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征征的抬起手臂,默然看著那層純粹的黑光,他意念輕動,瞬間,在他身上流動的所有黑光都消失不見,他稍稍凝力,一團小小的玄氣渦流在他手心安靜旋轉。

    動了動嘴唇,雲澈的意念再次一變。

    瞬間,無色的玄氣渦流化成了一團漆黑漩渦,在他掌心暴躁的旋轉著。

    黑暗玄氣……

    亦是魔氣!

    焚絕塵和軒轅問天所擁有的黑暗魔氣!

    當黑暗玄氣運轉之時,雲澈頓時感覺到一股暴躁的情緒在心魂中湧起,雖然並不強烈,而且應該可控,但卻清晰的存在著。

    茉莉說過,黑暗玄力是一種負面的玄力,它會激發使用者的負面情緒,甚至扭曲其性格……而這些,在焚絕塵以及軒轅問天身上都有著明顯的呈現。

    而如今,這樣的力量,居然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周圍,陰森冰冷的感覺完全消失了,本是可怕無比的黑暗深淵,卻帶給他一種無比舒適的感覺,整個人就像是愜意的泡在溫泉之中。

    抬起頭,他的視線直接穿過層層黑暗,目光所至,就連微小的沙石都清晰無比。黑暗非但不再封鎖他的視線,反而成為了另外一種「光明」。

    雲澈:「……」

    本已步入死亡的深淵,但轉眼之間,他非但脫離了死亡,而且玄力暴漲,就連魔源珠都成為了他的力量之源,玄脈和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異變。

    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因為少女給他吃下的那個黑色光團。

    黑暗光團出現時它玄脈的悸動,以及此時玄脈的巨大變化,都在清楚的告訴他,那枚光團……

    分明是一顆邪神種子!

    黑暗屬性的邪神種子!!

    但,茉莉先前和他提及邪神種子時,告訴他世間共有五枚邪神種子,力量屬性分別為火、水、雷、風、土,但從未說過有黑暗屬性的邪神種子。

    而且,黑暗玄力在上古時代是屬於魔神的力量,是與神道之力相悖,為諸神所敵對的負面玄力。邪神作為在諸神時代最高層面的上古真神,為什麼會有黑暗玄力?

    更為詭異的是,這枚黑暗的邪神種子所蘊藏的力量,還要遠遠的超過火、水、紫三枚邪神種子。

    得到之前三枚邪神種子時,他玄脈變化的同時,只伴隨著很少量的玄力提升,而這枚黑暗種子與玄脈融合之時,卻是讓他的玄力暴漲,再加之魔源珠的力量,竟是直接讓他突破霸玄境的界限,奇迹般的踏入帝君之境!

    它在邪神玄脈中所佔據的力量空間,也要大大超過其他三種力量。

    就好像……黑暗玄力才是邪神的主力量。

    這個念想在雲澈的心中一閃而過,將他嚇了一大跳,他連忙在心中否決——不可能,決不可能,邪神是神,且是上古時代受萬神敬仰的最高位面神靈……

    又怎麼可能以黑暗玄力為主力量……那豈不是成了魔神。

    ……但如今忽然擁有了操縱黑暗玄力的力量,現在的自己,豈不是和焚絕塵、軒轅問天一樣……墮入魔道了么……

    劫后重生,而且力量暴漲,無疑是巨大如夢幻的驚喜,同時,玄脈中多出來的黑暗之力也讓他久久茫然,還有些失措。不過,這些茫然失措並沒有持續太久,雲澈散去手中的黑色玄氣,眼神逐漸變得凝實起來。

    明明是這股力量救了我的命,還擺脫了魔源珠的夢魘,我又有什麼好患得患失的。

    我不但不用死了,而且我現在的力量……雲澈抬起頭來看向上空……如果可以從這裡出去的話,應該……已經完全足以擊敗軒轅問天!

    雲澈完全回過神來,看著一直都在他身邊的彩瞳少女。她的身上,竟有著黑暗屬性的邪神種子……黑暗種子的存在,就連茉莉都從不知道。

    而且,在他體內魔源珠爆發,瀕臨死亡時,是她主動將黑暗種子融入他的身體……

    她知道黑暗的邪神種子可以救他的命……

    抑或著,她知道他身上邪神玄脈的存在!?

    這個在黑暗深淵下偶然邂逅的奇異少女,她到底是……

    「謝謝你救了我。」心中有著無數的問題想要詢問,但面對這個明明初見,卻兩次救自己性命的女孩,他不忍心過於急切的追問。

    「……」女孩依舊像先前的每一個瞬間一樣,靜默的凝視著他。

    「你……是不是認識我身上的力量?」雲澈用儘可能溫緩的語氣和語言問道。

    「……」少女沒有回應,她忽然浮向前方,來到雲澈的身前,然後伸出白瑩如鑽的手兒,輕輕的靠近向雲澈的左手。

    沒有碰觸的感覺,女孩的手指穿過雲澈的手掌,雲澈剛要出聲詢問,忽然發現,自己的手背上亮起了一抹硃紅色的光芒。

    劫天誅魔劍的印記。

    自己並沒有召喚,它竟然自己閃爍起來。

    隨之,他身前紅光閃動,現出了紅兒的身影。

    雲澈:「……」

    「嗚啊——」紅兒長長的打了一個呵欠,嬌兮兮的喊道:「主人,幹嘛又忽然打擾人家睡覺,又要打架了嗎……哦……唉??」

    紅兒發現了彩瞳少女的存在,開始一臉好奇的打量起她。而雲澈則當場懵逼……他很確定,自己絕對—絕對—絕對沒有召喚紅兒!

    忽然閃爍的劫天劍印記,忽然現身的紅兒,這些,都是因為女孩碰觸了一下他的左手。

    這種事,以前從未有過。就算是當初和他同一身體,同一命脈,力量千萬倍於他的茉莉,都不可能違背他的意志強行召喚紅兒。

    「啊……」彩瞳女孩在看著紅兒,紅兒也在看著她,嘴唇半張,紅眸獃滯,像是被忽然定身了一樣。

    一個長發呈艷麗的硃紅色,一個長發如銀河般瑩亮,一雙眼眸朱紅,一雙眼眸是夢幻的四色,兩個女孩互相凝視著對方,一動不動,就像是忽然被對方的眼睛吸走了魂魄。

    「……」雲澈驚訝的看著她們,兩人間忽然凝起的異樣氣氛讓他一時之間都不敢出聲。

    彩瞳少女一直如星空般神秘,暗夜般安靜,但紅兒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只要召喚她出來,就絕對不可能會有安靜的時候。

    更不可能這麼久久安靜無聲的盯著一個人。

    兩個女孩安靜失神的對視中,她們幾乎同時伸出了手,然後碰觸向了對方,女孩的手,輕輕的撫在了紅兒的臉頰上,紅兒的手,也同樣觸在女孩的臉頰……

    而雲澈的眼眸在這時猛地一跳,因為他分明看到,兩個女孩的細嫩臉頰上被對方碰觸到的地方,都輕微的凹下……

    紅兒可以碰觸到她!?

    可她明明是一個魂體!自己先前只能觸到虛幻的影像,而紅兒卻可以觸摸到她!

    雲澈頓時想到了茉莉,茉莉的魂體只有他可以碰觸到,但那是因為茉莉為了維持魂體不散而與他同體共命,那紅兒和這個女孩……

    她們除了發色和瞳色,長得一模一樣,難道……根本不是什麼巧合?

    她們之間真的有著什麼奇妙的關聯?

    「嚶……泣……泣……」紅兒的嘴唇忽然扁了起來,肩膀在抽動,竟發出了嗚咽聲,雲澈有些愣神的看向她,卻發現紅兒一雙紅眸水光盈盈,隨之滴滴淚珠「吧嗒」「吧嗒」的滴落了下來。

    雲澈:「……」

    「嗚……嗚嗚……嗚哇哇哇哇!!」

    紅兒忽然一下子撲到了雲澈的身上,抱著他嚎啕大哭起來,眼淚如洪流般快速浸濕著他的外衣。雲澈嚇了一大跳,慌忙道:「紅兒……你怎麼了?」

    「不知道……不知道!!」紅兒大哭著喊著:「忽然變得好難過,忽然好想哭……嗚……嗚嗚嗚……好難過……身上所有地方的都好難過……人家是不是壞掉了……嗚嗚……嗚哇哇哇……」

    「……」紅兒直哭的驚天動地,雲澈抬起頭來看向彩瞳少女,卻發現她玉白色的小臉上,兩道清澈的淚痕緩緩滑落……

    女孩伸出手兒,再次撫向雲澈的左手,在碰觸的那一剎那,硃紅色的劍印再次顯現,大哭中的紅兒化作一道紅光,重新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她不但可以不通過他的意志把紅兒召喚出來,居然還可以把她送回去。

    她……不想看到紅兒哭泣?

    「你認識她?你以前見過紅兒?」雲澈無法按捺,急切的問道。

    一樣的長相,紅兒的異樣,同時流下的眼淚,這些無不在證明著,她和紅兒之間一定有著聯繫……而且還是非同尋常的聯繫。

    紅兒是來自上古時代,這個明顯認識紅兒的女孩,難道,她也是從上上古時代存在至今嗎?

    但,讓雲澈沒有想到的是——女孩竟然緩緩的搖頭。

    雲澈:「……」

    ————————————

    【看錯了,是膝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