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三十六朵緋紅火蓮剛剛綻開的剎那,洛長生忽然一聲暴吼,身上爆開濃郁的黃色玄光,最極限的防禦屏障在他的身前快速形成,隨之是第二層,第三層……第十層……第二十層……

    所有所有的力量,全部傾注在了防禦之上,而且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

    洛長生的防禦屏障如瘋了一般的快速疊加,三十六朵緋紅火蓮亦在快速綻放,每多一層蓮瓣,花蓮便會放大一倍,在衆人的呆然之中,三十六朵火蓮已從最初小小的一朵,全部綻放到數百丈之巨。

    當所有火蓮的蓮瓣相觸,炎息相連,一道緋紅炎光忽然沖天而起,映出一隻巨大的鳳凰炎影,這道炎影無比的清晰,宛若真正的鳳凰神靈降世,它雙翅招展,昂首長鳴,身上每一根翎羽都在燃燒着最炙熱的鳳凰炎光。

    炎光之下,所有火蓮竟無聲融合,綻開了一朵足有百里之巨的龐大火蓮。

    這妖豔絕倫的一幕,讓炎絕海身軀陡震,發出嘶啞的吼叫聲:“燦……燦世紅蓮!!”

    炎絕海的失聲吼叫,驚得炎神衆人本就睜大的眼睛再度瞪大數分。

    紅蓮耀世,美豔絕倫的讓人沉醉。在所有人瞠然的注視之中,龐大火蓮無聲綻放,蓮瓣完全綻開之時,將整個封神臺完全覆下,綺麗的緋紅炎光溫和的灑向周圍的空間和無盡的蒼穹,將整個世界映照的緋紅一片。

    而這緋紅的巨大火蓮之下,卻是最極致,足以葬海焚空的鳳凰炎威!

    “這……這……這是什麼?”

    “難道是傳說中……鳳凰一脈的最強火蓮!?”一箇中位界王不敢相信的道。

    封神臺上,已是看不到雲澈和洛長生的身影,所有的一切,都被覆沒,或者可以說埋葬在了龐大火蓮之下。而一股恐怖絕倫的炎威和灼熱,縱然有着強大結界相隔,亦讓無數玄者靈魂痙攣,全身戰慄,他們無法想象,那火蓮之下,會是怎樣一番焚滅煉獄。

    “宗主,那……真的是……燦世紅蓮?”一個鳳凰弟子結結巴巴的道。

    “……”炎絕海卻是呆呆的看着,毫無反應。

    “火宗主,距離你們鳳凰宗上一次出現燦世紅蓮,已經很久了吧?”火如烈道。

    “……”炎絕海口中喘息,總算是回神,但目光依然怔怔的看着,似乎不忍瞬離:“九萬年了,鳳凰宗上一個修成燦世紅蓮的,是九萬年前的一位先祖,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能親眼目睹其綻放,整整九萬年了啊……”

    火如烈劇烈動容,他完全理解炎絕海此刻的心情,就如他第一次目睹火破雲成功釋放九陽天怒時的那一刻。

    燦世紅蓮,鳳凰頌世典的最強焚滅之炎,與金烏焚世錄的九陽天怒,是同一個層面的究極神炎。

    它沒有九陽天怒釋放時的驚天動地,炎威彌天,唯有安靜的綻放,和美麗,卻又絕情的無聲焚滅!

    聖宇界坐席,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就連洛長塵和洛孤邪也都是臉色繃緊,靈覺牢牢鎖定着被埋葬在耀世火蓮的洛長生。

    火蓮之下,洛長生全力撐起的防禦屏障被一層又一層的焚滅成虛無,他全身的每一分、每一寸都被耀成完全的緋紅色,縱然有層層屏障隔絕護身,依舊如深陷黃泉煉獄,發出着聲聲痛苦的咆哮。

    東席之上,梵天神帝的靈覺穿過燦世紅蓮,掃了一眼洛長生的狀態後,目光撇開,忽然一聲輕哼:“問鼎之戰,洛孤邪竟強行傳音提醒,若非如此,洛長生必不可能第一時間全力防禦,哪怕晚上那麼半息,也很可能就此徹底落敗。”

    “這種行徑,怕是對不起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的稱號。”

    洛孤邪既爲公認的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玄道境界自然極高,她的凝玄傳音外人根本不可能察覺,包括祛穢尊者也無察覺的可能,但,又豈能瞞過梵天神帝這等層面的人物。

    他的身側,千葉影兒聲音冷漠的道:“若只是侄兒或弟子,洛孤邪當然不至於如此。但,再強大的女人,當她是‘某一個身份’時,面對‘這種情境’,也會輕易失態。”

    “哦?”千葉影兒的話,讓梵天神帝側目:“你這話,我可聽不懂了。”

    “今日到來之前,古伯忽然和我說起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千葉影兒聲音悠悠,脣角似乎微微傾斜起了一個玩味的弧度:“他說洛長生的生命氣息,在‘某種特質’上,和洛孤邪有着很大程度的相像。”

    “……什麼意思?”梵天神帝眉頭猛的一動。

    “隨口一說罷了。”千葉影兒卻是沒有說破:“‘氣息’這種東西,本就算不準的。我只是覺得有趣,並無他意。”

    “……”梵天神帝沒有再問,目光轉過,若有所思。

    封神臺上火蓮雖然龐大,但其實卻是一個極小型的“燦世紅蓮”,隨着火蓮的完全綻放,雲澈全身的力量也被一瞬抽空,直接墜了下去,身上的緋紅炎光也快速的熄滅着。

    但,他的精神卻並沒有就此鬆弛,目光第一時間凝向洛長生的方向。

    洛長生……不愧是東域四神子之首,真是敏銳的靈覺和意識,紅蓮之陣纔剛剛布起,他便已開始全力防禦,這樣的話……

    以雲澈目前的玄力層面,自然不可能釋放完整的燦世紅蓮,就如他的“九陽天怒”絕無可能真的九陽臨空。

    所以,綻放中的燦世紅蓮雖然威力巨大,但很難輕易葬滅洛長生,再加上洛長生第一時間的全力防禦……火蓮之下,他的防禦屏障層層崩潰,但,當火蓮收攏,炎光將盡之時,他的身上,赫然還有着最後一道屏障。

    雲澈猛一咬牙,將剛剛回轉的玄氣一下子全部提起,身上奄奄將熄的緋紅火焰也硬生生重新燃起,火蓮完全熄滅的剎那,他驟撲洛長生。

    “隕月沉星!!”

    轟!!!!

    洛長生拼盡全力,才勉強撐過燦世紅蓮,他一口大氣還沒喘上來,便被雲澈一劍轟身,在一聲巨響中狠狠的橫飛出去,聖雷劍和神風鉞也同時脫手,遠遠飛向了不同的方向。

    “砰”的一聲,雲澈重重落地,雙臂劇痛,全身酥軟,一時之間再無力追擊。

    洛長生如一塊被颶風席捲的重石,翻滾着飛出了很遠,在封神臺上彈落十幾次後,才堪堪癱落在地。

    雖然,他撐住了燦世紅蓮的炎威,但他此時的狀況,卻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他全身白衣被完全焚成焦黑色,已是不堪蔽體。原本飄逸黑長的頭髮被焚燒了大半,身上、臉上是大量的黑痕和焦黑血洞,幾乎佈滿了身體的一半。

    緋紅之炎帶來的燒灼之痛下,他全身幾乎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抽搐。

    他的層層屏障抗下了鳳凰炎威,卻無法完全阻下緋紅之炎的可怕燒灼。

    當!聖雷劍在他後方落下。

    砰!!

    沉重的神風鉞砸落在了洛長生的前方,彈起之時,忽然當空崩碎,再次落下時,已是化作三段碎鉞。

    錚———

    痛苦的錚鳴聲響動,然後快速變得微弱,直至完全沉寂,內蘊的風暴之力如決堤之水,快速奔瀉而出……

    神風鉞,在承受了緋紅烈焰連續的摧殘後,終於被雲澈一劍轟碎!

    觀戰席一片安靜,唯有不斷響起的抽氣聲。

    神風鉞……碎了!

    隨洛長生盛名已久,有着極高靈性和強大風暴之力的神鉞,居然在雲澈的劍下被生生轟碎了!

    洛長生目光呆滯,似乎無法相信和接受眼前的事實。但他的失神沒有持續太久,便手臂撐起,緩緩的站了起來。

    手掌一抓,神風鉞的碎片飛到他的手中,他沒有多看一眼,直接收起,隨後,聖雷劍被他收回,卻沒有執於手掌,同樣直接收了起來。

    看着此時的洛長生,感知着他的氣息,雲澈臉色陰沉,心中深深驚然。

    洛長生被他全力釋放的燦世紅蓮燒灼,又在防禦潰敗之下承受了自己狠狠一劍……但身上的傷卻遠沒有他預料的那麼嚴重,就連氣息,都沒有出現太大幅度的虛弱與混亂。

    而他驚訝之時,卻不知洛長生,還有熟悉洛長生的人心中的驚駭勝他何止十倍。

    在上位星界,很多人都知曉,洛長生之所以強大到在神子中都“獨成一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的軀體和靈魂都曾經受過“太初神水”的淬鍊。

    欲在太初神境取太初神水,連洛孤邪這等存在都要冒着很大的風險,每一滴,都是目前混沌空間的頂級異寶。而洛孤邪終得太初神水後,卻未用在自己身上,而是給予了洛長生,並親自爲他以太初神水淬鍊軀體與靈魂,讓他軀體堅韌到極點,靈魂亦是固若金湯。

    卻在雲澈的火焰和劍下,被創傷到如此模樣。

    洛孤邪胸口在劇烈起伏着,平日裏從來都是平淡輕柔的眸光此刻卻在微微顫蕩。洛長生是她一手培養起來,從小到大,絕對從來未曾受到如此的重創,更從未有過如此的狼狽之態。

    洛長生在大口的喘着粗氣,混亂的目光直盯着雲澈,兩人在數息的對視之後,雲澈忽然看到,洛長生的目光竟忽然平靜了下來。

    他的臉色因痛苦在不斷的抽搐扭曲,但一雙瞳眸,卻是呈現着可怕的平靜。

    “雲澈……”他緩緩開口,聲音有些嘶啞:“我承認,我本自以爲對你沒有任何的低視輕敵,但……我卻是遠遠的低估了你。”

    他右臂擡起,手掌之上,忽然閃過一瞬猙獰的雷光。

    “能把我傷到這種程度的,你是第一個。”

    嘶啦……又一道詭異的雷光在洛長生的手上閃過。

    “能把我逼到這一步的……你同樣是第一個!”

    洛長生的舉動,讓洛上塵眉頭猛沉:“長生難道是要……”

    “不要阻攔他!”洛孤邪忽然出聲,以防洛上塵有任何阻擋之語:“他必須勝!還有他身上的傷痛,必須千百倍的還回去!”

    ——————————

    【汐靈:嚶嚶嚶……】

    【看在我居然連續雙更五天的份上,加個公衆號唄,裏面經常會有很神奇的文章和劇透:huoxingyinli99】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