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妖界,妖皇城,雲家。

    雲澈被送入金烏雷炎谷后,近一個月都再無音訊,雲家上下一直籠罩著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氛。小妖后和鳳雪児每天都會去一趟金烏雷炎谷,卻別說得到消息,連進入都不能。

    隨著時間的推移,充斥妖皇城的緊張氣息也越來越濃重,各大家主、郡王每日都焦頭爛額、提心弔膽,所有勢力全天候處在隨時備戰的緊張狀態。

    因為每多過一天,軒轅問天再次到來的日期就會臨近一天。

    這種身體與精神上的重負堅持個十天八天還好,但連續這麼久下來,軒轅問天還沒到來,妖皇城便已是搖搖欲墜,就連眾玄者誓死護城的雄心也在被快速消磨著。

    雲家的正上空,隨著一圈圈空間波紋,穿越了九百多萬里的太古玄舟無聲出現。

    「前輩,苓兒,這裡就是幻妖界的皇城,下面,就是我的家。」雲澈向蘇苓兒和雲谷介紹著,心潮一時澎湃不休。

    在金烏雷炎谷里半個多月,又在滄雲大陸停留了十幾天,他們一定都擔心壞了。

    而他們也一定想不到自己這些天經歷了什麼。

    「好大的城,一眼都看不到邊。」蘇苓兒驚嘆好奇之餘,心中更多的是緊張。因為馬上要見過雲澈的親生父母,還有……

    「這裡的氣息和滄雲大陸大有不同。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有幸來到一片新的天地。」

    既已到來,雲谷也無比坦然的接受了這一切。

    「前輩,雪児,相信我,你們一定會很快喜歡這裡的。」雲澈笑著道,然後微一提氣,發自腑底的吼聲遠遠傳開:「爺爺!爹!娘!小姑媽!蕭雲!綵衣!月兒!雪児……我回來了!!」

    雲澈的放聲大吼,讓已經沉悶了許久的雲家瞬間激起千層浪潮。

    房門被猛烈推開的聲音交疊在了一起。

    「小澈!!」

    「夫君!!」

    就在大廳中的蒼月和蕭泠汐一衝出來,便看到了正在從空中落下的雲澈。雲澈看著她們,大大的張開雙臂,笑盈盈的道:「泠汐,月兒,還站在那裡幹嘛,還不趕緊投入我的懷抱。」

    蒼月和蕭泠汐一左一右撲到雲澈胸前,這段時間以來的擔心牽挂害怕讓蕭泠汐情緒決堤,直哭得稀里嘩啦,就連早已修得足夠堅強的蒼月全身抽動,劇烈哽咽,無法說出話來。

    「……」蘇苓兒唇瓣張開,靜靜的看著雲澈的背影,心緒無法言喻的複雜。但同為女子,她能夠感受的到不顧一切撲在雲澈懷中的兩個女孩對他的情感是多麼的熾烈。

    「大哥……大哥!」蕭雲帶著蕭烈,腳步匆亂跑來,後面是緊抱蕭永安的天下第七。這段時間,夫婦二人還是一直留在雲家。

    「蕭雲,七妹,這段時間,爺爺都勞你們照顧了。」雲澈微笑著道。

    「大哥,你……你沒事就好了。」蕭雲眼瞳晃動,聲音哽咽。雲澈不在這些天,他也同樣處在極強的惶恐之中。畢竟,那日雲澈被送入金烏雷炎谷前的狀況實在太過嚇人,之後又長時間沒有音訊,他和天下第七各種安慰蕭烈雲澈的命比誰的都大,一定不會有什麼事,但他們自己卻是日月提心吊打。

    「少主!少家主!」

    「宮主!!」

    雲家上下,還有居住外院的冰雲眾女也全部聚來,每一人的臉上都帶著無比之深的激動。

    在到來之前,雲澈只和雲谷與蘇苓兒簡單提過他是幻妖界雲家的少家主,但眼前的情形,他對整個雲家,對這些人而言,又豈是少家主那麼簡單。他被層層疊疊的人群所包圍,每一個人都因他的平安歸來而激動的無法自抑……他明明只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人,卻像是整個世界不可或缺的核心。

    「澈兒!澈兒!!」

    慕雨柔灑淚飛來,身邊是在努力壓抑著激動的雲輕鴻,雲澈連忙迎了上去,然後直接雙膝跪地,愧疚道:「爹娘,孩兒不孝,這段時間……又讓你們擔心了。」

    「澈兒,快,快起來。」慕雨柔顧不得滿臉淚痕,連忙把雲澈扶起,對著他看了又看:「你總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娘就……澈兒,你是不是已經完全好了,是不是已經完全沒事了,金烏聖神這次把你完全治好了對嗎?」

    慕雨柔每一個字都帶著深濃似海的關切,雲澈看著她的眼睛,無比用力的點頭:「娘,這次我完完全全的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之前那樣的事,再也不會出現了。」

    「真……真的?」慕雨柔驚喜的有些語無倫次:「那就好,那就好……太好了……」

    「爹,孩兒前段時間不爭氣,大敵當前卻意志消沉,一定讓爹擔心和失望了,孩兒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雲澈看著雲輕鴻道。

    在今日看到雲澈的第一眼,雲輕鴻便感覺到了他神態間無比巨大的變化……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蛻變。

    沒有了黯淡,沒有了沉重,更沒有了一絲的灰暗,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還要遠勝以往的明光與卓然。和他被帶往金烏雷炎谷前的狀態相比,簡直像是脫胎換骨。

    雲輕鴻無比欣慰和舒心的笑了起來,他伸出手來,重重的拍在雲澈的肩膀上:「真正的男人可以消沉一時,但斷然不會消沉一世……」

    他拍在雲澈肩膀上的手忽然一頓,臉上露出深深的驚訝……因為雲澈身上流轉的,赫然是帝君層面的玄力!

    「澈兒,你的玄力……」雲輕鴻抬頭,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爹,晚些時間,你可以去通知外公他們,護城大陣可以暫時保留,至於戒嚴狀態,可以完全撤除了。」雲澈一臉自信卻並不驕狂的淡笑:「我現在,倒是巴不得軒轅問天自己過來,也免得我多費工夫去天玄大陸找他去。」

    「……」雲輕鴻放在雲澈肩膀的手掌頓時緊起,雙目微直,竟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雪児沒有在家嗎?」雲澈沒有看到鳳雪児的身影。

    「她和小妖後去金烏雷炎谷了。」慕雨柔道:「這段時間,她們每日都會去一趟,不過這個時間,她們也該回來了。」

    「雲哥哥!!」

    慕雨柔聲音剛落,急切的呼喊聲已從遠方傳來。一身紅衣的鳳雪児顧不得周圍那麼多人在,重重的撲到了雲澈的身上,小妖后隨後而至,安靜的落在雲澈的身側,依舊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還冷冷的說了一句:「雲澈,你在金烏雷炎谷里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麼久才出來,讓怎麼多人為你擔心。」

    她別過目光,又淡淡的道:「你現在狀況如何?」

    「嘿嘿,當然是沒事了,看我的樣子就知道。」雲澈笑著道,

    「對了,忘記給大家介紹。」雲澈來到蘇苓兒和雲谷的身邊,先是拉起了蘇苓兒的小手:「這是苓兒,蘇苓兒,是跟著我從滄雲大陸回來的。苓兒,這就是我爹和我娘。」

    「苓兒見過伯父、伯母。」蘇苓兒向前輕禮。

    「你說什麼?滄雲大陸?」小妖后驀的回眸,雖然知道滄雲大陸存在的人很少,但幻妖界卻的確有過對滄雲大陸的遙遠記載,小妖后便是知曉的人之一……但也僅僅是知曉而已。

    「嗯,」雲澈點頭:「其實最近這段時間,我並不是在金烏雷炎谷,而是以玄舟去了滄雲大陸……這其中的緣由,我以後再和你們細說。」

    「……」小妖后的眉宇間露出深深的驚愕,但沒有再當眾追問。

    而慕雨柔關注點卻不在什麼滄雲大陸,雲澈和蘇苓兒看向對方的眼神她都看在眼中,心裡哪還不明白什麼——自己這絕對是又要多一個兒媳婦的節奏啊,頓時眉開眼笑的主動上去拉住蘇苓兒的手,柔聲道:「苓兒,雖然伯母不知道滄雲大陸在哪裡,但你既然願意跟著澈兒來到這裡,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需要什麼,儘管和伯母說。」

    「謝謝你,伯母。」蘇苓兒心中湧起溫暖的漣漪。

    「澈兒,這位前輩是?」雲輕鴻目光轉向雲谷,這個白髮老者仙風道骨,身上有著一種讓人深深折服的氣息。而他注意到,雲澈看向他的目光帶著深深的敬重……而能讓他露出如此敬重之態的人,除了他的長輩,似乎還從未有過。

    雲澈連忙道:「這位,是醫聖前輩,同為雲姓。他的醫術可謂冠絕古今,今後,也會留在我們幻妖界。」

    雲輕鴻心中劇震。雲澈的醫術,已是神乎其技,而「冠絕古今」四個字,是從他的口中說出,豈同小可!

    他迅速行禮道:「原來是醫聖前輩!能得醫聖前輩這等奇人,實是我幻妖界之福澤。」

    「老朽只是一個普通醫者,萬萬當不得雲家主如此誇讚。」雲谷馬上還禮,但他的目光,卻是隨後落在了小妖後身上,然後直接開口:「不知這位小姑娘如何稱呼?」

    小妖后的眉頭稍動,轉過身來。雲澈馬上介紹道:「醫聖前輩,這位是小妖后,是幻妖界的大陸之帝。」

    「原來如此。」雲谷微微點頭,臉上並無太大波瀾,他身為醫者,幾乎從不為所醫之人的身份而動容。他繼續打量著小妖后,想到眾人在側,終是欲言又止。

    雲澈的心中猛的一動。小妖后的狀況,除了雲輕鴻有所察覺,便只有他和小妖後知道。而小妖后的狀態並不顯露在外,若不是他事先知曉,以他的眼力,也定然無法看出她有什麼異樣。

    但云谷的樣子……分明是一眼看破!

    雲澈的內心開始激動的顫抖起來……我怎麼居然忽視了這麼重要的一點,我沒有辦法救綵衣,但師父他說不定有辦法……因為他是在醫道之上曠古絕今的師父啊!

    「爹!麻煩為我們準備一個清靜的地方!」雲澈忽然道,然後一把拉過小妖后:「醫聖前輩,能不能先勞煩你為小妖后……診視一番脈象。」

    小妖后:「……?」

    雲谷微微點頭:「老朽儘力而為。」

    雲輕鴻這才反應過來,迅速道:「速去把主廳騰出,所有人即可撤離主廳三百丈之外,沒有本家主親口許可,任何人不得靠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