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這個世界,鳳雪児擁有最精純的神血,再有幾年,她必定能真正的突破至神玄境,成為天玄大陸歷史上第一個成就神道的人,之後,還有著無限的未來和可能。」

    「而你軒轅問天,不但永遠不可能真正踏入神玄境,也沒有了任何的未來與可能性!而且由於你血脈和靈魂已徹底的扭曲、混亂、殘破,你死後,將徹底的消散,連輪迴轉世都不能!!」

    激怒敵人,讓他失去冷靜,有時要比斷他一隻手臂還來得有效。雲澈顯然成功了,他的言語全部刺中軒轅問天的要害。軒轅問天全身上下都在抖,身上的黑氣也變得混亂不堪,顯然已幾乎被氣炸了肺。

    就在雲澈準備火上澆油時,卻忽然意外的看到,軒轅問天身體的顫抖忽然又一點點平息下來,就連眼瞳里的凶光也快速斂起。

    「呵,呵呵呵……」軒轅問天笑了起來,笑的不再猙獰,而是無比低沉:「本尊已是天下尊主,已是擁有神道之力的魔神……怎會被你一個小小的凡人而觸怒。」

    「……」雲澈張了張口,這軒轅問天從平靜到暴躁,又忽然平靜,然後又自己一堆話給激的狂躁,現在忽然又冷靜了下來……

    這情緒不斷的劇烈變化,簡直神經病啊!

    「無限的未來與可能?嘿……」軒轅問天陰沉的笑:「你們才是真的沒有了未來和可能!因為就在今日,本尊就會將你們……全部抹殺!」

    轟隆隆……

    已毫無光明的蒼穹之上,黑暗彷彿化成了粘稠的實體,在翻滾中緩緩的籠罩下來,無光的世界,像是有一頭黑暗凶獸在吞噬著天地。

    雲澈感受到的威壓也在這時更加的沉重,他的眸光穿透黑暗,赫然發現,在黑暗中滾動的黑暗都在聚攏向軒轅問天的後背,逐漸的化作了一個越來越龐大,幾乎一眼看不到邊際的黑暗之海。

    上接蒼穹,下銜滄海!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沉,全身玄氣猛然激起,劫天劍快速橫在身前。

    至尊海殿所在的世界也徹底的暗了下來,以那些帝君強者的目力,都根本看不清一丈以外的事物。鳳雪児雪手擎出,在上空燃起大片的鳳凰炎,這才讓世界恢復了些許光明。

    「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這恐怖的天地異變,比臆想中的地獄還要可怕的威壓……他們無法想象世間竟會有這種力量的存在,而且這竟然還是來自人的力量。

    「雲澈,在魔神的力量面前,本尊看你還要如何掙扎!!」

    轟隆!

    永夜魔劍刺出,一個簡單的動作,無邊黑暗之海鋪天蓋地的向雲澈罩下,根本避無可避。

    「嘶……」雲澈狠狠吸氣,全身玄氣沒有任何保留的調動起來,除了茉莉這個異類的存在,這是他有生以來感受到的最沉重的威壓,最恐怖的力量。和他在天玄大陸所承受過的所有力量都不同……是一種層面、境界上的截然不同。

    軒轅問天不可能真的踏足神道,這絕不是他信口雌黃。因為他至死都不可能成就神道的壽元、魂力和靈覺。

    但,單就玄力而言,他的確已經是神玄之境!!

    天玄大陸從未有過的神玄之境!

    這個層面的力量,雲澈斷然沒有半點戰勝的把握。

    但,如果對面是軒轅問天的話……

    雲澈猛然踏前,劫天劍猛烈揮出,金烏炎直竄起百丈之高,化作一個赤色火海,將黑暗狠狠撕裂。

    「轟!」

    黑暗之海與滔天烈焰當空相撞,剎那間,黑暗的天空崩裂出兩個涇渭分明的世界。上空是粘稠深邃的黑暗,下方則是熾目的火光,宛如一輪金色的驕陽在升起,向下灑下的火光光輝,在海面映出一層綺麗的流光。

    「那……那是!!」

    北方紅黑相接的天空,描繪的簡直是一副末日來臨的景象。即使是那些正在忍受魔毒折磨的玄者也在拚命的抬高頭顱看向北方,唯恐錯過剎那的畫面。因為這比天災還要震撼的畫面,他們一生,都不可能再遇到第二次。

    任誰都看得出,黑暗,是軒轅問天的力量,赤炎,是雲澈的力量。雖然相隔百里,但依舊足以他們看清戰局。

    「雲哥哥……加油!」鳳雪児雙手緊緊的抓著裙帶,一顆心完全提起。

    兩個世界的僵持只持續了短短几息,黑暗的世界便忽然下沉,將火海狠狠壓制,壓制一旦形成,便愈加猛烈,火光快速淡下,竭力翻騰的火海像是被暗雲吞噬的太陽,轉眼間被噬滅了大半。

    「雲哥哥!」鳳雪児一聲驚叫,雙手一下子抓在了胸前。

    茉莉曾對雲澈說過,若把初玄境至君玄境視為一個大境界的話,那麼,神玄境就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個大境界。

    雲澈極限狀態下,天玄境可戰霸玄,王玄境可戰君玄,霸玄境時,已足以擊敗皇極無欲這種絕世強者。

    一直以來,他的實力都可以跨越玄力層面一個、甚至兩個大境界。但,君玄境至神玄境雖然看似也僅僅是一個大境界之差,但中間鴻溝實在太大……大到天玄大陸歷史上有過無數霸皇,無數帝君,卻從未出現過一個玄神。

    此時已踏入君玄境的雲澈,在面對著天玄歷史上的第一個突破君玄瓶頸,擁有了神道之力的人,也親身領教著這個境界鴻溝大到了何種程度。

    他全力燃燒的金烏炎,在軒轅問天的魔神之力下,支撐了短短五息便完全潰敗,一股如蒼天塌陷般的壓力直覆而下,雲澈全身劇震,火海連同身體快速下沉,在臨近海面時,他身上的金烏炎已是完全熄滅,天地之間,也再也沒有了一絲火光。

    漫天黑暗如惡魔之口,翻卷而下,將雲澈完全吞沒其中。

    「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發出震天的狂笑:「雲澈,看到了么!這就是魔神的力量!你就算有再大的氣運,再大的進步又能如何!在魔神之力面前,依舊只是螻蟻!」

    黑暗魔息翻滾的更加劇烈,逐漸將雲澈的氣息都完全遮蔽,這時,忽然一道尖銳的嘶鳴聲響起,一道朱紅劍芒忽然衝天而起,濃郁的黑暗被層層破開,劍尖直刺軒轅問天,所到之處,捲起一道漆黑的螺旋風暴。

    「嗯?」軒轅問天大笑停止,而黑暗世界已被劫天誅魔劍從下至上直接貫穿,釋放著朱紅光芒的劍尖瞬間逼近他的小腹。

    縱然刺穿了整個黑暗世界,劍上的威勢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弱。

    「又是那把可惡的劍!」

    軒轅問天一聲低吼,永夜魔劍驟然撩下。

    當!!!

    這是雲澈與神道之力的第一次正面對撞,從自己的火焰被完全壓制,他便已經感覺到神道之力的可怕,這一劍的交鋒,他亦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但當兩人的力量通過劍身激烈對撞時,他依舊全身劇震,雙手酥麻,眼前猛的一黑,竟有那麼一剎被震散了意識。

    雲澈悶哼一聲,身體向後倒旋而去。

    「嘿,繼續不斷的掙扎,掙扎的越久,你才會越絕望!」

    所有的黑氣重新聚攏回軒轅問天的身後,他向著雲澈一劍刺出,黑暗跟隨者翻滾而下。

    倒飛中的雲澈以一個頗為扭曲的姿態強行定住身形,身上玄氣爆開,火焰重燃,面對軒轅問天呈葬天之勢的一劍,他非但沒有後退或避開,反而一劍轟出,劍身周圍的空間如玻璃般快速破碎,無匹的力量融合焚天的神炎,將虛空層層扭曲、灼穿。

    轟!!!!

    劫天誅魔劍與永夜魔劍同時貫穿虛空,重重的撞擊在一起。瞬間,世界完全失聲,又猛烈爆發,脆弱的空間發出長長的嘶鳴,接連崩塌了數十里,周圍的火焰、黑暗全部被強行震開,百里的海域翻騰起數萬道滔天巨浪。

    「哇啊啊啊啊啊……」

    至尊海殿之中充斥起無數的驚叫聲,因為整個海殿都在劇烈顫抖,隨時都可能完全塌陷。

    「噗!」

    一道長長的血箭從雲澈口中噴出,他雙臂完全失去知覺,如一塊隕石般飛墜而下,而軒轅問天的劍勢依然沒有被完全抵消,數道黑暗劍氣如鞭子般抽在他的身上,讓他外衣盡裂,身上多了數道深深的血溝。

    而軒轅問天,僅僅只被撞開了不足十丈的距離。

    直墜到臨近海面時,雲澈終於停下了下來。他全身劇痛,被劍氣所傷的地方更是痛徹心扉,承受了恐怖巨力的雙臂滲出道道血絲。

    在天玄大陸,能承受軒轅問天這一擊的,也唯有雲澈。換做其他人,哪怕和雲澈一樣的力量,雙臂也必然已經粉碎。

    緩緩將劫天劍重新抬起,金烏在他身上再次燃燒起來,玄氣也再度升騰,雖然雲澈全身多了大量血跡,口中也微微氣喘,但重新爆發的力量,比之方才沒有絲毫的減弱。

    這個軒轅問天……

    雲澈到了此刻,已是完全確認,雖然軒轅問天永遠不可能有神道的壽元和靈覺,但他這可怕的力量,必定是真的達到了神玄境界。

    君玄境和神玄境之所以有著無比之大的鴻溝,是因為神玄境之下,縱然再強,也終究只是凡人。

    而一旦踏入神玄境,便是超脫凡人境界,真正的成為人中之神!

    雲澈先前的敵人,無論多麼強大,也終究是人……哪怕弒月魔君,力量都退化至人之階層。而今天,他卻是在以凡人之力,對抗著一個擁有神道之力的人!

    而且是無論如何,都必須勝的一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