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影兒,”梵天神帝側目:“這些天,你一直遠觀,未曾靠近,今日爲何會忽然來此?”

    “雲澈,他讓我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千葉影兒脣瓣輕動,言語毫無情感。她的雪頸、皓腕以及裸露在外的每一處肌膚,都如最無暇的美玉一般瑩白,並隱約泛動着淺淺瑩光,幻美無暇。

    “果然如此。”梵天神帝點頭,沒有再問。千葉影兒極爲清楚自己的現身會帶來怎樣的後果,但她依然來了,顯然,她對於雲澈,絕非一般的“興趣”。

    封神臺上,雲澈的目光也在千葉影兒身上停留了許久,才頗爲艱難的移開。

    她就是……梵帝神女……

    不見容顏,其風華便已亂人心魂,讓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無愧“龍後神女”之名。

    他在這時忽然注意到,身前的洛長生氣場和神態亦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不復先前的平靜。

    男人一生所能想到的極致追求,無非最高的玄道,最大的權勢,最美的女人。而“龍後神女”,便是神界美色的極致。

    龍後爲龍皇之妻,而龍皇爲神界第一人,他自然配得上龍後,也唯有龍後這等女子才配得上他。

    而神女……

    若哪一個男子最終能得到她的親睞,那必將引來神界無數男子瘋狂的羨嫉!

    包括洛長生。

    但,梵帝神女何等存在,縱然洛長生這等人物,也絕不敢真的妄想能得她的垂青,或許,這一生能得窺她真顏一次都是奢望。

    “開戰!”

    祛穢尊者一聲厲吼,如晴空霹靂,將所有人的視線和心神重新拉回封神臺。

    就在祛穢尊者聲音落下的第一個剎那,雲澈和洛長生身上的玄氣同時爆發。

    洛長生長髮高揚,周圍空間狂風席捲,雷電嘶鳴,右手聖雷劍,左手神風鉞,整個封神臺因他而風雲變幻。

    尚未出手,這股陡然爆發的氣勢便讓所有人心中震駭,生出深深的懾服感,看着沐浴風雷之中的洛長生,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個已立於蒼穹之巔的皇者,一種卑微感在心魂深處快速滋生。

    哧啦!!

    洛長生動了,在暴風的加持之下,洛長生的速度快到了難以置信,聖雷劍和神風鉞撕裂開兩道猙獰的光痕,如無情而恐怖,可在瞬間奪取萬生的惡魔爪牙。

    “啊啊啊啊!!”東神域響起無數玄者的失聲驚叫,他們誰都沒想到,洛長生一上來,居然便是如此猛烈的攻擊,其威勢之可怕,幾乎超過了封神之戰先前的所有……面對雲澈,他似是一上來,便是毫無保留的全力。

    這股風雷齊爆,讓天地都完全變色的力量……雲澈真的接的下來嗎?

    在同一瞬間,雲澈也暴然出手,有着佛心神脈的他,論爆發能力不會輸給任何一人,身上的力量從靜止到完全爆發,劫天劍爆炎狂燃,揮出的一刻金炎燎天,與洛長生的風雷之力毫無花俏的當空碰撞。

    轟隆!

    如神雷炸響,下方的封神臺大幅度崩裂,碎片又在一瞬間化作最細微的粉末,被狂暴絕倫的力量洪流卷向天空。

    在祛穢尊者“開戰”之音落下的剎那,沒有試探,沒有眼神碰撞和言語交鋒,兩人的力量已是兇狠無比的爆發。在封神之戰歷史上,封神臺鮮有被摧毀的時候,而兩人之戰,第一個照面,便讓封神臺直接崩裂。

    爆雷、烈焰、颶風……封神臺區域完全被三種狂暴的力量所充斥,若不是有結界相隔,足以將觀戰席全部覆沒。太過耀目和暴烈的玄光之中,兩個人影在瘋狂的碰撞,每一次的交鋒,都如一道神雷降世,短短數息之間,封神臺已徹底化作災難地獄,其中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寸空間,都肆虐着可怕到極點的力量。

    觀戰席所有人都似已石化,他們期盼着這會是一場激烈精彩的對決,卻無人想到,才一開始,居然就激烈到如此程度。

    “洛長生的力量……好可怕!但這麼可怕的洛長生……雲澈居然沒有落入下風?”

    “嘶……和君惜淚交戰時,雲澈果然用的還不是全力!”

    “廢話,他可是連無名劍的劍威都擋了下來!這纔是雲澈真正的力量啊,面對洛長生居然完全不落下風!我的天,這一戰,說不定……說不定他真有可能打敗洛長生!”

    雲澈與君惜淚之戰,起初“暗算”將君惜淚直接逼入敗境,之後面對無名劍則全是防禦。此時此刻,他面對洛長生時爆發的力量,讓他們才真正意識到,雲澈的力量,居然真的已經到達了堪比洛長生相較的程度!

    “啊……啊……啊……”

    火破雲雙目在放大,瞳孔在瑟縮,如同在注視着一副完全在他認識之外的荒謬畫面,口中不自覺的溢出着干涉的喉音。

    “那……那……真的是……雲兄弟?”

    不僅僅火破雲,吟雪界、炎神界上下,包括火如烈、炎絕海、沐渙之等人在內,個個全身僵硬,雙目圓瞪,對火破雲的話毫無反應。

    “怪不得……怪不得映月會認輸。”琉光界坐席,水映痕的喉嚨狠狠“咕嘟”了一下。

    水映月:“……”

    “影兒,”梵天神帝淡淡而語:“洛長生與雲澈,你覺得這兩人孰優孰劣?”

    千葉影兒眸光未動,脣角卻是傾起一抹嘲諷:“洛長生?他也配和雲澈相提並論!?”

    “哦?”梵天神帝側目。

    “洛長生的玄力已至神靈境巔峯,距離神王境也不過半步之遙。”千葉影兒冷語道:“但似乎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忘了,雲澈的修爲,才神劫境而已。”

    “單憑這一點,洛長生連給雲澈提鞋都不配,又有何資格相提並論。”

    “呵呵,”梵天神帝笑了起來:“王界之下,居然出現了一個能被你看得上眼的人,也是稀奇。”

    梵天神帝這句話聽似普通直白,但大含深意。

    “……那還要看他的本事。”千葉影兒漠然道:“可不要白白辜負了我的期待。”

    梵天神帝再次一笑,卻並未深問……因爲他太過了解自己的女兒。

    轟!轟隆!嚓!!

    封神臺如有兩頭蠻荒惡獸在搏命撕咬,每一個瞬間都會爆發出災難力場。

    洛長生有風暴之力在身,速度遠勝雲澈,身形時而如雷霆般迅疾,時而如暴風般飄忽,雲澈雖速度遜色,卻以斷月拂影從容而對,巨大無鋒的劫天重劍在他的手中每一劍都會轟出一個毀滅領域,將洛長生的力量全部湮滅。

    “遁宇空間!”

    洛長生瞳中綠芒一閃,封神臺上忽然狂風驟卷,一個龐大領域在短短一息之中便已張開,直覆百里。風暴領域中,洛長生的速度再次暴漲,而云澈卻被風暴所卷,不但速度大降,連身軀也明顯受制。

    砰!!

    剎那的破綻,聖雷劍驟然突破了劫天劍的毀滅領域,一道雷光如來自深淵的雷蛇,直中雲澈的心口。

    雲澈上身後傾,腳下猛退一步,而這一步倒退,便已被橫卷至百丈之外,卻是沒有踉蹌,而是閃電般回身,目中藍光一閃,烈焰化爲冰夷,一劍轟出,冰芒漫天,罩下一個龐大寒冰領域。

    “冰夷領域!”吟雪界衆人都是下意識的低語出聲。

    щшш▪тт kān▪Сo

    洛長生釋放“遁宇空間”的速度極快,而云澈的“冰夷領域”竟要更快上一分,讓洛長生臉上閃過一瞬明顯的驚愕。

    遁宇空間和冰夷領域都是控制型領域,一個將環境轉爲對洛長生有利,對雲澈壓制的風暴,一個將環境轉爲對雲澈有利,對洛長生壓制的冰獄,交疊之下,封神臺再次風雲變幻,捲動起無比可怕的冰風暴,冰風暴中,兩人再次戰到一起,縱在各自壓制之下,能量的轟鳴依舊驚天動地。

    “奇怪,”梵天神帝微微皺眉:“洛長生的軀體經歷過【太初神水】的淬鍊,身體和經脈遠遠異於常人,才能如此之快的張開一個領域。但云澈……居然比他還要快上一分?”

    千葉影兒:“……”

    轟……轟……嘶啦!

    冰風暴愈加肆虐,此時的封神臺縱然降下一座山嶽,也會頃刻間被毀成沙塵。這時,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隔開很遠,再次碰撞在一起時,兩人的力量都已凝聚至極致。

    “滅天絕地!!”

    “殘天劍!”

    封神臺的中心,一個三色的能量漩渦猛然爆開。

    瞬間,整個世界陷入了無聲,又在下一個瞬間爆發出震世的轟鳴。

    轟——————————

    兩個身影向相反的方向橫飛而去,肆虐許久的冰風暴忽然從中間裂開,齊整的像是被利刃切開的水境。

    隨之,所有的力量快速潰散,終於又重新映出雲澈和洛長生的身影。他們相隔二十里而立,如心有靈犀般都沒有再出手。

    洛長生白衣染塵,長髮微亂,身上沾滿着碎冰,目光卻是一如最初,無波無瀾。

    全身上下,無半絲傷痕。

    雲澈的臉上、脖頸、手背,還有身上雪衣被風刃留下了無數的傷痕,但這種傷痕對他們這個層面的玄者而言,等同於無。心口部位一灘血跡,對他來說亦是絲毫無礙。

    “熱身也差不多了。”洛長生淡淡出聲:“釋出你的幻神吧。”

    一句話,驚得無數玄者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熱……熱身?”火破雲上身前傾,險些咬到自己的舌頭:“剛纔還只是……熱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