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躲在一個最偏遠角落的東方休與秦無傷陡然聽到雲澈的話,驚的差點一起跳了起來。

    黑月商會是什麼概念?

    天玄除了神凰國之外的六國,財富加起來都絕對及不上一個黑月商會,在天玄大陸的地位以及歷史底蘊更是遠遠不及。

    黑月商會的三成收成是什麼概念那甚至都是東方休與秦無傷無法想象的天文數字。

    而且雲澈說的是「上繳」,是純粹的供奉,蒼風皇室不需要付出任何的條件或辛勞,連參與管理都不用,完完全全的白拿!而且是三成之多這何止是剝黑月商會的皮,完全連肉都剁了下來,而且是每年都剁。

    這絕對是天玄大陸歷史上最狠的空手套白狼。

    若是蒼風國每年能得到如此龐大的一筆資源財富,國力必將飛一般的攀升。

    「這這」黑月商會傾盡著紫極一生的心血,是幾乎和他的命同等重要的東西,同時,它也是支撐至尊海殿的命脈所在。每年被剝走整整三成,無疑等於狠狠切割他的心頭肉,也等於將至尊海殿的命脈活生生切掉了三成。

    「雲宮主,這這可否稍加通融。兩成兩成如何?」紫極滿臉痛苦,不知是因為魔毒侵蝕,還是因為要被分割自己一生最珍視的東西。而作為一個商人,他也是幾乎本能的,想要縮減損失。

    「哦看來,紫先生對這個交易條件並不滿意啊。」雲澈低低笑了笑:「也罷。那我就稍稍通融一下吧。每年上繳四成!!」

    「什什麼?」紫極全身一激。

    東方休和秦無傷更是全身一抖。

    「哦?紫先生莫非還是覺得不滿?」雲澈微微笑了起來。

    「不不不!」紫極驚慌著擺手:「四成,就四成!」

    紫極的心在滴血,更恨著自己剛才的第一反應居然是討價還價居然試圖和雲澈討價還價!

    「很好。」雲澈滿意的點頭:「四成而已,又不是七成八成,我雲澈果然還是無法成為那種借勢獅子大開口的人。話既已出口,那便這樣吧。」

    紫極:「!~#¥%」(mmp)

    雲澈聲音落下,左手伸出,翠綠的凈化之芒頓時將海殿所有身中魔毒的人籠罩,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便將所有魔毒完全凈化。

    全身被侵蝕的痛苦頓時大幅度緩和,然後逐漸消失,只是被魔毒侵蝕了這麼久,他們要完全恢復還需要相當一段時間。

    「謝雲宮主相救。」至尊海殿為首的幾大尊者起身拜道。雖然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至少,他們擺脫了痛苦和死亡夢魘,海殿,也因此而保了下來。

    而且,他們不是紫極,並不是很明確直觀的知道黑月商會每年的四成收成是個什麼概念。

    「這個海殿遭遇了這場大劫,也是被毀的頗為嚴重。」雲澈淡淡的道:「你們若想繼續停留在這滄海之上,就慢慢修復。若不想南方的弒月魔窟,裡面的黑氣之源已經消失,那個守護結界早就可以撤開,你們已經沒有必要再繼續鎮守下去。」

    幾個尊者面面相覷,為首紫尊者抬手道:「此事感謝雲宮主告知。」

    擺脫魔毒的紫極重重緩了幾口氣,他抱著奄奄一息的曲封憶站起身來,神色愴然:「雲宮主,海皇之錯,老朽自知無顏求你原諒,但她命數將盡,回天無門,還請雲宮主允許老朽暫離,帶她去一個安靜之地」

    此時的曲封憶蜷躺在紫極的懷中,遍體染血,氣若遊絲,再沒有了平日里的威凌和讓人心悸的氣場,甚至已幾乎感覺不到絲毫的玄力氣息

    軒轅問天那道惡毒的魔息,已是幾乎將曲封憶的玄力廢盡。

    這或許是曲封憶一生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刻但至少,在這種時候,有一個男人一直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縱然自身也承受著巨大的魔毒之苦,也從未有一刻將她放開。

    即使是海殿的強者,也是在這一刻,才足夠清晰的想起他們還是一對夫妻。

    紫極抱著曲封憶,臉色僵硬,緩步的離開,背影透著一股難言的蒼涼。雲澈轉過身來,腦中剎那閃過自己當初抱著苓兒的那種絕望,終於是深吸一口氣,道:「如果我能救活她,你拿什麼和我交易?」

    紫極的腳步停止,然後驟然僵住,忽然,他猛的轉過身,向著雲澈重重的跪下,聲音帶著劇烈的顫抖:「命我的命!只要你願意出手救她,無論什麼我紫極的老命我的全部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求求雲宮主高抬貴手,大恩大德,我紫極今生還不完,來世願一生結草銜環求雲宮主開恩相救」

    他的懷中,曲封憶的嘴角在輕動,眼角,兩道淚痕緩緩滑落。

    「」雲澈別過臉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當年,如果有一個人說他可以救苓兒,那麼,他也一定願意跪在他面前,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換、去乞求

    他厭惡曲封憶,但紫極的這一跪,卻狠狠觸動到了他內心最柔弱的地方。他走向前,伸出手來,淡淡的道:「紫前輩,起來吧,我畢竟只是個晚輩,受不得你這樣的大禮把她放下,我會救。」

    紫極張了張口,又連忙把即將出口的話咽回去,哆哆嗦嗦,小心翼翼的把曲封憶放在了地上。雲澈就地蹲下,手掌虛空按在她心口的致命創傷上,集中精神,濃郁精純的天地之息在他手掌間凝聚盤旋,然後全部輸到了曲封憶的身體之中。

    很快,她體內殘留的魔息便被全部驅散,瀕臨枯竭的生命氣息,也開始了快速的復甦。

    而這一切,感受的最真切的就是紫極,他的眼神顫盪的越來越劇烈,雙手更是死死的抓著地面,縱然激動到極點,卻是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整整半刻鐘過去,雲澈將手掌從曲封憶胸口移開,然後微微吐了一口氣。而曲封憶已徹底昏睡了過去,但臉色,分明多了一抹紅潤。

    「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雲澈很是平靜的道:「以你們海殿的底蘊,剩下的已經不需要我了。只不過,她玄脈受創嚴重,就算痊癒,玄力也差不多折損到霸玄境以下,而且就算繼續修鍊,進境也會比以往慢上數倍。」

    感受著曲封憶身上比先前通暢平穩了幾十倍的氣息,紫極抬起雙手,深深的一禮:「謝」

    「不用你謝,也不需要你付出什麼。」雲澈轉過身去道:「我救她,不是為了你,也不是為了她,而是為我自己。你還是馬上先帶她去一個適合靜養的地方吧。」

    紫極抱起曲封憶,對著雲澈的背影深深的說道:「雲宮主,這份大恩,我紫極今生沒齒不忘!」

    說完,他不再停留,抱著曲封憶匆匆離開。如果說他剛才還對雲澈的無情和獅子大開口心存怨意的話,那麼現在,他唯有無盡的感激。

    至尊海殿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給了一大棒,又馬上給予巨大恩惠雲澈又何止在強在玄力,更知道把控人心啊。」東方休深深的嘆道。卻不知,雲澈之所以會救曲封憶,不過是為了稍稍彌補心中的一個空缺,絕不是所謂的想要把控人心。

    至尊海殿的人已全部安然無恙,雲澈還無比仁慈的出手救了兩次欲加害於他的曲封憶,皇極聖域那邊卻依然深陷魔毒噩夢中,紫極離開后,他們將急切和希冀的目光投向雲澈,用力懇求道:「雲宮主,也請你高抬貴手,解我們之毒。」

    雲澈轉過身,無比冷淡的道:「至尊海殿沒有理由讓我白白為他們解毒,你們皇極聖域同樣沒有。你們剛才也看到了,想要讓我解毒,就拿出足夠的條件來。起碼,是能匹配的起你們這麼多人性命的東西。」

    九嘆真人嘶啞著聲音道:「雲宮主將來若有用得著我們聖域的地方我們定然絕不推辭」

    「那就不必了。」雲澈想也不想的道:「你們聖域能做到的事,我一定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你們更是一定做不到。我實在想不出未來能有什麼可以求到你們的地方。」

    「咳咳」皇極無欲身體前移,但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是讓他連咳兩大口血,他氣息虛弱的道:「我皇極無欲自知無顏面對你,更沒資格向你乞求什麼。若能解雲宮主之氣,我願馬上自絕,只求雲宮主對我聖域網開一面。」

    「呵,你要不要自絕是你自己的事,請自便。」雲澈毫無所謂的撇過臉去:「至於什麼網開一面,我就完全聽不懂了。你們所中的魔毒來自軒轅問天,和我沒半點關係,卻說的好像是我施下的一樣。」

    「姐夫,」夏元霸走過來,一起請求道:「雖然他們做錯了很多事,尤其是對你更做了難以原諒的事,但他們畢竟畢竟他們都和師父一樣,是很正派的人,至少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做過惡事。聖帝大人為了輪迴鏡算我是見過他做得唯一,也是最錯的事了」

    「好了元霸。」雲澈拍拍他肩膀,道:「古蒼前輩是你的師父,我救他是天經地義。但這些人,雖然和你們同屬聖域,但既不是你的師父,也不是你的弟子,更不要說先前差點把我逼入絕路,我可沒義務救他們。」

    「可可是」夏元霸頓時焦急的不知說什麼才好。

    而皇極無欲的目光,在這時猛的一動,他用盡全力掙扎的起身,向夏元霸招手:「元霸,你過來。」

    夏元霸依言走過去,剛到跟前,便看到皇極無欲臉色肅下,沉聲道:「聖域弟子夏元霸跪下聽命!」

    「聖帝大人。」夏元霸怔了一怔,連忙跪下,不知所以。

    聖域眾人全部看來,目光顫動間,他們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麼。

    皇極無欲左手拿起了混元天尺,右手拿出了一枚閃爍著奇異金芒的牌子,一股異常古老的氣息從金色的牌子上逸散而出。他將混元天尺和金色牌子拿到夏元霸面前,忍著魔毒之蝕,鄭重無比的道:「皇極聖域第十三代聖帝皇極無欲,現將聖帝印和混元天尺傳予聖地弟子夏元霸。自今日起,夏元霸便是我皇極聖域第十四代聖帝。」

    「元霸,接印尺!」

    夏元霸嘴巴大張,整個人完全傻在了那裡:「我」

    雲澈一巴掌推在夏元霸後背上:「叫你接你就接!」

    夏元霸向前一個蹌步,下意識的把呈到身前的混元天尺與聖帝印捧在了懷中。也是這一個瞬間,皇極聖域所有人都深拜而下,就連他的師父古蒼真人也俯身拜下,齊齊呼喊:

    「拜見聖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