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要做什麼?”

    雲澈的奇異舉動,讓所有人凝目。忽然閉目的雲澈在這時張開雙臂,右臂之上燃燒起了暴烈的赤金火焰——他最爲依仗,也爲東神域所知的金烏炎。

    而他的左臂,卻是一簇赤紅色的火焰徐徐燃起,這股火焰沒有金烏炎那般灼目和暴烈,分外靜謐的燃燒着。

    而這簇赤炎燃燒之時,炎神界坐席所有人一下子全部驚呆,尤其鳳凰宗人,一大半“蹭”的站了起來。

    “那是……鳳凰炎!?”

    “是鳳凰炎!絕對是鳳凰炎沒錯!”

    “怎麼回事?雲澈怎麼會燃燒鳳凰炎?這這……”

    炎絕海面孔僵硬了好一會兒,目光下意識的看向火如烈,卻發現他也是一副目瞪口呆之相,然後忽然轉向了他:“炎宗主,雲小子身上怎麼會有鳳凰炎?這是怎麼回事?”

    炎絕海重重搖頭,然後低聲道:“他的鳳凰炎……氣息精純至極,唯一的可能,就是身負最原始的鳳凰神血。而我們鳳凰宗,早就沒有了原始神血。”

    “他的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祕密!”

    炎絕海的觸動,和當初火如烈驟見雲澈燃燒金烏炎時基本一模一樣。

    “炎宗主,先不要管他的鳳凰炎從何而來,你先默認來自於你!否則,會給這小子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火如烈低聲提醒道。

    “我明白。”炎絕海微微點頭:“只是,他爲什麼要強行展露鳳凰炎?金烏炎奈何不了洛長生,鳳凰炎也同樣不能……等等!”

    炎絕海忽然臉色一動:“冰凰、金烏、鳳凰……如此,雲澈豈不是和洛長生一樣,是三種神力傳承共存一體?”

    “不止如此啊。”火如烈低聲道:“朱雀、鳳凰、金烏三種至尊神炎本是互相排斥,一人得其中一神血,除非將之抹去,否則絕不可能再得其他兩種神血的承認與親和,這在我們炎神界,可是婦孺皆知的常識。但云澈……卻是鳳凰與金烏之力共存!這……真……的……不……可……能……啊……”

    火如烈的最後一句話,不受控制的有些哆嗦。

    “三神力共體。”東席之上,幾大神帝亦是目光變動。宙天神帝嘆道:“洛長生之外,居然還有一人可以身兼三種神力。”

    “不過鳳凰、金烏之力同爲火,修一種與修十種又有何太大差別?兩種神炎同時燃燒,反而會分散心力和玄力。”月神帝道。

    龍皇:“……”

    雲澈的身上,金色的金烏炎和赤色的鳳凰炎已燃燒的格外劇烈,並從手臂,同時蔓延向全身,很快,雲澈已是遍身燃火,一半金炎,一半赤炎,在他的身上各據半體,涇渭分明。

    “哦?”洛長生不緊不慢的靠近,瞳眸中泛動着訝色:“鳳凰炎?原來你也是可以同時駕馭三種神力傳承的人。我還以爲東神域這一輩唯有我一人,如此,倒也算是個不小的驚喜。”

    “不過,”洛長生眼眸微眯:“十成力量的金烏炎,與五成金烏炎混合五成鳳凰炎,我反而覺得前者的威脅還要稍大上那麼一些,你難道不如此認爲嗎?”

    雲澈忽然燃燒鳳凰炎,的確讓所有人爲之大吃一驚。但他們驚的是雲澈竟和洛長生一樣身兼三種神力,而同一層面的神炎,別說多一種,就是多十種,對戰局也根本不會有什麼質的影響。

    雲澈依舊閉着眼睛,不發一言,而他燃燒着兩種神炎的手掌,在這時緩緩的碰觸在了一起。

    兩種火焰相近,或者排斥,或者混雜。而在炎神界的認知中,鳳凰炎與金烏炎極爲相斥,別說碰觸,稍稍靠近便會互相噬滅。但,當雲澈手中的鳳凰炎與金烏炎碰觸之時,竟如兩股異色的水流無聲的交融到了一起,釋放出了一股灼目的異芒。

    非金烏炎的赤金色,亦非鳳凰炎的赤色,而是一種分外嬌豔的……緋紅色!

    而這種奇異融合在他手中完成的那一剎那,便快速蔓延,他全身的金烏炎和鳳凰炎快速交融到了一起,在雲澈的身上覆上了一層所有人都未曾見過的緋紅炎光。

    這一幕,讓衆人齊齊瞠目,而炎神界的人,包括兩大宗主在內,直驚的眼珠子差點爆開。

    “那……那那……那那那那是什麼!?”火如烈下巴着地,顫聲吼道。

    純粹的金烏氣息與純粹的鳳凰氣息消失不見,一種在場所有玄者都從未感受過的氣息在封神臺激盪。那似是鳳凰的氣息,又似乎是金烏的氣息,又似是兩者兼有,卻發生了無法理解的扭曲。

    “這……這……到底是……”炎絕海雙目發直,身體完全不由自主的站起:“怎麼……會有……這種事……”

    鳳凰炎與金烏炎,混沌三大至尊神火之二,代表着最高層面的兩種火焰之力,意味着這世上再不可能存在比它們更高層次的火焰。所有的傳說,所有的記載,都無比堅實的證明着這一點。

    而現在,他們竟眼睜睜的看着金烏炎與鳳凰炎在雲澈的手中,融成了另外一種炎色、炎息都完全不同的詭異火焰,這何止是荒謬。若非親眼所見,他們寧願相信葬神火獄一泡尿就能澆滅,也絕不會相信這種事的發生。

    而兩種神炎詭異融合成的火……作爲專修火焰的炎神界玄者,他們從未見過能呈現這種豔麗緋色的火,更從未感受過這種扭曲混亂的火焰氣息。

    緋紅之火在雲澈身上時而安靜,時而爆竄,不知是混雜了兩種神炎的特性,還是他尚不能完全駕馭。

    雲澈伸手,劫天誅魔劍飛回他的手中,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劍身,指尖所至,緋色之火在劍體蔓延,直至燃滿整個劍身。

    洛長生的眉頭稍蹙,靈覺中的炎息一片混亂,但炎威卻反而不及先前的金烏炎。他微笑起來:“有趣,這火焰真是漂亮的很,就是不知威力如何。”

    他話未說完,雲澈已是飛身而起,劫天劍撩起緋紅色的火焰劍芒。

    在葬神火獄之底的“幾個月”,雲澈在修完鳳凰頌世典後,在某一個瞬間忽然想到了冰炎。屬性完全相悖的寒冰與火焰之力都可以通過篡亂法則的邪神之力進行逆天融合,那麼,鳳凰炎與金烏炎若是試着通過邪神玄力進行交融,又會發生什麼?

    念想閃過,他便第一時間開始了嘗試。

    而當第一抹緋紅炎光耀起時,那時依舊存在的鳳凰魂靈發出了驚駭中帶着戰慄的嘶鳴。

    而由於金烏炎與鳳凰炎同爲火焰,它們的融合在對法則的忤逆上遠小於堪稱“逆天”的冰炎,因而要比冰炎的融合快速容易的太多,雖然還未做到完全融會貫通,但集中精神之下,短短數息便可勉強完成。

    而兩種神炎在忤逆法則之下融合成的緋紅之火又有着怎樣的威力……無人知曉。

    尋常玄者若是受了雲澈這般重傷,早已是玄氣大亂,軀體沉惰,連六成實力都發揮不出來,但云澈的氣勢卻一如先前,毫無傷弱之態。

    面對燃起詭異火焰的雲澈,洛長生玄氣重新釋放,但身姿卻是動也未動,隨着他身上黃色玄光的閃耀,先前將雲澈狠狠壓制的重力氣場再次覆下。

    但下一瞬間,洛長生的臉色忽然微變。

    重力力量之下,雲澈的速度竟是絲毫沒有減弱,威勢亦沒有被壓制,緋紅之火安靜的燃燒,所到之處,將洛長生覆下的重力力場層層灼滅,龐大的力量,被他瞬息貫穿,緋紅劍芒直轟洛長生心口。

    轟!!

    巨力相接,神風鉞將劫天劍的力量牢牢阻住。玄力之上,雲澈大劣於洛長生,他身軀劇震,全身血液猛烈翻騰。但,洛長生本該將雲澈轟開的後力卻沒有爆發,他的瞳孔在放大,臉色陡然呈現着前所未有的緊繃。

    緋紅炎光在他瞳孔中燃燒,劍鉞相撞,緋炎臨身,他忽如被萬千燒紅的烙鐵烙在了臉上和全身,那一瞬間的巨大痛苦讓他險些嘶叫出聲。與此同時,他忽然感覺到神風鉞出現了不正常的顫慄……以及似是極爲痛苦的尖銳顫鳴聲。

    洛長生快速收力,閃電般的向後暴退,那股可怕的燒灼痛苦終於消失,他一低頭,瞳孔驟然一縮。

    沉重無比的神風鉞依然在微微戰慄,它有着很高的靈性,卻從未如現在這般痛苦恐懼過。洛長生目光所至,方纔抵住劫天劍的部位……赫然印着一道頗寬大的的淺痕,還隱隱帶着緋紅之芒。

    “什……麼!?”雖然相隔極遠,但神主何等目力,琉光界王洛上塵也是一眼看到了神風鉞上的印痕,目現驚然。

    洛長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時,雲澈的攻擊如暴風般再至,當瞳孔中那道緋紅炎光臨近時,洛長生竟是不敢硬接,身上暴風捲動,遠遠退離,神風鉞與聖雷劍同時轟下,三道半丈之粗的劍芒攜着恐怖風暴直刺雲澈,所到之處,將下方封神臺犁出三道觸不驚心的深溝。

    洛長生全力之下的攻擊,雲澈先前根本無法正面接下。但這一次,他未退未防,竟是正面而上,劫天劍迎着三道風暴劍芒狠狠轟下,爆開一個巨大的緋紅劍域。

    哧哧哧哧————

    三道風暴劍芒刺入緋紅劍域,卻沒有如洛長生預料的那般將劍威撕裂後穿刺而過,而是發出可怕之極的灼滅聲,三道風暴劍芒在緋紅劍域中以極快的速度消熔,只堪堪穿刺到一半,所有的玄光和威勢便被完全熔盡,歸於虛無。

    “!!!!”洛長生驟沉的雙眉幾乎撞到了一起。

    而云澈卻在這時速度暴增,快速拉近與洛長生的距離,身後,一個巨大的鳳凰之影展開雙翼,發出嘹亮之極的鳳鳴。

    “鳳翼天穹!!”

    雲澈整個人化作一道緋紅流光,如一瞬穿越了空間,釋放到極致的劍威與炎威毫無保留的轟擊在洛長生的身上。

    轟————

    炎光炸裂,氣爆驚天,雲澈一口血沫噴出,被遠遠震飛出去,洛長生身體未退,但,爆開的緋紅烈焰將他最爲自傲的防禦屏障直接灼穿,拂在了他的胸前。

    “啊!!!!”

    封神臺上,陡然響起一聲痛苦到極點的慘叫聲。

    雖然,這聲慘叫馬上被洛長生死死的抑住,但他無法壓下自己的軀體反應——那張俊逸無雙,永遠淡雅如玉的面孔此時狠狠的扭曲着,五官幾乎全部擠壓到了一起,他的雙手在劇烈的顫抖,手指所靠近的胸前,赫然印着三個連在一起的焦黑血洞。

    他不是普通人,而是東神域四神子之首的洛長生。能讓他在這衆目睽睽之下失聲慘叫,簡直無法想象那是怎樣的痛苦。

    “長生!”洛孤邪驚喊出聲,第一次失色。

    鳳凰炎與金烏炎的燒灼本就痛苦無比,而兩者融合的緋紅火焰,不但威力扭曲,所附帶的燒灼之痛同樣達到了另一個扭曲的領域。洛長生直痛苦的連靈魂都在痙攣,耳邊卻在這時傳來雲澈冷淡的嘲諷之聲:

    “你剛纔不是說,不會讓我在你身上留下第二道傷痕嗎?”雲澈一聲低笑:“下次說大話的時候,記得先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誰,否則打臉的時候……痛得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