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主殿,那可是王界纔有資格進入的上上席,連上位星界的大界王都無資格入內。

    吟雪衆人懼是愣住,但隨之,他們心中卻並未泛起太過強烈的驚訝,反而竟有“理所當然”之感。

    因爲如今的雲澈已斷然不再是普通的吟雪弟子,他在封神之戰所閃耀的光環,可是狠狠刺動了整個神界,讓各大神帝,甚至龍皇都爭先恐後的想要將其拉攏至身邊。

    這樣的雲澈,受到月神界再誇張的的優待都絕不過分!

    但,出乎衆人意料的是,雲澈卻是乾淨利索的搖頭,歉意道:“多謝月神帝和兩位的好意,在下既爲吟雪弟子,當與宗門同席。”

    兩月衛目露驚詫,但也並未強求:“如此,便依雲公子之願,若雲公子有任何吩咐都請不必客氣。”

    “請!”

    姿態的變化和言語間的恭敬讓吟雪衆人都與有榮焉,他們看着前方走到沐冰雲之側的雲澈,心中無不深深感慨……三年前,他剛剛入門之時可謂是毫不起眼,但如今,他所在的高度,已超越了所有同門,甚至超越了整個吟雪界……

    他一人,成爲了吟雪界最大的榮耀。

    “雲兄弟,這裏!”

    剛一進入,便聽到火破雲欣喜的喊聲。

    炎神界已經落座,主桌之上只有火如烈、炎絕海、火破雲三人,經過封神之戰,因雲澈身具金烏、鳳凰之力的緣故,讓吟雪和炎神兩界的關係都爲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雲澈也不客氣,和沐冰雲、沐渙之向前,入於同一主桌上。一眼望去,外席已是浩浩蕩蕩數百萬人。

    互相打過招呼,火破雲已是迫不及待的問道:“雲兄弟,星神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會不會也和月神界一樣跟幻境似的?”

    雲澈點頭:“月神界這邊覆滿月光,而星神界那邊則是星辰漫天,聽你這麼一說,倒的確都有一種幻境之感。”

    “那……你學會星神碎影沒有?”

    “嗯,算是小有所成。”

    “真的是天殺星神親自教的?天殺星神長什麼樣子?傳說她超級可怕,你在那邊……呃,應該沒事吧?”

    “……天殺星神並沒有傳聞的那麼可怕。”

    “可是,我聽聞天殺星神在繼承神力的第二年,就把月神界其中一個星域屠了幾萬人,之後還……”

    “咳咳,不要妄議王界之間的恩怨。”火如烈低聲將火破雲的話打斷:“這裏可是月神界。”

    “……是。”火破雲只好收聲。

    聽着雲澈和火破雲的一問一答,沐冰雲的脣角輕動。沒有人知道,也不會有人相信,天殺星神與雲澈之間有着極深的牽絆,更不會相信,雲澈身在下界,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年時,便已和那個神界都聞之膽寒的可怕星神日夜相伴。

    “雲澈,”炎絕海開口,聲音很低,語氣鄭重:“我有一事一直不明。”

    “‘神女’雖美絕寰宇,但你若與她相近,必引來無數的嫉恨,所以,你拒絕梵帝神界或許是正確的選擇。但是,你爲何要拒絕龍皇和宙天神帝?”

    “晚輩有自己的打算。”雲澈也鄭重的回答道。

    因爲鳳凰炎的關係,炎絕海已是無形中拉近了和雲澈的距離,他看着雲澈道:“雖不知你有何打算。但,你千萬不可低估了你在封神之戰所引發的震動,更不能低估這些神帝的青睞意味着什麼。你可能不知道,縱觀整個神界歷史,從未有哪一個年輕人閃耀過如你這般耀眼的光華。”

    炎絕海這句話不可謂不誇張,但無人露出驚訝,因爲他們都知道,這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說一句會讓你們不適的話,如今的雲澈,已根本不是吟雪界所能擁有。雲澈,你在很多人眼中,相當於是無主的,一顆無主,又耀眼到曠古絕今的明珠會引來什麼,相信你心知肚明。而吟雪界保不了你,你更不可能保得住自己……一個足夠強大的靠山,或者說歸屬,纔是你現在最需要的。”

    炎絕海的話,和茉莉提醒他的一些話頗爲相似。

    火如烈也緩緩點頭:“成爲宙天神帝的親傳弟子,或爲龍皇義子,都是你絕佳的選擇。”

    吟雪衆人無一吭聲反駁。所謂懷璧其罪,而云澈這種,根本已是轟動了整個神界的彌天大罪。

    雲澈點頭,很淡定的道:“謝兩位宗主提點,晚輩眼下將入宙天神境,離開宙天珠後,會再做打算。”

    “嗯。”話已至此,火如烈和炎絕海也未再多言。

    哎……看着雲澈,再看看火破雲,火如烈心中長長嘆了口氣。兩人年紀相近,但火破雲在封神臺的一場慘敗險些讓他信念崩塌一蹶不振。而云澈,無盡榮光的背後亦是天傾般的重壓,他卻是淡定的跟個老僧一樣。

    且不論實力,兩人心境之上的差距,實在是天壤之別。

    賓客越來越多,龐大的外席容納着所有中位星界與下位星界的來客。而其中最受注目的,無疑是吟雪界與炎神界所在。

    因爲雲澈,現在東神域已無人不知“吟雪界”之名。

    因爲火破雲,更因爲雲澈,炎神界也是名聲大噪。尤其金烏炎與鳳凰炎,在封神臺上重新引燃了神炎的威名……反倒是三神炎之首的朱雀炎少有人記起。

    而吟雪界和炎神界也是唯有的兩個有弟子進入封神之戰的中位星界,尤其雲澈,更是成爲了中位、下位星界所有年輕玄者的驕傲,因爲他徹徹底底打破了上位星界對封神之戰的“壟斷”,前所未有的揚眉吐氣。

    無數或隱晦或灼熱的目光投向吟雪炎神兩界,豔羨、敬畏、驚歎,當然,還有嫉妒,其中最多的目光,無疑是落在雲澈身上。

    “飛星界到!”

    …………

    “神武界到!”

    …………

    “元靈大世界到!”

    …………

    “琉光界到!”

    能被月衛宣讀者,唯有王界和上位星界。在月衛震空的宣讀聲中,琉光界一行快速而至,所到之處,隱有藍光流溢。

    最前方的,自然是琉光界王水千珩,他的身後,雲澈一眼看到了水映月、水映痕,以及一身黑裙,閃動着妖異黑瞳的水媚音。

    幾乎在雲澈看到他們的同一個瞬間,水媚音的雙眸精準無比的和雲澈的眸光碰觸在一起,她眉梢一彎。脆生生的喊道:“雲澈哥哥!”

    這一聲嬌喊,讓所有聽在耳中的人全身骨頭瞬間酥麻了大半。

    水千珩目光一轉,然後直接大步流星的向雲澈這邊走來。

    水千珩何等身份,上位星界中的三巨頭之一,這一衆中位、下位星界連叫爸爸都沒資格的超然存在,他所到之處,落座的玄者無不慌忙起身見禮,他卻是看都不看,幾個縮近空間的大跨步便來到雲澈身前,還沒等雲澈反應過來,他的大手已拍在雲澈的肩膀上:“哈哈哈哈,賢婿,原來你已經過來了,害我在宙天界一頓好找。”

    雲澈剛要行晚輩禮,就被他一陣神經質般的大笑震得雙耳嗡鳴,之後的稱呼更是讓他險些噴水千珩一臉口水。

    賢……賢婿??

    齊刷刷站起來的炎絕海、沐渙之等人也俱是一臉懵逼。

    “呃……水前輩。”雲澈勉強打了個招呼。

    水千珩眉頭大動,不滿道:“哎!什麼水前輩,這麼生分,喊岳父就成。”

    雲澈:“~!@#¥%……”

    水媚音臉兒泛紅,嬌羞怯怯的道:“爹爹,人家還沒有嫁給雲澈哥哥呢。”

    水千珩大手一揮:“反正早晚的事,早叫晚叫不都一樣。老子連太初神水都捨得,難道還會不認了這個好女婿。”

    水千珩把“太初神水”四個字說的相當之重,唯恐周圍的人聽不到一樣。

    吟雪衆人的額頭上齊刷刷落下三道黑線……那日水千珩因水媚音之事暴怒到恨不能把雲澈一掌拍死的場景他們可都記得清清楚楚,這變化,也忒大了點!

    而且這太初神水跟你水千珩有毛關係!那是水媚音心繫雲澈,不顧後果的將其偷來,然後是水映痕膽顫心驚偷偷送過去的。

    若是當時被水千珩發現……嗯,水媚音就算天大的錯都不會有事,但水映痕……打斷腿都是輕的。

    水映痕牙齒打顫,嘴角直抽,向水映月低聲道:“咱父王一直都是這麼不要臉嗎?”

    水映月點頭。

    能爲水千珩的女婿,對他人而言那是八百輩子都不敢想的奢望。但現在,是個人都看得出,水千珩這是在不顧老臉的主動往雲澈身上貼,看他這番架勢,別說最寵愛的小女兒,要是他的兩個女兒雲澈都想要,他也絕對不會皺半下眉頭,說不定還會笑掉大牙。

    因爲那是雲澈……梵天神帝都想納爲女婿的“天道之子”。

    雲澈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只能乾巴巴的笑。

    “賢婿,參加完這場婚典,就該準備入宙天珠的事了。”水千珩聲音頗高,毫不在意被他人聽到:“雖說進入之後都有自己專屬的小世界,但是,只要對方允許,也是可以進入別人的小世界的。你和媚音兩個人在裏面可要相互照料,相互扶持,成長起來肯定也更快得多,還能加深感情。”

    “等三年後你們走出宙天神境,本王馬上給你們完婚!場面上也是越大越好,哈哈哈哈。”

    “嘻嘻,老爹真是的。”水媚音的纖眉如月牙般彎翹。

    “啊……哈……哈哈。”雲澈繼續幹笑。

    水映痕五指張開,用力捂在了自己的臉上。

    “今天是月神界的大事,便不多說了。明日,咱翁婿二人好好喝上一杯,哈哈哈哈!”

    又是一聲大笑,水千珩總算放開雲澈,大步離開。

    “雲澈哥哥……”水媚音很輕的一聲呼喊,向他揮揮小手,又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跟在了水千珩身後。

    水映痕似乎是羞於見人,都沒有和雲澈打招呼便落荒而逃。

    “呼……”雲澈長舒一口氣,剛剛坐下,耳邊忽然響起來自水千珩的傳音:

    “進入宙天珠之前,你要留在宙天神界,哪裏都不要去。我亦會留在宙天神界,直到你和媚音入宙天珠爲止……定會有人不希望看到你入宙天珠,一定小心……尤其小心梵帝神女!”

    雲澈轉頭看向水千珩的方向,發現他早已遠去的不見人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