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落於封神臺上,與洛長生近距離相對。

    觀戰席安靜下來,但全無緊張的氣氛。洛長生身上毫無玄氣,但屬於神王的無形氣場已宣讀了一切。在這股氣場面前,雲澈的存在透着一種任何人都能察覺到的無形卑微。

    上一戰何等慘烈,短短三日,卻已是天壤之別。雲澈依舊是神劫境九級,而洛長生已踏入了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根本不再是三日前的洛長生。

    面對雲澈,他的表情卻一如先前,毫無動盪波瀾,彷彿根本沒有看到雲澈一般。

    “……”雲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規則已無須贅述,”祛穢尊者手臂一揮:“開戰吧!”

    砰!

    祛穢尊者聲音一落,雲澈“轟天”境關開啓,玄氣爆開,直至巔峯,劫天劍已握於手中,釋放着沉重劍威。

    但,洛長生卻是動也不動,就連玄氣亦毫無釋放,唯有他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嘴角勾起一絲很淡的笑:“雲澈,你果然沒讓我失望,若是你被嚇破了膽,直接認輸的話,那可就太無趣了。”

    “哼。”雲澈雙目微眯:“洛長生,你修爲長進的同時,廢話也多了不少。”

    上一戰,在祛穢尊者的喊聲之下,兩人第一瞬間便猛烈交手,沒有半句言語交流。

    “呵,”洛長生淡笑:“那是因爲,上一次我將你視爲對手。但今時今日,你已不配。”

    雲澈:“……”

    “喲呵,這小子怎麼狂起來了。”釋天神帝目光一斜。

    “人的本性是不會在短時間內忽然改變的。”梵天神帝道:“既然已經釋放了一直強壓的實力,那爲何還要繼續壓抑本性?尤其,是在讓他第一次承受挫敗和狼狽的雲澈面前。”

    “不過,三十歲的神王,哪怕狂到天上去,也有足夠的資格。”星神帝道。

    洛長生那釋放着傲慢和輕蔑的一句話,讓觀戰席衆玄者都是心中驚訝……先前,洛長生在封神之戰的每一戰,即使面對再弱的對手,也從不下重手,更不會輕蔑嘲諷敵人,甚至會盡量讓對手輸的不難堪。

    哪怕上一戰面對雲澈,他最開始雖是俯視之姿,但絕無鄙夷傲慢之態。

    今日的洛長生,不但實力踏入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全新境界,就連他的言語姿態,也似乎跟着發生了異變。

    聖宇界王洛上塵皺了皺眉。

    “呵,”雲澈冷笑一聲:“看來上一戰,你的臉被打的還不夠腫啊!”

    冷笑之下,雲澈身形暴起,化作一道迅疾的流光,一劍直劈洛長生。

    洛長生整個人的氣場、姿態、眼神全都變了,面前依舊是洛長生,但云澈卻彷彿面對着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人。

    眼前的洛長生未動絲毫玄氣,但無形間帶給他一種深不見底的可怕感覺,這種感覺讓他窒息,但心境卻是一片空明,洛長生釋放出來的狂傲輕蔑沒有讓他動怒,反而……是洛長生的破綻!

    劫天劍揮出的剎那,已是金炎爆燃,火光燎天。這一劍之威有多可怕,三日前所有人都已親眼目睹,讓不少玄者爲之心中一緊,但下一瞬間,他們的眼睛又一下子瞪大,滿臉的驚愕。

    因爲,面對驟然轟至的劍威和炎威,洛長生做了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舉動,他腳下一動不動,右手輕描淡寫的負於身後,而左手不緊不慢的伸出,迎向直轟而至的劫天劍威。

    “啊!?洛長生他……他在做什麼?難不成他要……”

    “那可是雲澈的劍威,還有金烏炎,就算他是神王,也根本不可能……”

    轟———

    劫天劍與洛長生的手掌當空碰撞,發出的卻不是劍威爆發的巨響,而是一聲分外沉悶的轟鳴,這聲轟鳴響起封神臺上空,也響徹在所有人心魂深處。

    雲澈的身勢停在了那裏,全身僵直,瞳孔猛烈瑟縮。

    洛長生的身體一動不動,唯有伸出的左手被壓制的稍稍後撤。而他微張的左手之中,定格着劫天劍厚重的硃紅劍刃。

    觀戰席霎時一片死寂,無數雙眼睛死死瞪大,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雲澈那足以將封神臺都造成裂痕的可怕劍威,竟被洛長生空手……還是單手接下!

    甚至,沒有倒退半步!

    看着雲澈那陡然瑟縮的眼瞳,洛長生的嘴角微勾,五指緩緩收攏,抓在了劍刃之上,隨着他輕緩的動作,劫天劍威如流瀉之水,快速潰散,金烏炎被層層壓滅,燃燒的越來越微弱。

    “啊……啊……啊……”火破雲身體前傾,滿臉失色。而他的身側,火如烈唯有一臉凝重,卻毫無驚訝之色。他身爲強大的神君,又怎麼會不知“神王”爲何等概念,怎麼會不知神王境和神靈境的天壤之別。

    洛長生被壓下的手臂緩緩擡起,動作不緊不慢,似乎很是隨意,但云澈卻感覺似有一股擎天巨力壓在劍上,任憑他如何凝力,都無法造成絲毫的抗拒,身勢生生後退,劍上的金烏炎也在這一刻完全熄滅。

    “不錯的力量,”洛長生半斜眼睛看着雲澈,竟似是一種憐憫的目光:“居然讓我的手感覺到了那麼一點疼痛,值得嘉獎。”

    讚賞的語氣,卻又帶着毫不掩飾的蔑視嘲笑。洛長生嘴角微斜,抓着劫天劍的手掌輕輕往前一壓。

    砰!

    一股無形巨力從劫天劍上傳至,雲澈全身劇震,倉惶倒退,連退幾十步才勉強停住,周身氣血一陣劇烈的翻騰,心中更是涌上深深的駭然。

    劫天劍……竟被……單手接下……

    雖然,雲澈從未和神王交過手,但他清楚跨越一個大境界的瓶頸意味着什麼,所以,他絕不敢低估此時洛長生的實力。

    剛纔一劍,他雖爲試探,但也幾乎用上了全力。他自信以自己的劍威,就算是神王,也不至於輕鬆應對……

    他真的做夢都沒有想到,洛長生竟單手,還是赤手接了下來,而且姿態輕鬆無比,如拂塵埃。

    雲澈的胸口劇烈起伏,喘息一片混亂……怎麼會這樣,就算他跨越了一大境界,也只是初入神王境而已。神王境和神靈境,怎麼會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雲澈心中駭然,一衆年輕玄者更是無不瞠目結舌。吟雪炎神的弟子全部呆了,火破雲亦是目光呆然,無法回神。

    三日前,他們打的天昏地暗,幾乎戰到了最後一絲力量,最後一滴血液。才相隔短短三天,洛長生只是一步的跨越……差距竟會陡增至此!?

    洛長生沒有主動進攻,站立原地,右手依然負在身後,臉上微笑中帶着幾分懶散,左手軟綿綿的擡起:“來,繼續,讓我好好看看你能掙扎到什麼程度,可千萬,別讓我太失望啊。”

    他的模樣,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明,在慈悲的向一個卑微的凡人下達神諭。

    雲澈的呼吸逐漸的平穩下來,劫天劍上再度燃起金炎,燃燒的比先前更加熾烈。他一躍而起,全身力量凝於劍上,向洛長生當頭轟下。

    他不相信剛纔發生的一切,他不相信剛剛突破至神王境的洛長生竟會強大到足以赤手接住他的劫天劍。

    面對雲澈威勢明顯遠勝先前的一劍,洛長生依舊是一動不動,直接伸手抓去。

    砰!

    撞擊聲依然無比的沉悶,劫天劍被洛長生直接抓於手中,強橫的劍威在那一瞬間就像是忽然被囚禁在無法掙扎的牢籠之中,尚未爆發,便快速消逝,金烏炎亦層層熄滅。

    “!!!!”這一次,雲澈心中的震駭無以復加,他倉惶後撤,然後又忽然爆發,劫天劍捲動彌天威壓,再次一劍橫掃。

    砰!

    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雲澈一劍比一劍兇狠,一劍比一劍狂暴,燎動的火光在周圍燃開了一個越來越大的火域。但,任憑劍威連轟,金炎狂燃,洛長生身軀都始終定格在遠處,沒有半步的偏移,雲澈的每一劍,全部被他左手赤手當下,沒有一絲劍威、一絲金炎碰觸到他的身軀,唯有一頭長髮灑然飛舞。

    而他的右手始終都負在身後,沒有哪怕一個剎那收回。

    “……”吟雪炎神衆弟子全部如同石化,徹底的呆在那裏,許久,都無人能說出一句話,一個字。

    “這就是神王的強大。”火如烈再次輕嘆一聲:“雲兒,這就是爲什麼你已是神靈境後期,但爲師卻從不奢望你能在百歲之前成就神王,哪怕以你的天賦卻在神靈境巔峯停留百年,爲師都不會覺得驚訝。因爲欲成神王,實在太難太難。”

    “而一旦能踏入這個領域……便是從‘凡’成‘王’啊。”

    “現在,雲澈自己也已經看到和洛長生的巨大差距,也該死心了吧。”炎絕海徐徐道:“不算大的實力差距,可用策略或某些奇招而博取勝機,但,這種絕對的差距,是用任何手段都無法彌補的。”

    沐冰雲:“……”

    砰!!

    又是一劍被洛長生單手揮開,雲澈被震飛很遠,卻在半空強行折身,再次一劍砸下……但,就在劫天劍即將轟落之時,雲澈的身影卻忽然破碎消失,鬼魅般出現在洛長生的身後。

    “滅…天…絕…地!”

    劍威在一瞬間瘋狂暴漲,帶着毀天滅地之力驟轟向洛長生的後背。

    轟————

    劍威爆發,帶起震天般的轟鳴。但,這一劍卻未能轟在洛長生的身上,而是碰觸在一層淡黃色的屏障之上,屏障微微下陷,但將劫天劍威完全阻隔在外,沒有傷及洛長生一絲一毫。

    “……”這一剎那,雲澈的心魂像是一下子沉入深淵。

    洛長生緩緩的半轉過頭,慢條斯理的道:“有件事,我或許該提醒你。早在兩年前,我其實就可以完成突破,成就神王。”

    雲澈:“……”

    “但師父擔心我太過耀眼,惹人嫉妒,爲我打下了禁制,將我的玄力強行壓制在神靈境巔峯,這就是爲什麼,你三日前能僥倖勝我。”洛長生雙目微微眯起,閃過一抹冰冷的恨光:“也就是說,你之所能勝我,不過是因爲我那時沒有辦法動用全力。從一開始,你就根本不配當我的對手!”

    最後一個字落下,那層黃色屏障忽然炸開,一股恐怖巨力橫掃在雲澈的身上。

    雲澈如被重錘轟身,瞬間橫飛出去,落地之時,臉上陡浮一抹蒼白,他強行壓下狂涌而上的逆血,但依舊有一抹猩紅的血痕從他嘴角快速溢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