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連續攻擊,洛長生全部輕鬆擋下,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而他只是稍稍反震,雲澈便直接受創。

    曾經惡戰到你死我活的兩人,此時卻有一個站在了高不可及的天闕,只因一步從神靈境到神王境的跨越。

    洛長生依舊不動,更沒有追擊,他向雲澈伸出手來,雙目眯成一條狹長的縫:“來,繼續。你的手段不是多的很麼,幻神,神炎融合,還有那什麼龍魂,儘管使出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的這些手段在神王的力量面前能作何掙扎。”

    “不行……根本不可能打贏,就算是神王,怎麼會一下子這麼大的差距。”火破雲用力甩頭:“既然洛長生的實力已完全勝過雲兄弟,他爲什麼不馬上結束,他難道是要……”

    “他顯然是要在最大程度上挫敗和羞辱雲澈。”火如烈沉眉咬牙:“這小子,果然是個輸不起的傢伙!”

    “洛長生有着最顯赫的家室,最尊貴的身份,最強大的師父,更有着可兼修三神力、三元素的天賜之體,在東神域年輕一輩,是絕對無上的存在,卻被雲澈一個先前完全默默無名,出身在他眼中可謂‘卑賤’的人當着世人之面打敗……”炎絕海微吸一口氣:“這小子,看來是心態崩了。他先前從來都是雲淡風輕,溫和有禮,或許並不是他性情心境有多好,而是因爲他從未被人踩踏過。”

    “如今成就神王,雲澈給他帶來的挫敗、羞辱、憤怒、怨恨,他是想要無數倍的還回去而達到心理平衡。他現在要敗雲澈易如反掌,但他不僅要敗雲澈,還要將他敗得徹徹底底,還會不惜一切手段來踐踏他的尊嚴。”

    火破雲愣住,炎絕海說的這些話,與他印象中的“長生公子”根本無法重合到一起。

    “他不會得逞的。”火如烈道:“雲小子雖然骨頭硬得很,但他也同樣聰明的很,不會明知毫無半點勝機還要強行堅持任人羞辱。”

    “不,”沐冰雲卻是憂心的搖頭,冰眸之中閃過一抹痛苦的眸光:“他就算知道洛長生的心思,就算知道不可能戰勝洛長生,也絕不會甘心就此認輸的……他反而會不惜一切的拖住,拼死的尋找哪怕一丁點的希望。”

    沐冰雲的話讓火如烈和炎絕海愣住,滿臉不解:“爲何?難道……還有什麼隱情?”

    沐冰雲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雪袖下的雙手不自覺的緊起,心中輕念:姐姐,如果你在就好了,只有你纔有可能勸住他。可是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當年把他帶回吟雪界,宙天之音卻忽然宣讀了玄神大會需要神劫境的限制,將他打落深淵。

    他從深淵中爬出,終於來到玄神大會,卻忽然知道唯有成爲一千“天選之子”才能入宙天界。

    他不惜違背原則,行以往自己不齒的作弊之舉,不許冒宙天界之怒,終於強入宙天界……得到的,卻是唯有封神首位,方可見她。

    這個讓任何人都會絕望的目標,他依舊沒有放棄,一路踩天驕,敗神子,生生的來到了問鼎之戰,爲了戰勝洛長生,不惜以命相搏。

    這些命運的玩笑,一個比一個殘酷,一個比一個讓人絕望,但他全部踏了過來。誰都無法想象他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多少,付出了更多,更有一點沐冰雲無比確定,這世上除了他,絕無第二個人可以做到。

    如今,終於只餘最後的半步之遙……洛長生卻一夜之間,成就神王。

    到了這一步,雲澈豈能甘心。

    沐冰雲內心揪緊,第一次對命運的絕情生出了強烈的怨意……哪怕她身中虯龍之毒的千年,都未有如此強烈。

    他離開故土,來到神界,只爲見到一個人,這個小到近乎卑微的心願,他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太多……爲何命運卻偏偏要一次次如此殘忍折磨於他!

    封神臺上,雲澈站直身體,他目中沒有恐懼,唯有不斷凝聚的陰狠。

    沒有言語,雲澈的身上忽然同時燃起兩種火光,左身金烏炎,右身鳳凰炎,然後在他意念凝聚中緩緩交融,綻放起逐漸濃郁的緋紅火光。

    就在這時,洛長生的瞳眸之中陡然閃過一抹陰狠之芒,身影隱約出現了微小的晃動。

    轟!!!!

    洛長生的身影不見了,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雲澈的身前,手掌覆在了他的胸口,一股暴風之力在雲澈胸口猛烈爆開。

    洛長生的速度本就極快,成就神王之後,在風暴加持下,更是快到了極致。他的這一瞬身,凝心中的雲澈根本絲毫沒有反應過來,就算觀戰中的水映月、陸冷川等神子,都是根本沒有看清洛長生究竟如何出現在了雲澈的身前。

    巨響聲中,雲澈猛噴一口血霧,被遠遠的轟飛了出去,金烏炎和鳳凰炎同時潰滅,當雲澈重重砸落在地時,身上已再無一絲花光。

    雲澈雙臂撐地,連吐十幾口猩血,臉色從赤紅轉爲蒼白,全身氣血如沸騰的火山一般混亂不休,五臟六腑更是全部移位。

    “哎,我忽然改變主意了。”洛長生那傲慢中帶着快意的聲音傳來:“不過你可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害怕你的紅色火焰,而是要告訴你一件事。”

    “在我面前,現在的你,不過是個任我擺佈的可憐玩物,我想讓你用什麼力量,你就可以用什麼力量,我若不想,你就永遠別想用出來,懂了嗎?”

    “或者,”洛長生的手指緩緩下指:“你也可以馬上在我面前認輸投降,畢竟,當個喪敗之犬雖然難看,但好歹能少吃不少苦頭啊,你說是不。”

    WWW• тTk án• ℃ O

    “……”雲澈猛一咬牙。

    “混賬!”洛上塵拍案而起,面罩慍怒:“長生,你……”

    “讓他發泄!”洛上塵話未完全出口,便已被洛孤邪強行阻下:“你不會看不出來,敗給雲澈,對他打擊極大,若不讓他痛快的發泄出來,以後會有可能因此生出心魔。”

    “這不是心魔的問題!”洛上塵怒聲道:“長生一向溫雅,今日卻失控至此,難不成,讓東神域的人從此都認爲我洛上塵的兒子其實是個心胸狹窄,言行惡毒卑劣之人?”

    “哼!”洛孤邪的語氣卻是陡然冷了下來:“洛上塵,長生雖是你的兒子,但他從出生到現在,都是我在側陪伴,你做你高高在上的聖宇界王,對長生除了偶爾誇讚、訓導幾句,可曾對他有什麼深入的關心,又可曾真正瞭解他!”

    “我……”洛長塵一時語塞。

    “聖宇界如何,我毫不關心,但我對長生的瞭解勝你百倍。長生如此,也是我的授意。這對他今後的玄道心境只會有益,無需你的干涉!”

    洛長塵嘴角抽動,許久,卻是緩緩坐下,不再多發一言,但眉頭依舊緊緊擰起。

    雲澈當然知道洛長生是在故意激他,不讓他馬上認輸。但,洛長生的言行是多餘的,雲澈根本就沒想過降,從開始到現在,沒有哪怕一瞬間想到。

    他的腦海裏,只有贏……必須贏……

    無論如何……無論什麼方法……

    必須贏!!

    雲澈緩緩的站起,雖全身劇痛,但心念卻拼盡全力的保持冷醒。

    一定有辦法……一定有什麼辦法的。

    好好想想……自己還有什麼可以用的方法……還有什麼可以用的底牌。

    月挽星迴?不行……就算是洛長生的全力一擊,反震回去也不過是將他創傷而已,還會在整個神界暴露自己最重要的保命底牌。

    冰炎?或許可以將他重創,但長達數十息的融合時間,根本不可能實現。

    幻神、緋紅火焰……

    都不行!洛長生的玄力完全到了另外一個層面,無論何種手段,都根本不可能勝他……一丁點可能都沒有。

    但……

    雲澈目光緩緩擡起,心臟的跳動格外劇烈。

    要勝這場問鼎之戰,並不一定需要勝洛長生。

    若能將他轟下封神臺,也會直接獲勝!

    雲澈的目光逐漸凝實……勝成就神王的洛長生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和希望,便是將他打下三百里封神臺。

    雲澈的眼神變動被洛長生盯在眼中,他嘴角一咧,慢悠悠的道:“你是不是在想該用什麼方法把我引到封神臺邊緣,然後再用某個手段將我打下去……比如說,那能讓人意志崩潰的龍魂?”

    雲澈目光一凝:“……”

    “嘖嘖嘖,”洛長生緩緩拍手:“居然到現在都在想着怎麼才能贏我,真是讓人欽佩。只可惜,你好像沒聽過一句話……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謀略手段,都不過是笑話。”

    “不過,我還是非常建議你嘗試一下,畢竟……”洛長生眼眸上挑,放射着輕蔑到極點的目光:“這樣纔好玩嘛!”

    雲澈一言不發,將劫天劍喚回手中,雙目陰沉,冷冷的道:“想玩是嗎?那我就好好陪你玩!”

    一聲爆響,雲澈絲毫不顧傷勢,玄氣再度完全爆發,一劍砸向洛長生的頭顱。

    “可笑的掙扎。”洛長生低笑一聲,伸手直抓劫天劍,手上捲動起暴風之力。這一次,他並不是要以手相抵,而是欲直接將劫天劍奪下。

    雲澈卻是冰芒一閃,以斷月拂影陡移身位,身後龍影乍現,天空蒼藍龍目睜開,釋放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

    龍魂領域!

    吼!!!!

    龍吟之下,天地都隱隱顫慄。

    洛長生剛剛輕蔑的說出“龍魂”二字,是他無比確信以自己如今的神王之魂,絕無可能再如上次那般在雲澈忽然釋放的龍魂下意識崩潰。

    但,龍神之魂的霸道,又豈是他能理解。

    震天龍吟之下,洛長生的雙瞳瞬間失色,所有的輕蔑化作戰慄的恐懼。雲澈劍身燃火,氣勢再次暴漲,直轟洛長生的頭顱。

    “呃啊……”洛長生恐懼的呻吟,他僅存的意識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下意識的伸出相阻……

    砰!!

    洛長生伸出的手臂被直接震開,凝聚雲澈極限力量的劫天劍狠狠的轟落在洛長生的頭上,一道火光以他的頭顱爲爲中心猛烈爆開。

    ————————————

    【洛長生:這波裝的好爽!嘴都快爽歪了!簡直是主角纔會有的待遇……嗯?難不成我纔是主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