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章有一處把「劫天誅魔劍」誤寫成了「誅天始祖劍」,純屬手殘,絕不是什麼暗示——絕對不是!】

    ————————————————

    嘩!!

    轟——

    無邊滄海泛起數千道滔天巨浪,其中最高的幾道直衝起萬丈之高,狠狠的撞擊在至尊海殿上。

    這些巨浪中攜帶的力量大的驚人,在海上懸浮萬年的巨大海殿被重重撞開,在劇烈顫盪中偏移了近百丈的距離,直引得海殿之中一片驚聲。

    隨之,海濤沉下,海面很快完全恢復了靜寂,再也沒有了任何的波瀾,就連先前持續不休的水紋和沉悶轟鳴都完全消逝。

    一直過了很久,都再沒有任何的動靜傳來。

    鳳雪児一直望著海面,海面長久的靜寂讓她心中湧起越來越重的緊張與不安。她不斷的咬著嘴唇,終於再也無法就此等待下去,轉過身來,看了遠遠躲開的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一眼,忽然伸手,赤紅的鳳凰火焰從空中灑下,築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焰屏障,將所有人籠罩其中。

    「雪児,你要做什麼?」鳳橫空隱約意識到了什麼,慌聲道。

    「我要去找雲哥哥。」

    「不行!太危險了……雪児!!」

    鳳橫空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只匆忙向前一步,便眼睜睜的看著鳳雪児決絕的躍下海殿,直衝入下方忽然靜寂到可怕的滄海之中。

    滄海之下,隨著軒轅問天身體的灰飛煙滅,他最後殘留的魔息也越來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雲澈無法不承認,軒轅問天是個極為可怕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可怕的人。天玄大陸、幻妖界,無不是落入他的算計之中,他所擁有的一切,也都是靠自己的手段所得。如果不是雲澈在滄雲大陸意外的得到了黑暗的邪神種子,那麼除了要在數年後才能完全覺醒鳳神之力的鳳雪児,這世上將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天玄大陸和幻妖界也將徹底淪入他的陰影之下。

    在海底又停留了很久,雲澈總算是恢復了些許元氣。他平衡過身體,伸出手,抓向了黑暗深處。

    頓時,一抹黑影從遠方飛至,被雲澈吸入到了手中。

    永夜魔劍!

    漆黑無華的劍身,已沒有了那雙惡魔之眼。劍中魔魂就算不被軒轅問天吞噬,也會因軒轅問天的死而同步消弭。

    弒月魔君雖然擺脫了邪神的封印,卻無法再見日月,只能一直縮在弒月魔窟,想為禍天下都不能。但這把來自他的劍,卻險些造就了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彌天災禍。它成就了永夜王族,也毀滅了永夜王族,成就了軒轅問天,也毀滅了軒轅問天。

    同時,也造就了一個人兩生的悲劇。

    嗡……

    手中的永夜魔劍忽然出現了不正常的顫動,雖然很是輕微,但云澈感知的清清楚楚,他眉頭一凝,迅速將永夜魔劍放開,然後緩緩的退後了幾步。

    一個模糊的影像,在這時緩緩的映現在了永夜魔劍的上空。

    或者說,這個影像已不能用「模糊」來形容,整個影子如同清晨之末的霧氣,稀薄到了常人肉眼都無法察覺的地步,縱然以雲澈的目力,也只能算是勉強看清全貌。

    「焚……絕……塵……」看著這個無比稀薄的魂影,雲澈低念一聲,心緒無比複雜。

    「……」稀薄的魂影在默默的看著他,無聲無息,無喜無悲。

    雲澈道:「在幻妖界的時候,我答應過你,只要我還活著,就必有一天會殺了軒轅問天。如今,總算沒有違背承諾。」

    「……終於,可以死了……」焚絕塵輕輕呢喃。

    「……」雲澈動了動嘴唇,久久無法說出話來。

    這短短的六個字,不帶絲毫的感情,但云澈卻清楚的知道其中的痛苦與悲涼。

    死,對他而言,會是無比暢快的解脫。但,被軒轅問天奪走身體,奪走一切的他卻又拚命的「活著」,拚命的讓自己的意識存在,哪怕無比的痛苦,無比的仇恨,即使每一次都活在煉獄之中,他也死死的不讓自己最後的意識消散。

    因為他不甘心。

    如今,他眼睜睜的看著軒轅問天死了,這個造就他所有悲劇的惡魔死了,他也終於可以死亡……可以就此解脫。

    死對他而言,一直都是多麼奢侈的東西。

    深深呼了一口氣,雲澈平靜的道:「軒轅問天之外,你最恨的人,應該就是我了。但,你卻又偏偏救了我三次。神凰城外,你替我和雪児擋下了軒轅問天,冰極雪域,你逼走了軒轅問天,幻妖界,也是因為你,我們才逃過一劫……」

    「我不是為了你。」焚絕塵的聲音,終於帶上了些許的情感:「我是為了泠汐。她說過,你死,她就會死。」

    「……你有什麼話,要帶給她嗎?」雲澈胸口重重起伏。

    「幫我謝謝她。」焚絕塵的聲音變得很輕:「是她讓我覺得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殘酷,讓我覺得我還是一個……活著的人……」

    「我知道了。」雲澈微微的點頭。他清楚著焚絕塵話中的「殘酷」是多麼殘酷的含義。

    「我記得,你應該會有東西留在流雲城。我會把它們埋在流雲城……畢竟,流雲城,也算是你最後的家。」

    「家……」焚絕塵輕喃出聲。

    雲澈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還是說道:「你……還有什麼未完成的心愿嗎?或許,我可以幫你完成。」

    以焚絕塵的高傲,雲澈本以為這話有可能會刺激到他的自尊心,但意外的,焚絕塵卻是看向了他的眼睛,無比認真,無比緩慢的道:「一個月之內,娶泠汐為妻!」

    「……」雲澈愕住。

    「她哭,是因為你。她笑,是因為你。她發獃,是因為你,她說的話,也從來都是你,她救我,也是為了你。而你……一個月只回三次流雲城,你身邊一個又一個的女人,卻從來沒有……」

    焚絕塵的話,似是帶上了些許的憤怒,但隨之,又緩緩的平靜了下來:「也唯有你,其他人,誰也配不上她。」

    雲澈呆了好一會兒,微微的笑了起來:「這算是……你對我的認可嗎?」

    焚絕塵:「……」

    「你的這些話,是完全多餘的。」雲澈微笑著道:「她是我小姑媽的時候,就是我一個人的小姑媽。在我知道她不是我的小姑媽時,我更是絕不會讓她屬於我之外的人。而到了今天……」雲澈微微仰頭,眸光變得格外溫煦:「我和她的那個約定,終於可以達成了。」

    「……」焚絕塵默默的看他一會兒,然後緩緩的轉過身去,稀薄的魂影出現了微微的動蕩。

    雲澈向前一步:「焚絕塵,你……」

    「我已經……不恨你了……」

    輕輕的七個字,也是焚絕塵人生最後的七個字,他的魂影如被輕風吹拂的輕煙,在這一刻緩緩離散。

    「……」心中如被什麼東西狠狠敲擊,雲澈僵在了那裡,沉重?酸澀?輕鬆?一種複雜到完全無法詮釋的情感在雲澈的胸腔中混亂的衝撞,他動了動嘴唇,幾乎是從靈魂之底,喊出了對焚絕塵最後的話……

    「謝謝你……對…不…起………」

    海水微漾,也是在這一刻,焚絕塵的魂影完完全全的消散,再也沒有了一絲存留。

    他的身體,他的靈魂,他的仇恨、悲哀、牽挂,他所有的一切,也永遠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或許,生命的最後,他聽到了從雲澈口中說出的「對不起」。

    心中像是塞上了什麼東西,很久很久都無法化開。

    焚絕塵和他一樣,都經歷了兩世人生。但無論方式、命運,卻有著天壤之別的不同。他的人生是兩段非凡的傳奇,而焚絕塵,卻是兩世殘酷的悲劇。他兩世的家,兩世的親人全部死絕……一個滅在軒轅問天惡毒的陰謀之中,一個滅在他失控的憤怒之下。

    後來,他找到了夜沐風的殘魂,找回到了前世的記憶,本以為終於找到了最後的親人,沒想到,被仇恨扭曲靈魂的夜沐風給予他的不是父子之情,而是要他報仇。

    當年,夜沐風夫婦不惜代價用永夜禁術讓焚絕塵再世輪迴,是為了留下永夜王族的血脈,為了兒子能繼續活下去。但父子相聚,夜沐風卻是逼他成為了復仇的工具,也殘忍的抹殺了他最後一絲對親情的奢望。

    他落入仇恨的深淵,逼自己墮落為魔,為力量而日夜承受地獄般的痛苦……卻自始至終,都處在軒轅問天的股掌玩弄中,拼盡一切得來的力量,全部為軒轅問天做了嫁衣,就連自己的血肉,都被他剝奪。

    沒有人可以理解和想象,那會是怎樣的一種殘酷與絕望。

    或許,命運對他的最後一絲憐憫,就是遇到了蕭泠汐。

    「希望你來生,可以無憂無慮。」雲澈略微失神的低念道,但隨之,他的目光又暗淡了下去。

    因為他忽然想到,焚絕塵和軒轅問天一樣,都是形魂俱滅,他就算沒有承受過輪迴禁術,也已註定再無法.輪迴,永永遠遠,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雲澈拿起永夜魔劍,將它置入了太古玄舟。畢竟,它也算得上是焚絕塵的遺物。

    而且這是一把真正的上古魔劍,雖然已經沒有了魔魂,也沒有了強大的氣息,但說不定其中還隱藏著什麼非同尋常的秘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