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神主的威壓何其恐怖,足以將神王神君都壓制到身魂崩潰,別說掙扎反抗,連動彈一下手指都會極爲艱難。

    而云澈竟是瞬時反應,剎那反擊……沒有絲毫沒壓制的跡象。

    但,那可是洛孤邪的力量,他的反擊之力在任何人看來都如颶風下的殘葉般卑微無力。

    雷龍嘯世,直迎風暴,兩股力量相觸的剎那空間誇張的爆碎,隨之,在所有人驚駭到極點的目光中……雷龍撕裂風暴,一穿而過。

    “什……什麼!?”這一幕讓無數玄者的下巴狠狠砸到地上。

    那股風暴可是神主之力,且還不是來自一般的神主,而是立於玄道最最頂尖的後期神主,尤其這股風暴爲了不傷到洛長生,極力壓縮了力量範圍,但更具穿透和殺傷力,絕對足以將一個小型星辰直接貫穿。

    卻被雲澈甩出的雷龍……直接撕裂!?

    更可怕的是,被撕裂的風暴之力並不是分成兩股向周圍溢散爆發,而是在被裂開後,隨着蒼白雷龍的穿刺而層層消弭,在蒼白雷龍將其完全撕裂之時,這股來自洛孤邪的風暴之力已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些許殘力都未能留下。

    正全力撲來的宙天神帝和龍皇同時停滯,臉上露出萬年難見的駭色。

    撕裂風暴之力的蒼白雷龍看上去竟無絲毫的衰弱,速度依舊迅疾如電,直衝洛孤邪……而後者暴怒出手,本以爲雲澈已是萬死無生,做夢都不可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在目瞪口呆下措手不及,被白色雷龍直中胸口……

    滋啦!!

    蒼雷爆裂,神主級別的護身玄力,亦是這世間最極致的防禦之力瞬間潰爛,洛孤邪胸口與後背同時炸開,蒼白雷龍貫體而出,直衝天際,轉瞬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轟——————————

    不知多遠的蒼穹之上,一個萬里雷域爆開,漫天的白芒之下,現出一個龐大無比的空間黑洞,整個宙天神界劇烈震盪……足足震盪了數息,才隨着白色雷光與空間黑洞的消失而終於安靜下來。

    這一幕,便如天威降世……而那蒼白雷光,卻也正是最恐怖的天威。

    洛孤邪的胸口,現出了一個足夠半尺寬的空洞,她面色僵然,目光灰暗,一點點的俯下頭顱,定定的看着胸口的巨大空洞,如魂魄離體……

    所有人目光,也都死死的盯在這個空洞之上……世界鴉雀無聲,安靜的可怕。

    噗!!

    血流如忽噴泉般狂涌而出,轉眼染滿了洛孤邪的半身。洛孤邪雙瞳失色,從空中直墜而下。

    “孤……孤邪!!”

    洛上塵如忽從噩夢中驚醒,飛撲上去……這個堂堂聖宇界王,竟在起身之時一個趔趄,險些撲倒在地。

    “啊……”

    “怎……怎……怎麼會……”

    “孤邪仙子……竟……竟被……被……”

    洛上塵一把接住墜落而下的洛孤邪,全身玄氣釋放,涌向她的全身,小心無比的覆在她可怕無比的創口上。

    洛孤邪的雙瞳呈現着洛上塵從未見過的渙散,她整個人像是沉入了最可怕、最荒謬的噩夢之中,全身氣息瘋狂的流瀉着……

    “長……生……”她一聲失魂落魄的呢喃,全身一慄,昏死了過去。

    “師……師父!”洛長生在屏障上顫抖着跪起,發出痛苦的嘶吼。

    封神臺依舊安靜的嚇人。眼前發生的一切所帶來的衝擊,幾乎不下於那驚世的九重雷劫。

    身爲東神域最頂尖存在的洛孤邪猝然出手攻擊雲澈——一個纔剛剛突破神劫境,年齡不足半甲子的小輩,卻反被雲澈一道雷龍粉碎風暴,然後一擊重創……

    他們這輩子見過的所有最荒謬,最不可思議的事加起來,也不及方纔的一個剎那。

    “是天道之力……是剛纔的天道之力!”天機三老之首莫語顫聲道:“他竟……駕馭了天道之力!”

    雲澈重創洛孤邪,絕非是用的自己的力量,而是一抹本該潰散,卻被雲澈強行留下的天道劫雷。

    莫語大師說的沒錯,也並不誇張,雖然時間很短,但他的確駕馭了天道之力,還是最高層面的一縷天道之力。

    而“駕馭天道之力”是何等概念,不懂的人會一臉茫然,而只要稍懂那麼一點,都會心魂劇震。

    各大神帝互相對視,都看到了對方眼中劇烈顫蕩的震驚,然後又忽然想到了什麼,同時轉首看向雲澈。

    雲澈的臉色無比的平淡,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過的小事。他身上的蒼白雷光已消失不見,那股讓衆神帝無形心悸的氣息也隨之消失。

    沒有了蒼白雷光的覆蓋,屬於雲澈的玄力氣息也終於完整的顯現。

    “神靈境……五級?”沐冰雲一聲微微失魂的低念。

    “神靈境五級!?這……”宙天神帝眉頭大動。

    雲澈身上的驚人之處實在太多太多,多到了讓人麻木,此時任誰都很清楚,雲澈絕對是個不能以常理而論的怪胎,但他此刻顯露的玄力氣息,依舊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一個玄者渡過雷劫,突破神劫境之後,修爲會自然過渡到神靈境一級……一個全新境界的最初之境。

    而剛剛渡過雷劫的雲澈,玄力氣息卻竟然是神靈境五級!

    從神劫境九級,一步踏到了神靈境中期!

    這是完全違背玄道常理常識,絕不曾有過的事!

    “這小子……何止是個怪物。”水千珩喃喃道。

    身爲琉光界王,他在東神域王界之下,絕對是排的上前五的人物,但也不認不是洛孤邪的對手……卻親眼看到堪稱無敵的洛孤邪被雲澈一擊重創,墜地昏死。

    引來九重雷劫而不死,反而傷勢痊癒,玄力還一步跨到神靈境五級……

    水千珩在心中瘋狂暗念:這特麼是魔是妖?是神是鬼?

    反正不可能是人!!

    “我的天……吟雪界這到底是撿到了個什麼怪物啊……”火如烈瞠着眼睛道。

    “一擊重創東域第一人……神靈境五級……”炎絕海用力甩了甩頭,再難言語。

    千葉影兒胸口起伏,在此刻重重緩了一口氣,脣瓣之間溢出低沉的冷語:“這妖婦,險些壞我大事!”

    遙遠的雲端之上,茉莉的臉色稍稍緩過,卻沒有再看雲澈,而是幽幽閉上了眼眸。

    駭世雷劫降下之時,若說有一個人完全不擔心雲澈會葬身雷劫之下,那便是茉莉。

    因爲她最爲清楚雲澈身上的祕密。

    何爲天道之力?那是混沌空間最基本的秩序與法則之力,任何事物,任何生靈只要存在於這個混沌之中,就會處在天道之力的掌控之下。

    不僅如今的萬靈萬物,哪怕上古時代的真神,也同樣不可違逆天道。

    但,卻有一種存在,凌駕於天道之上……

    創世神!

    誅天神帝末厄,秩序創世神夕柯,生命創世神黎娑,以及曾經的元素創世神——後來的邪神。

    天道會恐懼,會戰慄,會不惜降下最極致的九重劫雷欲將雲澈毀滅,是因他一個人類的身上,竟存在着創世神之力!

    凡人修神,只是稍涉神道便要遭天道譴罰,何況真實存在的創世神之力!

    如果雲澈身上存在的是其他三個創世神的力量,哪怕是最強的創世神帝末厄的力量,也必會葬身劫雷之下……但偏偏,雲澈身上的是邪神之力。

    邪神可是曾經的元素創世神,有着世間最極致,也是最原始的元素之力。

    天道至上,劫雷層面上更非人類所能觸及……但卻絕對高不過邪神的元素之力!

    所以別說九重雷劫,只要是純粹的劫雷,哪怕九百重九千重,也不可能傷到雲澈一根頭髮。

    反而……

    “大道浮屠訣又突破了……”茉莉輕喃道:“短短不到十二年,第五重境……哥哥,他完全超越了……當年的你……”

    她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惶然。

    九重雷劫之下,他實力暴增,如獲新生,卻也釋放出了太過太過耀眼的光芒……耀眼到了世人永遠也不可能淡忘。

    也就註定……他再無法迴歸平靜,再無法安然回到藍極星。

    雲澈的大道浮屠訣的確在雷劫之下突破。

    自當年在太古玄舟上突破至第四重境後,大道浮屠訣雖然一直在緩慢提升,增長着他的軀體力量,但卻再無任何質變。在藍極星時,他一度認爲是位面的限制,但到了神界之後,卻依然尋找不到突破的契機。

    很早之前,他就深感到了大道浮屠訣已至第四重的瓶頸,但數年過去,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突破。

    而在天道劫雷轟落之時,那層面極高的天道法則和天道靈氣讓大道浮屠訣停駐了數年的瓶頸瞬間出現了裂痕。

    第七重雷劫落下之時,便徹底衝破瓶頸,直入第五重境。

    大道浮屠訣第五境,所吸收的將不僅僅再是普通的天地靈氣,而是可以真真正正的吸納天道之氣!

    若在平常,天道靈氣可謂縹緲稀薄。但天道雷劫之中,包含的卻是濃郁到極點的天道靈氣,尤其是最後的第九重雷劫,更是最高層面的天道之力。

    新生的荒神之力近乎瘋狂的吸納着,將雲澈的玄力生生從剛剛突破至的神靈境一級拉昇到了神靈境五級。

    若是天道之力持續不散,直升神王境都只是時間問題!

    雲澈擡起雙手,微吸一口氣,感受着自己此刻的力量。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和大道浮屠訣的提升,他對世界的感知便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這次雙重突破,這種變化更是可謂天翻地覆。

    神靈境,踏過神元、神魂、神劫的築基,真正步入神道的第一步。

    一切的一切,驚得所有人如在做夢一般,而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但,現在並非是他感慨的時候,他的身前,全身染血的洛長生緩緩站起,身上沸騰着狂暴到極點的戾氣與殺意。

    “雲……澈……”

    洛長生的聲音嘶啞陰沉的像是一頭被撕裂了喉嚨的野獸。雲澈身上的蒼白雷電消失了,同樣消失的還有那股讓他心驚膽顫的氣息,取而代之的,不過是神靈境的氣息。

    讓他再無哪怕一絲的壓迫感。

    “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