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帝,說得好!」

    苦痛真人和九嘆真人一左一右來到皇極無欲身側,身上都是玄氣鼓起,眼神中分明都帶上了必死之志。

    聖帝親口表態,皇極聖域所有真人、長老、弟子全部離開坐席,整齊的站到了皇極無欲身後。皇極無欲的話無疑徹底點燃了他們的尊嚴之火,沒錯,他們皇極聖域是傲立萬年的天玄霸主,豈能淪為他人之奴!與其屈辱的苟存,不如壯烈的覆滅。

    「呵呵呵呵,皇極無欲,看來你是鐵了心的要當第一個不聽話的人了。」軒轅問天半點都沒有失望或生氣,平淡的笑聲中帶著惡魔般的森然。

    「軒轅問天!你想成為天下之尊,以你如今的實力,我皇極無欲不得不服!但你讓我們在你手下為奴痴人說夢!!」皇極無欲咬牙切齒道。他雙手攥緊,身上玄氣盤旋,蓄勢待發。

    軒轅問天的可怕,他和曲封憶、夜魅邪已經領教過,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軒轅問天已強大到何種境界。這些話既已出口,他就沒沒算活過今天——即使他是皇極無欲。

    「哼,這皇極聖域也算讓人看得起,就不知道至尊海殿和日月神宮會怎樣了。」雲層之後的雲澈低語道。

    「很好,非常好,你真是給了本王一個相當不錯的榜樣。」軒轅問天笑眯眯的說完,卻是忽然轉過目光,看向了另一側的日月神宮:「皇極聖域選擇了與本尊作對,那麼,夜魅邪,你們呢?」

    「哦,先不用急著回答。」軒轅問天眼睛半眯,右臂向後方輕輕推出推向了皇極聖域的所在。

    「小心!!」

    皇極無欲一直在凝心提防著軒轅問天的一舉一動,就在軒轅問天手掌翻過時,他一聲大吼。

    虛空爆裂,一隻漆黑的手掌從空間裂痕中伸出,轉眼之間便生長至百丈之寬,驟然罩向皇極聖域的所在。

    轟!!

    黑光炸裂,海神台劇烈顫抖,皇極聖域到場的兩千多人中,有近三分之一被罩入漆黑魔爪之中,驚天的慘叫聲中,六百聖域弟子和先前的古木真人一樣,轉眼間化作了漆黑的塵埃,十二個聖域長老被從黑光中甩出,在地上翻滾掙扎之後,便全部沒有了聲息。

    就連想上前救援的幾大真人在靠近爆散的黑光時都臉色大變,慌忙後退,臉上露出巨大的驚恐。

    軒轅問天反手一掌,皇極聖域的隊伍被瞬間切掉了三分之一。他在這時終於緩緩的回過身來:「來,讓本尊看看死了多少人呢?」

    「軒轅問天!!」

    皇極無欲怒氣徹底爆發,一聲低吼,全身衣衫猛烈鼓起,雙手交錯,直衝軒轅問天,一個巨大玄陣在身前快速旋轉。

    「皇極璇璣陣!」暗中觀察的雲澈低念道。夏元霸說過,這個玄陣,皇極聖域中只有聖帝皇極無欲才能施展至大圓滿境界。

    軒轅問天面露冷笑,直接一掌伸出,抓在了皇極璇璣陣上,強烈的金芒和黑芒頓時迸發,一聲嘶鳴,皇極璇璣陣劇烈扭曲,皇極無欲全身劇震,被瞬間震翻了數個跟頭,卻是在空中暴吼一聲,身形扭轉,皇極璇璣陣陡然放大,當空罩向軒轅問天。

    「呵,不自量力!」

    不屑的陰笑聲中,軒轅問天手臂上的黑芒忽然暴漲,瞬間將皇極璇璣陣直接貫穿,在皇極璇璣陣破碎的同時,也重重的轟在了皇極無欲的胸口。

    噗——

    皇極無欲全身玄氣潰散,橫飛而去,大蓬血霧從他口中狂噴而出,直噴至十數丈高。

    「聖帝!!」

    苦痛真人與九嘆真人飛身而起,將皇極無欲接了下來,一入手,兩人便全身劇震只是挨了軒轅問天一掌,皇極無欲的傷,居然已重到了可能危及性命的程度。

    「軒轅問天」皇極無欲七竅滲血,全身玄氣大亂,連說話都變得極為困難。

    「皇極無欲,本尊暫且留你一口氣,」軒轅問天俯視著他:「你不是說寧肯讓皇極聖域覆滅么?很好,在送你下地獄之前,本尊會成全你這個心愿,讓你眼睜睜的看著皇極聖域是怎麼從這世上完全消失。」

    「在本尊掌控的世界里,不聽話的東西,無論是什麼,都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

    「你」皇極無欲手指軒轅問天,嘴角再次血流狂涌。

    海神台上的氣息陡然又壓抑了數倍,每一個人都在狠狠吸著冷氣,無數雙眼瞳在戰慄瑟縮。他們雖然都已聽聞如今的軒轅問天強大到了極點,如今親眼目睹,他們更是被震駭的心驚膽顫。

    隨手一掌,數百個聖域弟子和十幾個聖域長老便瞬間喪命,猶如割草但這切割的不是什麼弱者,而是天玄大陸玄力最為頂尖的聖地!讓無數玄者只能畢生仰望的霸皇、帝君,在軒轅問天面前,完全就如草芥一般。

    皇極聖域的聖帝,天玄大陸公認的玄道第一人,在他面前僅僅兩個照面便已重傷。

    這是他們做夢都無法想象的力量。

    「軒轅問天,你過去還能和我們劍主大人齊名。但如今,劍主大人已為天尊,你還以為自己能和天尊相提並論么!哼,天尊給過你們機會,你們居然還妄想違逆,真是自尋死路!」

    天威劍域第四長老軒轅博冷笑道。在天威劍域的三劍侍和前三號長老都被茉莉滅了之後,他就忽然成為了第一長老,成為了天威劍域劍主和少劍主兩人之下的人,今日是天尊大會,他當然要強行表現一番。

    軒轅問天果然沒有繼續對皇極無欲出手,而是重新轉向日月神宮:「夜魅邪,你現在可以回答本尊,今後,是順從本尊,還是忤逆本尊。」

    如果說夜魅邪先前還有一絲掙扎的話,那麼軒轅問天剛才的兩次出手,將他最後的掙扎都死死拍滅,他向前一步,向軒轅問天躬身道:「我日月神宮既以日月為名,那自是以天為尊。今後,夜魅邪以及日月神宮任憑天尊差遣。」

    「啊天君!?」夜魅邪身後數人驚恐出聲。

    「閉嘴!!」夜魅邪低喝道:「你們難道希望日月神宮就此消失么!」

    「」那些不甘之人雖然依舊臉色痛苦,但再無一人出聲。

    「很好,夜魅邪,你果然不會讓本尊失望。」軒轅問天得意的大笑,那打量夜魅邪的目光,分明就像是在讚許一條聽話的狗。他隨之,又把視線轉向至尊海殿:「曲封憶,你又如何?」

    曲封憶剛要說話,她身側的紫極已一步踏出:「軒轅問天!我至尊海殿與黑月商會整整萬年,才有了如今的基業!我們一代代人努力至今,是為了維護我至尊海殿的浩天之威和守護之名,而不是為了像某些人一樣,給你這個妖魔當狗!!」

    「找死!」夜魅邪一轉頭,惡狠狠的道。

    「紫先生說得好!」至尊海殿剩下的四尊者也全部向前:「我們可沒某個所謂的天君那麼下賤,與其給人當狗,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在這裡。」

    「你們住口!!」

    他們首先的來的不是軒轅問天的殺氣,反而是曲封憶的怒斥,在紫極和四尊者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曲封憶向軒轅問天拱手道:「軒轅天尊,本皇將這海神台獻出做天尊封尊之地,已經表明了足夠的誠意。今日起,我海殿自當聽從天尊調遣。」

    「你你你說什麼?」紫極眼睛瞪大,瞳孔里是無盡的震驚、失望、痛心:「你你瘋了嗎?我們萬年海殿,怎能成為他人之奴如此如此怎麼對得起海殿列祖列宗!」

    「讓海殿就此覆滅,才是真正對不起列祖列宗!」曲封憶厲聲道:「軒轅天尊之力,本皇親身領教。我們萬年海殿,他要覆滅,不過是朝夕之間!」

    「寧當一日雄,不做萬日狗!」紫極終於徹底失望:「曲封憶,你若堅持如此,我紫極再不承認你為海殿之皇,你我夫妻也就此義斷情絕!」

    「你」曲封憶的臉色變得煞白:「你為何要如此頑固!究竟是你的尊嚴重要,還是海殿萬年基業重要!」

    海殿眾人全部傻眼,面面相覷,不敢出聲。一方是他們的海殿之皇,一方是海殿人人敬重的紫先生,他們一時之間誰也不敢出言。

    「哼,曲封憶這女人!」雲澈一聲低哼。他雖然不屑於皇極無欲和曲封憶,但他從不否認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算得上正派,十二真人給人的感覺都是一身正氣,海殿的人也大都給予他好感。皇極無欲今天也算讓人看得起,而曲封憶,第一次見面讓他覺得氣勢凌然如今卻是越來越讓他厭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至尊海殿爆發的衝突,軒轅問天仰頭大笑了起來。笑的無比之暢快,因為這番情境對他而言,快感要比日月神宮乖乖順從於他還要強烈幾十倍。

    「曲封憶,念在你誠意足夠,親自為本尊籌備這天尊大會,本尊便賞給你處理家事的時間,不過,只有三十息,三十息之後若還是沒有處理妥當,那本尊可就代你出手了。」

    軒轅問天身體忽的一轉,赫然面向了鳳凰神宗,陰寒目光投來的剎那,鳳凰神宗幾乎所有長老弟子都驚的後退數步。

    「鳳凰神宗,你們又如何?」軒轅問天嘴角帶著淡淡的低笑。

    鳳橫空緩緩的走了出來,面孔上毫無懼色,反而是出奇的平靜:「我鳳凰神宗受遠古神靈恩賜,繼承的是神靈血脈。可以敗,可以亡,但縱然焚盡最後一絲血脈,也永世不會為奴!!」

    「轟」的一聲,鳳橫空身上火焰爆燃,他惡狠狠的道:「軒轅問天,鳳凰神宗不怕死的已經全部在這裡了!你今天要殺的人,可有點多啊!!」

    ————————————

    暈車就是沒出來,你說氣不氣人!

    「聖帝,說得好!」

    苦痛真人和九嘆真人一左一右來到皇極無欲身側,身上都是玄氣鼓起,眼神中分明都帶上了必死之志。

    聖帝親口表態,皇極聖域所有真人、長老、弟子全部離開坐席,整齊的站到了皇極無欲身後。皇極無欲的話無疑徹底點燃了他們的尊嚴之火,沒錯,他們皇極聖域是傲立萬年的天玄霸主,豈能淪為他人之奴!與其屈辱的苟存,不如壯烈的覆滅。

    「呵呵呵呵,皇極無欲,看來你是鐵了心的要當第一個不聽話的人了。」軒轅問天半點都沒有失望或生氣,平淡的笑聲中帶著惡魔般的森然。

    「軒轅問天!你想成為天下之尊,以你如今的實力,我皇極無欲不得不服!但你讓我們在你手下為奴痴人說夢!!」皇極無欲咬牙切齒道。他雙手攥緊,身上玄氣盤旋,蓄勢待發。

    軒轅問天的可怕,他和曲封憶、夜魅邪已經領教過,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軒轅問天已強大到何種境界。這些話既已出口,他就沒沒算活過今天——即使他是皇極無欲。

    「哼,這皇極聖域也算讓人看得起,就不知道至尊海殿和日月神宮會怎樣了。」雲層之後的雲澈低語道。

    「很好,非常好,你真是給了本王一個相當不錯的榜樣。」軒轅問天笑眯眯的說完,卻是忽然轉過目光,看向了另一側的日月神宮:「皇極聖域選擇了與本尊作對,那麼,夜魅邪,你們呢?」

    「哦,先不用急著回答。」軒轅問天眼睛半眯,右臂向後方輕輕推出推向了皇極聖域的所在。

    「小心!!」

    皇極無欲一直在凝心提防著軒轅問天的一舉一動,就在軒轅問天手掌翻過時,他一聲大吼。

    虛空爆裂,一隻漆黑的手掌從空間裂痕中伸出,轉眼之間便生長至百丈之寬,驟然罩向皇極聖域的所在。

    轟!!

    黑光炸裂,海神台劇烈顫抖,皇極聖域到場的兩千多人中,有近三分之一被罩入漆黑魔爪之中,驚天的慘叫聲中,六百聖域弟子和先前的古木真人一樣,轉眼間化作了漆黑的塵埃,十二個聖域長老被從黑光中甩出,在地上翻滾掙扎之後,便全部沒有了聲息。

    就連想上前救援的幾大真人在靠近爆散的黑光時都臉色大變,慌忙後退,臉上露出巨大的驚恐。

    軒轅問天反手一掌,皇極聖域的隊伍被瞬間切掉了三分之一。他在這時終於緩緩的回過身來:「來,讓本尊看看死了多少人呢?」

    「軒轅問天!!」

    皇極無欲怒氣徹底爆發,一聲低吼,全身衣衫猛烈鼓起,雙手交錯,直衝軒轅問天,一個巨大玄陣在身前快速旋轉。

    「皇極璇璣陣!」暗中觀察的雲澈低念道。夏元霸說過,這個玄陣,皇極聖域中只有聖帝皇極無欲才能施展至大圓滿境界。

    軒轅問天面露冷笑,直接一掌伸出,抓在了皇極璇璣陣上,強烈的金芒和黑芒頓時迸發,一聲嘶鳴,皇極璇璣陣劇烈扭曲,皇極無欲全身劇震,被瞬間震翻了數個跟頭,卻是在空中暴吼一聲,身形扭轉,皇極璇璣陣陡然放大,當空罩向軒轅問天。

    「呵,不自量力!」

    不屑的陰笑聲中,軒轅問天手臂上的黑芒忽然暴漲,瞬間將皇極璇璣陣直接貫穿,在皇極璇璣陣破碎的同時,也重重的轟在了皇極無欲的胸口。

    噗——

    皇極無欲全身玄氣潰散,橫飛而去,大蓬血霧從他口中狂噴而出,直噴至十數丈高。

    「聖帝!!」

    苦痛真人與九嘆真人飛身而起,將皇極無欲接了下來,一入手,兩人便全身劇震只是挨了軒轅問天一掌,皇極無欲的傷,居然已重到了可能危及性命的程度。

    「軒轅問天」皇極無欲七竅滲血,全身玄氣大亂,連說話都變得極為困難。

    「皇極無欲,本尊暫且留你一口氣,」軒轅問天俯視著他:「你不是說寧肯讓皇極聖域覆滅么?很好,在送你下地獄之前,本尊會成全你這個心愿,讓你眼睜睜的看著皇極聖域是怎麼從這世上完全消失。」

    「在本尊掌控的世界里,不聽話的東西,無論是什麼,都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

    「你」皇極無欲手指軒轅問天,嘴角再次血流狂涌。

    海神台上的氣息陡然又壓抑了數倍,每一個人都在狠狠吸著冷氣,無數雙眼瞳在戰慄瑟縮。他們雖然都已聽聞如今的軒轅問天強大到了極點,如今親眼目睹,他們更是被震駭的心驚膽顫。

    隨手一掌,數百個聖域弟子和十幾個聖域長老便瞬間喪命,猶如割草但這切割的不是什麼弱者,而是天玄大陸玄力最為頂尖的聖地!讓無數玄者只能畢生仰望的霸皇、帝君,在軒轅問天面前,完全就如草芥一般。

    皇極聖域的聖帝,天玄大陸公認的玄道第一人,在他面前僅僅兩個照面便已重傷。

    這是他們做夢都無法想象的力量。

    「軒轅問天,你過去還能和我們劍主大人齊名。但如今,劍主大人已為天尊,你還以為自己能和天尊相提並論么!哼,天尊給過你們機會,你們居然還妄想違逆,真是自尋死路!」

    天威劍域第四長老軒轅博冷笑道。在天威劍域的三劍侍和前三號長老都被茉莉滅了之後,他就忽然成為了第一長老,成為了天威劍域劍主和少劍主兩人之下的人,今日是天尊大會,他當然要強行表現一番。

    軒轅問天果然沒有繼續對皇極無欲出手,而是重新轉向日月神宮:「夜魅邪,你現在可以回答本尊,今後,是順從本尊,還是忤逆本尊。」

    如果說夜魅邪先前還有一絲掙扎的話,那麼軒轅問天剛才的兩次出手,將他最後的掙扎都死死拍滅,他向前一步,向軒轅問天躬身道:「我日月神宮既以日月為名,那自是以天為尊。今後,夜魅邪以及日月神宮任憑天尊差遣。」

    「啊天君!?」夜魅邪身後數人驚恐出聲。

    「閉嘴!!」夜魅邪低喝道:「你們難道希望日月神宮就此消失么!」

    「」那些不甘之人雖然依舊臉色痛苦,但再無一人出聲。

    「很好,夜魅邪,你果然不會讓本尊失望。」軒轅問天得意的大笑,那打量夜魅邪的目光,分明就像是在讚許一條聽話的狗。他隨之,又把視線轉向至尊海殿:「曲封憶,你又如何?」

    曲封憶剛要說話,她身側的紫極已一步踏出:「軒轅問天!我至尊海殿與黑月商會整整萬年,才有了如今的基業!我們一代代人努力至今,是為了維護我至尊海殿的浩天之威和守護之名,而不是為了像某些人一樣,給你這個妖魔當狗!!」

    「找死!」夜魅邪一轉頭,惡狠狠的道。

    「紫先生說得好!」至尊海殿剩下的四尊者也全部向前:「我們可沒某個所謂的天君那麼下賤,與其給人當狗,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在這裡。」

    「你們住口!!」

    他們首先的來的不是軒轅問天的殺氣,反而是曲封憶的怒斥,在紫極和四尊者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曲封憶向軒轅問天拱手道:「軒轅天尊,本皇將這海神台獻出做天尊封尊之地,已經表明了足夠的誠意。今日起,我海殿自當聽從天尊調遣。」

    「你你你說什麼?」紫極眼睛瞪大,瞳孔里是無盡的震驚、失望、痛心:「你你瘋了嗎?我們萬年海殿,怎能成為他人之奴如此如此怎麼對得起海殿列祖列宗!」

    「讓海殿就此覆滅,才是真正對不起列祖列宗!」曲封憶厲聲道:「軒轅天尊之力,本皇親身領教。我們萬年海殿,他要覆滅,不過是朝夕之間!」

    「寧當一日雄,不做萬日狗!」紫極終於徹底失望:「曲封憶,你若堅持如此,我紫極再不承認你為海殿之皇,你我夫妻也就此義斷情絕!」

    「你」曲封憶的臉色變得煞白:「你為何要如此頑固!究竟是你的尊嚴重要,還是海殿萬年基業重要!」

    海殿眾人全部傻眼,面面相覷,不敢出聲。一方是他們的海殿之皇,一方是海殿人人敬重的紫先生,他們一時之間誰也不敢出言。

    「哼,曲封憶這女人!」雲澈一聲低哼。他雖然不屑於皇極無欲和曲封憶,但他從不否認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算得上正派,十二真人給人的感覺都是一身正氣,海殿的人也大都給予他好感。皇極無欲今天也算讓人看得起,而曲封憶,第一次見面讓他覺得氣勢凌然如今卻是越來越讓他厭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至尊海殿爆發的衝突,軒轅問天仰頭大笑了起來。笑的無比之暢快,因為這番情境對他而言,快感要比日月神宮乖乖順從於他還要強烈幾十倍。

    「曲封憶,念在你誠意足夠,親自為本尊籌備這天尊大會,本尊便賞給你處理家事的時間,不過,只有三十息,三十息之後若還是沒有處理妥當,那本尊可就代你出手了。」

    軒轅問天身體忽的一轉,赫然面向了鳳凰神宗,陰寒目光投來的剎那,鳳凰神宗幾乎所有長老弟子都驚的後退數步。

    「鳳凰神宗,你們又如何?」軒轅問天嘴角帶著淡淡的低笑。

    鳳橫空緩緩的走了出來,面孔上毫無懼色,反而是出奇的平靜:「我鳳凰神宗受遠古神靈恩賜,繼承的是神靈血脈。可以敗,可以亡,但縱然焚盡最後一絲血脈,也永世不會為奴!!」

    「轟」的一聲,鳳橫空身上火焰爆燃,他惡狠狠的道:「軒轅問天,鳳凰神宗不怕死的已經全部在這裡了!你今天要殺的人,可有點多啊!!」

    ————————————

    暈車就是沒出來,你說氣不氣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