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嚓轟————

    四道天劫雷光劈落而下,和先前的三道劫雷交疊在一起,爆開一個更爲巨大的雷域。雷域的中心,無疑便是雲澈的所在。

    “三重……連續三重?”

    “怎麼會有這種事?這……這真的是雷劫?”

    各大神王、神君、神主俱是面面相覷,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掛着深深的駭然和難以置信。三重雷劫很少出現,但出現在雲澈身上毫不爲奇……但三重雷劫竟在一息之內接連轟下,這是從未有過,連這些位於神道之巔的強者都從未聽聞過的事。

    宙天投影並沒有中斷,遍佈東神域的星辰之碑依舊完整折射着封神臺所發生的一切。無數玄者呆望着那個將雲澈覆沒的雷域……連一衆神君神主都無法理解的異象,對他們的衝擊更是可想而知。

    連續三重劫雷之後,終於沒有再繼續降下,但蒼穹之上的雷域卻並未消失,其中的雷光竄動的愈加猙獰。

    吟雪炎神衆人早已全部呆滯,驚得幾乎無法言語。封神臺上,雲澈的身影完全被雷域吞噬,無法看到他的存在,亦感覺不到了絲毫他的氣息。

    “……龍皇殿下,西神域可曾有過齊降三重雷劫之象?”宙天神帝問道。

    “從未有過。”龍皇仰頭,目視滾滾黑雲:“還未結束。”

    宙天神帝眉頭大動,聲音很低,但帶着深深的難以置信:“也就是說……雲澈依然活着!”

    雲澈在神劫境巔峯時便可戰勝神靈境巔峯,因而,他能憑自身實力抗下多重雷劫,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之事。但,如今雲澈的狀態,所有人都親眼目睹,完完全全的瀕死狀態。以天道雷劫之威,一道便可讓他灰飛煙滅……而今,三重雷劫齊降,整整七道劫雷,他竟然……依舊存活!?

    劫雷之威近在咫尺,絕無虛假……雲澈到底是怎麼在連續三重雷劫下活下來的?

    宙天神帝聲音剛落,天空猛烈震盪,他擡頭望天:“難道……”

    咔!!!!!

    這一聲炸響,幾乎將所有人耳膜狠狠撕裂,雷域之中,八道紫光猙獰的閃動,然後驟劈而下。

    “第……第四重!!”

    雷劫每多一重,劫雷數量並非是遞增,而是恐怖的倍增!第一重雷劫爲一道劫雷,第二重爲兩道,第三重爲四道,而第四重……則爲整整八道!

    比前三重加起來還要多!

    三重雷劫和四重雷劫雖只一重之隔,但實則天壤之別。

    轟轟轟轟轟——

    八雷齊轟,紫芒漫天,可怖的場面和天道之威驚得一衆神劫玄者面如土色,卻不知,那些經歷神劫沒多久的神靈玄者比他們更爲膽戰心驚。

    因爲,這和他們所經歷的神劫完全不一樣……恐怖了何止十倍!

    “嘶……怎麼會這樣?師尊,都是四重雷劫,爲什麼雲兄弟的和我的完全不一樣。”火破雲驚喊道。

    “……”火如烈一個字都無法解釋,因爲他心中的驚駭絲毫不比火破雲的少。

    火破雲當初突破神劫境時,便是承受了四重雷劫。在承受雷劫之前,炎神三宗可謂不留餘力,爲火破雲做了最充足的準備,之後,四重雷劫降下……一道、兩道、四道、八道,循序漸進,一重比一重可怕,但每一重之間,也都會留有十息的喘息之機。

    而這十息喘息之機,火破雲極爲清楚的知道其中每一息都是無比的重要。他甚至可以確信,如果每一重劫雷的間隔不是十息,而是八息的話,他絕無可能抗下第四重劫雷。

    而云澈的四重雷劫,前三重在一息之內降下,第四重距離第三重也才隔了短短不到三息。

    也就是不到五息的時間內,連降四重雷劫,十五道劫雷……火破雲自問換成自己,別說安然抗下,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未知。

    衆人尚未從驚駭中回神,蒼穹便再次震盪,雷域閃耀起更加濃郁刺目的雷芒……而這次,赫然是整整十六道雷芒。

    “五……五……第五重!?”火破雲當場失聲。

    咔!!!

    所有的驚呼聲,一瞬間便會被十六道交疊在一起的霹靂聲所淹沒,十六道天劫雷光從無上天闕墜下,匯成一道巨型雷柱,轟落於雲澈的所在。

    那一剎那,整個蒼穹都被耀成了完全的紫色,一直在瘋狂翻滾的黑雲化作了漫天紫雲,世間充斥着彷彿無休止的天道雷鳴與濃郁紫芒。

    沒有人能感知到雲澈的氣息,更不會有人想到此時的他處在怎樣的狀態。

    封神臺上,天道劫雷瘋狂肆虐,化作一個龐大的天劫雷海。而雷海之中,原本癱倒在地,命懸一線的雲澈竟是緩緩的坐了起來……

    當第一道劫雷劈落在他身上時,他全身劇震,無數道氣流直竄身體各大角落,這些氣流雖然狂暴不堪,但卻舒爽無比,似清涼,又似溫暖,讓他殘破不堪的身軀像是忽然置身於最輕柔的春風之中。

    這是……雷劫……嗎……

    他僅存的意識告訴着他。

    天道劫雷接連降下,劫雷之力如狂暴的兇獸蜂涌向他的軀體,無意識間,他的頭頂浮屠塔現,大道浮屠訣在劫雷的刺激下快速運轉,貪婪的吸收着劫雷之力……如一個在荒漠中奄奄一息的游魚,忽遇天降瓢潑甘露。

    這不是普通的玄雷,這是天劫雷光,是超出“人”之範疇的天道之力!

    它的強度或許並非那麼驚世駭俗,畢竟只是對神劫玄者的譴罰和考驗,但其層面之高,卻絕非人類所能理解和碰觸。

    但,那只是對“人類”。

    雲澈雖亦是一介凡人,但他卻有着邪神的玄脈,有着邪神獨有的“雷靈邪體”。

    作爲混沌之初的元素創世神,邪神掌控着混沌最極致的元素之力,只要不脫出“混沌”這個層面,萬雷皆可馭。

    哪怕天道劫雷!

    靈氣向雲澈的體內瘋狂涌入,在層面極高的天劫雷海中,靈氣涌入的速度遠比在冥寒天池、葬神火獄中還要猛烈,佈滿雲澈全身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着,本枯竭的玄脈以常人不可理解的速度重生着玄氣。

    雲澈的精神亦是越來越清明,他端坐於天劫雷海,凝心運轉大道浮屠訣,在他主動掌控之下,靈氣涌入的速度再度暴增。

    那些明明欲將他泯滅於世間的天劫雷光在劈落向他時,非但沒能傷他一絲一毫,反而化作了他的元氣與力量。

    只是,卻無人能親眼目睹這一幕,而凝心中的雲澈亦不知外面已是何種的天翻地覆,他全身毛孔張開,大道浮屠訣運轉到極致,整個人如沐浴在世間最狂暴,卻又最舒爽的暴風之中,而如此,他依然覺得不夠……

    繼續……

    再來更多……

    越多越好!

    繼續啊!!

    第四重、第五重雷劫齊降之後,短短三息之隔,天空驟閃三十二道雷光,出現了必將永久載入神界史冊的驚世一幕。

    “第……第六重雷劫!?”

    無數驚駭欲絕的聲音飄蕩在東神域的上空,匯成久久不息的龐大音潮。

    能引來五重雷劫者,在整個神界都是極其之少,若能成功扛過,將來必爲一世之尊……東神域四大王界的始祖,他們都是神劫境時引下了五重雷劫。因而五重雷劫是何等概念,可見一斑。

    而引下六重雷劫的,整個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百萬年歷史,也只出現過一個。

    可惜的是,那個驚世奇才在扛過五重劫雷後便奄奄一息,第六重劫雷降下的第一個瞬間便灰飛煙滅。

    也就是說,在神界歷史上,還從未出現過真正通過六重雷劫的生靈。

    “難道,神界史上第二個引來六重雷劫的人就要出現……啊!!!”

    依然不給任何人從震驚中回神的機會,蒼穹再度炸裂,三十二道天道劫雷呈現出一個耀世的雷陣當空轟落……

    雲澈的第六重雷劫,亦是整個神界歷史第二次現世的六重雷劫,在無數雙猝然放大的瞳孔中劈落世間……

    而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雷劫,赫然是在十息之內接連降下。

    本是最嚴苛,最不容錯亂的天道之力,在今日便如失控癲狂了一般……

    三十二道天劫雷光同時轟落,那是一副永遠不可能有人忘卻,或許這輩子也再不可能見到第二次的場景,每個人的眼瞳都被遮天的紫芒完全充斥,紫色的世界裏,他們就像是被無形之力定格,無一人動彈,無一人出聲,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哪怕是強如神主,都在一次次的懷疑着自己是否正身處幻夢之中。

    這個時候,已根本無人有暇去想雲澈是如何在前五重雷劫之中存活下來。

    更無人知道,那震駭着整個東神域的六重雷劫之下,雲澈卻是無比的安靜安然。他的傷勢、元氣、玄氣在以快到堪稱恐怖的速度恢復着,而他的軀體,也在大道浮屠訣所引入的天道之力下發生着微妙的變化。

    就連一直在旋轉的浮屠塔,也隱隱釋放出了一層不同以往的奇異光芒。

    第六重雷劫之後,蒼穹之上的雷域終於安靜了下來,許久都沒有雷光繼續肆虐,唯有黑雲依舊在翻滾。

    過了一會兒,雷域開始緩緩的收縮起來,變得越來越小。

    衆人的心魂,也總算從驚濤駭浪中得以稍稍平復。

    “終於……結束了……”

    “六重雷劫……神界史上第二次……我有生之年,竟親眼目睹傳說中的六重雷劫!”

    “我曾經以爲那個傳說不過是編造出來的,原來,世間竟真的存在六重雷劫。神劫境戰勝神靈境巔峯,這個雲澈到底是哪裏冒出來的怪胎……只是這樣,他……應該灰飛煙滅了吧?”

    封神臺依舊被滾滾嘶鳴的天劫雷海覆沒,絲毫察覺不到雲澈的存在。

    “六重雷劫……”琉光界王水千珩失神呢喃。

    “六重雷劫啊……”

    洛長塵、陸晝、君無名……這些立於東神域之巔的至尊神主,此刻皆如着了魔一般,惦念着同樣的一句話。

    雷劫越多,便意味着天賦越高,越受天道忌憚。而六重雷劫……那是他們,都絕不曾奢望的“殊榮”。

    若真有一個人能引來,併成功扛過六重雷劫,那麼,他將來所能達到的高度,這些絕世強者,也斷然不敢估量和想象。

    第一個引來六重雷劫的人已在劫雷下消亡。

    而第二個……雲澈,以他引來雷劫時的狀態,他真的有可能還存活嗎?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封神臺的雷海之上,等待着雷劫之力的消散,明知不可能,但每一個人的意識深處,卻又都殘存着那麼一點點如幻想一般的希望……因爲那是雲澈,他已經創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蹟。

    而龍皇在這時,卻忽然仰頭看向了天空,眉頭猛的一沉:“這是……”

    與此同時,世界的顏色詭異變化,原本紫光粼粼的世界,忽然摻雜入了猩紅色的異芒。

    衆人下意識的擡頭,又在同一個瞬間全部窒息。

    雷域的收縮停止了。

    而原本湛紫色的雷芒正在發生着無法理解的異變……在扭曲中,一點一點轉爲深邃的猩紅色。

    如鮮血一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