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洛長生的話讓雲澈眉頭大皺。

    雖然,他身上都是一些毫無所謂的小傷,但畢竟是傷痕遍佈,而洛長生身上卻是一絲都沒有。激戰之下,他的雙臂此時已是有些疼痛酥麻,喘息微亂,而反觀洛長生,卻是無比的平靜從容,尤其他的氣息和呼吸,雲澈察覺不到半點惡戰之後的紊亂。

    而最可怕的,是他從容說出的“熱身”二字。

    雲澈唯有在“轟天”狀態下才能駕馭劫天劍,而他的“轟天”狀態無法持續太久,他又怎麼會將這種狀態下的力量用在“熱身”上,先前的每一劍,都是他的巔峯之力,但洛長生,卻似乎真的是在“熱身”……根本還未用出全力!

    “如你所願。”

    雲澈左臂擡起,玄罡融合金烏神魂釋放,在上空化作一個巨大的金烏神影,嘹空的鳳鳴之下,濃烈的火焰氣息瞬間瀰漫天際。

    “很好。”洛長生微笑,他的目光卻是不經意的掃過雲澈的心口,短暫停留。

    奇怪,他那裏明明是被我的雷電擊中,爲何只撕裂開這麼小的傷口,且完全沒有雷傷的痕跡?

    難道,他還通曉雷電法則?

    玄罡幻神釋放,無疑會大幅度增加雲澈的消耗,他沒有半刻停留,劫天劍重燃火焰,直取洛長生,金烏幻神亦如流星般飛墜而下……而在這時,洛長生的雙瞳之中,忽然閃過一抹異光。

    “喝!!”

    隨着一聲激昂的大吼,他身上本就強大無比的玄氣,竟又忽然暴漲,陡然爆開的氣浪濃烈如實質,雲澈胸口一悶,衝勢被硬生生阻住。

    而這聲氣爆,猶如響徹在所有人心魂之中,帶給着他們無比強烈的撼動。

    “洛長生的氣息……啊!?”

    “剛纔的洛長生已經那麼可怕,居然……又一下子提升了這麼多!”

    “他居然真的沒用全力,這個氣息豈止是可怕!這纔是洛長生的真正實力!?根本已經碾壓雲澈了!”

    “‘長生公子’之名又豈是白叫的!他在先前的‘東域四神子’中是公認的獨成一域,雲澈雖強,但還進入不到長生公子的‘領域’,那些妄想看到雲澈打敗洛長生的,都不過是無知和做夢。”

    “洛長生居然……居然真的……這下怎麼辦?”火破雲臉色繃緊,微微咬牙道。

    哪怕是全場玄力最低的人,在可以清楚的察覺到,隨着洛長生玄氣的再度爆發,已是穩穩的超過了雲澈的玄氣威壓……而且超出了很遠。

    “……只能看雲澈能不能依靠他特有的‘幻神’來創造奇蹟了。”火如烈大皺眉頭。他從雲澈的攻勢和神態看得出,他先前的確已傾盡全力,毫無保留。

    但洛長生……

    方纔,他算是勉強和洛長生勢均力敵。現在,他釋放的玄神,會有可能跨越兩人之間陡增的玄力差距嗎?

    洛長生雙臂張開,雷電的嘶鳴與暴風的呼嘯安靜了許多,但空間之中,卻瀰漫着一股遠勝先前近乎一倍的沉重威壓。他目視雲澈,臉上依舊平淡若水:“這已是我‘正常’狀態下的極限,這場封神之戰,你是唯一有資格讓我釋放極限玄力的人,這也算是我對你的認可。”

    他聖雷劍前指,字字如風一般輕渺:“使出你的全力,儘管嘗試打敗我吧。”

    洛長生的姿態,還有話語,竟分明是一種身居更高層面的俯視之姿。但這並非是他的刻意傲慢,而是他在釋放全力之下……雲澈在他的眼中,已根本不是同級別的對手。

    縱然他可以釋放奇異的“幻神”。

    嘶!

    洛長生聲音落下,聖雷劍輕輕劃出一道紫色的劍弧,霎時,天空狂雷大作,一道深紫狼影浮空而現,直撲而下,化作一個巨大雷域,直罩雲澈和金烏神影。

    “小心!”火破雲下意識的一聲大吼。這個雷域雖然是隨手而成,但他的第一反應便是雲澈根本不可能接的下——因爲洛長生全力之下的玄息實在太過可怕。

    雲澈臉色毫無變化,竟直線衝向雷域,身上的火焰愈燃愈烈,和金烏神影如一大一小兩個太陽,直入雷域之中。

    “啊!?”看着雲澈被捲入雷域,觀戰席一片驚喊,但下一瞬間,又陡然爆發出數倍的吼叫聲。

    轟!!!!

    一聲爆鳴,巨大的雷域之上忽然映出了一道赤金色的炎痕,炎痕之下,浩大雷域竟如脆弱的布帛一般被撕開,雲澈和金烏幻神從中直射而出,劍威捲動着烈焰,從洛長生的頭頂轟落。

    洛長生眉角微斜,聖雷劍上紫芒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厚重濃郁的黃芒,劍鉞相交間,風捲黃芒,鋪開一個奇異氣場,輕描淡寫的迎向了雲澈。

    一種沉重無比的壓力陡然罩下,讓雲澈的身勢猛的一緩,隨着他距離洛長生越來越近,這股壓力也在倍增,逐漸如萬嶽壓身,而他的劍威和爆炎也被重重壓制,近至洛長生十丈之內時,已被完全抵住,無論是他還是金烏幻神的力量,都再無法寸進。

    一人一幻神,卻是被洛長生如此輕而易舉的同時阻下!

    這一幕,無情的摧毀了火如烈等人心中僅存的希望。

    兩人的目光隔空碰撞,雲澈的雙眉死死擰緊,雙臂微微發顫,而洛長生卻依舊平和如初,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你果然通曉雷系法則。”

    雲澈:“……”

    洛長生又何止是體質天異又玄力高的恐怖,就連心思也是敏銳之極。

    洛長生手臂一揮,沉重的防禦力場忽然化作猛烈的攻擊力場,將雲澈和金烏幻神遠遠震開,洛長生身體翻轉,劍鉞齊揮,封神臺忽然狂風呼嘯,一隻百里巨鷹如神靈降世,捲動起末日風暴……卻不是撲卷向雲澈,而是直衝金烏幻神而去。

    金烏幻神唯有云澈六成的力量,又豈能承受的住洛長生全力一擊,巨鷹撲卷之下,可怕絕倫的風刃將封神臺切割出數千道細密裂痕,當金烏神影被捲入,只堪堪兩息,烈焰和神影便被絞成漫天火焰碎片,又在下一個瞬間完全消逝。

    “你的‘幻神’的確很強,但亦有一個很大的弱點。”洛長生氣息鎖定雲澈,以指點的口吻緩緩道:“那就是太過脆弱!”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他身攜暴風,只一瞬間便攻至雲澈身前。

    轟!!

    一聲巨響,如天雷炸空,兩人的力量再次狠狠對撞,但這一次,雲澈全身劇震,雙臂數十根血管和筋脈同時爆裂,身影飛墜而下。

    面對玄力全開的洛長生,雲澈在玄力之上,完全落於下風。

    雲澈身體飛墜,但觸地剎那,卻是突然彈身而起,劫天劍以極快的速度重新凝起龐大劍威,再轟而去。

    砰!!

    面對雲澈的驟然反擊,洛長生左臂一橫,一聲悶響,已是牢牢抵住了劫天劍……而且,是單單以神風鉞,以一隻手臂將劫天劍完全抵住!

    他的右臂緊隨而落,一道黃光在雲澈的胸口無情炸開。

    雲澈一聲悶哼,口中橫噴一道血箭,以比剛纔更快的速度狠狠砸下……洛長生淡笑一聲,剛要追擊,一股不該出現的危機感忽然從後方掠至。

    洛長生心生警兆,卻已是反應不及,一道赤色炎光在他的右臂上猛烈炸開。

    “唔!!”

    雲澈身體重重墜地,拖着劫天劍連退幾十步才堪堪站定,他雙臂滲血,臉色晃過一抹蒼白。

    洛長生一聲痛苦的低吟,他右臂的衣袖被完全焚燬,右臂之上,印上了一道長長的灼痕。而金烏炎的灼燒何等痛苦,縱然他是洛長生,臉色也出現了數息的扭曲。

    而那個明明被他強行擊滅的金烏幻神,在這時重新飛回雲澈的身側。

    “看來,我的‘幻神’,和你所知道的不太一樣啊。”

    傷勢之上,雲澈比洛長生重上數倍,但他抹去嘴角血跡,卻是露出了一抹奇異的笑。

    洛長生的臉色稍稍而變,眼瞳中泛着驚異。雲澈的“幻神”分明被他所滅,之後雲澈被他完全壓制,根本不可能再有釋放幻神的機會……卻忽然現於他的後方將他灼傷。

    唯一的可能……難道他竟能在被壓制的狀態釋放幻神?

    洛長生對“幻神”的瞭解,自然是神主才能施展的“幻神術”。“幻神術”不但對玄力層面的要求極高,且釋放需要較長時間的玄氣凝聚與神魂融合,若被擊潰,還會對釋放着造成一定程度的反噬。

    這也是神界對“幻神術”的固有共識。

    但云澈的“玄罡幻神”,又豈是他們所認知的“幻神術”。

    它的力量雖然是來自雲澈,但其釋放卻是玄罡與神魂的融合,根本無關玄力。

    洛長生的雙目微微眯起,和雲澈交手,這是他的第一個傷口。

    金烏炎燒灼帶來的痛苦,也終於微微激起了他的怒火。

    “能讓我受傷……做的好。”洛長生擡起頭來,微呼一口氣,發出着讚許:“先前因過分保留,被君惜淚所傷,我還想着再不多添一道傷口,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洛長生明明說着語意上極爲狂傲的話語,卻是毫無狂傲的姿態,因爲這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在直白陳述着一個再簡單,再明瞭不過的事實。

    “不過,不會再有第二道傷口了……如果這就是你全部實力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