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軒轅問你啊!!你幹什麼住手!!」

    「你竟敢你這個雜碎啊!!本尊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啊!!!!!」

    劍中魔魂的嘶叫越來越痛苦,然後在最後一道絕望的叫喊聲中完全沉寂了下去,劍柄處一直掙扎的那雙惡魔之眼也完全的閉合。

    而軒轅問天的身上,陡然升騰起了一股異常的黑氣,明明已全身重傷,玄力衰弱的他,身上的黑暗魔息卻在以一種極不正常的幅度猛烈暴增著。

    軒轅問天的眼睛在這時緩緩睜開,一雙深邃到無法形容的黑暗幽光射向了雲澈猶如一雙沉寂了無數年的惡魔之眼忽然睜開。

    「」雲澈的臉色重重沉下,抓握著劫天劍的雙手也緩緩收緊,低聲道:「軒轅問天,你果然已經瘋了。」

    軒轅問天剛才的舉動,分明是強行吞噬了永夜魔劍中的魔魂!

    吞噬上古魔魂,讓他體內的魔血與魔魂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完美融合,讓黑暗玄力在短時間內暴增。但,這種狀態顯然只能維持極短的時間,之後,隨著魔魂在他體內的消逝,軒轅問天的玄力將永遠墮出神道,而且壽元也會極大程度的縮短。

    如果說他拼著斷送未來和壽元的代價強取魔血之力是竭澤而漁,那麼,他此時的行為,便是瘋狂之下的殺雞取卵!

    「沒有人可以戰勝本尊沒有人!!」

    軒轅問天整個人都被罩在濃郁的黑光之中,全身上下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雙惡魔般的眼睛。

    咚!

    咚!

    咚!

    軒轅問天向前邁步,重傷之下,他的身體有些搖晃,但每一步,都會引發海洋之底的劇烈震顫,就像是一頭真正的魔神在逼近。

    雲澈的雙手緩緩的抬起,劫天劍上朱紅與漆黑的光芒混亂流轉。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重壓比軒轅問天全盛狀態還要強橫出近一倍的恐怖威壓!

    「雲澈本尊要將你碎屍萬段!!」

    軒轅問天的聲音已變得如砂紙般嘶啞,每一字,都帶著無比的痛苦和怨恨。他的腳步停頓,周圍的海水在湮滅間快速的消失,尚未出手,一個可怕無比的真空便已出現在軒轅問天的周圍。

    「呃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咆哮著,被吞噬了魔魂的永夜魔劍帶著來自九幽的威壓和怨恨轟向了雲澈。

    劍勢還未逼近,雲澈便無比確定,這絕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接下的一劍,若強行硬接,必受重創。

    雲澈腳步迅速向後一錯,漆黑魔劍轟來的剎那瞬間消失。

    嘭!

    永夜魔劍轟碎了雲澈的殘影,下方整整數百丈的海岩被全部掀起,一道巨大的裂痕在海底瘋狂炸裂,不知蔓延到了何處。

    雲澈閃身在五十丈之外,依然被餘波狠狠掃了一個跟頭,他神色一陰,左臂揮出,青色玄罡化做利劍,直刺軒轅問天幽黑到近乎「刺眼」的眼睛。

    軒轅問天黑暗玄力暴漲,但身體重傷之下,行動格外艱澀遲緩,他收起永夜魔劍的剎那,被玄罡直直的扎入了眼睛。

    「嗷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發出野獸般的慘吼,右手死死的捂住了眼睛。而雲澈在這時閃電般沖至,瞳孔中釋放著比軒轅問天還要兇狠的漆黑瞳光。

    「要死的人是你!!」

    「轟——天!!」

    雲澈身上玄光炸裂,玄氣在一瞬間暴漲暴漲的幅度甚至遠超強行吞噬魔魂的軒轅問天。

    「嗚哇啊啊啊!本尊殺了你!殺了你!!」感受著雲澈的臨近,軒轅問天瘋了一般的怪叫,永夜魔劍捲動著讓滄海戰慄的魔神之勢,再次轟向了雲澈。

    「滅天絕地!!」

    這一次,雲澈沒有選擇退避,劫天誅魔劍帶著他強開「轟天」下的極致力量,砸向了軒轅問天。

    轟!!!!!!!

    十幾里之內的一切,無論海水、海石,都全部消失無蹤,徹底的化作了虛無,那一瞬間,足有數百個大大小小的黑洞同時閃滅。

    在將海洋幾乎顛覆的巨響聲中,雲澈雙臂飆血,而軒轅問天全身都炸開了漆黑的血花,右臂直接碎成了粉末,永夜魔劍像是被隕石轟擊的石子,遠遠的飛了出去。

    「死吧!!」

    雲澈的眼神比魔鬼還要猙獰,他絲毫不顧全身的傷勢和混亂涌動的氣血,調動著玄脈和魔源珠最後的力量,也帶著他所有的恨意與殺意,將劫天誅魔劍刺向了軒轅問天。

    噗!!!!!

    硃紅色的劍光化作一道黑暗中的流星,刺入了軒轅問天的身體然後帶著雲澈,一穿而過!

    「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右眼血流如注,布滿血絲的左眼瞪到了炸裂的邊緣,緩緩的,他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身體,目光,卻沒有碰觸到胸膛,而是透過一個巨大的空洞,看到了後方的黑暗。

    他的身體,多了一個近尺長寬的大洞,內臟、玄脈被完完全全的摧毀,曾經無敵於天下的「魔軀」,化作了一個被破開巨大口子的血袋,赤黑色的血液決堤而涌。

    「唔」貫穿軒轅問天而過的雲澈臉色煞白如紙,他跪在地上,整整數息才緩過氣來,全身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酥軟,雙手,甚至已無法抓起誅天始祖劍。

    以他如今的身軀,強開「轟開」的後果雖然不至於像以前那般慘烈,但依舊很難承受。而他今日面對軒轅問天兩次強開轟天,身體的承受力也已達到極限,魔源珠的力量也在最後一劍下全部耗盡,唯有玄脈之中,還殘存著些許的力量。

    他艱難的轉過身,看著身體被自己轟出大洞的軒轅問天,快意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這就是你的下場!咳咳」

    他的大笑狠狠的牽動了全身的傷勢,他擦抹著嘴角的鮮血,臉上依然就傲然狂肆的笑。

    「啊啊不不可能本尊怎麼會」

    呼!!

    周圍的海水重新涌了上來,將兩人力量毀滅出的真空再次填滿。

    海水捲動著軒轅問天的黑血,他的力量也隨著血液的流泄而快速消逝,失去力量的身體甚至已無法支撐滄海之下的重壓,開始緩緩的扭曲變形。

    感受著自己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軒轅問天放大的眼瞳中露出了無比的驚恐,口中發出著嘶啞恐懼的聲音

    「不本尊的力量本尊的力量不不不不!!!」

    「這這不是真的本尊的力量本尊的力量」

    他僅剩的手臂在水中狂亂的掙扎,似乎想要把快速流失的力量重新抓回到自己的身體,但他的掙扎和恐懼的叫喊,換來的依舊是生命與力量的無情流失。

    「啊啊啊不!本尊的力量回來回來!!本尊不要變成廢物回來回來啊啊嗚啊啊啊啊」

    他的掙扎,叫喊,到了最後,竟變成了絕望無助的痛哭,快速失去力量的身體已在水壓下扭曲成一個極其可怖的形狀。

    雲澈喘著粗氣,利用水元素緩緩的恢復著自己的元氣和玄力。他看著軒轅問天的慘狀,心中快意之餘,甚至生出了些許憐憫。

    他這一生都在拚命的追求力量,為此一生都在算計,一生都在不擇手段。終於,他用千年的時間得償所願,卻在成就「天尊」的第一天,被他送入了地獄。

    對他而言,失去力量,無疑是世間最大的酷刑。

    「本尊的力量本尊是天下尊主為什麼為什麼」

    縱然身體已殘破扭曲的看不出半點人的樣子,他依然不甘死去,絕望的嘶叫著

    「為什麼?因為你為了一己之欲,不擇手段,作惡多端,殺了多少無辜的人,毀了多少人的一生就算我今天不殺了你,終於一天,你也會被天道裁決!!」

    雲澈吼完,手掌忽然抓出,一道火焰貫穿海水,轟在了軒轅問天的殘軀之上。

    砰!!

    這道火焰並不熾烈,連先前軒轅問天的一根頭髮都不可能灼滅。但對此刻的軒轅問天來說,卻是毀滅之火。在炸裂的火光之中,軒轅問天發出最後一聲不甘的嘶叫,在火焰中快速的消失。

    直至被完全燒成漆黑的灰燼,被動蕩的海水散亂的帶向四面八方。

    他這一生,或許有那麼幾天足以稱得上已經問鼎蒼天。但,他還未能來得及真正享受這窮盡一生的結果,便已煙消雲散。

    「呼!!」

    雲澈深深的吸氣,全身無力的浮在海水之中,幾乎都沒有了平衡身體的力量。

    「其實,我又有什麼資格說軒轅問天作惡多端死在我手上的無辜之人比之他,還要多不知多少倍呵,或許真正該承受天道裁決的該是我這種人。」

    雲澈自嘲的笑了笑,然後閉上了眼睛,輕輕的道:「茉莉,你看到了么,我贏了,我戰勝了軒轅問天,沒有你在身邊,我也終於戰勝了一個強大的敵人如果你看到了嘿會不會捨得誇我那麼一句」

    腦中浮現著茉莉總是那麼冷酷嚴肅的樣子,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笑意溫暖中帶著苦澀,睜開眼睛,一個老人的身影,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爺爺,我終於親手為你報仇了你在天堂,一定要幸福安樂。」

    ————————

    小孩子生病真是超鬧心啊。

    「軒轅問你啊!!你幹什麼住手!!」

    「你竟敢你這個雜碎啊!!本尊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啊!!!!!」

    劍中魔魂的嘶叫越來越痛苦,然後在最後一道絕望的叫喊聲中完全沉寂了下去,劍柄處一直掙扎的那雙惡魔之眼也完全的閉合。

    而軒轅問天的身上,陡然升騰起了一股異常的黑氣,明明已全身重傷,玄力衰弱的他,身上的黑暗魔息卻在以一種極不正常的幅度猛烈暴增著。

    軒轅問天的眼睛在這時緩緩睜開,一雙深邃到無法形容的黑暗幽光射向了雲澈猶如一雙沉寂了無數年的惡魔之眼忽然睜開。

    「」雲澈的臉色重重沉下,抓握著劫天劍的雙手也緩緩收緊,低聲道:「軒轅問天,你果然已經瘋了。」

    軒轅問天剛才的舉動,分明是強行吞噬了永夜魔劍中的魔魂!

    吞噬上古魔魂,讓他體內的魔血與魔魂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完美融合,讓黑暗玄力在短時間內暴增。但,這種狀態顯然只能維持極短的時間,之後,隨著魔魂在他體內的消逝,軒轅問天的玄力將永遠墮出神道,而且壽元也會極大程度的縮短。

    如果說他拼著斷送未來和壽元的代價強取魔血之力是竭澤而漁,那麼,他此時的行為,便是瘋狂之下的殺雞取卵!

    「沒有人可以戰勝本尊沒有人!!」

    軒轅問天整個人都被罩在濃郁的黑光之中,全身上下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雙惡魔般的眼睛。

    咚!

    咚!

    咚!

    軒轅問天向前邁步,重傷之下,他的身體有些搖晃,但每一步,都會引發海洋之底的劇烈震顫,就像是一頭真正的魔神在逼近。

    雲澈的雙手緩緩的抬起,劫天劍上朱紅與漆黑的光芒混亂流轉。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重壓比軒轅問天全盛狀態還要強橫出近一倍的恐怖威壓!

    「雲澈本尊要將你碎屍萬段!!」

    軒轅問天的聲音已變得如砂紙般嘶啞,每一字,都帶著無比的痛苦和怨恨。他的腳步停頓,周圍的海水在湮滅間快速的消失,尚未出手,一個可怕無比的真空便已出現在軒轅問天的周圍。

    「呃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咆哮著,被吞噬了魔魂的永夜魔劍帶著來自九幽的威壓和怨恨轟向了雲澈。

    劍勢還未逼近,雲澈便無比確定,這絕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接下的一劍,若強行硬接,必受重創。

    雲澈腳步迅速向後一錯,漆黑魔劍轟來的剎那瞬間消失。

    嘭!

    永夜魔劍轟碎了雲澈的殘影,下方整整數百丈的海岩被全部掀起,一道巨大的裂痕在海底瘋狂炸裂,不知蔓延到了何處。

    雲澈閃身在五十丈之外,依然被餘波狠狠掃了一個跟頭,他神色一陰,左臂揮出,青色玄罡化做利劍,直刺軒轅問天幽黑到近乎「刺眼」的眼睛。

    軒轅問天黑暗玄力暴漲,但身體重傷之下,行動格外艱澀遲緩,他收起永夜魔劍的剎那,被玄罡直直的扎入了眼睛。

    「嗷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發出野獸般的慘吼,右手死死的捂住了眼睛。而雲澈在這時閃電般沖至,瞳孔中釋放著比軒轅問天還要兇狠的漆黑瞳光。

    「要死的人是你!!」

    「轟——天!!」

    雲澈身上玄光炸裂,玄氣在一瞬間暴漲暴漲的幅度甚至遠超強行吞噬魔魂的軒轅問天。

    「嗚哇啊啊啊!本尊殺了你!殺了你!!」感受著雲澈的臨近,軒轅問天瘋了一般的怪叫,永夜魔劍捲動著讓滄海戰慄的魔神之勢,再次轟向了雲澈。

    「滅天絕地!!」

    這一次,雲澈沒有選擇退避,劫天誅魔劍帶著他強開「轟天」下的極致力量,砸向了軒轅問天。

    轟!!!!!!!

    十幾里之內的一切,無論海水、海石,都全部消失無蹤,徹底的化作了虛無,那一瞬間,足有數百個大大小小的黑洞同時閃滅。

    在將海洋幾乎顛覆的巨響聲中,雲澈雙臂飆血,而軒轅問天全身都炸開了漆黑的血花,右臂直接碎成了粉末,永夜魔劍像是被隕石轟擊的石子,遠遠的飛了出去。

    「死吧!!」

    雲澈的眼神比魔鬼還要猙獰,他絲毫不顧全身的傷勢和混亂涌動的氣血,調動著玄脈和魔源珠最後的力量,也帶著他所有的恨意與殺意,將劫天誅魔劍刺向了軒轅問天。

    噗!!!!!

    硃紅色的劍光化作一道黑暗中的流星,刺入了軒轅問天的身體然後帶著雲澈,一穿而過!

    「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右眼血流如注,布滿血絲的左眼瞪到了炸裂的邊緣,緩緩的,他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身體,目光,卻沒有碰觸到胸膛,而是透過一個巨大的空洞,看到了後方的黑暗。

    他的身體,多了一個近尺長寬的大洞,內臟、玄脈被完完全全的摧毀,曾經無敵於天下的「魔軀」,化作了一個被破開巨大口子的血袋,赤黑色的血液決堤而涌。

    「唔」貫穿軒轅問天而過的雲澈臉色煞白如紙,他跪在地上,整整數息才緩過氣來,全身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酥軟,雙手,甚至已無法抓起誅天始祖劍。

    以他如今的身軀,強開「轟開」的後果雖然不至於像以前那般慘烈,但依舊很難承受。而他今日面對軒轅問天兩次強開轟天,身體的承受力也已達到極限,魔源珠的力量也在最後一劍下全部耗盡,唯有玄脈之中,還殘存著些許的力量。

    他艱難的轉過身,看著身體被自己轟出大洞的軒轅問天,快意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這就是你的下場!咳咳」

    他的大笑狠狠的牽動了全身的傷勢,他擦抹著嘴角的鮮血,臉上依然就傲然狂肆的笑。

    「啊啊不不可能本尊怎麼會」

    呼!!

    周圍的海水重新涌了上來,將兩人力量毀滅出的真空再次填滿。

    海水捲動著軒轅問天的黑血,他的力量也隨著血液的流泄而快速消逝,失去力量的身體甚至已無法支撐滄海之下的重壓,開始緩緩的扭曲變形。

    感受著自己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軒轅問天放大的眼瞳中露出了無比的驚恐,口中發出著嘶啞恐懼的聲音

    「不本尊的力量本尊的力量不不不不!!!」

    「這這不是真的本尊的力量本尊的力量」

    他僅剩的手臂在水中狂亂的掙扎,似乎想要把快速流失的力量重新抓回到自己的身體,但他的掙扎和恐懼的叫喊,換來的依舊是生命與力量的無情流失。

    「啊啊啊不!本尊的力量回來回來!!本尊不要變成廢物回來回來啊啊嗚啊啊啊啊」

    他的掙扎,叫喊,到了最後,竟變成了絕望無助的痛哭,快速失去力量的身體已在水壓下扭曲成一個極其可怖的形狀。

    雲澈喘著粗氣,利用水元素緩緩的恢復著自己的元氣和玄力。他看著軒轅問天的慘狀,心中快意之餘,甚至生出了些許憐憫。

    他這一生都在拚命的追求力量,為此一生都在算計,一生都在不擇手段。終於,他用千年的時間得償所願,卻在成就「天尊」的第一天,被他送入了地獄。

    對他而言,失去力量,無疑是世間最大的酷刑。

    「本尊的力量本尊是天下尊主為什麼為什麼」

    縱然身體已殘破扭曲的看不出半點人的樣子,他依然不甘死去,絕望的嘶叫著

    「為什麼?因為你為了一己之欲,不擇手段,作惡多端,殺了多少無辜的人,毀了多少人的一生就算我今天不殺了你,終於一天,你也會被天道裁決!!」

    雲澈吼完,手掌忽然抓出,一道火焰貫穿海水,轟在了軒轅問天的殘軀之上。

    砰!!

    這道火焰並不熾烈,連先前軒轅問天的一根頭髮都不可能灼滅。但對此刻的軒轅問天來說,卻是毀滅之火。在炸裂的火光之中,軒轅問天發出最後一聲不甘的嘶叫,在火焰中快速的消失。

    直至被完全燒成漆黑的灰燼,被動蕩的海水散亂的帶向四面八方。

    他這一生,或許有那麼幾天足以稱得上已經問鼎蒼天。但,他還未能來得及真正享受這窮盡一生的結果,便已煙消雲散。

    「呼!!」

    雲澈深深的吸氣,全身無力的浮在海水之中,幾乎都沒有了平衡身體的力量。

    「其實,我又有什麼資格說軒轅問天作惡多端死在我手上的無辜之人比之他,還要多不知多少倍呵,或許真正該承受天道裁決的該是我這種人。」

    雲澈自嘲的笑了笑,然後閉上了眼睛,輕輕的道:「茉莉,你看到了么,我贏了,我戰勝了軒轅問天,沒有你在身邊,我也終於戰勝了一個強大的敵人如果你看到了嘿會不會捨得誇我那麼一句」

    腦中浮現著茉莉總是那麼冷酷嚴肅的樣子,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笑意溫暖中帶著苦澀,睜開眼睛,一個老人的身影,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爺爺,我終於親手為你報仇了你在天堂,一定要幸福安樂。」

    ————————

    小孩子生病真是超鬧心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