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郢禪像是忽然被人從頭上澆了一盆冷水,全身猛地一僵。更新最快

    這個聲音,就像是忽然從碎裂的虛空中傳來,近在耳際,但他身為飛仙劍派的總宗主,滄雲大陸當世最強三人之一,事先竟絲毫沒有察覺到聲音主人的氣息所在。

    更可怕的,是這個聲音雖然很輕,但其中卻包含著直滲心魂的冰寒與殺氣,讓他全身汗毛幾乎瞬間豎起。

    這種感覺,他這一生都從未有過。

    &木郢禪一聲低吼,閃電般回身,然後又下意識的看向上空,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也都在同一瞬間集中到了木郢禪的斜上方。

    他們看到一個全身白衣的青年男子正浮於空中,懷中抱著一個不過二八年華的翠衣女孩,女孩有著傾國傾城之姿,緊緊的依偎在身邊男子的身上,瞳眸中有三分憂怕,卻更有七分安然。

    他們所在地方只有區區十丈之高,但在場之人卻是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究竟是何時出現在那裡。

    兩個過分年輕,也完全陌生的面孔,女孩玄力氣息只有靈玄境三級,男子竟是初入君玄境。

    三大宗主俱是心中微驚……滄雲大陸的帝君本就少之又少,每一個他們都耳熟能詳。而如此年輕就達到帝君之境,絕對是曠世奇才,但他們三人卻是從未見過。

    &是什麼人?」木郢禪眯起眼縫:「剛才是你在和本宗主說話?」

    &主,不過是個不知死活的毛頭小子,是趕走還是……」左寒朔身後的人不屑的道。

    &頭小子?」左寒朔卻是低笑一聲:「從他的壽元氣息上看,年齡應該不超過三十歲,但玄力卻已初入君玄境,這小子可大有來路啊。」

    &左寒朔的話讓三大宗主之外的人都是大吃一驚,但也僅僅是驚訝,馬上,那個人繼續道:「難怪氣勢上如此囂張,的確是有囂張的資本,只可惜,他今天完全找錯了對象。」

    &輕人,你稱呼本宗主的手為臟手,這可真是稀奇。」木郢禪面色玩味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掌:「本宗主活了一千七百年,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臟』來形容本宗主,你要不要試試再說一遍。」

    雲澈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容,他和蘇苓兒的視線都是落在雲谷的身上,幾乎連木郢禪說的什麼都沒有聽清。

    雲澈身影一晃,已帶著蘇苓兒瞬間閃過木郢禪的身側,來到雲谷的身邊。木郢禪並沒有出手阻攔,氣定神閑的轉過身來,看他的樣子,顯然對雲澈的身份極為感興趣,對於他衝到雲谷身邊,他也自然會錯了意,冷笑道:「你果然也是為了天毒珠而來。」

    師父……

    看著近在咫尺的雲谷,雲澈的心中長長的呼喊,他性情的天翻地覆,以及兩世最大的瘋狂,都是為了眼前這個老人。他對他的養育之恩,培育之恩高過蒼天,深逾滄海,本以為已和他永久天人相隔,沒想到,居然還會有再見之期。

    他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變,氣息也依舊溫和如風,全身有著濃郁清香的藥味,一雙眼眸,更是透著足以容世的遠博。

    這世上,被稱偉人的很多,被稱聖人的很多,但在雲澈眼裡,如果這世上只有一個聖人,那必定就是他亦師亦父的雲谷。

    雲谷也在看著雲澈,他的眼神時而清澈時而朦朧,似乎在激動的難以自抑,但其中沒有半點的貪婪……至少絕對不是也為了天毒珠而來。

    他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這個人,但朦朧間竟似有一種莫名的久遠熟悉感。

    &兄弟,雖不知你為何沖老朽而來,但你定非是為了奪取老朽身上的天毒珠。也或許,你只是識錯了人,這裡要遠比你想象的危險,你還是速速離開吧。」雲谷勸說道。

    「……」雲澈平復心潮,捏了捏蘇苓兒的小手,低聲道:「苓兒,你先和師父一起回玄舟……我會把師父強行送上去的。」

    蘇苓兒雙手一緊,看了他好一會兒,才終於輕輕點頭:「雲澈哥哥,你一定要小心。」

    一陣空間波動在雲澈的身側激蕩,周圍眾人還沒反應過來,蘇苓兒和雲谷便已同時消失在了那裡。

    木郢禪、段黑沙、左寒朔先是一愣,隨之臉色驟變,三個人幾乎同時衝到了雲谷之前所在的位置,但云谷無論身影還是氣息,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空間遁!」左寒朔低吼一聲,怒然轉身盯向雲澈,氣機更是將他死死鎖定:「他身上藏有某種空間玄器!」

    &然著了這毛頭小子的道。」木郢禪的臉色也完全陰下:他們三大霸主宗門,三大宗主全部在場,在滄雲大陸絕對是無人可違逆掙扎,可以主宰一切的力量,卻眼睜睜的讓獵物從他們的眼前消失了。

    &呵呵,看來左教主和木宗主這些年著實沒什麼長進,不過一點小小的意外,居然這麼容易就失了方寸。」

    段黑沙卻是氣定神閑,他盯著雲澈,笑的意味深長:「那雲谷再怎麼逃,又能逃到哪裡去呢?你們難道不覺得,是另一份大禮自己送上門來了?」

    &段府主的意思是?」木郢禪和左寒朔目光一凝,隨之也反應過來了。

    &段黑沙緩步走向雲澈:「小子,本府主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當然,你之所以有這麼大的膽子,是你還不知道我們是誰,在本府主親口告訴你之前,你還有最後的一個機會……本府主現在對你剛才所用的空間玄器很感興趣,你若是乖乖交出來,本府主或許會對你剛才的所作所為既往不咎。不然的話……」

    &然的話怎樣?」雲澈嘴角勾起,冷笑著道:「段黑沙,聽說七星神府前些時日為了搶奪一枚盤龍鬚,派出了一個長老和一眾弟子,無恥殘害扶蘇國一無辜宗門。而最後,他們也都遭了報應,全部慘死……不知道送他們下地獄的那個人,你們七星神府找到了么?」

    段黑沙的臉色逐漸僵硬,而他身後的一個神府長老已經怒吼出聲:「原來殺死十九長老他們的就是你!!」

    &有此理。」段黑沙氣極反笑,他本以為雲澈之所以在他們面前如此膽大妄為,是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否則的還不早嚇得屁滾尿流。

    而現在,他卻是一口喊出了他的名字,喊出了他身後的七星神府。

    甚至用輕蔑的語氣主動告訴他們,他就是十日前殘殺七星神府數十弟子以及一個長老的人!

    若說之前不過是當他無知無畏,那麼現在……對方非但知曉他們的身份,還分明在狂傲的蔑視和挑釁他七星神府!

    &教主,木宗主……這小子由我七星神府拿下,你們可有意見?」段黑沙臉色微青,顯然已是動了真怒。

    &下是可以,但要保證活著。」左寒朔頗有些幸災樂禍:「天毒珠也好,空間玄器也好,待這些都辦妥了,你愛怎麼處置怎麼處置。」

    &了,就交給段府主吧,這小子方才罵本宗主手髒的事,本宗主就當忘了。」木郢禪無所謂的撇撇嘴,但毒辣的目光依然鎖定在雲澈的身上。

    見其他兩宗主答應,段黑沙後方的一個長老向前一步,氣勢洶洶的道:「府主,讓我來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區區君玄境一級,就當自己天下無敵了么,居然敢殺我七星神府的人。」

    &下性命,先打斷他的雙手雙腿!」段黑沙陰聲道,他身為七星府主,當然不會屑於親自出手。

    &

    神府長老向前一步,然後猛然撲向雲澈,一股磅礴的帝君氣場瞬間張開,引得周圍數十里狂風四起。

    &子,先給爺爺跪下!」怒吼聲中,他伸出的手掌距離雲澈的頭顱只剩不到三尺之距。

    雲澈一動不動,目光平視,臉色漠然,神情間沒有一絲一毫的動蕩,唯有心中淡淡低念:往年的舊賬,今時的新賬,今天就一起了結!

    嘶啦!!

    神府長老的手掌抓在了雲澈的頭顱上,玄氣瞬間外放的剎那,卻忽然發現,自己的手間竟是空蕩蕩一片,他釋放而出的玄氣只將空間撕出了一道長長的黑痕。

    什……什麼!?

    人呢……人呢!?

    神府長老心中陡然一驚,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還未從震驚中回神,身後,忽然傳來了一聲沉悶之極的聲響。

    嗡——————

    這個聲音並不響亮,更談不上強烈,但沉悶的讓所有人耳膜,乃至全身都難受之極,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忽然的轟在了他們的心臟上。

    &失」的雲澈如鬼魅一般現身在了七星府主段黑沙的身前,右臂的手肘正頂在段黑沙的胸口之上……就在那一個瞬間,段黑沙依舊是一臉的陰沉,就連錯愕,都還未來得及生出。

    那聲沉悶的聲響,便是雲澈的手肘撞擊段黑沙心口的聲音。

    當所有人的視線在難以置信中重新尋到雲澈的位置時,他正輕描淡寫的將手肘從段黑沙胸口移開。

    段黑沙全身未動,就連被撞擊的部位都沒有佝僂凹陷下去,甚至就連他的表情都沒有絲毫變化。

    雲澈的速度讓他們如見鬼魅,但看著在他「偷襲」之下分明毫髮無傷的段黑沙,周圍的神府眾長老弟子在驚愕之後,紛紛要大笑出聲嘲笑雲澈的不自量力……但他們的大笑還未來得及出口,便忽然看到段黑沙的臉色以驚人的速度變得一片慘白,又從慘白迅速變得黑紫……然後,整個人像一尊被勁風吹倒的木樁,向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砰!

    段黑沙全身砸落在地,雙目圓瞪,一眨不眨,大量的白沫混合著猩紅從他口中、鼻中狂涌而出。

    &府主!!」

    這一幕,驚的眾神府弟子,驚的在場所有人魂飛天外,神府長老們連滾帶爬的向前,但他們還未靠近,段黑沙的身上忽然一顫。

    呼————

    段黑沙的玄脈和丹田就像是被捅破的氣球,修鍊一生的玄氣化作無數道狂躁的氣流,從他身上所有部位奔泄而出……直至泄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