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家中心區域安靜一片,雲輕鴻不放心之下,甚至築起了一個龐大的隔絕結界,整個雲家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主廳之中只有小妖后、雲澈、雲谷三人。

    「醫聖前輩,她」

    「不無需言。」雲谷卻是笑笑沒讓雲澈解釋小妖后的狀況,伸出一雙略顯蒼白的手:「先讓老朽試試脈象,小妖后請放心,老朽對女子向來都是隔空施脈,放緩氣息便可。」

    「有勞了。」小妖后看了雲澈一眼,淡淡出聲。看她的樣子,顯然沒有抱有絲毫的希望。因為,她只剩三年壽元的事,是金烏魂靈親口所言。

    連在金烏魂靈口中都不可救治、中斷的後果,又豈是凡人所能干涉。

    雲谷不再說話,老目輕閉,手指捏起一個奇特的手勢,一股溫和的玄氣頓時流入小妖后的經脈之中。

    雲澈在旁屏住呼吸,全身像被釘在地上一樣一動不動,唯恐弄出哪怕一絲絲的聲響。

    意外的是,診脈的時間相當之短,才短短十幾息,雲谷的眼睛便緩緩張開,手掌也隨之放下。

    「前輩如何?」雲澈連忙問道。

    「」雲谷沉默了許久,才緩緩的道:「執心追求自己的玄脈所不能承受的強大力量,從而不得不以命脈為共同載體。如今,命脈已枯竭近半,若就此下去,兩年之內,必徹底枯竭。」

    「」雲谷的話,讓小妖后的眸光終於是出現了動蕩。因為這是只有她和雲澈知道的秘密,且是涉及神道之力的秘密,這個只有凡人之軀的老者只是短短十幾息的隔空診脈,居然說的分毫不差。

    「沒錯,就是這樣。」雲澈迅速點頭:「她那段時間因為特殊的原因,為了快速獲得強大的玄力而強行承受自己的玄脈不能承受的力量,後果是只餘三年左右的壽命醫聖前輩,您有沒有辦法可以救她?」

    「如果將命脈所載的命元喻成紅燭,那麼,正常人的紅燭是隨燭芯緩慢燃燒,而她的紅燭,則因命脈強行成為力量載體,而像是被丟入了火海之中,命元被快速焚燒。關乎命脈,又關乎命元難,難啊。」雲谷重重一嘆。

    「難道連前輩你也沒有辦法嗎?」雲澈內心沉重的道。

    雲谷搖頭,卻是淡淡的笑了笑:「老朽只是說難,但並沒有說無法可醫。」

    雲谷的話,對雲澈而言無疑是天外仙音,他整個人一下子撲到了雲谷身前,激動萬分的道:「前輩,你你是說你是說你有辦法救她?」

    一直靜坐在那裡的小妖后也緩緩的站了起來,雖然嫩顏依舊威凌,但眸光深處分明有東西在顫動。

    雲谷面色鄭重,他站起身來,緩緩踱步,呈深思之狀,在別人面前是個十足煞神的雲澈此時就像是個聽教的小孩子一樣,亦步亦趨的跟在雲谷後面,聽著他的講述:「以捨命為代價換取短時間內暴增的玄力,這種事並非罕見。雖然方式各有不同,但其根理卻大致相通,有的是以重損玄脈為代價,有的則是重損精血,也有的,則是通過改變玄脈與命脈的相連氣機,以讓命元極速損耗為代價,讓命脈與玄脈共同承載玄脈所不能承載的力量。」

    雲澈接連點頭,小妖后就是屬於第三種。她雖知後果,但為了復仇,為了奪回妖皇一脈的權勢和尊嚴,她義無反顧。

    「只是,小妖后的狀況,要比老朽今生所見的任何一例都極致千百倍。」雲谷感嘆道。

    「命脈與玄脈雖本就相連,但只是形連而氣機各異。而小妖后的命脈與玄脈,其氣機,竟已是完全融於一體,看來,她當初強行承載的力量必定過於強大。若只是些微相連,可廢去玄力而延命,而她的命脈與玄脈徹底淪為一體,就算廢掉全部玄力,也不過再多活幾個月而已。」

    雲澈再次點頭。如果廢掉玄力可以遏止小妖后的命元流失,雲澈又豈會糾結至今。有他在,小妖后縱成廢人又如何。

    雲谷看了雲澈一眼,笑著道:「小兄弟,看起來,老朽方才說的話,你早已心知肚明。」

    雲澈點了點頭,道:「晚輩也稍通醫理,她的狀態晚輩一直都比任何人都清楚。以晚輩拙見,要救她,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拚命增加她的壽元。只是,無論再怎麼努力,哪怕傾盡幻妖界所有可動用資源,也只能是杯水車薪。

    當初他詢問茉莉時,茉莉告訴他的兩個方法,一個是等他大道浮屠訣達到足夠境界后,為小妖后強續壽元,一個是找到鴻蒙生死印,讓小妖后擁有無限壽元,永不枯竭,這些都屬於雲澈所述的範疇。

    雲谷的腳步頓時停住,微笑著道:「那你可曾想過另一個方法,那便是先將她的玄力全部引泄,再將其命脈與玄脈的氣機重新分離。」

    雲澈一怔,道:「若能將命脈和玄脈氣機重新分離,當然是最完美的解決之道。但是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她的命脈與玄脈絕非部分相連,而是完全連為一體,若嘗試將其氣機一縷一縷強行分離,非但難逾登天,而且稍有不慎,便會讓其氣機大亂瞬間斃命。」

    「難道」雲澈忽然精神一震:「前輩,你知曉將玄脈和命脈重新分離的方法?」

    雲谷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繼續道:「人之軀體,可視為一個獨立而完整的小世界,既然完整而獨立,就絕不會脫出因果循環之理,可順,便定然可逆,可相融,就定然可分離。這老朽所研習的醫經之上,這亦是奠基之理。」

    這也同樣是雲澈從雲谷那裡學來的醫理基礎。通俗而述,便是世上無不可醫之症,若有,那也僅是暫未尋到醫治之法而已。

    「若是數月之前,老朽也斷然無法做到將外力之下氣機強行融合的命脈玄脈分離,這就在三個月前,老朽對一段疑惑數十年的醫經終於頓悟」

    雲谷似已沉浸在自己的醫理講述中,不自禁的念了起來:「命之初,周環引虛,封絡之照章,生死之悖理,是以陰陰陽陽,陽陽陰陰」

    「傑為止初,朶為之盛,人之息羸應周天之道」聽著雲谷的低念,雲澈意識逐漸朦朧,眼前逐漸浮現當初師父教他背誦天道醫經的畫面,不由自主跟著低念了起來。

    直至雲谷收聲,雲澈依然在有些失神的繼續念著:「櫻而寧,亂而濁,陰陰而順生,陽陽而烈博」

    在他忽然清醒過來時,雲谷臉上已完全失了平靜,正一臉驚容的看著他:「小兄弟,你你為什麼會知曉天道醫經?」

    「」雲澈張了張口,只得強行解釋道:「晚輩當年學醫之時,修習的便是天道醫經。莫非前輩所修也是天道醫經?那真是太巧了,晚輩和前輩果然有著深緣,看來這世上並非只有一部天道醫經。只是,晚輩醫道修行淺薄,雖熟讀天道醫經,但其中眾多經文無法參透。方才前輩所誦一段醫經,晚輩更是全然不解,莫非前輩已然融會貫通?」

    這段醫經,不僅僅是他,當年師父雲谷也始終不得其解,直至仙去,都未能參透。

    難道這一世,他竟然已經參透?

    「原來如此。」雲谷雖然依舊驚愕,但並未繼續深究,接著道:「這段醫經,包含著人體萬氣之源理,老朽研習半生,方才頓悟其關鍵,竟在於『陰陰陽陽』、『陽陽陰陰』。若通其理,那麼,要分離玄脈與命脈氣機,雖過程艱難漫長,卻絕非不可能做到。」

    雖然完全不明白那段醫經所蘊含的真正醫理是什麼,但云谷既然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證明,小妖后是真的有救了。

    雲澈大喜過望,激動的道:「請前輩施展聖手,救救小妖后。」

    雲谷卻是微微搖頭:「老朽畢竟是男子之身,縱知其理,卻無法施為,只可授人予之。」

    雲澈迅速單膝拜下,字字鄭重道:「晚輩雲澈,願拜前輩為師,請前輩成全。」

    「這呵呵呵,」雲谷卻是淡笑道:「小兄弟,你先起來。老朽說無法施為,並非是因男女之嫌,而是另有其因。至於拜師一事,則是萬萬不得。你目光清澈,心無惡念,但身上有著極重的煞氣血氣,將來或為一世之雄,卻絕不適宜醫道修行。」

    「」雲澈站起身來,臉上黯然,心中愧然。是啊,他再也不可能回到當年和師父雲遊天下時的心境永遠不可能回去了。

    那時的雲澈一心追求醫道,最大的願望就是醫術超過師父,能得到師父的誇讚,能救更多的人和現在的雲澈,完完全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現在的他,也的確無從奢望雲谷再次收他為徒。

    ——————————

    暈,我只是想隨便胡謅一套歪理,居然就一章了?

    算了,就這樣吧

    雲家中心區域安靜一片,雲輕鴻不放心之下,甚至築起了一個龐大的隔絕結界,整個雲家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主廳之中只有小妖后、雲澈、雲谷三人。

    「醫聖前輩,她」

    「不無需言。」雲谷卻是笑笑沒讓雲澈解釋小妖后的狀況,伸出一雙略顯蒼白的手:「先讓老朽試試脈象,小妖后請放心,老朽對女子向來都是隔空施脈,放緩氣息便可。」

    「有勞了。」小妖后看了雲澈一眼,淡淡出聲。看她的樣子,顯然沒有抱有絲毫的希望。因為,她只剩三年壽元的事,是金烏魂靈親口所言。

    連在金烏魂靈口中都不可救治、中斷的後果,又豈是凡人所能干涉。

    雲谷不再說話,老目輕閉,手指捏起一個奇特的手勢,一股溫和的玄氣頓時流入小妖后的經脈之中。

    雲澈在旁屏住呼吸,全身像被釘在地上一樣一動不動,唯恐弄出哪怕一絲絲的聲響。

    意外的是,診脈的時間相當之短,才短短十幾息,雲谷的眼睛便緩緩張開,手掌也隨之放下。

    「前輩如何?」雲澈連忙問道。

    「」雲谷沉默了許久,才緩緩的道:「執心追求自己的玄脈所不能承受的強大力量,從而不得不以命脈為共同載體。如今,命脈已枯竭近半,若就此下去,兩年之內,必徹底枯竭。」

    「」雲谷的話,讓小妖后的眸光終於是出現了動蕩。因為這是只有她和雲澈知道的秘密,且是涉及神道之力的秘密,這個只有凡人之軀的老者只是短短十幾息的隔空診脈,居然說的分毫不差。

    「沒錯,就是這樣。」雲澈迅速點頭:「她那段時間因為特殊的原因,為了快速獲得強大的玄力而強行承受自己的玄脈不能承受的力量,後果是只餘三年左右的壽命醫聖前輩,您有沒有辦法可以救她?」

    「如果將命脈所載的命元喻成紅燭,那麼,正常人的紅燭是隨燭芯緩慢燃燒,而她的紅燭,則因命脈強行成為力量載體,而像是被丟入了火海之中,命元被快速焚燒。關乎命脈,又關乎命元難,難啊。」雲谷重重一嘆。

    「難道連前輩你也沒有辦法嗎?」雲澈內心沉重的道。

    雲谷搖頭,卻是淡淡的笑了笑:「老朽只是說難,但並沒有說無法可醫。」

    雲谷的話,對雲澈而言無疑是天外仙音,他整個人一下子撲到了雲谷身前,激動萬分的道:「前輩,你你是說你是說你有辦法救她?」

    一直靜坐在那裡的小妖后也緩緩的站了起來,雖然嫩顏依舊威凌,但眸光深處分明有東西在顫動。

    雲谷面色鄭重,他站起身來,緩緩踱步,呈深思之狀,在別人面前是個十足煞神的雲澈此時就像是個聽教的小孩子一樣,亦步亦趨的跟在雲谷後面,聽著他的講述:「以捨命為代價換取短時間內暴增的玄力,這種事並非罕見。雖然方式各有不同,但其根理卻大致相通,有的是以重損玄脈為代價,有的則是重損精血,也有的,則是通過改變玄脈與命脈的相連氣機,以讓命元極速損耗為代價,讓命脈與玄脈共同承載玄脈所不能承載的力量。」

    雲澈接連點頭,小妖后就是屬於第三種。她雖知後果,但為了復仇,為了奪回妖皇一脈的權勢和尊嚴,她義無反顧。

    「只是,小妖后的狀況,要比老朽今生所見的任何一例都極致千百倍。」雲谷感嘆道。

    「命脈與玄脈雖本就相連,但只是形連而氣機各異。而小妖后的命脈與玄脈,其氣機,竟已是完全融於一體,看來,她當初強行承載的力量必定過於強大。若只是些微相連,可廢去玄力而延命,而她的命脈與玄脈徹底淪為一體,就算廢掉全部玄力,也不過再多活幾個月而已。」

    雲澈再次點頭。如果廢掉玄力可以遏止小妖后的命元流失,雲澈又豈會糾結至今。有他在,小妖后縱成廢人又如何。

    雲谷看了雲澈一眼,笑著道:「小兄弟,看起來,老朽方才說的話,你早已心知肚明。」

    雲澈點了點頭,道:「晚輩也稍通醫理,她的狀態晚輩一直都比任何人都清楚。以晚輩拙見,要救她,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拚命增加她的壽元。只是,無論再怎麼努力,哪怕傾盡幻妖界所有可動用資源,也只能是杯水車薪。

    當初他詢問茉莉時,茉莉告訴他的兩個方法,一個是等他大道浮屠訣達到足夠境界后,為小妖后強續壽元,一個是找到鴻蒙生死印,讓小妖后擁有無限壽元,永不枯竭,這些都屬於雲澈所述的範疇。

    雲谷的腳步頓時停住,微笑著道:「那你可曾想過另一個方法,那便是先將她的玄力全部引泄,再將其命脈與玄脈的氣機重新分離。」

    雲澈一怔,道:「若能將命脈和玄脈氣機重新分離,當然是最完美的解決之道。但是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她的命脈與玄脈絕非部分相連,而是完全連為一體,若嘗試將其氣機一縷一縷強行分離,非但難逾登天,而且稍有不慎,便會讓其氣機大亂瞬間斃命。」

    「難道」雲澈忽然精神一震:「前輩,你知曉將玄脈和命脈重新分離的方法?」

    雲谷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繼續道:「人之軀體,可視為一個獨立而完整的小世界,既然完整而獨立,就絕不會脫出因果循環之理,可順,便定然可逆,可相融,就定然可分離。這老朽所研習的醫經之上,這亦是奠基之理。」

    這也同樣是雲澈從雲谷那裡學來的醫理基礎。通俗而述,便是世上無不可醫之症,若有,那也僅是暫未尋到醫治之法而已。

    「若是數月之前,老朽也斷然無法做到將外力之下氣機強行融合的命脈玄脈分離,這就在三個月前,老朽對一段疑惑數十年的醫經終於頓悟」

    雲谷似已沉浸在自己的醫理講述中,不自禁的念了起來:「命之初,周環引虛,封絡之照章,生死之悖理,是以陰陰陽陽,陽陽陰陰」

    「傑為止初,朶為之盛,人之息羸應周天之道」聽著雲谷的低念,雲澈意識逐漸朦朧,眼前逐漸浮現當初師父教他背誦天道醫經的畫面,不由自主跟著低念了起來。

    直至雲谷收聲,雲澈依然在有些失神的繼續念著:「櫻而寧,亂而濁,陰陰而順生,陽陽而烈博」

    在他忽然清醒過來時,雲谷臉上已完全失了平靜,正一臉驚容的看著他:「小兄弟,你你為什麼會知曉天道醫經?」

    「」雲澈張了張口,只得強行解釋道:「晚輩當年學醫之時,修習的便是天道醫經。莫非前輩所修也是天道醫經?那真是太巧了,晚輩和前輩果然有著深緣,看來這世上並非只有一部天道醫經。只是,晚輩醫道修行淺薄,雖熟讀天道醫經,但其中眾多經文無法參透。方才前輩所誦一段醫經,晚輩更是全然不解,莫非前輩已然融會貫通?」

    這段醫經,不僅僅是他,當年師父雲谷也始終不得其解,直至仙去,都未能參透。

    難道這一世,他竟然已經參透?

    「原來如此。」雲谷雖然依舊驚愕,但並未繼續深究,接著道:「這段醫經,包含著人體萬氣之源理,老朽研習半生,方才頓悟其關鍵,竟在於『陰陰陽陽』、『陽陽陰陰』。若通其理,那麼,要分離玄脈與命脈氣機,雖過程艱難漫長,卻絕非不可能做到。」

    雖然完全不明白那段醫經所蘊含的真正醫理是什麼,但云谷既然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證明,小妖后是真的有救了。

    雲澈大喜過望,激動的道:「請前輩施展聖手,救救小妖后。」

    雲谷卻是微微搖頭:「老朽畢竟是男子之身,縱知其理,卻無法施為,只可授人予之。」

    雲澈迅速單膝拜下,字字鄭重道:「晚輩雲澈,願拜前輩為師,請前輩成全。」

    「這呵呵呵,」雲谷卻是淡笑道:「小兄弟,你先起來。老朽說無法施為,並非是因男女之嫌,而是另有其因。至於拜師一事,則是萬萬不得。你目光清澈,心無惡念,但身上有著極重的煞氣血氣,將來或為一世之雄,卻絕不適宜醫道修行。」

    「」雲澈站起身來,臉上黯然,心中愧然。是啊,他再也不可能回到當年和師父雲遊天下時的心境永遠不可能回去了。

    那時的雲澈一心追求醫道,最大的願望就是醫術超過師父,能得到師父的誇讚,能救更多的人和現在的雲澈,完完全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現在的他,也的確無從奢望雲谷再次收他為徒。

    ——————————

    暈,我只是想隨便胡謅一套歪理,居然就一章了?

    算了,就這樣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