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邪神和創世神都是最初的神靈!?也就是說,邪神和創世神竟然是同一個層面的神?」雲澈驚訝道。

    「不錯,四大魔帝,是最初的魔,也是最為強大的魔。三大創世神和邪神,則是最初的神,也是最為強大的神。」金烏魂靈道。

    「三大創世神的神力各有不同,三大創世神之首誅天神帝【末厄】不但擁有最強神力,還可駕馭誅天始祖劍,是諸神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但或許是因誅天始祖劍力量太過強大,透支了他的壽元,他成為三大創世神中最先隕滅的神,在神魔惡戰徹底爆發前便神元散盡,卻也算得上是壽終正寢。」

    「另外兩個創世神,一名【夕柯】,手掌宙天珠,擁有干涉時間的無上神力,一名【黎娑】,手掌鴻蒙生死印,擁有無盡的生命和生命神力,她所創造的星界和生命也為最多。而邪神,擁有的則是極致的元素之力,可近乎無視混沌法則的駕馭元素之力。後來他自創驚動諸神的【邪神訣】,讓他的神力變得更為強大。到了後來,神界甚至有了傳聞,邪神若是爆發全力,或許連不動用誅天始祖劍的誅天神帝都可以戰勝。」

    「……」雲澈嘴巴再度大張,心中不斷呻吟……我去,邪神居然是這麼NB的存在。

    細緻傾聽間,雲澈幾乎是下意識的問道:「既然是三大創世神都是最初的神,為什麼邪神卻沒有創世神的稱號呢?」

    「不,邪神最初也屬創世神之一,最初的諸神時代,包括邪神在內,共有四大創世神。邪神位列創世神時,曾以神力創造過很多的生命和星球,你如今所在的藍極星,便是他創造的第一個星球。」

    「呃?那為什麼……」

    「這件事,涉及到一個更為複雜的上古之秘。」金烏魂靈的聲音變得有些複雜,它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告知雲澈。

    「本尊剛才說過,在神界流傳著邪神可以戰勝誅天神帝的傳聞,而這個傳聞的出現當然不是沒有原因。因為誅天神帝和邪神的確有過一次交手……那之後,邪神便將自己的神名改為『邪神』,再不位列創世神,從此四大創世神便成為三大創世神……同時,魔族的四大魔帝,也變成了三大魔帝。」

    「???」雲澈聽得一臉懵,這是什麼跟什麼?邪神為什麼和誅天神帝幹起來?邪神做不做創世神又和魔族的魔帝數量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要涉及到一部神訣……一部來自始祖神的神訣。」

    金烏魂靈的語調變了,語速也幾乎是不受控制的放慢,它縱然在提及諸神之首的誅天神帝時,語調都始終平淡,但提及這個「神訣」,語氣,竟像是凡人在敬畏神明。

    「始祖神的……神訣?」雲澈愕然低念。

    「傳聞,那是始祖神在千萬年的歲月中所創造出的強大玄功,強大到凡靈所無法理解的地步。始祖神消散前,不捨得自己千萬年的心血就此隨著自己煙消雲散,又恐這部玄功太過強大,衍生出破壞混沌平衡的力量,於是,便將其神訣碎成三個部分,散落向了不同的混沌角落。」

    「這部被粉碎的神訣並非是以魂印方式存在,而是以最簡單直接的文字方式。但,刻印神訣的文字卻是由始祖神自己所創,一種被後世稱作『太初神文』的文字,世間能辨識這種文字時,唯有繼承始祖神記憶碎片的四大魔帝與四大創世神。同時,他們也自然是最先知道這部始祖神訣存在的人。」

    「雲澈,你可知,神族與魔族為何會如此水火不容。」金烏魂靈忽然問道。

    雲澈想了想,道:「我聽師父說過,導致神魔覆滅的惡戰,是因爭奪誅天始祖劍而起。難道他們最初交惡,是因為你剛才說的『始祖神決』?」

    金烏魂靈道:「神族與魔族同時而生,在混沌南北極共同存在,雖力量不同,陰陽各異,雖互相不喜,少有來往,但也互不相犯,至少絕不至於互相仇視。直到,魔族和神族各尋到了一部『始祖神決』的碎片。」

    「說起來……那部『始祖神決』叫什麼名字?」雲澈按捺不住好奇問道。

    「本尊並不知曉,或許連金烏神靈都不一定知曉。」金烏魂靈緩緩的道:「這部『始祖神決』縱然對於魔帝和創世神,都無疑有著極其巨大的吸引力。為了探究『始祖神決』,得到其一碎片的魔帝向得到另一碎片的創世神提出將兩塊碎片整合,共參其秘,雖然並不完整,但三大碎片整合其二,或許足夠窺其一斑,創世神欣然同意。」

    「而得到『始祖神決』碎片的那個創世神,便是誅天神帝。」

    「之後,那名魔帝便前往南混沌尋找誅天魔帝同研神訣,地點則是約在一處不會被任何生靈打擾的混沌邊緣。但,畢竟是跨越混沌,且是到神族的地界,那名魔帝並未孤身前往,不但帶了神訣,還帶了自己族下的九百魔神相護……但沒想到,他們卻遭遇了誅天神帝的暗算。」

    「!!」雲澈一驚:「難道……誅天神帝是為了搶奪那個魔帝手中的神訣?」

    「不錯。」

    雲澈:「……」

    「在那名魔帝亮出神訣碎片后,誅天神帝並沒有同時拿出自己所得的神訣碎片,而是召喚出了誅天始祖劍,惡戰之中,他以誅天始祖劍轟開了混沌之壁,將那名魔帝和所帶的所有魔神全部放逐到了混沌之外。」

    雲澈目瞪口呆:「誅天神帝作為諸神之帝,竟然是個……這麼卑劣的人。」

    「不,」金烏魂靈卻是否認:「誅天神帝絕非卑劣之人,相反,他過於嫉惡,自他降生之始,使用負面玄力的魔對他而言便是罪惡的存在,他絕不允許來自始祖神的神訣落入魔的手中。」

    「這……」雲澈無言以對。就算他的心真的只是過於嫉惡,但行為,卻的確是卑劣之極,確確鑿鑿的背信藏刀。

    「混沌之壁是什麼?放逐到混沌之外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混沌還有邊緣?」

    「混沌雖大,但終有邊際。而要破開混沌之壁,更是極難無比,真神之力都幾乎不可能做到。混沌之外,傳聞是一片永恆的虛無,一旦落入混沌之外,就會被放逐到一個永恆虛無的世界,永遠也不可能再回來。」

    「這件事,引發了諸魔的憤怒,同時也讓得知此事的邪神大為震怒,便是因此,邪神與誅天神帝惡戰一場。那一場惡戰的結果,無人知曉,也是自那之後,邪神宣布自己不再是創世神,而是以邪神為名。」

    「同樣是自那時之後,原本基本互無往來,互不干涉的諸神與諸魔徹底交惡,視對方為死敵,諸神也對魔所用的黑暗玄力有了越來越極端的排斥。而邪神在那之後性情大變,孤僻獨行,再不管神界之事,亦從不理會神魔之爭,到了後來,甚至極少有神靈見過他的出沒。」

    「所以,那個魔帝手中的『神訣碎片』,就此落到了誅天神帝的手中?」雲澈問道。

    「不,」意外的,金烏魂靈卻是否認:「似乎並沒有。誅天神帝手中始終都只有一部碎片。那個魔帝手中的神訣碎片,有傳聞是隨著他們一起被放逐到了混沌之外,永遠消失,亦有傳聞是落在了邪神之手——邪神戰勝誅天神帝的傳聞,也是由此衍生。」

    「而直到諸神與諸魔覆滅,來自始祖神的神秘『始祖神訣』依然沒有能夠完整,然後隨著神魔時代的終結而徹底彌散於混沌之間。這也是天意所歸,始祖神之物,縱然是真神,亦無資格窺探,卻是無奈成為了兩族真正交惡的根源,亦成為了一個創世神蛻變為邪神的原因。」

    「……」

    「關於邪神的過往,本尊所知的,也唯有這些。至於他為何能駕馭黑暗玄力……這應該已成為永恆之秘,或許唯有逝去的邪神自己才知曉。」

    「……」雲澈手掌托著下巴,意識頗有一種飄在雲端的感覺。畢竟,他今天從金烏魂靈這裡得到的信息和他所在的世界、所有的經歷、以及所有的認知都沒有任何的銜接,感覺就像是聽了一個虛渺的神話故事。

    但至少讓他知道了邪神在諸神時代的地位。

    至於他最想知道的邪神為什麼能駕馭黑暗玄力,則依然沒有明確答案。

    至於其他的信息,什麼始祖神、始祖神的神訣、混沌之壁之類,就真的只能純當神話故事來聽了。

    「既然邪神在他的時代都一直完全隱藏自己擁有黑暗玄力,看來,我也有必要和他一樣,讓黑暗玄力成為成為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吧。」雲澈緩緩說道。

    邪神隱藏黑暗玄力,應該是不想被當成魔,他更不想。

    「……」金烏魂靈並未應答。

    「金烏魂靈,除了關於邪神的事,我還有一件事想要請教,」雲澈抬頭道:「你知道該怎麼去到眾神之界嗎?」

    「待你玄力踏入神道,你自然就能感知到更高位面空間的存在。待你神道之力穩固,擁有了在混沌之中長久生存的能力,便可離開藍極星,終有一日可尋到眾神之界的存在。」

    金烏魂靈說完,忽然道:「你為何想去眾神之界?難道是為了追求更高層面的力量?」

    雲澈搖了搖頭,然後微微吐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我該不該去。」

    「哼,原來如此。」雲澈的這句話,讓金烏魂靈頓時明白了什麼:「你的師父在離開時,定然告訴過你,絕不可去眾神之界找她。而你,卻又很想再見到她。」

    雲澈微微點頭,然後又重重的點頭。

    「哈哈哈哈,」金烏魂靈大笑了起來:「如果本尊是鳳凰魂靈,一定會厲聲勸阻,不讓你前往眾神之界。但,本尊卻偏偏要告訴你一件事。」

    「?」雲澈訝然抬頭。

    「如果你還想再見到你的師父,那就在五年之內達到眾神之界!否則,你今生今世,都別想再見到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