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梵天神帝眉頭稍動:“此事當真?”

    “這等事關小女終身的大事,千珩豈敢有半個字妄言。”水千珩臉不紅心不跳:“小女與雲澈定下婚約之時,亦有冰凰神宗的朋友在場,他們皆可爲證。”

    “這……”沐渙之等人心中一慌,根本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們都無比清楚,水千珩口中的所謂“婚約”,是雲澈情急之下,強行搬出來的緩兵之計。若要說那是婚約……其實根本就是用來拒絕水媚音,平息水千珩之怒的。要說那不是婚約吧……

    單就那些話的表面意思……還真就是!

    而且雙方在場,雙方長輩也都在場……連場面都很完整。

    這時,卻見沐冰雲站起,正色道:“在下吟雪界沐冰雲可以爲證,千珩界王所言的確句句屬實,我宗弟子云澈半月前和琉光界媚音公主因戰生情,互定終生,並在雙方長輩見證下許下婚約,於三年後完婚。”

    “冰雲……”沐冰雲的話讓沐渙之等人皆是心驚失措。火如烈和炎絕海亦是側首,滿臉不解。

    沒有人會拒絕神女……任何人若娶了神女,都將一步跨入至高天闕。

    但,沐冰雲卻是清楚的知道,雲澈心心念念,在神界不惜一切想要見到的那個人,她偏偏和千葉影兒是堪稱不共戴天的仇敵!

    天殺星神的哥哥天狼星神便是因千葉影兒而死——雲澈也早已知曉。

    所以,單就這一點,以雲澈的性情和他對天殺星神近乎超越生命的執着,他絕對不可能答應此事。

    梵天神帝主動要嫁女,還是神女,這是神界無數男性做夢都不敢想的事,堪稱這世間最夢幻的恩賜。梵天神帝一定沒想過雲澈會拒絕……任何人也不會相信雲澈會拒絕。

    而他若是當衆拒絕,結果必將是舉世譁然,同時會重挫梵天神帝和梵帝神女的顏面……至少要遠比拒絕成爲親傳弟子嚴重的多。

    梵天神帝哪怕涵養頂天,面色不驚,心中也必定暴怒。

    而水千珩在情急之下跳出來橫插一槓,卻可以借來當一個緩和的契機。

    這番話不但吟雪界大驚,連水千珩都吃驚不小……他那天可是滿心暴怒,滿臉兇相,恨不能把雲澈生吞活剝了,逼得雲澈不得不想出“三年之約”這麼個緩兵之計,好讓水媚音在宙天神境三千年忘記雲澈的存在……

    所以,他現在站起來,言辭鑿鑿的說那是婚約,已是耗盡臉皮。實則內心虛的很……何況,一邊是梵帝神界和神女,一邊是琉光界和琉光小公主,冰凰神宗會願意傾向於誰……這根本是毫無疑問的事。

    沒想到,沐冰雲不但承認了此事,而且字字確鑿,簡直比他還要認定此事。

    “哦?”梵天神帝目光微轉,臉上毫無動盪,似笑非笑道:“本王素知,琉光界得一璀璨明珠,千珩界王視若珍寶,寵愛至極。其終身大事,必定會重視到極點,又豈會在其堪堪十五歲之齡,便草草定下婚約。”

    “而且,當時的雲澈雖已有名氣,但遠不及現在,其出身更是低微,綜合之下,配不上琉光公主之萬一,千珩界王真的會在那時應允此事?”

    梵天神帝的話讓所有人一怔,隨之目光全部轉向了水千珩……而後者眉頭顫動,好一會兒無言以對。

    梵天神帝接着道:“影兒若與人許下婚約,本王必定昭告天下,大開盛典,恨不能人人皆知。同爲父親,同爲最寶貝的女兒,所謂‘婚約’卻是憑空出現,無一人知,這可有些奇了。”

    “……”水千珩嘴角微微抽搐,他是情急之下站出,哪有功夫思慮太多,更有些忽視了面對的可是整個東神域最可怕的人物。

    梵天神帝輕描淡寫一番言語,把他的話直接戳開了無數的漏洞。

    不僅水千珩心驚,吟雪界那邊也是徹底慌了神。

    “這下,琉光界可要難看了啊。”覆天界王陸晝低嘆道。

    水千珩無言以對,而沐冰雲卻是冰顏平靜,徐徐道:“三日前,雲澈與長生公子第一戰之後玄力耗盡,身負重創,今日第二戰卻完全恢復,這非我冰凰神宗所能做到,而是得琉光界贈予一滴‘太初神水’……”

    水千珩一愣,所有人皆是臉色一變。

    水映痕全身猛一哆嗦,慌不跌的道:“父父父父父王……都是我一個人的主意……是是是是我從小妹那裡偷來的……和小妹沒有任何關係……”

    水千珩緩緩轉頭,眼睛瞪大,目光駭人:“是真的?你……你真的把……太初神水……”

    水映痕全身一軟,直接就跪了下去,全身哆嗦着說不話來。他當然知道太初神水是何等神物,更知道這是何等大禍……此事暴露,水千珩打斷他的腿都是輕的。

    水千珩一巴掌抓在水映痕的肩膀上,激動的道:“送的好……送的好啊!你這沒用的小子總算辦了一件大好事……好兒子!送的好!”

    “哈??”水千珩擡起來,一臉懵逼。

    “……一個並未對外公佈的口定婚約,卻能得琉光界王爲治癒雲澈而不惜贈予太初神水。”沐冰雲繼續道:“太初神水爲混沌神物,對琉光界而言亦是千載難尋。若非琉光界王對此婚約的重視,斷然不會給予如此天大饋贈。對此,我冰凰神宗感懷於心,只要琉光界不反悔,與琉光小公主的婚約,我冰凰神宗絕不會違背,亦絕不容許雲澈違背,否則,便是忘恩忘義。”

    水千珩:“……”

    雲澈:“……”

    封神臺一片鬨然,衆人看向水千珩的目光再次轉變……太初神水,連至高神主都要用命去博的神物啊!若得一滴,給予自己最優異的直系親人都要再三思量……怎麼可能會賜予他人?

    唯有水千珩最寶貝的女兒和雲澈當真有婚約,且水千珩認定此事……纔可說得通。

    “哦,原來如此。”宙天神帝緩緩點頭:“雲澈的身上,的確有微弱的太初神水氣息。本王先前還在疑惑吟雪界從何處得來的太初神水,原來竟是琉光界所賜。”

    水千珩臉色一正,道:“這滴太初神水,本是欲給小女淬體之用,但云澈在和洛長生之戰後傷重難愈。太初神水雖然貴重,但既已認定雲澈爲小女未來的夫婿,也便沒什麼捨不得了。”

    “小女雖是情竇初開,但卻堅定異常,當時之情景,像極了小女母妃當年初遇千珩的樣子,因而千珩不忍將之斷滅。再者,雖然雲澈出身低微,但千珩看得出,他的潛力巨大無比,將來必還要遠在洛長生之上,千珩心裡也着實是欣賞和喜歡的緊,也就並無太大的排斥之念。”

    “……”雲澈嘴角微抽:這老賊打蛇隨棍上的功夫簡直爐火純青,臉皮厚度我特麼真是甘拜下風!

    “之所以未將此事公開,是因當時正值封神之戰,又是身在宙天神界,不宜多生事端。待玄神大會落幕,千珩便會將此事公之於衆。”

    水千珩臉色肅穆,梵天神帝先前的質疑被他三言兩語輕鬆化解,而且字字帶着發自內心的感懷……簡直無懈可擊。

    水映痕愣愣的轉過雙目,向水映月道:“父王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嗎?”

    “……”水映月點頭。

    “咕嘟”……水映痕的喉嚨狠狠的鼓動了一下。

    宙天神帝微微頷首:“如此看來,雲澈和琉光小公主已有婚約一事並無虛假,這太初神水,也算是再貴重不過的定情之物了。梵天神帝,此事,你如何看?”

    “呵呵,”梵天神帝淡淡而笑,道:“這自然是美事一件。不過,這與本王欲將影兒許配雲澈一事,倒也並無干係。”

    “哦?”宙天神界側目。

    “神界一衆地位尊崇的男兒,哪個不是妻妾成羣。若是其他女子,本王或許會心生不忿,但琉光小公主的話,卻也配與影兒同屬一夫。”

    如天雷忽落,將所有人當場炸懵。

    梵天神帝這話,竟是同意千葉影兒和水媚音同屬雲澈!!

    得到了神女,還可以兼得琉光小公主……這特麼還是梵天神帝親口許可!!

    要知道,龍皇娶了龍後數萬載,都沒納過半個妾!

    而云澈……這待遇居然還在龍皇之上!

    這些年間,東神域、西神域、南神域多少的神帝子孫,多少的王界神主,甚至傲視混沌的王界界王欲求神女,都被梵天神帝軟拒,梵帝神女更是不屑一顧,似乎根本沒有感情……到了後來,連看她一眼真顏都是千難萬難。

    而云澈,直接許配不說……還直接許可他可以兼得琉光小公主。

    更氣人的是,梵帝神女始終靜然如初,沒有表露出絲毫反對的姿態。

    封神臺上一衆男兒皆是眼圈通紅……心中的嫉妒簡直翻騰的如無邊無際的岩漿。

    龍皇娶了龍後……他是混沌第一人,天造地設,誰也說不出什麼。

    但云澈,卑微的下界出身,師承中位星界,如今也才神靈境修爲……

    憑什麼……憑什麼啊啊啊!!

    雲澈這傢伙……簡直該遭天打雷劈啊!

    (天打雷劈?好像哪裡不對……)

    人們簡直無法想象……那些不顧尊嚴和性命卻連神女一笑都得不到的王界神子,在知曉此事後會嫉妒癲狂暴怒成什麼樣子。

    ————————————

    【珩:heng】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