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

    一聲恐懼的慘叫,洛長生被狠狠轟飛出去,瞬間橫飛數裏,重砸在地。

    雲澈猛一咬牙,直追而上,劫天劍再次轟落……但,洛長生卻在這時忽然擡頭,眼瞳中依然蕩動着渙散和恐懼,但他的雙手卻是艱難的凝起了幾分玄氣,迎向了雲澈的劫天劍。

    砰!

    一聲重響,洛長生再次被掃飛出去,洛長生在恐懼之下倉惶撐起的玄氣或許連一成都不到,但那畢竟是神王之力,雲澈亦被震得遠遠後翻,好一會兒才死死停住。

    他擡起頭,視線之中,洛長生右手捂着額頭,緩緩站了起來,身上,纏繞着一股駭人的戾氣。

    右手手掌的指縫之間,緩緩溢出一道殷虹的血流。

    “……”雲澈如遭雷擊,定在那裏,許久一動不動。

    洛長生手掌放下,看着手中的鮮血,他的雙臂一陣顫抖,猛的擡頭,盯着雲澈的雙瞳涌上可怕的兇戾:“雲澈……你居然讓我流血……你居然傷害我的神王之軀!”

    “……”雲澈毫無反應,心魂如被深淵吞沒。

    龍魂領域潰敗了他的心魂和玄氣防禦,剛纔那一劍,又是直轟在頭顱之上。

    居然……只是在他的頭上留下一道無關緊要傷口!?

    但這道傷口對洛長生而言,卻無疑是天大的恥辱。而一劍爆頭,又豈會只有外傷,他站起身來時,眼前一恍,竟是一個踉蹌,險些再次撲倒在地。

    成就神王,他肆意揮灑自己的怨怒,本以爲可以將雲澈徹徹底底的蹂躪碾壓,什麼紅色火焰也好,什麼幻神龍魂也好,絕無可能再對他有半點威脅。

    但,自己居然在他的龍魂之下精神瞬潰,還被他擊傷,還露出了剎那的狼狽。

    自己可是神王啊!!

    “雲澈,幹得好!”洛長生目光陰沉如惡鬼:“簡直太好了,你說,我該怎麼獎賞你呢!!”

    一個本就在發泄怨恨的人再次惱羞成怒,無疑是極端可怕的。洛長生身上風暴涌動,一聲低吼,終於第一次直撲雲澈,身上釋放的氣息也不復先前的溫和。

    “小心!”沐冰雲等人心下驟緊。

    雲澈未動,眼瞳之中,卻陡然閃過一抹蒼藍之芒。

    龍影再現,又一聲震世龍吟響徹在封神臺的上空。

    吼————————

    龍魂領域第二次釋放。

    龍吟之下,滿場皆駭,就連那些不被明顯影響的神君、神主亦是面露驚然。

    “他居然還能催動第二次……”龍皇一聲低念,盯視雲澈的目光再次微變。

    短時間內連開兩次龍魂領域,無疑會造成精神重損,但云澈已渾然不顧,因爲……他已別無選擇。

    而第二次龍魂既開,他也沒有了任何退路。

    第二次龍魂領域自然沒有第一次強橫,但依舊讓洛長生全身劇震,心神墮入恐懼深淵,剛剛涌起的神王玄氣如潮水般潰散。而云澈一躍而起,身上猛然炸開直衝蒼穹的火光。

    十滴鳳凰血……

    九滴金烏血……

    自上一戰強行引燃後纔在時輪珠裏堪堪恢復沒多久,又在此刻被他一瞬間全部引燃。

    鳳凰與金烏兩大神靈之威交疊覆下,爆燃的炎光直耀的所有人睜不開眼睛。但這並非全部,而僅僅只是開始。

    決絕的光芒在雲澈瞳孔中震盪,然後化作兩點猩紅的火光。

    邪神第五境……閻皇!!

    轟!!!!

    雲澈的身上,一下子爆開了比血還要濃郁的可怕玄光,全身更是如直接被撐爆了一般崩開十幾道激射的血流,伴隨而至的,是一股暴增了不知多少倍,強橫到讓人瞬間心悸的恐怖氣息。

    “是……是上次那個……”觀戰席驚聲一片。

    雲澈眼前的世界血紅一片,太過狂暴的力量或許下一個瞬間便會將他的身體徹底絞碎,連續兩次龍魂領域,亦讓他的精神臨近完全崩潰的邊緣。

    強開龍魂,強燃神血,強開閻皇……雲澈的身後已是無際黃泉,再無哪怕半步的退路。

    因爲這是他所能找到的唯一希望……

    血色的世界,雲澈的視線已根本找不到洛長生的身影,但一絲不肯潰散的意志卻牢牢鎖定着他的存在,劫天劍舉起,在一聲發狂野獸般的暴吼聲中轟落。

    上一戰強開閻皇時,雲澈的狀態已是極差,所以瞬間身魂皆潰,賭命揮出的一劍也完全失控,未能直中洛長生,而只是餘波掃到。

    這一次,雲澈的狀態比上一次好上太多,至少身體潰裂之下卻並未完全失控,傾注他所有力量與意志,以及最後希望的一劍砸向洛長生,劫天劍砸落的一瞬間,雲澈的雙臂血肉外翻,經脈全部斷裂。

    洛長生全身在恐懼中戰慄,失色的瞳孔中勉強殘存着兩分清明,雙臂在最後時刻橫在了身前,閃動起一抹黃色玄光……

    轟——————————

    洛長生撐起的雙臂和玄力被一瞬震開,一道血色劍芒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洛長生的身上,霎時如天星爆裂,數百丈封神臺猛然破碎,一股染着血色的玄力風暴在整個封神臺瘋狂捲動,久久不休。

    “哇啊啊啊啊啊!!”

    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混雜在了玄力轟鳴聲中,悽慘的讓人根本無法相信那竟是來自一個強大無匹的神王。閻皇之力爆開的中心,洛長生如被颶風席捲的殘葉,被遠遠的轟飛了出去,橫飛了數十里之遙,十數裏之高……並在高空灑下連片的猩紅血雨。

    “長生!!”洛孤邪失聲驚喊,臉色驟變。

    “長生……”洛長塵也是一下子站起,劇烈動容。

    觀戰席一片譁然,眼珠子下巴掉了一地……無數人同時用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在眼前發生的一切。

    明明是完全碾壓的局面……

    明明洛長生一隻手就可以擋下雲澈的全力轟擊……

    明明洛長生已成爲強大的神王……

    雲澈這個層面的力量,面對一個真正的神王,要對他造成輕微創傷都該是極其艱難的事!

    但……

    雲澈先前龍魂鎮壓,再一劍創傷洛長生的頭部,已是讓人瞠目驚然。而現在……他們竟是看到擁有神王之力的洛長生在雲澈的一劍之下灑血橫飛……

    “這不可能……”身爲至尊神主,又是最熟悉洛長生如今實力的洛孤邪都是一臉無法相信的驚色。

    邪神之力是超越真神層面的創世神之力,又豈是凡人所能理解。

    但,雲澈本身,卻終究只是凡人。

    傾注他的最後信念,甚至生命的一劍之下,他的世界完全混沌一片。

    當!

    劫天劍從他手中跌落,重砸在地。

    隨之,他的身軀直挺挺的向後,倒在了破碎的地面之上。

    無數道血流從他身體爆開的裂痕中快速流溢,轉眼間,已在他身下積成一片觸目驚心的血潭。

    “那到底是什麼力量?居然……能重傷一個神王。”炎絕海怔怔道。

    “雲澈……”沐冰雲站起身來,失神的低念。這一劍雖然恐怖絕倫,但其代價是什麼,上一戰早已清楚的展露。

    她看着雲澈倒下,看着雲澈所有氣息快速潰散,看着雲澈的身下鋪開越來越大的血潭……

    這是雲澈付諸一切的一劍,只求那一抹唯一的渺茫希望……

    砰!!

    封神臺畢竟太大,這一劍終究無法將洛長生轟出,洛長生在空中橫飛很遠,狠狠砸落,又連摔十幾個跟頭,終於癱落不動。

    “……”祛穢尊者緊了緊眉頭,沒有言語。

    昏過去吧……一定要昏過去!沐冰雲一雙冰眉死死擰緊,用盡一切心念呼喊着。

    但,纔過去了短短數息,她的心便猛地沉下……

    因爲洛長生的手臂忽然撐地,然後直直的站了起來……身上,盤踞起暴躁到極點的怒氣與殺氣。

    他的胸前,橫着一道極長極深的血溝,森白的胸骨、肋骨清晰可見,整個前胸都被血色染滿,觸目驚心。

    洛長生臉上的肌肉在痛苦之下劇烈抽搐,但比痛苦更劇烈的,是幾欲將所有理智都完全吞噬的屈辱與暴怒,無論臉色,還是眸光,都猙獰的無比駭人,如一頭欲噬盡人所有骨血的發狂兇獸。

    他的傷雖然看着嚇人,但其氣息依舊是強橫絕倫的神王玄氣,並沒有太過明顯的衰弱,反倒是他屈辱暴怒之下的情緒失控,讓他的氣息更加悸人心魂。

    “唉,”沐冰雲幽幽閉上了眼睛:“結束了……”

    “結束了……”

    封神臺外,遙遠的雲端之上,一抹掩在雲彩之後的嬌小紅影一聲同樣的輕喃。

    隨着洛長生的站起,雲澈最後那一絲渺茫希冀也徹徹底底的斷絕。

    封神首位於他而言……再沒有了一絲可能性。

    但不知爲何,她卻沒有任何該有的輕鬆感,充斥全身的,反而是一種痛苦的壓抑。

    我要他奪封神首位,是爲了逼他絕望離開……爲什麼卻會發展到這個結果。

    他敗了,我可以名正言順的不與他相見。但,現在的他,還回的去嗎?

    那時的他雖被很多人注意,但若他離開,亦會很快被人完全遺忘。

    但現在,他已太過耀眼,他爲了獲勝,更是不惜暴露了很多身上的隱祕,後果毫無疑問……已是強烈引發了一衆東神域頂層人物的注意。

    這不是我要的結果……茉莉閉上眼睛,心魂苦澀的呢喃着。

    雲澈全身上下皆是重創,幾乎找不到任何完好的地方,氣息更是變得微弱不堪,或許連站起都已難以做到。洛長生雖然也傷的不輕,但比之雲澈則好的太多太多,氣息更是依舊恐怖絕倫。

    一切,都已成完全的定局,再無丁點其他的可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