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洛長生手掌覆在胸前,一縷縷玄氣將胸前的巨大傷口逐漸封鎖,然後一步一步,帶着前所未有的凶煞戾氣,走向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的雲澈。

    祛穢尊者沒有宣讀對戰結束,因爲雲澈雖然氣息已無比虛弱,但他依然在支撐着意識沒有昏迷,更沒有出言認輸……相反,他微微渙散的瞳眸之中,依然有光芒在不甘的掙扎——近乎本能的掙扎。

    “雲兄弟他……沒有失去意識?”火破雲低聲道。

    洛長生一步步來到雲澈身前,一股陰冷的煞氣也籠罩在了雲澈的身上,他擡起手臂……就在所有人以爲他應該會帶起一陣狂風,將連掙扎之力都沒有的對手帶下封神臺時,他的手上,卻是忽然凝起了一股駭人的風暴,然後在無數人不敢相信的驚呼聲中無情轟擊在雲澈的身上。

    雲澈縱然全盛狀態下,都不可能抗下這一擊,何況如此重創,又毫無玄氣抵禦之下,一聲讓人心臟劇顫的巨響中,雲澈身體內部如有一個火山爆開,連一絲呻吟都無法發出,便化作風暴中的一個殘破血袋,直飛出了很遠很遠,

    “雲澈!”

    “雲……雲兄弟!”

    “啊啊!”

    吟雪炎神衆人全部嚇得臉色慘白,其他星界的人也無不是滿臉震驚,祛穢尊者眉頭大皺,幾乎忍不住出言呵斥。

    他是堂堂長生公子,一個半甲子突破神王的曠世奇才,在雲澈已自創全身,毫無反抗之力下,居然下了如此之狠手!?

    雲澈從空中墜落,在封神臺上劃出一道長長的血痕才堪堪停住,空中那一大片許久都沒消散的血霧,讓這一衆神道玄者看着都心臟揪緊。

    雲澈落下的地方,距離封神臺邊緣不過幾步之遙。他一動不動,更沒有絲毫的聲音,洛長生這陰狠毒辣的一擊之下,雲澈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撐住,就算他當場橫死,也不會有人奇怪。

    但,祛穢尊者雖然面色變動,卻沒有宣讀對戰結束。

    “洛長生……他竟然……”火如烈怒火衝頂。

    “這纔是他的本性啊。”炎絕海沉聲道,然後臉色忽然一變:“怎麼還沒結束?難道雲澈他……還沒昏過去?他在做什麼?他到底還在強撐什麼?”

    雲澈全身重創,氣若游絲,這種狀態之下,根本不用刻意,任何人都會直接昏死過去。雲澈還保留意識,就只有唯一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在掙扎,而且是傾盡全部殘餘意志的極力掙扎,不讓意識沉寂下去。

    洛長生身影閃動,已再次來到雲澈身前。

    雲澈癱倒在血泊之中,全身崩裂,創傷嚴重到縱是一個嗜血之人都難以直視,氣息更是薄弱到極點。但,已是如此慘狀的雲澈,身體卻依舊在微微抽搐,渙散的瞳光殘留着一絲微弱,但極其頑強的殘光。

    洛長生伸手,抓在雲澈的喉嚨上,將他從地上拎起,死死的盯着他只餘最後一絲光彩的眼睛……不知道爲什麼,雲澈已在他面前潰敗到如此地步,如今更是任由他擺佈,但他心裏卻沒有太多的快意,依舊像是有個什麼東西死死的壓在心魂上。

    因爲,對於雲澈,他怨恨之餘,其實更多的是嫉妒與恐懼。

    他可以使用幻神,可以將神炎融合,可以釋放強橫到極點的龍魂……他的玄力纔是神劫境,卻可以將神靈境巔峯的他擊敗,同樣是神劫境,居然可以將他的神王之軀重創!

    這些,他全都做不到,而且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到。

    他怎能不妒,怎能不懼!

    但他不會承認這一點,因爲他是東域年輕一輩的第一人,他豈會嫉妒和忌憚別人!

    而云澈直到如今地步,居然依舊不屈,這讓他心中的快意無疑大減。他的手臂高擡,將雲澈高高拎起……前方,就是封神臺邊緣,他只要稍稍吹口氣,便可將他帶下封神臺,結束這場一邊倒的對戰,也結束這一屆封神之戰。

    但,洛長生卻是忽然折身,一聲低吼,身上玄光涌動,將雲澈向封神臺狠狠摔落。

    “雲澈!!”沐冰雲瞬間雪容失色。

    砰!!!!

    洛長生的玄力何其恐怖,這股巨力之下,就是一個玄力全開的神靈玄者,也會被瞬間摔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雲澈的身軀重砸在地,一聲巨響,封神臺直接裂開,而云澈的身軀被反震向十幾裏的高空,然後如凋零的枯葉般無力墜落,並伴着又一片猩紅的血雨。

    砰!

    雲澈墜落,一動不動,但在這時,洛長生卻是忽然高高躍起,向雲澈直墜而下,在無數雙驟縮的瞳孔中,他的手肘狠狠的撞擊在雲澈的心口上。

    砰!!!!!

    雲澈身下的封神臺四分五裂,他的口中噴出一道數丈之高的血箭……幾乎把身體內殘剩的血流全部噴出。

    “你……”祛穢尊者的眉頭驟沉,險些情緒失控。

    遙遠雲端之上,茉莉的指間滲血,全身顫慄,目光放射出血色的瞳光,死死壓抑的殺氣如一頭隨時會失控的兇獸:

    “孽……畜……找……死!!”

    “砰!”龍皇忽然拍案而起,臉上浮現起一抹無比可怕的陰沉。

    他的這個舉動讓各大神帝全部側目,心中驚然。

    短暫的沉默,龍皇又緩緩的坐了回去,低聲道:“抱歉,龍某失態了。”

    “……”各大神帝都是微微點頭,竟無一人敢出聲。

    “能讓堂堂龍皇失態,看來,雲澈身上的龍魂……絕對非同尋常啊。”千葉影兒若有所思的道。

    “不要說話。”梵天神帝提醒道:“這個世上,最不能觸犯的,就是‘龍怒’。”

    “洛長生!!”另一邊,洛上塵再也無法按捺,一聲暴吼:“你在做什麼!你是失心瘋了嗎!”

    “我說了,讓他發泄!”洛孤邪冷冷的道:“不讓他把心中的憤怒、怨恨、屈辱、嫉……總之,不要阻攔他,若有什麼後果,我一併擔着!”

    “你就不怕他身敗名裂嗎!”洛長塵聲音微帶哆嗦。

    “哼,”洛孤邪卻是冷哼一聲:“他是長生,不是你這個永遠把聲望臉面放在第一位,其他都可以棄之不顧的聖宇界王!”

    洛長塵:“……”

    觀戰席譁然一片,每一張面孔都在劇烈動容。他們不敢相信傳聞中的“長生公子”竟會作出如此失心殘忍之舉,更不敢相信……這一戰,居然依舊沒有結束。

    “洛長生,你……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再敢傷害我的雲澈哥哥,等我長大了,我一定會殺掉你……唔唔唔……”

    水媚音的聲音帶着從未有過的憤怒,但她還未喊完,聲音和嬌軀便已被水千珩以玄氣生生壓住。她劇烈的掙扎着,星夜的瞳眸之中,不知不覺的盈動起悽然的淚光……

    以及……她自己都未察覺的一抹怨恨黑光。

    “雲澈他……還保留意識……都已如此地步,他到底……還在堅持什麼?”水映月失神道。

    雲澈只需自然昏迷過去,一切就可以結束,但洛長生一次次的殘忍重擊,他依舊強撐着意識不肯沉寂……在那樣的力量之下,他不死都已堪稱奇蹟,無人可以想象,究竟要多麼極致的意志和信念,才能依舊支撐。

    他到底在堅持什麼?他不甘,還想要獲勝?如今局面,他怎麼可能還有翻身的希望,他自己也該清楚纔對……他到底還在堅持什麼?寧願被洛長生如此蹂躪,也不甘認命沉寂……

    砰!

    洛長生一腳踏在雲澈身上,將他胸口踩踏的劇烈下陷。他半眯着眼,陰沉的道:“雲澈,我忽然都有些佩服你了,居然強撐到現在都不肯昏過去,這可就奇了,我是該說你硬氣呢,還是該說你蠢呢?”

    轟——

    一聲爆鳴,雲澈的胸口血肉翻飛。

    “雲澈!”沐冰雲再次失聲,洛長生這一腳的力量所向,赫然是雲澈的玄脈。她閃身而起,來到封神臺上空,面露乞求之色:“祛穢尊者,求你網開一面,允許晚輩向雲澈說幾句話。晚輩深知封神之戰的規則不可觸犯,但如此下去……雲澈將是九死一生。”

    祛穢尊者看她一眼,卻是沒有應允,就在沐冰雲準備再次乞求時,祛穢尊者低沉的聲音卻是忽然罩下封禪臺:

    “雲澈!這一戰,你已是必敗無疑,沉下意識,比賽便可結束,你將爲封神次位,榮光一生。而你若是強撐下去,洛長生便可一直對你合理攻擊,誰都不可干涉!你可不要爲了一時的莫名硬氣,而毀了自己的未來!”

    祛穢尊者的聲音落下,全場一片靜寂。

    但云澈那一抹死撐的意志卻依舊沒有潰散。

    雲澈的世界時而血紅,時而慘白,他已經感覺不到痛苦,就連自己的存在都極爲模糊,他唯一能感受的,是洛長生的氣息,以及外面各種混雜的聲音。

    莫名的硬氣……

    呵……笑話……

    一個洛長生……也配讓我不甘?

    雲澈的心魂慘笑着……當一抹紅影微微映現時,他的心魂又變得無比之溫暖。

    茉莉……

    我能爲你摘取婆羅花……

    我能爲你來到神界……

    可現在……我卻已無法爲你問鼎這場封神之戰……

    難道註定……我已無緣再見到你了嗎……

    你我互不相欠,再不相見……呵,開什麼玩笑,這輩子……都不可能!

    雖然,無能的我,已無法爲你登頂封神之戰……

    但至少,讓我爲了你,支撐到最後一刻,最後一絲意志,最後一縷信念……

    這是我……對你執着的證明……也是……我對自己無能的懲罰……

    砰!!

    他的身軀又一次被洛長生重重踢飛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落在了哪裏,也已無法查知現在的自己已經傷到了何種程度,只是在用全部,支撐着最後的意識。

    我感覺不到疼痛,也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現在,連玄脈的存在,都已完全感覺不到了……

    是玄氣枯竭到極致……又或者……我的玄脈……被毀掉了嗎……

    我的意識……也……

    雲澈的瞳孔逐漸的臨近完全渙散,他的身上,最後一縷玄氣在這時忽然潰散,全身上下,從內到外,再無一丁點的玄力氣息。

    “呵,不錯不錯,居然還在撐着。”洛長生不緊不慢的走向雲澈,雲澈撐得越久,他快意的同時,卻也越是惱怒,他的腳步緩慢,但手上,已悄然凝起兩股殘忍的暴風之力……

    這次,他要直接將雲澈的雙臂切下來。

    而就在他距離雲澈只有十步之遙時,世界忽然陡然間暗了下來。

    沒有任何的氣息變動,沒有任何的異常聲響,沒有任何的先兆,光線一下子變得無比暗沉。所有人下意識的擡頭,然後又在一瞬間齊齊面露驚駭。

    蒼穹之上,黑雲滾滾,無邊無際,覆沒着一切的光線。

    而就在上一個瞬間,天空還是晴空萬里,偶有殘雲。

    各大神主、神帝也都紛紛站起,眉頭緊蹙,因爲就連他們,也絲毫沒有察覺這些黑雲是從何而至——晴空萬里到黑雲漫天,完全只是一瞬間……無法理解,無比詭異的一瞬間。

    黑雲重重,翻滾不休,天地之間轉眼間已是幾乎不能視物。而封神臺的人並不知道的是,在同一個時間,整個東神域的上空,都已覆滿黑雲。

    黑雲在翻騰中緩緩下壓,如一頭忽然甦醒的暗黑魔神,欲將整個東神域覆入黑暗的深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