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大勢力同仇敵愾的圍攻剛剛開始……應該說還未正式開始,便已在瞬息之間土崩瓦解。

    恐怖的氣浪將其他所有人都逼到了海神台邊緣,那些七國勢力無不在瑟瑟發抖,心中驚駭欲絕。七國最強的鳳凰神宗,位列四聖地,還是綜合實力排名前兩位的皇極聖域與至尊海殿,三個勢力所有頂尖強者的全力聯合,居然在軒轅問天的面前瞬間潰敗。

    就像是一群凡人,在不甘的咆哮中去挑戰一個強大到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的神靈,結果不言而喻。

    帝君以下的玄者全部在地翻滾,痛苦欲死,嚎叫聲讓人內心發麻,那些強大帝君也在痛苦不堪中苦苦支撐,自顧不暇,這樣的場景,不但驚的七國勢力肝膽欲裂,日月神宮上下也是噤若寒蟬。原本日月神宮中一些頗為硬氣的強者還在抗拒著夜魅邪的選擇,但眼前的一幕,卻又開始讓他們慶幸夜魅邪選擇了苟活。

    這時,東方的天空忽然有數道強大的玄氣臨近,軒轅問天目光一斜,陰陰的笑道:「看來,又有好消息了。」

    四個劍域長老如閃電般飛至,他們身上沾滿血跡,明顯都受了不輕的傷,手中還提著一個滿身是血,氣息微弱的人,他們落下海神台,將手中的人丟到了軒轅問天身邊,為首之人氣喘吁吁的道:「天尊,幸不……辱命。」

    看到那個滿身是血的人,正忍受著巨大痛苦的皇極聖域眾人全部臉色大變:「元……元霸!!」

    「很好。」軒轅問天眯起眼縫,俯視著腳下氣息微弱不堪的男子:「夏元霸,浪費這麼久的時間,折了我劍域這麼多人,在本尊正式成就天尊之日,你終究還是落在了本尊的手上。你說,這是不是上天對本尊的讚許和褒獎呢?」

    「軒轅……問……天……」夏元霸沒有昏迷,他雙手抓地,卻已無法站起,只有口中溢出怨恨到極點的低吟。

    「那些沒用的貨色,早死晚死毫無區別。而你,還是早點死吧!!」

    軒轅問天手上黑光閃現,一把抓向夏元霸的頭顱。

    「住手!!!!」

    皇極聖域發出震天般的怒吼,身纏魔毒的古蒼真人、絕心真人在怒吼聲中同時出手,重傷中的皇極無欲強行取出混元天尺,全力擲向了軒轅問天。

    「嘿……」

    軒轅問天陰沉毒笑,手掌一翻,一道黑光撞擊在飛來的混元天尺上,混元天尺頓時彎折,帶著黑光逆向飛回,狠狠抽在了絕心真人和古蒼真人的身上。

    古蒼真人、絕心真人同時慘哼一聲,倒飛而去,身上分別多了一道深深的血溝。軒轅問天手勢再變,身前現出兩道黑暗劍芒,便要刺穿倒飛中的古蒼真人與絕心真人。

    「師父!!」

    兩道黑暗劍芒只有一尺多長,但就在軒轅問天腳下的夏元霸清楚的感覺到其中蘊含著足以將高級帝君毀滅數次的恐怖力量,他一聲絕望的咆哮,眼前金星亂冒,胸腔之中有什麼東西猛烈炸開,本是奄奄一息的身體忽然彈射而起,一拳砸向軒轅問天。

    膨脹到半尺多寬的拳頭上,赫然罩著一層強烈到近乎刺眼的金芒。

    「哦?」軒轅問天眼神微變。

    如奇迹般爆發的巨力之下,空間被劇烈扭曲,兩道漆黑劍芒射出的方向大幅度偏移,全部飛向了上空,罩著金芒的拳頭,也狠狠的砸在了軒轅問天的胸口上。

    轟!!!

    一聲巨響,軒轅問天胸口微陷,整個上半身後仰成直角,巨大的反震力下,夏元霸狠狠倒飛出去,重重砸在了中了魔毒后又重傷的古蒼真人身邊,雙目怔然,徹底虛脫。

    「元……霸……」古蒼真人向夏元霸伸出手來,卻幾乎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軒轅問天的上身緩緩直起,手掌按在胸口上,口中發出陰沉的笑,臉上的表情更是魔鬼般猙獰:「不愧是……霸皇神脈,半死不活之下,居然都能讓本尊感覺到疼痛……果然……留你不得!!」

    他今天雖已殺了很多人,但自始至終,他的腳步都沒有變動過,因為殺這些人,他根本都不屑於移動。

    而這一次,他在獰笑之聲卻是飛身而起,一雙纏繞著黑光的魔爪直抓夏元霸而去。

    因為夏元霸是這世上僅有的幾個潛在威脅之一!

    「軒轅問天!!」

    軒轅問天剛剛飛出,耳邊忽然響起了一聲驚雷般的吼聲,這個聲音,也讓他的身形一下子停滯了下來。

    絕望待死的夏元霸在這個聲音之下忽然雙瞳放大,一下子恢復了清醒,瞳光帶著深深的難以置信,顫抖著轉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你最好老老實實站在那裡不要動,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兒子的腦袋會不會徹底變成漿糊。」

    這個聲音帶著深深的威脅,還分明帶著嘲諷。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人們這才發現,上空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多了兩個人,還有一個人,被其中一人抓在手中。

    而看清他們的面孔,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震驚到極點的神情。

    「那……那是……」

    「……」軒轅問天緩緩的轉過身來,陰鷙的目光和雲澈的雙目瞬間碰撞在了一起。

    軒轅問道被雲澈抓著腦袋提在半空,整個人就像是一具被吊著頭皮的死屍,不斷小幅度抽搐的四肢證明他還活著,口中斷斷續續的發出虛弱的呻吟:「救……我……父親……救……我……」

    「雲……雲……雲澈!?」海神台最邊緣的角落,東方休和秦無傷失聲大吼,他們從未像現在這一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還有雪公主?」

    「雲澈不是已經……已經死了嗎?」

    「真的是雲澈!?他……他沒死?」

    ………………

    雲澈之名,天玄大陸誰人不知,而從數月之前,天玄大陸便盛傳他已斃命,而是這還是從四大聖地傳出。而所有人中最為震驚的,無疑是皇極無欲、曲封憶和夜魅邪,因為他們數月前可是親眼見到了雲澈的「屍體」。

    「父皇!爺爺!太爺爺……」

    鳳雪児已疾沖而下,落到了鳳橫空等人面前。正承受著魔毒折磨的鳳橫空沒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鳳雪児,一時之間悲喜交加,卻是拚命的吼叫道:「雪児……你……你為什麼要回來……走……快走!!走啊!!」

    「雪児……走……快走!」鳳天威也痛苦的嚎叫:「我們能再見你一面,死也高興……你……快……走!!」

    「姐夫……真的……是你嗎?」夏元霸身體無法站起,他輕輕低喃,臉上劃下兩道滾熱的淚痕。

    「元霸,你肯定又忘了我先前對你說過的話。」雲澈微笑著道:「只要沒親眼看到我的屍體,就永遠別相信我已經死了。你在軒轅問天的追殺下一直堅持到了現在……真的了不起。」

    「嘿……嘿嘿……」夏元霸笑了起來,笑得格外喜悅。

    雲澈手中捏著軒轅問道的腦袋,軒轅問天果然不再亂動一步,他雙目斜眯,定定打量著雲澈,很顯然,他已察覺到了雲澈的不同……而且是極大的不同。

    「雲澈,本尊還真是欣賞你。你若留在幻妖界,還能多活十天半個月……卻偏偏急著趕來送死!」

    「送死?你就不怕你的兒子死在我前面么?」雲澈把軒轅問道高高拎起:「這可是你唯一的兒子,如果我把他捏死了,你再想有後人,就只能重新生一個了……哦不不不,我差點忘了一件事,你這身體都是搶奪別人的,就算再生多少兒女也都是別人的,也就是說,我要是捏死了他,你這個所謂的天尊可就徹底絕後了,多麼的悲哀可憐啊。」

    「你敢威脅本尊!」軒轅問天雙瞳黑氣氤氳,聲音完全沉下。

    「嘿,你錯了,我還真不屑於威脅你!」

    面對軒轅問天冰冷的陰氣和殺機,雲澈卻是低笑起來,然後手臂一甩,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中,將軒轅問道直接丟了下去……而且是丟向了天威劍域。

    軒轅博快步向前接下了軒轅問道,兀自有些不敢相信雲澈竟然就這麼把唯一可以威脅到軒轅問天的「救命稻草」主動扔給了他們。

    軒轅問天的目光也是稍稍一凝。

    「乖乖的照顧好你們的少主,可千萬千萬不要讓他死了。」雲澈雙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道。

    雲澈的舉動別說天威劍域,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幾乎認為雲澈根本就是瘋了。接下軒轅問道的軒轅博臉色疾變,顫聲道:「天尊,少尊主他沒有性命危險,但……但他玄脈被廢了!」

    「雲澈,你好大的膽子!」處在天劍山莊坐席前的軒轅絕起身暴吼:「天尊,一定不要讓這小子痛痛快快的死,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軒轅問天緩緩抬手,一道漆黑劍芒撕裂虛空,驟然射向雲澈。

    「雲澈小心!!」

    「小心!!」

    「閃開!!!」

    鳳凰神宗、皇極聖域、至尊海殿之中同時響起驚聲大吼。軒轅問天的漆黑劍芒雖然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完全恐怖到他們無法理解的地步。

    雲澈卻是紋絲未動,他的手掌瞬間閃移,頓時,那道射向他喉嚨的漆黑劍芒死死定格在了他的手中,然後隨著他手掌輕輕一抓,便直接化作大片的黑色粉末,完全消散無蹤。

    「……」

    這一幕,讓所有人眼珠驟凸,那種狂吼中的人更是完全僵在那裡,聲音,也死死卡在了喉嚨之中。

    軒轅問天恐怖的漆黑劍芒,強如曲封憶,都幾乎被一劍奪命。卻被雲澈……徒手湮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沒有驚詫,反而狂笑了起來:「雲澈,本尊每次見到你,你都會帶給本尊驚喜,這次果然也不例外!」

    「嘿,話先不要說的太早,萬一過會有更大的驚喜呢。」雲澈也笑吟吟的道。

    「雲哥哥!」下方,傳來鳳雪児急切的聲音。

    雲澈目光向下,左手一翻,一團綠光當空灑下,將鳳凰神宗的所有人都籠罩其中,短短數息之間,所有鳳凰弟子身上的魔毒便全部凈化,他們臉上的痛苦消失不見,玄氣也恢復了正常運轉,每一個人都看著自己的雙手,激動的不能自已。

    雲澈身影一晃,直接繞過軒轅問天,來到了夏元霸和古蒼真人身前,迅速將一枚丹藥推入夏元霸口中,然後以凈化之芒將古蒼真人身上的魔毒也全部凈化。

    「姐夫……姐夫……」夏元霸連續兩聲呼喚,雖然身上傷勢極重,卻是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

    軒轅問天沒有阻攔,也沒有轉身,一雙眼睛逐漸眯成一條極細的縫。

    看著古蒼真人和鳳凰神宗上下竟全部恢復無恙,正承受著魔毒殘酷折磨的皇極聖域與至尊海殿都露出了無比欣喜的表情,眾真人和尊者強忍魔毒之苦,發出請求之音:「雲宮主……勞煩……為我們……解毒……」

    雲澈卻是轉過身去,重新浮空而起,來到軒轅問天的身前……對皇極聖域和至尊海殿的哀求置若罔聞。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