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雲澈的到來,雲家熱鬧了數倍,整個妖皇城的氣氛也隨之發生了頗大的變化。

    雲輕鴻出於對雲澈的信任,傳音各大家族、王府暫時解除備戰狀態,但軒轅問天帶給妖皇城的陰影太過沉重,籠罩妖皇城的緊張和灰暗氣息並沒有因此而有所減緩。

    另一邊的天玄大陸,不用想,也定然同樣籠罩在軒轅問天的陰影之中。被軒轅問天視為潛在威脅而必須除之的夏元霸,蒼月記掛的蒼風國、雪児記掛的鳳凰神宗,都安危不知。

    回來的第三天,蘇橫山終於醒了過來,蘇苓兒也開始全心跟隨雲谷修習醫道。第四天,雲澈便已決定只身前往天玄大陸。

    若不儘早解決軒轅問天,誰也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雲澈,你現在真的有把握打敗軒轅問天?」小妖后擔心的問道。

    這些天,雲澈向他們簡單講述了在滄雲大陸的經歷。雖然他現在玄力暴漲,但軒轅問天是當初他和小妖后、鳳雪児聯手都無法擊敗的人,如今只隔了短短一個月,如今的雲澈,真的直接跨越了先前巨大無比的實力差距?

    「雖然沒有十成的把握,也無法預料軒轅問天在這一個月內又有了多大的進境,但,至少可以一探。就算依然失敗,我也可以安然逃回來。」

    雲澈雖然這麼說著,但眼神里卻分明透著傲然自信。

    「雲哥哥,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我一直擔心父皇他們怎麼樣了?」鳳雪児輕聲道。

    「放心好了,」雲澈安慰道:「上次軒轅問天也傷得那麼厲害,沒半個多月好不了的。而且他在上次之後,一定會更加急於激發魔血里的力量,沒有心思和時間去理會其他的事。」

    「如果你執意要去的話,那就帶著雪児一起。」小妖后冷著面孔道:「加上雪児的力量,把握會更大,有個人在身邊一起,你還多少知道珍惜自己的命!」

    雲澈:「」

    雲澈的目光,投向了遙遠的北方那裡是天玄大陸所在的方向,不知不覺,離開那裡已經數月之久。

    此刻,終於到了回去的時候了。

    軒轅問天,所有的賬,也到了該了結的時候了!

    ————————————————

    天玄大陸,神凰國,鳳凰城。

    數月前被茉莉所毀的鳳凰城依舊一副破敗之像,看上去只是進行了一番簡單的表面修葺。平時總是充斥著灼熱火焰氣息的鳳凰城今日卻是一片死氣沉沉,上空看去,甚至找不到幾個在走動的人影。

    「怎麼會是這樣鳳凰城的人都去哪裡了?」

    因為鳳雪児擔心鳳凰神宗的安危,所以雲澈和鳳雪児穿梭至的方位,正是鳳凰城的上空,但他們所看到的,卻是一片蕭索。

    「不要著急,鳳凰城和幾個月前相比,並沒有增加更多被毀的痕迹,或許我們先下去問問吧。」

    雲澈拉著鳳雪児因緊張捏緊的小手,帶著她直落而下,落到鳳凰城中留下的玄力氣息最強的老者面前。

    那個老者似乎正在因什麼事發獃,雲澈和鳳雪児的忽然出現讓他驚的快步後退,一眼看到鳳雪児,他驚的瞪大了老目:「雪雪雪公主?真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他又忽然看到了鳳雪児身邊的雲澈,一雙眼睛更是瞪到差點跳出眼眶:「你」

    天玄大陸的人早都以為雲澈已經死了。

    「三十三長老,是我!父皇呢?快告訴我父皇他們去哪裡了?」鳳雪児急切的問道,身體因為害怕在輕微瑟縮,唯恐聽到那個讓她恐懼到不敢去想的答案。

    「宗主他他」三十三長老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和太上宗主他們去了至尊海殿。」

    「」鳳雪児全身一下子軟下,整個人依到了雲澈的懷中,唇間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雲澈真想上去狠狠抽這三十三長老三十三個大耳刮子,去至尊海殿就說去至尊海殿,又不是去陰曹地府,他喵的這麼大喘氣幹嘛!看把我的雪児嚇得。

    「至尊海殿?」雲澈眉頭一動:「去那裡做什麼?」

    三十三長老面對「死而復生」的雲澈依舊有些驚魂未動,好一會兒才回答道:「是天尊大會軒轅問天的天尊大會。軒轅問天將在天尊大會上自封為天玄尊主所有受邀未至者,視為違逆天尊,將被屠滅滿門。」

    「天尊大會自封天尊,還真是好大的口氣。」雲澈冷笑一聲,道:「那天尊大會是在什麼時候召開?」

    「就是今天啊,宗主他們數天前就前往了。」這個三十三長老依然沒有完全回神。

    今天!?

    「父皇,爺爺,太爺爺他們都真的沒事嗎?」鳳雪児依舊有些擔心的詢問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軒轅問天有沒有來過這裡?」

    「沒有但是,天威劍域的人來過好幾次,每次都會帶走大量的玄晶和丹藥,我們卻不得不從。」三十三長老的眼瞳中露出驚懼:「那軒轅問天不知為何,變得簡直比傳說中的鬼神還要可怕,聽說以前與他齊名的其他三聖主聯手,都被他一個人慘敗。」

    「就連他的性情,據傳也變得格外殘暴,但凡稍稍不順從他的人或宗門,都被天威劍域屠殺,就連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都有不少人死在軒轅問天手下,怕是用不了多久,三聖地也不得不在軒轅問天面前縮首臣服唉,今日之後,這天玄大陸再也沒有了四聖主,軒轅問天成為天尊之後,天玄大陸也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鳳凰神宗也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原本四聖地共同存在,相互制約,誰也難以獨大,誰也不敢太過妄為。如今軒轅問天化身魔神,遠遠勝過其他三聖主,平衡被打破尚在其次,軒轅問天的性情在黑暗玄力的影響下會越來越扭曲,越來越狂暴,他的強大,對天玄大陸而言是一個無比可怕,而且一天比一天可怕的災難。

    「雪児,我們去至尊海殿!」

    雲澈拉起鳳雪児,直接消失在虛空之中,留下完全懵住的鳳凰長老。

    太古玄舟再次穿梭,從鳳凰城瞬間來到至尊海殿的海域之上。

    視線的正南方,一眼便可以看到一個被淺藍光芒所籠罩的浮空島嶼,但與雲澈初來至尊海殿相比,那座浮空島嶼的藍光似乎明顯透著些許混亂。

    兩人的腳下,則是一個圓形小島,小島中心有著一個空間玄陣在閃動。雲澈記得這個島叫「海睛島」,第一次來至尊海殿時,便是先被傳送到這個小島上,之後自行飛向浮空海淀。

    「是至尊海殿。」鳳雪児低念道,目光怔望著,不知是在擔心風橫空等人,還是想起來了第一次到來這裡的情形。

    「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沒想到居然又來到了這裡。」雲澈出聲道,他第一次見軒轅問天,也是在至尊海殿。

    「軒轅問天的確是個無比可怕的人物,野心、天賦、心機、狠辣、耐性、機緣該有的他全有了。只可惜,他最後一步,卻變成了一個失了身體,也失了心智的瘋子」雲澈似是在自言自語。

    今天的天尊大會,是他盡情享受所有成果的時刻。

    「雲哥哥,我們直接過去嗎?」鳳雪児問道。

    雲澈想了一想,道:「還是掩下氣息小心靠近吧,先探查一下海殿之中的狀況。雪児,我們上去。」

    雲澈和鳳雪児剛要騰空而起,下方海睛島的空間玄陣忽然閃動白光,兩個人影從中一前一後的走出。

    「哈哈哈哈,」走在前方的白衣青年人一出玄陣,便忽然仰頭大笑了起來:「看著這茫茫海域,本少主總算明白父親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地方。這滄海茫茫,真是逃都無處可逃啊。」

    「呵呵,」跟在年輕人後方的老者也笑了起來:「不過以劍主大人如今神威,若不想讓誰逃,誰又能真正逃出劍主大人的掌心呢。」

    雲澈和鳳雪児的身體同時頓住,目光看向了下方的兩人,青年男子玄力霸皇後期,老者則是一個七級帝君,兩人身上皆是劍氣激蕩。

    「軒轅問道!」雲澈低念一聲,目光一下子陰了下來。

    走在前方的青年男子,赫然就是軒轅問天的兒子也是唯一的兒子——軒轅問道!!

    先前的軒轅問道雖然也是面帶驕狂,但基本都是狂而不發,在眾人之前,也算是謹言慎行,偶爾還會謙和一下。

    但此刻的軒轅問道卻是全身傲氣磅礴,其眼神、言語,無不是狂傲到幾點,簡直像一個在指點江山,君臨天下的帝王,世間無一物可入其眼。

    而其變化,自然是因為軒轅問天的罩世之威。

    「哼,那是自然。不過,不聽話的人卻依然是有不少,這幫可笑的蠢貨還在做著能與父親抗衡的白日夢。今日,父親便是讓他們知道何為真正的強大。那些不聽話的蠢貨,他們會知道何為絕望,他們的血,怕是要把這藍色的海殿染成鮮艷的紅色了。」

    「劍主大人哦不,天尊之威,又豈是凡夫所能觸犯。待劍主大人今日真正成就天玄大陸史上第一位天尊,那麼,少主便是這天玄大陸第一位少尊主,未來整個天下,也也都是少尊主的。」老者滿臉堆笑的奉承著。

    「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道大聲狂笑:「豈止是天玄大陸!待天尊大會完成,讓那些不聽話的人知道後果后,父親便會馬上重築玄陣前往幻妖界,到時,幻妖界要麼跪在腳下臣服,要麼毀滅!」

    「呵呵,你們父子的美夢,還真是感人肺腑啊。」

    軒轅問道狂笑之中,一個帶著深深嘲諷的冰冷笑聲忽然在他耳朵響起,讓他全身汗毛瞬間倒豎:「誰!!」

    轟!!!

    忽然爆發的巨響聲中,跟在軒轅問道身後的老者,一個強大的七級帝君,連一聲驚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像一捆破爛的白菜般橫飛了出去,落到了數里之外的海域之中。而轉過身的軒轅問道也終於看清了雲澈和鳳雪児的面孔。

    他的眼睛驚恐的瞪大:「你你們呃!」

    軒轅問道還沒來得及嘶吼出聲,雲澈的一隻手掌已死死的鎖在了他的喉嚨上,讓他別說傳音,連一絲呻吟都無法發出。

    「軒轅少主,真是好久不見啊。」雲澈冷笑著將軒轅問道拎起:「我正愁著給軒轅問天帶什麼見面禮,你就自己乖乖的送上門來。」

    ————————————

    ???

    隨著雲澈的到來,雲家熱鬧了數倍,整個妖皇城的氣氛也隨之發生了頗大的變化。

    雲輕鴻出於對雲澈的信任,傳音各大家族、王府暫時解除備戰狀態,但軒轅問天帶給妖皇城的陰影太過沉重,籠罩妖皇城的緊張和灰暗氣息並沒有因此而有所減緩。

    另一邊的天玄大陸,不用想,也定然同樣籠罩在軒轅問天的陰影之中。被軒轅問天視為潛在威脅而必須除之的夏元霸,蒼月記掛的蒼風國、雪児記掛的鳳凰神宗,都安危不知。

    回來的第三天,蘇橫山終於醒了過來,蘇苓兒也開始全心跟隨雲谷修習醫道。第四天,雲澈便已決定只身前往天玄大陸。

    若不儘早解決軒轅問天,誰也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雲澈,你現在真的有把握打敗軒轅問天?」小妖后擔心的問道。

    這些天,雲澈向他們簡單講述了在滄雲大陸的經歷。雖然他現在玄力暴漲,但軒轅問天是當初他和小妖后、鳳雪児聯手都無法擊敗的人,如今只隔了短短一個月,如今的雲澈,真的直接跨越了先前巨大無比的實力差距?

    「雖然沒有十成的把握,也無法預料軒轅問天在這一個月內又有了多大的進境,但,至少可以一探。就算依然失敗,我也可以安然逃回來。」

    雲澈雖然這麼說著,但眼神里卻分明透著傲然自信。

    「雲哥哥,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我一直擔心父皇他們怎麼樣了?」鳳雪児輕聲道。

    「放心好了,」雲澈安慰道:「上次軒轅問天也傷得那麼厲害,沒半個多月好不了的。而且他在上次之後,一定會更加急於激發魔血里的力量,沒有心思和時間去理會其他的事。」

    「如果你執意要去的話,那就帶著雪児一起。」小妖后冷著面孔道:「加上雪児的力量,把握會更大,有個人在身邊一起,你還多少知道珍惜自己的命!」

    雲澈:「」

    雲澈的目光,投向了遙遠的北方那裡是天玄大陸所在的方向,不知不覺,離開那裡已經數月之久。

    此刻,終於到了回去的時候了。

    軒轅問天,所有的賬,也到了該了結的時候了!

    ————————————————

    天玄大陸,神凰國,鳳凰城。

    數月前被茉莉所毀的鳳凰城依舊一副破敗之像,看上去只是進行了一番簡單的表面修葺。平時總是充斥著灼熱火焰氣息的鳳凰城今日卻是一片死氣沉沉,上空看去,甚至找不到幾個在走動的人影。

    「怎麼會是這樣鳳凰城的人都去哪裡了?」

    因為鳳雪児擔心鳳凰神宗的安危,所以雲澈和鳳雪児穿梭至的方位,正是鳳凰城的上空,但他們所看到的,卻是一片蕭索。

    「不要著急,鳳凰城和幾個月前相比,並沒有增加更多被毀的痕迹,或許我們先下去問問吧。」

    雲澈拉著鳳雪児因緊張捏緊的小手,帶著她直落而下,落到鳳凰城中留下的玄力氣息最強的老者面前。

    那個老者似乎正在因什麼事發獃,雲澈和鳳雪児的忽然出現讓他驚的快步後退,一眼看到鳳雪児,他驚的瞪大了老目:「雪雪雪公主?真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他又忽然看到了鳳雪児身邊的雲澈,一雙眼睛更是瞪到差點跳出眼眶:「你」

    天玄大陸的人早都以為雲澈已經死了。

    「三十三長老,是我!父皇呢?快告訴我父皇他們去哪裡了?」鳳雪児急切的問道,身體因為害怕在輕微瑟縮,唯恐聽到那個讓她恐懼到不敢去想的答案。

    「宗主他他」三十三長老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和太上宗主他們去了至尊海殿。」

    「」鳳雪児全身一下子軟下,整個人依到了雲澈的懷中,唇間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雲澈真想上去狠狠抽這三十三長老三十三個大耳刮子,去至尊海殿就說去至尊海殿,又不是去陰曹地府,他喵的這麼大喘氣幹嘛!看把我的雪児嚇得。

    「至尊海殿?」雲澈眉頭一動:「去那裡做什麼?」

    三十三長老面對「死而復生」的雲澈依舊有些驚魂未動,好一會兒才回答道:「是天尊大會軒轅問天的天尊大會。軒轅問天將在天尊大會上自封為天玄尊主所有受邀未至者,視為違逆天尊,將被屠滅滿門。」

    「天尊大會自封天尊,還真是好大的口氣。」雲澈冷笑一聲,道:「那天尊大會是在什麼時候召開?」

    「就是今天啊,宗主他們數天前就前往了。」這個三十三長老依然沒有完全回神。

    今天!?

    「父皇,爺爺,太爺爺他們都真的沒事嗎?」鳳雪児依舊有些擔心的詢問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軒轅問天有沒有來過這裡?」

    「沒有但是,天威劍域的人來過好幾次,每次都會帶走大量的玄晶和丹藥,我們卻不得不從。」三十三長老的眼瞳中露出驚懼:「那軒轅問天不知為何,變得簡直比傳說中的鬼神還要可怕,聽說以前與他齊名的其他三聖主聯手,都被他一個人慘敗。」

    「就連他的性情,據傳也變得格外殘暴,但凡稍稍不順從他的人或宗門,都被天威劍域屠殺,就連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都有不少人死在軒轅問天手下,怕是用不了多久,三聖地也不得不在軒轅問天面前縮首臣服唉,今日之後,這天玄大陸再也沒有了四聖主,軒轅問天成為天尊之後,天玄大陸也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鳳凰神宗也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原本四聖地共同存在,相互制約,誰也難以獨大,誰也不敢太過妄為。如今軒轅問天化身魔神,遠遠勝過其他三聖主,平衡被打破尚在其次,軒轅問天的性情在黑暗玄力的影響下會越來越扭曲,越來越狂暴,他的強大,對天玄大陸而言是一個無比可怕,而且一天比一天可怕的災難。

    「雪児,我們去至尊海殿!」

    雲澈拉起鳳雪児,直接消失在虛空之中,留下完全懵住的鳳凰長老。

    太古玄舟再次穿梭,從鳳凰城瞬間來到至尊海殿的海域之上。

    視線的正南方,一眼便可以看到一個被淺藍光芒所籠罩的浮空島嶼,但與雲澈初來至尊海殿相比,那座浮空島嶼的藍光似乎明顯透著些許混亂。

    兩人的腳下,則是一個圓形小島,小島中心有著一個空間玄陣在閃動。雲澈記得這個島叫「海睛島」,第一次來至尊海殿時,便是先被傳送到這個小島上,之後自行飛向浮空海淀。

    「是至尊海殿。」鳳雪児低念道,目光怔望著,不知是在擔心風橫空等人,還是想起來了第一次到來這裡的情形。

    「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沒想到居然又來到了這裡。」雲澈出聲道,他第一次見軒轅問天,也是在至尊海殿。

    「軒轅問天的確是個無比可怕的人物,野心、天賦、心機、狠辣、耐性、機緣該有的他全有了。只可惜,他最後一步,卻變成了一個失了身體,也失了心智的瘋子」雲澈似是在自言自語。

    今天的天尊大會,是他盡情享受所有成果的時刻。

    「雲哥哥,我們直接過去嗎?」鳳雪児問道。

    雲澈想了一想,道:「還是掩下氣息小心靠近吧,先探查一下海殿之中的狀況。雪児,我們上去。」

    雲澈和鳳雪児剛要騰空而起,下方海睛島的空間玄陣忽然閃動白光,兩個人影從中一前一後的走出。

    「哈哈哈哈,」走在前方的白衣青年人一出玄陣,便忽然仰頭大笑了起來:「看著這茫茫海域,本少主總算明白父親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地方。這滄海茫茫,真是逃都無處可逃啊。」

    「呵呵,」跟在年輕人後方的老者也笑了起來:「不過以劍主大人如今神威,若不想讓誰逃,誰又能真正逃出劍主大人的掌心呢。」

    雲澈和鳳雪児的身體同時頓住,目光看向了下方的兩人,青年男子玄力霸皇後期,老者則是一個七級帝君,兩人身上皆是劍氣激蕩。

    「軒轅問道!」雲澈低念一聲,目光一下子陰了下來。

    走在前方的青年男子,赫然就是軒轅問天的兒子也是唯一的兒子——軒轅問道!!

    先前的軒轅問道雖然也是面帶驕狂,但基本都是狂而不發,在眾人之前,也算是謹言慎行,偶爾還會謙和一下。

    但此刻的軒轅問道卻是全身傲氣磅礴,其眼神、言語,無不是狂傲到幾點,簡直像一個在指點江山,君臨天下的帝王,世間無一物可入其眼。

    而其變化,自然是因為軒轅問天的罩世之威。

    「哼,那是自然。不過,不聽話的人卻依然是有不少,這幫可笑的蠢貨還在做著能與父親抗衡的白日夢。今日,父親便是讓他們知道何為真正的強大。那些不聽話的蠢貨,他們會知道何為絕望,他們的血,怕是要把這藍色的海殿染成鮮艷的紅色了。」

    「劍主大人哦不,天尊之威,又豈是凡夫所能觸犯。待劍主大人今日真正成就天玄大陸史上第一位天尊,那麼,少主便是這天玄大陸第一位少尊主,未來整個天下,也也都是少尊主的。」老者滿臉堆笑的奉承著。

    「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道大聲狂笑:「豈止是天玄大陸!待天尊大會完成,讓那些不聽話的人知道後果后,父親便會馬上重築玄陣前往幻妖界,到時,幻妖界要麼跪在腳下臣服,要麼毀滅!」

    「呵呵,你們父子的美夢,還真是感人肺腑啊。」

    軒轅問道狂笑之中,一個帶著深深嘲諷的冰冷笑聲忽然在他耳朵響起,讓他全身汗毛瞬間倒豎:「誰!!」

    轟!!!

    忽然爆發的巨響聲中,跟在軒轅問道身後的老者,一個強大的七級帝君,連一聲驚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像一捆破爛的白菜般橫飛了出去,落到了數里之外的海域之中。而轉過身的軒轅問道也終於看清了雲澈和鳳雪児的面孔。

    他的眼睛驚恐的瞪大:「你你們呃!」

    軒轅問道還沒來得及嘶吼出聲,雲澈的一隻手掌已死死的鎖在了他的喉嚨上,讓他別說傳音,連一絲呻吟都無法發出。

    「軒轅少主,真是好久不見啊。」雲澈冷笑著將軒轅問道拎起:「我正愁著給軒轅問天帶什麼見面禮,你就自己乖乖的送上門來。」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