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返迴流雲城,雲澈來到了蕭泠汐的庭院。

    院落內外收拾的格外整潔,房間中桌椅一塵不染,空氣中瀰漫著雲澈再熟悉不過的淡淡馨香。

    兩世之中,蕭泠汐是他最親的人,從他懂事到十六歲前,他們從來沒有哪怕一天的分離。而他最為虧欠的人,楚月嬋之外,也同樣是蕭泠汐。

    他為蒼月保下了皇室和蒼風國,為她報了父仇國恨,讓整個蒼風國的地位立於大陸之巔,他為鳳雪児而最終饒恕鳳凰神宗,並讓其徹底擺脫覆滅之難,也助她鳳魂快速覺醒,為小妖后保下幻妖皇族,幫她大仇得報……

    蒼月已是他的妻子,鳳雪児也與他定下婚約,對小妖后更是入贅……

    而唯獨蕭泠汐,他從未為她做過什麼,只有一個沒有實現的空洞承諾。

    而蕭泠汐,也從未向他要求過什麼,連哪怕一點點的抱怨都沒有過,永遠都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後,為他守望、擔心、祈禱、擔驚受怕……

    如今,一切的禍患都已不在,曾經高不可攀的存在,已經全部被他踩在腳下,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身邊的人,爺爺的心結也已打開,他也終於可以完成那句當年對蕭泠汐的承諾。

    即使已經下定了決心,雲澈的心裡依舊是一陣緊張……如今的天玄大陸,已基本沒有什麼事物足以讓他生出緊張的情緒。而這件事,還未擺到蕭烈面前,他已是緊張的有些心臟亂跳。

    簡直比對戰軒轅問天時還要發怵。

    雲澈坐到書桌前,在蕭泠汐的閨房中等了許久,蕭泠汐還是沒有回來。等待之中,他順手將那枚來自弒月魔君的神秘黑玉拿了出來,在手中反覆把玩著。

    自從得到這枚神秘黑玉后,雲澈經常會時不時的將它拿出來研究一番。因為它實在太過神秘,它跟著弒月魔君承受了邪神封印百萬年的侵蝕,卻是完好無損,表面光潔的連一絲微小的淺紋都沒有。自己「轟天」狀態下的極限一劍將弒月魔君的魔軀都砸個稀爛,再被金烏炎燒成渣,它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損傷。

    所有的力量探入其中,會瞬間消失無蹤。就連茉莉,和有著廣博遠古記憶的金烏魂靈,都完全搞不清它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他之所以現在拿出來,是在等待中忽然腦中靈光一閃——這既是來自弒月魔君的東西,又呈深邃無比的漆黑之色,十之**會是某種遠古魔石,自己的力量、茉莉和金烏的力量它都毫無反應,那麼,黑暗玄力呢?

    將神秘黑玉置於桌上,雲澈稍稍凝神,手掌頓時浮起一團漆黑的光芒,然後緩緩靠近,將黑光覆向神秘黑光,試探著探入其中。

    但,和先前的每一次試探都一樣,侵入神秘黑玉中的黑暗玄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被一個看不見的虛空黑洞完全吞噬。

    「……」雲澈沉默了一會兒,手掌的黑光頓時膨脹,這次,他不但動用了玄脈之力,還催動了魔源珠里的原始黑暗之力,兩股黑暗玄力融合,整個空間頓時變得格外幽暗,空氣也冷了下來,雲澈手中安靜的黑光彷彿成為了整個世界的中心,帶著濃郁無比的黑暗氣息,被雲澈小心翼翼的碰觸向神秘黑光。

    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團黑暗玄光,但其中的黑暗玄力完全釋放之下,足以將整個流雲城吞噬成一片廢墟。

    而就是這樣一股力量,在觸到神秘黑玉后,竟同樣是一瞬間完全消失。黑玉別說損傷,根本連絲微的移動都沒有,他蘊藏在黑暗玄力中的精神力也隨同消失,根本探知不到其中的一絲一毫。

    「……」雲澈頓時無語。居然連黑暗玄力都同樣毫無反應,這塊黑玉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雲澈又不甘心拿出同樣屬於弒月魔君的永夜魔劍,先是拿劍身在神秘黑玉上敲了敲,然後玄力一凝,劍身瞬間覆滿黑光,向黑玉觸去。

    結果依然沒有任何的驚喜……所有試圖侵入其中的力量,全都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泥牛入海至少還能帶起漣漪,而湧入神秘黑玉的力量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哪怕一丁點聲響都沒有。

    「我就不信了!」

    雲澈一手抓起永夜魔劍,一手開始重新凝聚黑暗玄力……這時,他忽然察覺到蕭泠汐的氣息正在臨近。他迅速將永夜魔劍和黑暗玄力收起,然後手臂疾揮,將逸散在周圍空間的黑暗氣息完全驅散,以免傷到蕭泠汐。

    做完一切,蕭泠汐的身影也出現在房門前,看到雲澈,她美眸一亮,笑吟吟的道:「小澈,聽老爹說你已經回來了,我還到處找你,剛才還在你房間等了好一會兒,原來你居然偷偷跑到這裡。」

    「我剛剛有事出去了一下。」雲澈站了起來,微吸一口氣,定定的道:「泠汐,走,和我去見爺爺!」

    「唉?」雲澈有些嚴肅的樣子讓蕭泠汐面露疑惑:「你不是剛剛去過老爹那裡了,又出什麼事情了么?咦?你手邊的那塊石頭好漂亮,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異的光。」

    神秘黑玉還在桌子上,雲澈沒有來得及收起。

    雲澈馬上道:「這塊石頭是我在一個地方撿來的,一直沒弄明白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雲澈的聲音未完,忽然頓下。

    泠汐剛才說……光?

    他下意識的一轉頭,隨之眼睛猝然一直……

    就在他手邊桌上的神秘黑玉,此時赫然正在釋放光芒!

    一種奇異的灰色光芒!!

    自他撿到這塊黑玉,無論用什麼方法,哪怕是茉莉那個層次的力量,都無法讓它出現一絲一毫的反應。而此時,它竟然毫無預兆的自己釋放出了光芒!

    而且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詭異光芒——灰色的光!?

    這個顏色的光,不屬於任何雲澈認知中元素之力的光芒,它只有薄薄的一層,覆在黑玉之上,卻是將黑玉原本的深邃黑色完全遮蔽,更為奇異的是,這層灰光竟然沒有絲毫的氣息……一丁點都沒有。它近在雲澈手邊,但若不是蕭泠汐出聲,他完全沒有感知到它的出現。

    要知道,以雲澈如今的靈覺,哪怕是最最低等的螢火之光在百丈之內剎那閃爍,都不可能逃過他的感知。

    看著這抹莫名閃耀的灰光,雲澈怔在那裡,一時間都忘記自己下定決心馬上要做的事。

    「小澈?」看到雲澈忽然失聲發獃,蕭泠汐滿臉疑惑的走過去,隨著她的走近,神秘黑玉上的灰色光芒忽然動了起來,然後逐漸變得越來越濃郁,越來越明亮……

    蕭泠汐走到雲澈身前時,神秘黑玉上的光芒,已從昏暗稀薄的灰色,閃耀成微微灼目的亮銀色。

    「啊?它的光還會變?」眼睜睜的看著它光芒的變化,蕭泠汐愈加的好奇:「小澈,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是特殊的玄晶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能發出這種光芒的東西。」

    「……」雲澈沒有回答,因為他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被這抹從暗灰色變成亮銀色的光芒所吸引。

    要讓他在短距離內毫無察覺的力量光芒,要麼是層面太低,要麼是層面太高。但,層面就算再低,低至螢蟲之火,也不可能在如此近距離下毫無氣息。

    那麼,難道是這抹光芒的法則層面……高到我的靈魂無法理解,靈覺無從感知的程度?

    但如果是極高層面的力量光芒,為什麼我手指碰觸在上面,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而且,這抹濃郁起來的亮銀色……為什麼會有一種熟悉感?似乎,就在不久前見過同樣的顏色。

    是在哪裡見過……

    雲澈靜心凝神,快速搜索起最近一段時間的記憶……驀地,一抹幾乎一模一樣的銀色光芒,閃現在他的心魂之中。

    絕雲崖下……那個有著彩色眼瞳的女孩的長發!!

    對了!她的頭髮,就是這種亮銀色!在無盡黑暗的深淵之底,她的頭髮卻始終釋放著一種近乎耀眼的銀色光華……和眼前的銀色光芒很像。

    他的思緒快速迴轉……那畢竟只是那個女孩的發色,而且還是虛幻的靈魂體,兩者顏色雖然很像,但也僅僅是顏色上的巧合,頭髮的顏色和上古黑玉的光,再怎麼也不該有什麼聯繫。

    「小澈?小澈!!」蕭泠汐連續呼喚了好幾聲,拿起瑩白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小澈?你怎麼了?怎麼忽然發獃?」

    雲澈在蕭泠汐的呼喊聲回過身來,連忙道:「沒事,我也是第一次見這塊石頭髮光,所以一時間有些驚訝。」

    他說話間,看著蕭泠汐的目光微微一跳……因為他忽然想到,這個之前無論如何都毫無反應的黑玉,是在蕭泠汐出現后,忽然發出的光芒。

    而它的光芒從灰色逐漸變得濃郁明亮……也是在蕭泠汐一步步靠近的過程中。

    這是……

    不對!應該只是單純的巧合……泠汐怎麼可能會和這個來自弒月魔君的東西有什麼關聯或感應。

    心中雖然直接否決,但疑惑卻無法就此而散,他猶豫了一番,還是說道:「泠汐,你……試著向後退幾步。」

    「啊?」蕭泠汐粉唇微張,不明所以,但還是依言向後緩步退去:「是……這樣嗎?」

    隨著蕭泠汐的後退,神秘黑玉上的光芒陡然減弱,蕭泠汐每後退一步,它的光芒就弱上一分,她連續倒退四步后停在了那裡,黑玉之上的光明也頓時定格,再無變化。

    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