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神界十二星神中,向來以天狼星神最強。星神界近百萬年歷史,也基本都是以天狼星神爲首。”

    “但,星絕空當年繼承的是天魁星神之力,最終卻超越所有星神,成爲星神之帝。但憑此點,便可知他的不同尋常。”

    提及星神帝,龍皇的神態平淡中帶着些許冷意:“我與星神帝少有接觸,但以我對他所見和所聞,他性情之上並無異處,喜怒皆常。但在事關‘大事’上,卻是一個極端不擇手段之人。”

    “……”雲澈心中劇烈一動。堂堂龍皇,竟用了“極端”二字。

    “言盡於此。”龍皇轉過身去:“希望你當真如天機界所言,是有天道庇護的‘天道之子’,可不要早早夭折,浪費了太古龍神最後的神魂!”

    “龍皇前輩所言,晚輩字字銘記。”雲澈再拜,真誠而感激的道。

    龍皇主動現身告誡,雖主因是他身上的龍魂,但,這絕對是整個神界最大程度的紆尊降貴。

    “接你去星神界的人已經來了,你好自爲之吧。”

    聲音忽然遠去,下一瞬,龍皇的身影已帶着浩瀚龍氣完全消失。

    雲澈站在那裏,若有所思。過了許久,吟雪界衆人才小心翼翼的靠近,臉上全都佈滿了揮之不去的駭然之色。

    “龍皇竟主動來看望雲師兄……看來,他是真的想把雲師兄收爲義子。”一個吟雪弟子激動萬分的道。

    “雲澈,能爲龍皇義子,尊位還要勝過上位界王啊!你又得罪了聖宇界……千萬不該拒絕!宗主若是在此,也定會命你答應。”沐渙之又一次規勸道。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雲澈爲什麼會拒絕此事。

    “這件事……”

    雲澈剛要回答,一個清朗的聲音忽然從院外傳來:

    “星神界天殺星神座下星衛,求見雲澈公子。”

    言語頗爲恭敬謙和,卻是讓所有人明顯一驚。

    “星……衛!?”

    “星衛隸屬各大星神座下,在星神界地位極高,也只會聽命於星神。”沐冰雲低聲解釋道:“應該是來接你的。”

    “貴客請進。”沐渙之的聲音四分謹慎,六分恭敬。

    院門無聲而開,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俊雅男子緩步走入,直至雲澈身前,俯身而拜:“在下星翎,天殺星神座下首席星衛,特來接請雲澈公子前往星神界爲客。”

    星衛……還是首席星衛。一衆吟雪弟子都是全身緊繃,大氣不敢喘一口。

    但,身爲首席星衛,對雲澈卻是頗爲恭敬客套,他們心底也是與有榮焉。

    “天殺星神座下?是天殺星神派你來接我的?”雲澈語氣平靜,卻是在極力壓下着心中悸動。

    “並非如此,”星翎道:“在下此番是跟隨神帝來此,卻也因此有幸親眼雲澈公子的驚世風采。星主她一向不喜與外人接觸,因而並未到來。”

    星翎所說的“星主”便是茉莉。星衛對其所侍奉的星神,都是以“星主”相稱。

    “原來如此。”雲澈點頭,心中卻是一片空落。

    “神帝和衆位星神大人再有半個時辰便會返程,雲澈公子若已準備妥當,還請隨我前往。”

    雲澈微吸一口氣,轉身道:“各位長老、宮主,弟子這就前往星神界,若師尊問起,還請代爲轉告師尊。”

    “……萬事小心。”沐冰雲簡單的囑咐,心中卻滿是擔憂。

    進入星神界,他終於可以達成所願……但,那可是星神界啊。

    ————————

    星翎捲起一股和風帶着雲澈飛向星神界所在,速度極快,卻沒有帶給雲澈絲毫的不適感。

    雲澈自然無法探知到星翎的修爲,但他可以隱隱感覺到,他的玄力絕不在沐冰雲之下。

    沐冰雲的修爲已是神君境後期,在吟雪界僅次於沐玄音……而星翎,僅僅只是星神界的一個星衛。

    王界之恐怖,斷然不是常人所能想象。

    “雲澈公子,你此番已是名動天下,現在整個神界都在盛傳你的名字。九重雷劫,天道之子……在下這次萬幸能隨神帝到來宙天界,親見這千古神蹟。”

    星翎言語並非虛贊,而是發自肺腑的字字驚歎。

    “前輩實在謬讚,晚輩愧不敢當。”雲澈謙遜道。

    “別人的確當不起,但你絕對當的起,連龍皇都欲收你爲義子,怕是神界再過百萬年,都不會再出現如此殊榮。”星翎笑呵呵的道:“倒是‘前輩’二字,在下實在當不起,我虛長你兩千歲,若不嫌棄,你便稱呼我一聲‘大哥’便可。”

    雲澈也不會矯情,直接道:“好!星翎大哥,我對天殺星神仰慕已久,你常伴天殺星神左右,定然最爲了解。不知可否告知……天殺星神是怎樣的一個人?”

    茉莉是怎樣的人,他比誰都要清楚。他也無比確信自己是普天之下最瞭解茉莉的人。他如此問,只是想要知道茉莉的近況。

    “……”星翎面露猶豫:“身爲星衛,不該妄議星主。”

    但很快,他又話音一轉,真誠的道:“我只能給予你一些勸告……星主她脾性極爲怪異,你若見到她,可千萬要謹言慎行,斷然不可有半點的忤逆冒犯,否則……後果難料。”

    “啊?”雲澈面露驚訝。

    “不過……”星翎猶豫了一番,忽然壓低聲音道:“雲澈公子,你願意喊我一聲大哥,我或許……該告訴你一句不該說的話。”

    雲澈:“……”

    “雖然,神帝答應讓星主親身授你‘星神碎影’,但,神帝答應,不代表星主會答應。你此番隨我們前往星神界,很可能並不會見到星主,你要有心理準備……不過,神帝既然應允,星神碎影的神訣定會傳授你的。”

    這些話說完,星翎的眉頭微微一動。

    奇怪……神帝最爲清楚星主的性情,爲何會主動提出讓星主親自傳授他星神碎影?

    難道是……

    一念至此,他心中猛一咯噔,深感自己說了最不該說的話。

    “爲何會如何?”雲澈一臉的訝異:“天殺星神既是星神之一,也是神帝長女,難道會忤逆神帝之命?”

    “豈止如此,”見雲澈並無其他異樣,星翎放下心來,道:“我們星衛本該隨時待命於所屬星主的星神殿中,但……星主她卻從不允許我們踏入星神殿半步。”

    “不僅我們,其他星神,星主的兄長……甚至就連神帝,都絕不敢擅自踏入她的星神殿。否則,無論是誰,星主都會直下殺手。”

    “……”雲澈嘴巴微張。

    星翎笑了笑道:“雲澈公子不必驚訝,星神的力量會影響性情,歷代天殺星神一向如此。再加上星主的生母……”

    星翎的聲音戛然而止,迅速轉口道:“不過,有一個人卻是例外,彩脂殿下最受星主喜歡,可以自由進入她的星神殿。平時,也都是彩脂殿下陪伴星主左右。”

    彩脂……

    等等!這個名字……

    這是當年獄蘿帶茉莉離開時說出的名字。也是在喊出這個名字後,茉莉毫不猶豫的隨她離開,並留下恩斷情絕,再不相見的絕情之言。

    “莫非,這位彩脂殿下也是一位公主?”雲澈試探着問道。

    “沒錯。彩脂殿下爲我星神界小公主,和星主雖非同一主母所生,但一直感情極深。另外,彩脂殿下也是現在的天狼大人。”

    “天狼星神!?”雲澈心中微震。

    他曾聽沐玄音提起過,雖然上一代天狼星神才隕滅不久,但新的天狼星神已經出現,而且契合度高的驚人。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個比茉莉還要小的女孩。

    他模模糊糊的記得,當年獄蘿似乎也隱隱提到過這一點。

    星神帝兒孫衆多,卻只有兩個女兒……而這兩個女兒皆成星神。

    “彩脂殿下雖還不到雙十年華,但她與天狼神力的契合度卻比故去的‘溪蘇殿下’還要完美,未來的星神帝,也最有可能是彩脂殿下。”

    雲澈:“……”

    溪蘇……這就是茉莉最敬重的兄長之名麼……

    星翎身爲首席星衛,卻毫無架勢,且並不避諱的告訴了他許多,再加上他是茉莉的星衛……雲澈對他自然是大生好感。

    星神界在宙天界的落榻之處自然遠非吟雪界可比。這裏靈氣如洪,雲霧環繞,一眼望去宛若仙界宮闕。

    “我們到了。神帝吩咐,讓你暫且隨我一同等候。”

    星翎帶着雲澈落下,話音剛落,他臉色忽然一變……就在前方,兩個女子身影迎面緩步而至。

    左側女子一身粉紫長衣,姿容絕世,清雅無暇,如綻放在寒潭中的水仙。

    而右側女子身材高挑,一身碧綠羅裙,卻是近乎半透,舉步間玉體若隱若現。雪臂美腿更是幾乎完全裸露在外,胸前雙乳薄紗半裹,碩然聳立,隔着很遠,都可以看到一道白生生的深溝,全身上下,無處不釋放着勾魂攝魄的媚惑。

    兩人一個絕美如仙,一個妖媚如妖,足以在一瞬間狠狠引燃任意男人最原始的慾望。

    雲澈眉頭微微一動,而星翎已是快步向前拜下:“天殺星衛星翎,拜見紫菀、獄蘿大人。”

    兩人卻並未看星翎一眼,目光同時落在了雲澈的身上。

    這兩人,赫然是兩大星神!

    一爲天妖星神紫菀!

    而另一人,雲澈到死都不會忘……當年,是她將茉莉從自己身邊帶走;自己今生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也是拜她所賜!

    天毒星神獄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