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要露出這麼害怕的表情嘛,我又沒說要殺了你。」雲澈笑眯眯的道:「要是這麼簡單的就讓你死了……」

    雲澈的眸光瞬間轉冷,聲音也如刺骨的刀刃刺入軒轅問道的心魂:「我還怎麼對得起在天有靈的蕭叔叔!!」

    咔!砰!!

    雲澈右手一捏,軒轅問道的喉骨瞬間碎裂大半,左手也猛然轟擊在他的胸口,悶響聲中,軒轅問道全身劇震,玄脈被一股陰毒的玄力無情侵入,轉眼之間,他的玄脈便被完全摧毀,就連其中內蘊的玄氣也被完全湮滅,沒有一絲溢出。

    自從有了黑暗玄力,他廢人玄脈的能力變得得心應手。

    而且他最近幾次廢人,都是玄力連同玄脈一起廢,讓對方連從頭重新修鍊都不能。

    ……估計其中多少包含著他當初玄脈殘廢的怨念。

    軒轅問道眼瞳中的驚恐在玄脈被廢的那一刻化作深深的絕望……上一刻,他還在做著成為天下尊主的春秋大夢,這才短短十幾息的工夫,還未來得及實現的美夢便已徹底化作噩夢。

    雲澈手一松,軒轅問道便像條死狗一樣癱落在地上。雲澈沒有殺他,並不是要拿他來威脅軒轅問天……也沒有這個必要。

    他是當年殺死蕭鷹的人,也是造成蕭家悲劇的罪魁禍首,他的命,該由蕭家來制裁!

    將軒轅問道一腳踢進太古玄舟,雲澈帶著鳳雪児騰空而起,一直躍上了至尊海殿所在位置千丈之上,然後向南而去。

    今天的南海海域並不平靜,海面上浪潮四起,大半的天空也被濃雲遮蔽。雲澈和鳳雪児很快來到海殿上空,如雲澈所料,那股濃烈且雜亂的玄氣來自海殿中心的海神台……和當初的魔劍大會一樣,這次的天尊大會,軒轅問天選擇了同一個地方。

    雲澈和鳳雪児一直來到海神台二十里之外,終於停了下來,兩人隱在雲層之上,雖然隔著二十里,但以他們的目力,海神台上的情景足以清楚的收入眼中。

    「就在這裡吧,再靠近的話,會容易被軒轅問天發現。」

    雲澈一邊說著,手臂環過鳳雪児的軟腰,發動流光雷隱,將兩人的氣息快速隱下。

    「是父皇他們!」鳳雪児一聲驚喜的輕呼,目光落在了海神台的北側。那裡,她看到了鳳祖奎、鳳天威、鳳橫空的身影,他們身後,鳳凰神宗幾乎所有長老級人物都赫然在列。

    不過,其中並沒有鳳熙銘。

    親眼看到他們安然無恙,鳳雪児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雲澈目光快速掃了一番海神台。當初的魔劍大會,聚集了天玄大陸幾乎所有的頂尖強者,可謂天玄玄界歷史未有的龐大盛會。而這次所謂的天尊大會,其陣勢之大,竟還要遠勝魔劍大會。上次空了一大半的海神台,此次天尊大會還未正式開始,便已滿滿當當。

    魔劍大會受邀的宗門,這次基本全部在列,更多了大量沒有來參加魔劍大會,但都在各自領域名動一方的宗門勢力。除了玄界勢力,雲澈還分明看到了各國皇室勢力以及各大商會勢力!

    代表天玄七國的皇室勢力,全部在列!包括蒼風國,都由東方休和秦無傷帶了數十人到場。

    三十多個商會勢力,每一個在大陸都赫赫有名。

    很顯然,這場所謂的「天尊大會」,軒轅問天不僅僅是要自封為玄道天尊……而分明是要成為整個大陸的「天尊」!

    這場天尊大會的氛圍,也比之魔劍大會有著天壤之別。上次沒有人意識到自己淪為軒轅問天解封魔劍的工具,到來此地是為了「參與」和「觀摩」,忐忑緊張的同時亦會有興奮和期待。而這一次,整個海神台像是被罩在一口大鍋里,蒙著一層無比沉重的氣息。

    那些七國勢力、皇室、商會,每一個都是正襟危坐,臉色惶恐,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四大聖地也都已在場,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分別立於各聖地坐席之前,他們神色各異,但全都沒有了曾經的傲然威凌,每一人的氣息中都充斥著不同程度的陰霾。

    夜魅邪缺失了一隻手臂,成為了獨臂天君。皇極無欲和曲封憶雖然表面看上去無異,但云澈從他們氣息中馬上察覺到,這兩個人也分明受了不輕的傷……而且受傷的時間並不長。

    夜魅邪的手臂是被小妖后所廢。天玄大陸能讓皇極無欲和曲封憶兩人受傷的,也唯有一個人。

    而天威劍域到來的人,則並沒有處在海神台周圍的浮空坐席上,而是呈數個整體的方陣,全部立於海神台中心區域。

    天威劍域當日被茉莉如切菜一般殺了三劍侍和一堆長老,還被毀了最重要的北域,整體實力可謂一落千丈,甚至可以說直接掉落下「聖地」層面。

    但今日的天威劍域,上至長老,下至普通弟子,每個人都是神色傲然,目高於頂,別說那些七國勢力,縱然是看向其他三聖地時,都分明是一種輕視的目光。

    就好像他們到達了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層面,其他所有的存在,包括本與他們齊名的三聖地,都已淪為下人。

    「哼,這場面,還真是壯觀。」雲澈低聲道:「軒轅問天被黑暗玄力影響了性情也就罷了,連帶整個天威劍域都迫不及待的暴露出人性最醜陋的一面。」

    「父皇他們的臉色好嚇人。」鳳雪児擔心的道:「雲哥哥,我們過會該怎麼辦?」

    他們此來是為了殺軒轅問天,沒想到居然碰上了這麼一個大場面。

    「軒轅問天還沒有來,我倒要看看他準備怎麼表演……嗯?」

    在坐席的東南角。雲澈忽然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

    凌月楓,軒轅玉鳳,凌雲……

    天劍山莊!?

    他們怎麼會來這裡?天劍山莊在蒼風國雖然威名赫赫,但還不配被邀來這裡。

    但馬上,雲澈看到了端坐在正前方的軒轅絕,頓時冷笑一聲:「還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啊。」

    而讓雲澈心中頗為安慰的是,在天劍山莊的坐席中,並沒有看到凌傑的身影。

    「來了!」雲澈忽然道。

    轟隆隆……

    雲澈聲音剛落,東方忽然傳來一陣悶雷,隨之,東方的天空逐漸暗下,本是蒼白的濃雲快速被染上灰黑色,整個空間都開始暗了下來,本就壓抑的氣息變得更加沉重,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彷彿壓著千鈞玄鐵。

    海神台上所有人,包括聖地眾長老和三大聖主的臉色齊齊而變,因為強如他們,都分明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靈魂戰慄的恐怖威壓。這股威壓與普通的玄力壓迫截然不同,就像是有一隻黑暗巨魔在他們頭顱之上張口了漆黑大口,隨時會將他們吞入死亡的深淵。

    「聖帝,軒轅問天真的已經強大到……你所說的那種程度嗎?」

    皇極無欲身後,十二真人之首的苦痛真人低聲道,軒轅問天人未至,這股遙遠的威壓已讓他心驚膽顫。

    「嘶……」皇極無欲微微咬牙:「怎麼回事?軒轅問天的氣息,居然比之上次又強了那麼多……他的力量,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什麼?」苦痛真人全身一顫。

    「海皇……」站在海皇曲封憶身側的紫極臉上也完全失去了平靜,他剛要開口,曲封憶卻是快速抬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本就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暗不定。

    「軒轅問天!」鳳雪児伸手捂住唇瓣,一雙美眸顫盪不已:「他的氣息,居然真的比之上一次還要……還要可怕!」

    「而且不止強大了一點點。」雲澈眉頭沉下,雙手也微微攥緊。

    這個由千年前的夜沐風、經歷詭異輪迴的焚絕塵、以及軒轅問天三人之力「融合」成的怪物……著實是一個可怕到極點,已經無法用常理來解釋和認知的怪物!!

    以軒轅問天如今的狀態,怕是自己不主動來找他,他也會馬上再闖入幻妖界。

    黑雲在悶雷聲中移動,一直來到海神台的正上空,然後轟然炸開,一個漆黑的人影帶著讓人窒息的黑暗氣場,從空中落向海神台。

    「恭迎天尊!」

    在海神台中心列陣等候的天威劍域眾人齊齊跪倒,發出整體劃一的叫喊。明明勢力大幅度衰弱的天威劍域,在喊出「恭迎天尊」四個字時,卻比之當初在魔劍大會喊「恭迎劍主」還要震耳響亮數倍。

    軒轅問天徐徐落下,足不沾地的立在了海神台的正中心,他一身黑衣,衣袖寬大,黑髮至腰,一張面孔呈灰暗之色,眼瞳則蒙著一層時有時無的黑光。

    他抬起頭來,目光掃向前方,嘴角一絲淡笑……卻不是以往那種看上去雲淡風輕的笑,而是一種難以言喻,讓人看上去極不舒服的低笑。

    惡魔的微笑!

    軒轅問天的到來,讓沉悶無比的海神台溫度驟然下降,各七國勢力都趕忙哆哆嗦嗦的站起來,卻又都低著頭,不敢多看這個恐怖的魔神一眼。

    如果軒轅問天僅僅只是超出常理的強大,世人還不至於如此恐懼……畢竟,以前的軒轅問天,對他們而言同樣是神靈般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這短短的數月,已經有近百個宗門覆滅在天威劍域的毒手之下,其中有些更是軒轅問天親自出手。據傳就連三大聖地,也先後被軒轅問天屠戮了數千強者……而三大聖地最終卻只能忍氣吞聲。

    如今的軒轅問天,不僅僅是擁有了不可匹敵的力量,還掌控了天玄大陸最高的生殺大權,他若要誰滅,對方便不可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陽。

    以前,其他三聖地可以制約天威劍域。

    但如今的天玄大陸,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制約軒轅問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