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毫無情感的幾個字,宣判的是一個星神的死亡。獄蘿的瞳孔在快速的失色,她最後的意識在這一刻終於想到了什麼……

    wωw. ttka n. ℃ O

    “難道……那個雲澈……就是……”

    茉莉緩緩轉身,血色的瞳光一閃而過,她擡起手來,輕輕彈了一下手指。

    一縷輕風頓時掠過獄蘿的軀體。

    這只是手指帶起的一縷輕風,只堪堪拂起一片枯葉。但在這縷輕風之下,獄蘿的軀體卻忽然散落……就如一堆在風吹下塌陷的積木。

    那道貫穿獄蘿的紅痕在這一刻在終於消失。

    天毒星神……隕滅!

    她的軀體和靈魂被一瞬間分割成無數細小的碎塊,散落的屍身鋪開一片快速蔓延的血水,細碎到哪怕最熟悉的人也找不到絲毫屬於天毒星神的特徵。

    茉莉的手指間,一把猩紅色的短刃無聲消失……雖通體猩紅,卻沒有沾染半點血跡。而它有着一個足以讓神界所有人聞之膽顫的名字……

    誅神刃!

    “姐……姐姐……”

    彩脂臉兒慘白,聲音發顫,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雖然她很討厭獄蘿,但……獄蘿畢竟是一個星神。

    一個星神死了,這不僅在星神界,在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相比於受到很大驚嚇的彩脂,茉莉的臉色卻是一片平淡……平淡的如同只是抹殺了一隻礙眼的蒼蠅。她來到彩脂身前,眸光和聲音都柔和了下來:“彩脂,對不起……我利用了你。”

    “姐姐,你……讓我和她交手,就是爲了……”彩脂依然聲音顫顫。

    茉莉微微點頭:“獄蘿是個陰毒狡詐之人,若是我提前告訴你,就算你掩飾的再好,也很可能被她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彩脂泛白的脣瓣張開,許久說不出話來。

    “獄蘿和薔薇提前回來,我算好了他們到來的時間,讓你出去時剛好可以撞見……薔薇強在精神力,而精神力又是你最弱之處,加之你最爲討厭獄蘿,所以你肯定選擇獄蘿爲對手。”

    “薔薇極度戀姐,回來後會第一時間去見紫菀,而不會選擇觀戰。”

    “這裏是星神界,又是星塵殿,是你和獄蘿最不會有警惕心的地方。你雖勝不了獄蘿,但她面對你也不敢有所分心……我隱在這裏,只要一個足夠好的時機,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彩脂大腦依然是懵的,她目光觸及那灘血水,依然不敢相信那竟是死無葬身之地的天毒星神……

    “可……可是……她……她……”

    “彩脂,不用擔心。”茉莉輕聲安慰道:“獄蘿她早就該死,那‘老賊’……哼,他沒膽子把我怎麼樣的。”

    ————————

    隨同星神之帝,雲澈終於到來了他夢寐以求的星神界。

    同爲王界,且宙天界的地位要高於星神界,但相比於首次踏入宙天界,雲澈此時的心情卻是要激動上數倍。

    因爲這裏是茉莉出生和所在的地方。

    進入宙天界時,雲澈的第一感覺是如入仙境,但此刻,踏入星神之界,他才重新認識到何爲仙境。

    眼前的世界雲霧繚繞,漂浮着無數的宮殿仙山。天地間光辰點點,似螢火又似星辰。

    如宙天神界一樣,星神界的靈氣亦是精純濃郁無比,走在其中,如沐浴清泉,心曠神怡。濃郁的靈氣之下,一眼可見無數的仙花異草、天地奇珍。

    耳邊水聲潺潺,那一座座祥光繚繞的仙山之上,無數靈泉如萬丈匹練直灑雲間。

    這裏……就是星神界……

    如此美好如仙境的地方……怪不得,能孕育出我的茉莉……

    “雲澈,這裏便是星神界。你在此不必拘束,修習星神碎影也不必急於一時,大可先遊玩一番。”星神帝道。

    “是。”雲澈應道。

    星神帝轉身,微笑道:“聽聞,你出身於一個名爲‘海王星’的下界星球,是也不是?”

    雲澈心裏微一“咯噔”,然後無比坦然的道:“星神帝竟會知曉晚輩出身,晚輩實在榮幸……惶恐之極。”

    “呵呵,你既爲‘天道之子’,當然今非昔比,你的出身之地,也讓人不得不感興趣。”星神帝目光轉過:“本王已不入下界多年,亦從未聽聞過海王星之名。不知這是個怎樣的星球,竟能……”

    星神帝話音未落,忽然全身劇震,面色驟變。

    身爲星神之帝,若非天大之事,又豈會有如此劇烈的反應。天元星神心下一驚,迅速低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星神帝臉色陰黑,許久才沉聲傳音:“獄蘿……死了!”

    “什麼!?”天元星神駭然失色:“誰?是誰!?”

    十二星神,它不僅僅是星神界強大的象徵,更是星神界的十二塊基石。星神隕落……對星神界而言,沒有比這更大的事。

    但普天之下,誰能殺星神,誰敢殺星神!?

    “獄蘿……是被人一瞬奪命。”

    天元星神聞之,臉色再變。

    整個神界,能在一瞬間奪一個星神之命的,就只有一個人!

    天殺星神!!

    十二星神中,若是正面交手,公認是以天狼最強,天殺最弱。

    但最可怕的星神,卻是天殺居首。

    因爲天殺星神的力量不是爲戰,而是爲“殺”!

    天殺星神有着舉世無雙的隱匿能力和爆發力,一旦隱於暗中,祭出誅神之刃,便會化作這世上最恐怖的魔神,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神佛皆滅。

    強如天毒星神,竟被一瞬奪命,任誰驟聽此言,第一個想到的都會是天殺星神!因爲普天之下唯有她能做到……絕無第二個人。

    “走!”

    星神帝飛身而起,轉瞬消失。

    “護好雲澈!”

    天元星神荼蘼一聲叮囑,也緊隨而去。

    “……怎麼回事?”雲澈疑道。

    “不知道。”星翎皺眉,低聲道:“神帝剛纔的臉色很難看,一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轟!!

    星塵殿的殿門被直接轟開,星神帝直衝而入,一眼便看到那一灘刺目的血水……上面還蕩動着殘存的天毒神息。

    而旁邊,便是他的兩個女兒……茉莉與彩脂。

    “呵,來的還真快。”茉莉面露冷笑,嘲諷道:“當年我哥哥死的時候,都沒見你來的如此之快。”

    空間扭曲,天元星神荼蘼也緊隨而至,臉色驟變。

    “你……”星神帝臉色沉下,全身發抖,赫然已是怒極失控的邊緣。天元星神迅速來到星神帝身前:“吾王暫且息怒,這其中必然有因,先聽茉莉殿下之言!”

    “……”星神帝胸腔起伏欲裂,生生沒有發作,但臉色、聲音無不是陰沉到極點:“你……竟然……”

    “彩脂,這裏沒你的事,你先出去。”茉莉忽然道。

    “啊?”彩脂擡眸,怯聲道:“姐姐……”

    “出去!”茉莉聲音陡然加重。

    “我……我知道了。”彩脂心兒一跳,連忙答應,便要聽話離開。

    “哦……先等等。”茉莉忽然想到了什麼,又把彩脂喊住,目視星神帝道:“我可是親耳聽到,你要把玄神大會封神第一的那個人帶回來,讓我親自教他‘星神碎影’。哼,雖然你是不要臉皮的自作主張,但很難得,這個主意不錯。我對這個引來九重天劫的‘天道之子’也感興趣的很。”

    星神帝:“……?”

    “彩脂,出去之後,把星翎身邊那個封神第一的人帶到我的星神殿,就說是我的命令!”

    “啊……是。”彩脂有些渾噩的應聲,離開了星塵殿。

    星神帝所說的“天殺星神親授”只是虛晃一槍,爲的就是把雲澈引來星神界——因爲他確信天殺星神絕對不會答應,卻沒想到她居然直接就要將人帶過去。

    但現在天毒星神獄蘿慘死,他震怒之下,哪還有心理管雲澈的事,一聲低吼:“你爲何要殺獄蘿!!”

    TTKΛN ¢Ο

    “因爲我看她不順眼。”茉莉冷笑一聲:“這個理由足夠麼?”

    “你……”

    “吾王息怒!”天元星神聲音和緩的道:“茉莉殿下,吾王可以容你任何過錯,但誅殺星神,這是……”

    “荼蘼!”茉莉目光陡轉,猩紅的瞳光如兩道血刃直刺荼蘼心魂:“本公主和老賊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要麼閉嘴,要麼滾!!”

    荼蘼瞬間僵住。

    天元星神荼蘼不僅是星神界的帝師,茉莉幼年未繼承天殺神力時,亦是由荼蘼指導修煉,絕對算得上是她的半個師父。

    那個時候,荼蘼也的確是茉莉最爲敬重的人之一。

    但現在,茉莉直視荼蘼的目光冰冷徹心,殺意凜然。

    荼蘼嘴脣顫了顫,終是避開了茉莉的目光,轉過臉去,一聲輕嘆,再不敢隨意開口。

    “茉莉!我自知對你有愧,對你百般容忍,任你胡作非爲,但你……你……”星神帝全身發抖,獄蘿就這麼死了,一個星神就這麼死了,縱然他是星神帝,直到現在也難以相信,更無法接受:“你竟然殺了獄蘿……你可知這是何等大罪!”

    “所以呢?你準備如何處置我?”茉莉雙手抱胸,臉上沒有丁點的擔心和緊張,反而盡是嘲諷:“是把我殺了,還是把我廢了呢?”

    “你……”星神帝五官抽搐,卻是說不出話來。

    茉莉的笑意更加嘲諷,她雙眸微眯,不緊不慢的道:“你當初和我承諾過,只要我配合你的【儀式】,你就可以答應我三個要求。我第一個要求是不讓彩脂知道,你答應了,也姑且算你暫時做到了。”

    “那麼,現在我來告訴你第二個要求……那就是殺了獄蘿!”

    星神帝:“……”

    “雖然你這老賊一直讓我噁心的很,但好歹是個王界的神帝,說出的話總不會反悔吧?而且爲了不勞駕你尊貴的星神帝勞心,我親自動手把她解決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居然還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對這賤女人還真是好的很啊,比…我…娘…要…好…的…多…了!”

    最後一句話,字字皆是冰冷到極點的怨恨與殺意。

    咔咔咔……

    星神帝雙手攥緊,骨節發出斷裂般的爆響聲。

    轟!!

    星神帝忽然出手,一聲轟鳴,星光爆裂,獄蘿的殘屍血跡在殘滅的星光之中完全消失,再無一絲一毫的痕跡。

    星神帝長袖一甩,轉身一聲不吭的離開。

    “記得擦好屁股,否則若是讓人知道天毒星神死了,還是被我殺的,你這老賊怕是要成爲這東神域最大的笑話了。”茉莉眯着眼,譏諷着“提醒”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