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師尊,這都是怎麼回事?”火破雲滿臉不解的問道:“雖然雲兄弟很厲害,九重天劫也是絕無僅有……但這也太不正常了。”

    他雖然極少走出炎神界,但還不至於連王界與“龍後神女”是何等存在都不知曉。

    “不,”火如烈微微搖頭:“相反,這其實再正常不過。”

    “到了王界這個層面,權勢、名望、玄道,都已到了頂峯,可以說再無所求。但,有一種東西,他們卻從未停止過追求……那就是真神之道。”

    “就因爲……那個預言?”火破雲更加疑惑不解。

    “若僅僅只是一個憑空出現的預言,他們當然不至於如此,但,預言中的九重天劫就在他們眼前出現,那麼,後面那句‘真神重臨’的預言,便就當真有了實現的可能。”

    炎絕海道:“各大神帝多次說過人不可能修成真神,但同樣也是他們從未停止過對真神之道的追尋。如今,一個真神預言伴着不正常的九重天劫出現在他們眼前,哪怕他們心中只相信那麼半成,也必會爲之心生癲狂,甚至……不擇手段!”

    “……這麼說,他們是想從雲澈身上得到真神之道的祕密?”火破雲愣愣道。

    “不不,”火如烈搖頭:“若那是屬於雲澈的自有天賦,任何人都無法奪走,也無法複製。而若是雲澈真的對應預言,未來成就真神,那麼……他所在的星界,也自然成爲萬界之尊。所以,他們現在是在極力的要把雲澈拉入他們的星界。梵帝如此,宙天如此,琉光也是如此啊。”

    “雖然現在的雲澈在他們眼中其實根本不堪一提,未來如何,也誰都無法預測。但‘真神’這兩個字對這些玄道至尊的衝擊之大,現在的你根本無法想象。他們會有如此看似不堪理解的決定,實則是再正常不過。”

    所有目光都聚焦在雲澈身上。懂的人明白梵天神帝爲何如此決定,不懂的人覺得梵天神帝一定是瘋了……所有人都瘋了!

    他們只恨自己不是雲澈,若是能和雲澈交換身份,就算是折壽一半,甚至八成……哦不!要是能成爲梵帝神女裙下之臣,和她一夜覆雨翻雲,哪怕第二天直接暴斃他們都心甘情願。

    沐冰雲向雲澈道:“雲澈,這是事關你未來的大事。若你能入梵帝神界自然是大好事,但,和琉光界小公主的婚約,你既親口應下,還受人大恩,便不可任意反悔……你自行決斷吧。”

    無論雲澈將來如何,現在的他都還是冰凰神宗的弟子。作爲宗門長輩,沐冰雲有命令他的資格。

    被水千珩橫插一槓,緩和之下,雲澈總算是想好了怎如何應對。他向梵天神帝深深一禮,道:“梵天神帝,你的厚愛,請恕晚輩……不敢接受。”

    此言一出,全場驚然。

    “哦?不敢?”梵天神帝眼睛一眯,看不出喜怒。

    雲澈正色道:“晚輩雖到來神界時間尚短,但也早知‘龍後神女’之名,晚輩比之神女,便如腳下沼泥比之天邊流雲。梵天神帝欲將神女殿下下嫁晚輩,晚輩唯有受寵若驚,惶恐萬分,但心知萬萬不配。”

    “梵天神帝如此決定,想必看中的是晚輩的將來……那麼,何不再等三年呢?”

    雲澈音調微微高了幾分:“封神之戰已結束,晚輩即將入宙天神境修煉三年。而這三年之後,便可看到晚輩的將來。若是晚輩有所大成,不負期望,當可坦然受之。若……宙天三千年後晚輩卻只是一介凡夫,晚輩成爲笑柄尚在其次,還將連累和辜負神帝和神女。”

    雲澈說的合情合理,且字字句句是在爲梵帝神界思慮。畢竟,若將來雲澈真的只是一介凡夫,最大的笑柄的可不是他,而是梵帝神界!

    但這些話的暗意,卻分明就是拒絕。

    三年……也不過是無法正面拒絕而施下的緩兵之計而已!

    “這麼粗的大腿送上來還不趕緊抱上,居然還給自己埋坑?他是不是腦子崩了?”

    “我怎麼感覺……他就是單純的想拒絕?”

    “神女都不要?他他他他……該不會喜歡男的吧?”

    “哈哈哈哈!”蒼釋天一邊拍手一邊大笑:“妙!真是妙啊!這世上居然還有人敢拒絕你千葉梵天,居然還會有人拒絕東神域的神女,哈哈哈哈……雲小子,不如你和本王回南神域如何?”

    “本王看得出,你率性而爲,不願被任何東西管束,這一點和本王一模一樣。隨本王回南神域,由本王庇護,你可在南神域任意橫着走,什麼至寶玄功任意取之,天下美人任你挑選,保證比你在東神域快活百倍!”

    雲澈:“……”

    宙天神帝橫眉冷對:“雲澈是我東神域之人,還輪不到你們南神域來指手畫腳!”

    “呵,若不是本王先前‘指手畫腳’,這小子早就被你們趕出去了,哪還輪得到現在。”蒼釋天反諷道。

    “你……”宙天神帝微怒。

    “父王……”梵帝神女在這時幽然出聲:“雲澈所言不錯。他是否有資格成爲我千葉影兒的夫婿,要看他未來所能達到的高度。現在的他,空有潛力,卻遠無資格。”

    千葉影兒之意,梵天神帝似乎從不會拒絕,他點了點頭:“好,那麼此事,便三年後再議。”

    可謂東神域歷史上最大的恩賜就這麼活生生的飛了,衆人都不知該幸災樂禍還是扼腕嘆息……唯有云澈暗暗舒了一口氣。

    “雲澈,”一直沉默的龍皇卻在這時忽然出聲,他一開口,全場皆寂。

    “龍族壽元極長,卻難有後代。我爲龍皇已有近二十萬載,卻始終沒有子嗣。”龍皇徐徐說道,聽得衆人一頭霧水,不知他爲什麼會說起這個。

    而龍皇龍後沒有子嗣一事,在神界也是人盡皆知。龍族極難生育,更是常識。

    “你身負龍魂,也算和我龍族有了大緣。你所負龍魂的原主,與我龍神界更有着極深的淵源。因而,我想收你爲義子……你可願意?”

    嗡——

    衆人還未從梵天神帝欲將神女許配給雲澈的驚動中恢復過來,轉眼又一道震世驚雷橫空劈下。

    宙天神帝想收雲澈當親傳弟子……

    梵天神帝想把神女許配給他……

    琉光界王冒着開罪梵天神帝的風險也要橫插一槓。

    南神域釋天神帝想把他帶回南神域,還許他橫行無忌……

    而堂堂龍皇,威凌天下的萬界之尊,居然更誇張……要收他當義子!

    還是在自己並無子嗣的情形下。

    瘋了……

    全都瘋了!

    而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天機界公佈那個的預言之後。這一衆神帝都表示並不相信這個預言……但搶奪起雲澈來,卻是一個比一個瘋狂。

    義子……沒有子嗣下的唯一義子,這意味着什麼,所有人都根本不敢想象。

    宙天神帝滿面驚色:“龍皇殿下,你這是……”

    “你們放心。”龍皇卻是一擡手,淡然道:“雲澈既非龍族,亦非西神域的人,龍某並非要將他從東神域奪走,也不會強迫他離開東神域……我只是給他一個身份。”

    龍皇目視雲澈,這世上最威凌的聲音震盪在每一個人的靈魂之底:“他既爲龍某義子,以後誰若想要動他,自該先想想後果!”

    這番話聽似是回答宙天神帝,實則是說給雲澈。

    他不但欲當衆將雲澈收爲義子,還說出瞭如此之言!

    吟雪界上下個個瞠目結舌,如墜夢境。沐冰雲第一個急聲道:“雲澈,快謝龍皇!”

    雲澈現在太過耀眼,而他的背景又太過單薄,現在最需要的便是保命符。而龍皇親手送上來的,便是這整個神界最強大的保命符!

    雲澈拜下,臉上卻毫無該有的狂喜之色,而是無比平靜肅然的道:“龍皇前輩,你爲當世之尊,身份之尊貴無人可及。晚輩雖從不妄自菲薄,但也深知……斷然不配爲你的義子。”

    龍皇淡然道:“就算世人皆說你不配,但只要我說你配,你便配!”

    龍皇之語,誰敢忤逆,誰敢質疑。

    雲澈繼續道:“晚輩雖閱歷淺薄,但也知曉‘父子’非同朋友師徒,若無血親,或有大情,或有大恩,方可配的上爲義父義子。晚輩與龍皇前輩從無交集,更無恩情,若晚輩爲一己之利而以龍皇前輩爲父,必會遭人鄙夷,亦對不起生身父母……或許就連龍皇前輩,也會心生低視。”

    封神臺霎時安靜,衆人面面相覷,均是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梵天神帝和宙天神帝想收他爲親傳弟子,他拒絕……

    梵天神帝想把神女許配給他,他拒絕……

    現在龍皇主動要收他爲義子……他還是拒絕!

    神帝好像全都瘋了……而云澈更是個徹底無法理喻的瘋子啊!

    他腦子裏到底在想什麼!?

    “雲澈,你……”沐冰雲心下大急,她想要出聲規勸,但忽然想到雲澈的性情,又生生的止住。

    “他到底在想什麼?”沐冰雲低喃道。

    龍皇眉頭微緊,卻並不惱怒,而是平淡的說了一句他人聽不懂的話:“你該明白我爲何如此決定。”

    雲澈:“……”

    看了一眼雲澈的神色,龍皇暗歎一聲,卻並未強求:“看來,你有自己的想法。也罷,我不會逼迫你。”

    聲音落下,龍皇目光一閃,手掌一推,一道白色光華閃耀,帶着一塊龍形寶玉,浮現在了雲澈的身前。

    宙天神帝起初皺眉,隨之失口出聲:“龍神印!”

    “龍神印”三字一出,驚得一衆神主臉色陡變。

    “此爲龍神印,”龍皇徐徐道:“內蘊龍氣,在西神域,見此印者,如見龍皇!”

    雲澈心中震動,這次,他沒有拒絕,擡起手來,小心的將龍神印接過,然後深深拜下:“謝龍皇前輩恩賜,晚輩如今無以爲報,若將來有所成,必定……”

    “不必!”龍皇擺手:“在西神域亮出龍呻印,將無人敢逆。但在其他神域,卻並不一定能護你性命。若哪一天,你覺得東神域不再適合於你,便來龍神界吧。以你所擁有的龍魂……龍神界會是你在這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龍皇話中大有深意,雲澈也明白他在暗示什麼。他將龍神印收起,感激道:“晚輩會牢記龍皇前輩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