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渙之點頭,回身道:“此次前往月神界,或許會是你們今生唯一一次機會,記得慎言慎行,不得有任何出格之舉,否則,就是宗主在此,都救不了你們!”

    衆冰凰弟子應聲,臉上盡皆是難掩的興奮之色。王界對他們而言本如天上宮闕,可望而不可及。如今不但因玄神大會而有幸入宙天界,現在還可應邀進入月神界,簡直是天大之幸。

    “師尊會去嗎?”雲澈小聲問道。

    沐冰雲道:“你師尊她避開玄神大會,是不想暴露自己如今的修爲,自然也不會入月神界。”

    雲澈面露失望,輕聲道:“不知不覺已經離開宗門這麼久了,有些想念師尊了……一入宙天珠,又要三千年不能見師尊。”

    沐冰雲看他一眼,冰眸裏滿是難掩的複雜眸光。但隨之,她驀地一怔:“你說……你要入宙天珠?”

    “嗯。”雲澈點頭:“她點醒了我。我在封神之戰引發的‘震動’比我想象的要嚴重的多,我如今的處境,已不是要不要入宙天珠,而是必須入。”

    沐冰雲默然,然後微微頷首:“她說的沒有錯,你師尊也定會贊同你的這個決定。至於你的‘家鄉’那邊……”

    雲澈是被沐冰雲帶離藍極星,也自然知曉他和小妖后她們立下的“五年之約”,她想了一想,柔聲道:“我會想辦法告知她們的。”

    遠處,一道又一道的光柱耀起。月神界的這場恨不能舉世驚動的婚典,也讓這次空間傳送的規模極其之大。不過,雖是由宙天神界引領,但空間傳送的能源消耗自然要月神界來擔負。

    月神界雖是王界,但如此大規模的傳送,也是下了血本。

    在不算長的等待後,沐渙之在前,吟雪衆人進入了其中一個次元玄陣中,被傳送向了另一個東域王界。

    而且這一次傳送向的並非是月神界外圍,而是直接傳送至月神界之內,還是月神界核心王城——神月城前。

    王界的氣息各不相同,但靈氣都無比的濃郁純淨,絕非普通星界可比。站在神月城前,看着前方足有萬丈之高,釋放着皎月之芒的巨大城門,無數東域玄者都是呆立當場,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相比於雲澈去過的星神界和宙天神界,月神界的光線要明顯暗上數分,卻也讓所有建築上的皎月之芒顯得更加神聖耀目。腳下,亦是月光石鋪成,每一步,都會踩過一片夢幻般的光域。

    星神界的世界裏有無數的燦然星光飛舞,而月神界,則像是永恆沐浴在最純潔明亮的那一束月光之下,初至月神界的人,都會下意識的以爲自己忽然邁入了神祕的幻境之中。

    “這就是月神界……”雲澈也不由得一聲驚歎:“簡直就像是到了另外一個不同位面的世界一樣。”

    “月神界信奉神月之力,之所以能成爲王界,核心便是能夠‘傳承’的月神之力。”沐冰雲向雲澈道。

    雲澈道:“我在星神界時,聽她說起過,星神界信奉星辰之力,最重要的是能夠‘傳承’的星神之力。這一點上,星神界和月神界很像。”

    茉莉不肯來參加這場婚典,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她的生母便是因月神界而亡。也因此,茉莉對月神界一直有着極深的恨意。

    “星神界和月神界又豈止只有這一點想象,兩界的很多地方都幾乎一模一樣。”

    雲澈:“呃?”

    沐冰雲講述道:“根據記載,在諸神時代,星神和月神都是創世神之首——誅天神帝末厄所封,星神共有十二人,月神同樣是十二人,皆屬他的麾下,在諸神時代的地位都極其之高,所留下的神力也自然極爲強大,還可以通過契合的‘載體’代代‘傳承’。”

    這些,雲澈都是第一次聽說。

    “星神帝爲星神之一,月神帝同樣爲月神之一。星神麾下都有其星衛,而每一個月神麾下,也有着其月衛。每一代星神與月神的更替,其傳承的方式和方法也都是一模一樣。”

    換言之,星神界和月神界除了核心力量不同,一個爲“星神之力”,一個爲“月神之力”,其他的簡直別無二致。

    “這麼相似的兩個王界,不像親兄弟一樣相親相愛也就算了,居然還成了死敵。”雲澈晃了晃頭,一副唏噓之相。

    “力量和格局可以相似,但人心永遠不可能一致。王界這個層面的爭鬥,也非我們所能評議。”沐冰雲淡淡而語:“我們進去吧。”

    沐冰雲話音剛落,眼前忽然亮燦了起來。一層光霞不知從何處灑下,爲整個世界覆上了一層皎白的粼光。

    雲澈下意識的擡頭,周圍,也在這一刻傳來了大片的驚呼聲,經久不息。

    遙遠的蒼穹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輪瑩白之月,它懸掛於神月城的正上空,月光蒼白,濃郁而柔和,將整個神月城照耀成如沉夢幻的幻月之城。

    “神月當空!是神月當空!!”

    雲澈的耳邊傳來無數相同的驚喊,他的身邊,沐冰雲看着天空之月,也一聲很輕的呢喃:“神月當空……”

    “神月當空是什麼?”雲澈問道。

    蒼穹之上的神月一直在緩緩上升,但神月之芒卻非但沒有因此減弱,反而愈加濃郁。站在這輪神月之下,整個世界都變得神祕而虛幻。

    雲澈並不知道,這輪神月的月芒不僅僅籠罩了神月城,周圍萬萬裏星域,皆沐浴在神月之芒中。

    臨近的星界都開始感覺到了光線的變化,他們擡起頭,一眼便可以看到當空的神月……逐漸的,到了最後,幾乎東神域每一個星界,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一輪神月高懸於月神界的方向,釋放着比真實之月更爲皎潔夢幻的月芒。

    似乎在向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宣佈着月神界即將有大事發生。

    “神月當空,歷史上一共只出現過兩次。”沐冰雲收回目光,向雲澈低語道:“第一次,是月神界成立。”

    “第二次,是月神界宣佈成爲東域王界。”

    “這是第三次。”

    雲澈轉目,面露驚色。

    “這輪神月的月芒能籠罩整個東神域,需十二月神合力方可完成。在記載中,只有在月神界發生事關命運轉折的大事時纔會出現,用來昭告天下。前兩次神月當空,皆是如此。”

    “而在今天,月神帝婚典之日,居然出現了‘神月當空’。”沐冰雲的眸光變得一片凝重:“這場婚典,先前已是高調到極點,引來無數暗議。如今看來,它比所有人先前預想的,還要更加非同尋常。”

    “而這一切的核心,無疑就是那個從未出現過的神祕神後。”

    “月神帝這是恨不能全天下所有生靈都知道他娶的這個新神後啊。”雲澈咋舌道。

    “不僅如此。”沐冰雲道:“‘神月當空’若真的只會在月神界命運出現重要轉折時纔會出現,那麼,這個新的月神神後……”

    沐冰雲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陷入了沉默。因爲就連她,也無法想象究竟是怎麼一個女子,竟能讓身爲東域王界的月神界命運發生需要以“神月”昭告舉世的變化。

    哪怕是月神帝娶了龍後或者神女,哪怕兩個皆爲神後,都絕對不至於如此。

    周圍的氣息一片凝重,被傳送而至的東域玄者全部停駐在了原地,望着當空神月,心中蕩動着如沐冰雲一般的疑惑與震撼,一時都是忘記了踏入近在眼前的神月城。

    “連我都開始對這個月神神後產生好奇了。”作爲一個到來神界只有三年,對月神界幾乎毫無瞭解也毫無興趣的人,面對“神月當空”,雲澈其實可算得上是最爲淡定的那一個,他隨口瞎猜道:“冰雲宮主,有沒有哪個神域的某個王界界王是女的?月神帝該不會是要娶某個王界界王吧?”

    “兩界神帝結姻,這應該算是能改變王界命運的大事了。”

    “……很快就會知道了。”沐冰雲道:“我們進去吧。大長老,勞煩護好弟子,這是月神界,非尋常之地。”

    沐玄音給沐冰雲的任務,一直都是照看好雲澈一人。

    神月城並不算大,但,這裏是王界的核心之城,是神界聖地中的聖地,走在其中,哪怕經歷過無數風月滄桑的一界之王,都會下意識的放緩腳步,收斂呼吸,遑論那些以往從未奢望過能入月神界的年輕玄者。

    衆吟雪弟子都牢牢跟在各長老宮主身後,他們不斷的張望着四周,興奮中又帶着戰戰兢兢。在吟雪界,他們是被所有玄者仰望豔羨的神凰精英弟子,但他們很清楚,進了月神界的神月城,哪怕呼吸一口這裏的空氣,對他們而言都如天賜一般。

    沐浴着神月之芒,吟雪一行人已是來到婚典之地。最前方迎接賓客的兩人一身相似的銀色輕甲,平淡的雙目卻透着懾心的凌厲,當目光掃來時,一股沒有刻意釋放,卻依舊駭人的威凌讓一衆吟雪弟子無不遍體僵直,全身血液都幾乎停止了流動。

    “這兩人,是月神界的月衛。”沐冰雲低聲道。

    月衛隸屬各大月神或月神使麾下,雖只是護衛,卻有着極其之高的地位。在月神界只次於各大月神和月神使,等同星神界的星衛。

    能爲月衛,實力最低也爲神王境,相當於一個下界界王,而能近身伺於各大月神之側的高等月衛則皆爲神君!任何一個都堪比中位星界的界王。

    這便是王界的恐怖。

    以月神帝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親身迎客。派出兩大月衛迎客,已足以讓絕大多數玄者戰戰兢兢……甚至受寵若驚。

    沐冰雲在前,微微施禮,將請柬和賀禮同時遞於兩大月衛。

    月衛收下賀禮,神識掃過請柬,神情毫無變化:“歡迎吟雪貴客,裏面請隨意就坐。”

    王界和上位星界到來時,月衛會高聲宣讀,並會有專門的侍者領入其中。王界之客被迎入主殿,主殿之前有月神帝親身相迎,而上位星界的賓客可入外殿。有兩個月神使相迎。

    至於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的賓客,既不會宣讀,亦不可能入主殿和外殿,而是在外殿之外自由落座。

    這種無比明顯的區別對待,卻從不會有任何人心中不滿或報以怨言,因爲強者有資格享受強者的待遇,弱者就該承受弱者的待遇,這在神界,在任何位面都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則。

    沐冰雲微微頷首,引領吟雪衆人走入其中。這時,其中一個月衛的眉頭忽然一動:吟雪界?

    “等等!”月衛轉過身來,聲音中竟帶上了一絲匆忙,目光直直落在雲澈身上:“這位可是雲澈公子?”

    雲澈回身,點頭道:“正是在下,不知有何指教?”

    確認身份,這兩個先前一直冷淡的月衛連忙向前一步,深深而禮:“神帝大人親口吩咐,雲公子爲貴客,當入主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