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雲澈仰倒在房頂上,輕念道:「我已經失去了小仙女……我怎麼能再眼睜睜的失去你。」

    「可是,我到底該怎麼做……」

    「安兒,我們要去看望太爺爺了哦,要乖乖的。」

    不遠的地方傳來天下第七輕柔似風的聲音。她抱著襁褓中的嬰孩,面帶暖笑,腳步輕緩,身邊是寸步不離的蕭雲,不時的逗弄著自己的兒子。

    蕭永安的到來,讓本就感情極深的夫妻二人之間更加幸福溫馨,縱然是讓全城惶然的災難陰影也無法將之沖淡。

    「雲哥哥,你說安兒長大了之後會像誰多一點呢?」

    「當然是像你,像你多一些的話肯定會更漂亮。」

    「嘻嘻……安兒,你聽到了么,要每天多看看娘親,將來長成美男子唷。還有,長大好要好好孝敬太爺爺還有雲澈伯伯,要是沒有雲澈伯伯,娘親和爹爹可都再也見不到你了。」

    「說起大哥,這幾天都沒有見到他,也不知道他現在……」蕭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我總覺得,他最近和以前變得很不一樣。」

    雲澈:「……」

    「我也感覺到了。」天下第七幽幽道:「以前每次見到雲大哥,都會感覺到一種很霸氣,讓人無比心安的感覺。但從金烏雷炎谷回來之後,每次見到他,總覺得他……心事重重。」

    「我大概知道原因。」蕭雲憂心道:「雲大哥用盡全力救回了我們的孩子,但他自己的孩子……如今應該已經五歲了,但他卻連見都沒有見過,甚至連生死都……」

    「這一直都是他心中最痛苦的地方。如今他救回了我們的孩子,卻無法找到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大哥,也一定難受還有自責到無法釋懷。我嘴笨,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能盼望大哥可以早點走出來。」

    「雲大哥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天下第七信心十足的道。

    默默看著夫妻二人走遠,雲澈默嘆一聲:原來我已經害的很多人為我擔心了,看來的確必須好好調整狀態了。

    也不知道元霸現在怎麼樣了。在軒轅問天眼中僅有的幾個潛在威脅,夏元霸是其中之一。以軒轅問天已明顯被扭曲的性情,身在天玄大陸的夏元霸必遭他的魔爪……希望他能化險為夷吧。

    雲澈閉上眼睛,意識沉入了天毒珠的世界。

    碧綠色的世界一片安靜,顯得紅兒的酣睡聲格外清晰。

    「紅兒,起床了!」雲澈來到床前,拍了拍紅兒的小屁股。這個玉床本是茉莉休息的地方,自從紅兒到來后,就被她全天候霸佔。

    畢竟她基本除了吃就是睡。有時被召喚出來,也是在劍中酣睡,打上半個時辰都不一定醒。

    「唔……」紅兒被雲澈很輕的一巴掌拍醒,她睜開眼睛,傻朦朦的道:「主人,人家正做一個很好吃的夢,為什麼要忽然吵醒人家。」

    很……好吃的……夢!?

    「……紅兒,你茉莉姐姐是不是留了一個東西在你這裡讓你交給我?就是她離開的時候。」雲澈扶正她嬌小的身軀問道。

    「唔?」紅兒眨了眨睡眼,小手拽了拽朱紅的頭髮,忽然一臉委屈的道:「不知道,人家現在肚子餓,什麼都想不起來。」

    「~!@#¥%……」雲澈一伸手,抓來兩把通體晶瑩,釋放著王玄氣息的長劍:「好了,吃吧。」

    「哇!謝謝主人!!」

    紅兒睡意全無,雙眼發亮,一把抱過兩把王玄境,嘴巴大大的一張,隨著「嘎嘣」一聲,一個齒狀缺口出現在了比玄鐵還要堅韌的劍身上。

    雖然早已習慣了紅兒牙齒的「可怕」,但每次看到,依然深感心驚膽戰。

    隨著紅兒的狼吞虎咽,一轉眼的工夫,兩把王玄劍就被紅兒吃了個乾乾淨淨,連點碎渣都沒剩下。她滿足的拍了拍絲毫沒有變化的小肚子,忽然尖聲道:「想起來啦!茉莉姐姐要我把這個東西給主人!」

    紅兒小手一抬,捧起了一點明亮的白芒。

    雲澈嘴唇微動,伸出手來,將白芒輕輕的拿在手中。

    頓時,一段來自茉莉的聲音從白芒上傳來,響起在他的心海之中。

    「雲澈,當日重塑身體,我借用了你的三滴精血,並承諾會給予你一滴星神血作為補償。現在,我依照承諾,將這滴星神血賦予你。」

    「星神之力的煉化需要極其特殊的方式,以你之力無法煉化其中的神力,但它可以數倍的彌補你因失去三滴精血而損失的壽元。」

    「如果我已無法留在你的身邊,那麼,這滴星神血就是我留給你最後的禮物。

    「……」

    雲澈愣愣的看著手中的白芒……星神血,這是屬於茉莉的精血……

    他意識朦朧間,纏繞著白芒的星神血忽然飛離他的掌心,一直飛向他的眉心,然後強行融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雲澈的意識瞬間脫離了天毒珠的世界,與此同時,一股似溫暖,又似冰冷的奇異感覺從他的眉心為起點快速蔓延至全身。他連忙坐起身來,凝聚精神開始吸納星神血。

    短暫的不適感過去,星神血逐漸完全融於他的身體。他的五感開始變得更加清明,全身湧上了頗為澎湃的元氣,體質隱隱有了一種增強的感覺,但除此之外,他的玄氣毫無變化。

    就如茉莉的聲音所述,它可以大幅度增加雲澈的壽元,但對他的玄力卻基本毫無提升。

    星神血完全融入身體。雲澈睜開眼睛,全身,還有心中,都湧上了一股深深的溫暖感。他抬起頭,看著遠方輕輕自語:「茉莉,你留下這滴星神血,真的只是為了補償我么……」

    輕語間,他的嘴角微微帶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

    滄雲大陸,扶蘇國江東域,太蘇山下。

    一大片竹林從太蘇山腳一直蔓延到遙遠的太蘇門南門,竹枝茂密,遠遠望去,濃郁的翠綠色充斥了整個視野。

    平日里,這裡搖擺的竹葉總會帶起清新到極點的清風,讓人心曠神怡,似乎連心靈都在被輕柔的洗滌。

    但今天,來自竹林的風,卻帶著刺鼻的猩血氣息。

    嚓!!!

    隨著一道毒辣的刀光,血箭飛射,一個高大的人影重重的倒下。他的身邊,已是堆滿了屍體。

    「老七!!」

    蘇橫山撲了上去,抱著男子的身體,瞪大的雙眸中滿是血淚。最後一個堅守在他身邊的人也倒下了。他腳下的土地,周圍的竹葉都已被鮮血染紅,屍體鋪滿了整個視野。而這些,都是用生命擋在他面前,也捍衛者太蘇門最後尊嚴的人……

    如今,除了他自己,他們全部倒下了。

    「門主……快……走……」高大男子痛苦的呢喃,然後閉上眼睛,徹底的斷了氣。

    「老七!!!!」蘇橫山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全身因痛苦和怨恨劇烈的顫抖著。

    「呵呵呵,我親愛的父親,你太讓我失望了。」

    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將蘇橫山圍在中間,他們有的人穿著太蘇門的衣著,有的人則是一身黑衣——赫然是黑木崖的著裝。而站在最前方的,卻是蘇橫山唯一的兒子——蘇浩然。

    「你可是答應我們只要放苓兒走遠,就會把至寶鑰匙老老實實的交出來,結果卻出爾反爾,不知死活的頑抗,白白害死這麼多人的性命……嘖嘖,好歹都是我的長輩和同門啊,著實是讓人不忍啊。」

    蘇浩然一臉身為掌控者的傲然淡笑,臉上卻又哪有一絲的不忍。

    三長老蘇橫岳,太長老蘇忘機都在場,甚至還包括黑木堡的黑木青牙。他們都是面露冷笑,但站位……卻都是站在蘇浩然的後方。

    再後方,是黑木崖的人,以及……整整八成太蘇門的弟子!

    跟隨蘇橫山的太蘇門弟子,只有可憐的兩成……如今已全部慘遭屠戮。

    「你……你這個畜生!!」蘇橫山轉過身,顫抖的手指指向蘇浩然,血瞳之中是無盡的悲愴和悲哀。

    「我這些年……處處提防蘇橫岳和黑木堡……沒想到……卻是你這個畜生……咳,咳咳……」蘇橫山身體搖晃,口中咳出大片的鮮血。

    「嘿嘿,」蘇橫岳冷笑道:「浩然可比你這個頑固不化的廢物強太多了,搭上【七星神府】這座大船,我太蘇門便可瞬間如日中天,整個扶蘇國無人敢欺。而若是浩然被收為七星神府的弟子,嘖嘖,那可不僅僅是光宗耀祖那麼簡單。」

    「嘿嘿嘿,」黑木青牙滿眼快意加憐憫的瞥了蘇橫山一眼,向蘇浩然垂首道:「少門主,待日後入了七星神府,還請不吝稍加提攜。」

    「哈哈哈哈,」蘇浩然傲然大笑,得意洋洋:「那是自然,若不是黑木堡主,本少又怎會有機會得到七星神府的青睞。」

    「蘇橫山,」蘇浩然直呼其名:「所有不識抬舉的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是儘早乖乖的把至寶鑰匙交出來,免受更多的苦。畢竟嘛,折磨自己的父親可是要夭壽的。」

    「你這個孽畜,你們這群畜生……我就算死,你們也永遠別想得到至寶鑰匙!!」蘇橫山惡狠狠的道,他手裡死死抓著染血的劍,全身釋放著驚人的煞氣:「你們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的!!」

    「報應?」蘇浩然眼睛一眯,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你所說的報應,該不會是指那個叫雲澈的人吧?嘖嘖嘖,真是悲哀啊,做了六年白日夢,居然到現在都還沒醒。說起來,我還專門讓七星神府的人打聽過雲澈和夏傾月這兩個人,結果,那個層次,根本就沒有這兩個名字,1也就是說,他們當年連告訴你們的名字都是假的,你居然還在夢想著他真的會回來娶苓兒……哎呀,也真是難為我那可憐的妹妹痴痴等了六年。」

    「神府使者到。」

    這時,一聲低沉的呼喊從後方傳來,短短五個字,卻是讓在場所有人臉色猛的一變,與此同時,一個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蘇浩然的身側,他面孔冷峻,全身黑衣,胸口紋著交錯的七顆星辰。

    看到這個人,所有人如見真神降臨,全部慌不跌的拜了下去:「拜見神府使者。」

    「嗯。」神府使者鼻孔無力的出了一聲,算是回應。

    「神府使者,浩然不知您老忽然到訪,有失遠迎,還請贖罪。」面對黑衣人,蘇浩然先前的張狂消失的乾乾淨淨,只剩滿臉的惶恐不安。

    「哼。」神府使者冷哼一聲,掃了一眼蘇橫山:「他就是那個蘇橫山?」

    「是是是,神府使者果然目光如炬。」蘇浩然迅速拍馬屁。

    「呵,對自己的親生父親都這麼狠辣,果然是個辦大事的人。」神府使者不咸不淡的笑了一聲,聽不出是誇讚還是嘲諷。

    「謝……謝神府使者誇讚,能為神府效命,是浩然三生之幸。」蘇浩然小心翼翼,他身後的蘇橫岳、黑木青牙等人也都是深深低頭,大氣都不敢喘。

    「東西呢?」神府使者冷聲道。

    「呃……」蘇浩然心中一慌,滿頭大汗的道:「我們已搜過整個太蘇門,都沒有找到。唯一知道至寶鑰匙的,就只有……只有他。」

    「哼!」神府使者目光一冷:「人都已經抓到眼前,這麼多人卻逼不出一個東西來,真是一群廢物。」

    蘇浩然喉嚨狠狠「咕嘟」了一下,連忙道:「他……他原本答應只要放他的女兒遠離,就會把至寶鑰匙交出來。沒想到,他卻忽然出爾反爾。不過,請神府使者放心,他人已落在我們手中,要逼出至寶鑰匙,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他的女兒?」神府使者眼睛一眯:「哼,既然他這麼在意他的女兒,那就把他女兒抓回來,到時候,看他還能不能嘴硬下去。」

    蘇浩然眼睛一亮,連聲附和:「神府使者英明!浩然這就派人去把蘇苓兒抓回來……」

    重傷的蘇橫山聽到此言,頓時如一頭絕望的怒狼,怒吼道:「你們這群天殺的畜生……如果敢傷害苓兒……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等等!!」神府使者忽然一抬頭,眼神陡然變得冰冷和危險起來:「那至寶鑰匙……極有可能就在他女兒身上!!」

    「啊!」神府使者的話讓所有人心中一驚,蘇橫山更是臉色驟變……而他臉色的變化清楚的落在神府使者的眼中。他臉色一陰,低沉道:「你們真的把那個蘇苓兒放走了?沒有派人暗中跟著?」

    「這……這……」蘇浩然徹底慌神,哆哆嗦嗦的道:「蘇苓兒只是……只是一個沒用的黃毛丫頭……我實在沒想到蘇橫山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我……我這就派人去把……」

    「哼,不用了,一群沒用的廢物!!」神府使者轉過身去,面向空蕩蕩的竹林低聲道:「出動所有人,挾令扶蘇國皇室和所有門派,封鎖整個扶蘇國,掘地三尺也要把蘇苓兒給我找出來!」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空蕩蕩的竹林深處,傳來一聲低沉的回應。

    ————————————

    ————————————

    【星神血目前沒卵用,後期有大用……嗷嗷大的用。】()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