,君無名沒有說話,帶着君惜淚離開……但,離至封神臺邊緣時,他忽然又停了下來。

    “雲澈,我君無名欠你一個人情。”

    聲音很淡,但……這番話並非傳音,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是君無名當着東神域之面,給予雲澈的一個承諾。

    因爲他心中清楚,若雲澈沒有阻下君惜淚的第三劍,君惜淚必廢無疑,而若他沒有那一句向君惜淚的當衆致歉,她將深陷自己的深淵,無法脫出……

    音猶在耳,君無名已遠遠離去。雲澈心緒複雜難言,君無名的這個承諾,他自認受之有愧……畢竟,是他將君惜淚生生逼到不惜以命換命。

    劍君之諾,何其之重。

    “長生,看來,你有對手了。”洛孤邪手掌輕按在洛長生的肩膀上。

    “嗯。”洛長生緩緩點頭,目視着封神臺中心的那個身影:“雲澈……這場封神之戰,遠比我想的有意思的多。不過,我自是不可能會敗的。”

    “今日之前,君惜淚也一定如此認爲。”聖宇界王洛上塵淡聲道。

    “父王放心,師父多次教誨,無論對手是誰,都絕不可妄大輕敵,長生絕不敢忘。”洛長生雙目一閃:“最後一戰,長生會好好準備。”

    封神臺上,沐冰雲已飛至雲澈身邊,一股冰寒而輕柔的氣息將他全身罩住:“雲澈,你沒事吧。”

    雲澈微笑道:“當然沒事,這種傷,對我根本不算什麼。只是消耗有點大。不過冰雲宮主放心,我還有最後一枚時輪珠,下一戰之前定可完全恢復。”

    “……先回去療傷。”沐冰雲早知雲澈身軀異於常人,但他僅僅外傷便看上去極爲駭人,不敢耽擱,強行帶起雲澈,遠遠飛離。

    雲澈離開之時,封神臺的光幕之上顯現出下一戰的對戰訊息:

    敗者組最終戰:

    琉光界水映月(神靈境十級)——對戰——吟雪界雲澈(神劫境九級)。

    ————————————

    這一屆封神之戰,誕生了一個新的神子,他在東神域引發了巨大的震動,在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更是被視爲千古未有的驕傲,近乎到了被神話的程度。

    而與君惜淚一戰,原本就盛到極點的光環,又在一夜之間更加耀眼了數倍。

    一個出身下界,師承中位星界的年輕玄者,卻在封神臺上連敗兩大神子,這在東神域歷史上,對中下位星界而言,簡直就是天賜的奇蹟。

    無數中下位星界的玄者也因雲澈而重燃新的信念之火……原來,我們也可以戰勝上位星界的玄者,我們也可以碾碎神子的神話!

    毫無疑問,“吟雪界”這個名字,亦是達到了亙古未有的高度,也因雲澈的“主玄功”爲金烏炎,“炎神界”之名亦是在整個東神域變得如雷貫耳。

    ————————————

    夜幕沉下,雲澈端坐庭院之中,周圍是一個沐冰雲親手設下的冰夷結界。

    他閉目凝息,恢復着傷勢和玄力。時輪珠畢竟太過珍貴,他並不捨得動用。雖然傷重加之消耗巨大,但對他而言,三天時間足以完全恢復。

    雲澈如今在東神域的盛名已如天空皓月一般,若在他處出現,必定引發震動。但身處宙天界,又是封神之戰期間,沒有人會打擾他。

    雲澈凝心恢復之時,並不知道星空之上,有一道眸光在遠遠的看着他,而且已經看了很久。

    她立於雲端之上,整個人完全融於黑夜,無形無息,此時縱然有一個上位界王從她身側十丈之內走過,都不一定能發現她的存在。

    而能將自己的存在與氣息隱匿到如此程度的,整個東神域或許唯有一人可以做到。

    天殺星神!

    夜風吹起,帶起一抹寒涼。她又徵徵的看了雲澈一會兒,終於轉過身,無聲離去。

    她提出唯有云澈奪得封神之戰首位纔有資格見她,否則滾回藍極星,是要他徹底絕望,知難而退,再也不要到來神界,讓神界完全遺忘他的存在……沒想到,得來的卻是截然相反的結果。

    他非但沒有就此失落離開,放棄念想,反而以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姿態重回封神之戰,實力更是一次次以不符常理的幅度飛躍,震撼着整個東神域……也將自己徹徹底底的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下。

    她知道他爲何如此……

    但,這不是她想要的,反而是她最害怕看到的結果。

    只是,到了這種境地,她已無法改變和阻止。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見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見他。

    否則,若被他知道“那件事”……

    以他的性子……

    她閉上猩紅的眼眸,傾聽着自己心緒混亂的聲音,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

    三日之後,封神臺。

    今日,是敗者組的最終戰——雲澈對戰水映月。

    勝者,將會對上唯一一個一場未敗,問鼎封神組的洛長生,與之爭奪這屆封神之戰的首位!

    觀戰席早早坐滿,只要涉及到雲澈之戰,關注度都會高至頂點。不過,劍君師徒並未到場,這亦在所有在預料之中,君惜淚元氣大損,精血巨損,縱然以君無名之能,要想爲之恢復,也絕不容易。

    封神臺上,雲澈和水映月已相對而立,彼此目光碰觸,雲澈戰意昂揚,反觀水映月卻如無波之水,一片平靜。

    若無三日前雲澈與君惜淚之戰,任誰都會確信,這一戰必是水映月勝。但此番,他們心中所想卻是完全反了過來,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會是雲澈勝。

    君惜淚和水映月實力相近,君惜淚拼死祭出無名劍都沒能戰勝雲澈,水映月就算實力真的在君惜淚之上,也絕不可能勝出太多,要敗雲澈,除非……她能像雲澈一樣,翻出驚豔全場的底牌。

    “開戰!”

    祛穢尊者號令之下,兩人同時玄氣爆發,水映月手握瑤溪,無論她的手,還是她的劍,都如世上最無暇的美玉,舞動之下,封神臺上藍光輕拂,整個空間的法則無聲變動。

    正橫劍衝向水映月的雲澈忽然身形一頓,他感覺到空間忽然變得粘滯,如身浮水中,自己的周圍,空間中道道藍紋浮動,如靜水微波。

    但下一瞬間,便忽然化作滄海怒濤,道道蒼藍水紋從四面八方洶涌覆下,將雲澈完全覆沒。

    一個藍光盈盈的葵水之陣以雲澈先前所在的位置爲中心成形,玄陣之中的每一滴水,都可澆滅一座爆發中的火山。

    “糟……糟了!”火破雲驚叫道。

    火如烈也是眉頭大皺,水系玄功雖然攻擊性不強,但卻千變萬化,控制力極強。一旦被封入葵水之陣,縱然懂得破陣之法,要脫離也相當困難。何況雲澈根本不識葵水之陣,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易的被封其中。

    他下意識的側目,卻發現向來最爲緊張雲澈安危的沐冰雲雪顏上卻是一片平靜,連一丁點的擔憂都沒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